第三百二十七章 诡异血气

关灯
护眼
    嗖嗖嗖嗖!

    上百条泥沼绳索快速形成一个巨大的囚笼,把陈枫围在中间,快速缩小,想要把陈枫挤压在中间。

    陈枫神念一动,浩然真罡剑已经急剧的盘旋出去,对着四周的泥沼绳索就是一阵斩杀。

    同时陈枫手中拿着金光无影刀激射出一道道火焰刀罡,金光无影刀散发出來的火之力所过之处,泥沼绳索立刻变得干燥起來,最后更是寸寸断开。

    “好,沒想到金光无影刀竟然还有这种威力。”陈枫惊喜道。

    陈枫权利施为,一阵刀罡剑气之下,围困自己的泥沼绳索全部被陈枫斩成了碎片。

    就在陈枫以为破掉了泽之阵眼的时候,地面一阵蠕动,一只泥沼凝成的怪物长着巨大的嘴巴对着陈枫咬去。

    “咦,还有怪物。”陈枫一挥手,血魂飞出,直接卡在了这只泥沼怪物口中,令对方的大嘴无法合拢。

    “雷剑。”陈枫一声低喝,雷剑从磁极穴中飞出,围着这只巨大的泥沼怪兽转动了一圈,雷电之力之下,这只泥沼怪兽被斩成了两半。

    随后陈枫刀剑其出,对着这只泥沼怪兽一阵乱砍乱切,最后这只怪兽嘭的一声炸开,化为一道道的精气,往四周散发开來。

    “给我吞噬。”陈枫体内吞天吸纳术和吞天魔功同时发动,再度把面前的泽之精气吸收的干干净净。

    这时候魔姬也解决掉了面前的风兽。

    此时魔姬解决了两处阵眼,而陈枫已经解决掉了四个地方,而且还有很大的收获。

    “这小子连泽之精气也吸收了,他修炼的法决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吧,这样的话身体肯定承受不住。”老者在魔姬身边说道。

    “也许是他体内有东西。”魔姬猜测道。

    “不是这样的,这小子从一开始吸收的火之力和雷之力以及泽之力,全都被吸收进了体内,而且已经炼化了大部分,剩下的也是隐藏在体内,恐怕用不了多久也会完全炼化,之后还会修为大涨。”老头说道。

    “他的肉身就这么强横?”魔姬吃惊道。

    “说起來,这一次闯黑风山的杀阵,你是磨练了一些经验,这个叫陈枫的小子可是真正得到了好处。”老头笑着说道。

    “现在还有最后两个阵眼,我就解决天之阵眼吧。”陈枫拿定了主意。

    轰!

    刚走到天之阵眼的范围之内,陈枫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天而降,同时伴随的还有一股股高大威严不可攀登的气息不断的冲击自己的心神。

    “这是天之力,嘿嘿,由领域之力牵引天之法则,虽然不是真正的法则,但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抵抗的,要是你这次拿着那把封魔剑來,很简单就能破开眼前的阵眼。”塔这时候忽然笑着说道。

    “天之力吗,我倒要见识一下。”陈枫冷笑道。

    轰!

    压力继续增加,已经增加到了五十倍,地面都开始塌陷,陈枫反而漂浮起來,任凭从天而降的压力降临在身上。

    “只有五十倍的程度吗?”陈枫轻轻笑道,自己在长生塔中修炼所承受的压力要比这大得多,五十倍的单纯压力对陈枫來说真的不算什么。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陈枫有些失望了,领域引动的天之法则实在是太弱了,陈枫连磨练的心思都沒有了。

    嗖!

    血魂飞出,直接插进了地下裂开的裂缝之中,一座刻画了慢慢禁制的石台在血魂的攻击之下化为粉碎。

    天之法则消失,此时这片杀阵只剩下最后一处地之力攻击。

    陈枫不再动手,而是站立在一边看魔姬如何动手。

    轰!轰!

    两条土龙从地下猛的钻出,对着魔姬撕咬过去,这是完全由土之力凝成的土龙,陈枫看了也有些心动,这可是不是一般的大地之力,这是凝聚出來的土之精华。

    不过陈枫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因为体内吸收來的力量还沒有完全消化掉,要是在吞噬,恐怕就真的要撑着了。

    看到陈枫一口气破掉了五处阵眼,魔姬似乎也被激起了争强好胜的念头,手中忽然忽然多了一张水青色的符箓,陈枫看了一眼就感觉其中有水波在流动,似乎这张符箓是由水之力炼制而成一般。

    魔姬只是伸指一弹,两道水波纹荡漾开來,这两只土龙立刻就迟钝了起來,紧接着两只威猛的土龙身上开始变得粘稠起來,一块块湿润的断的泥巴不断的往下脱落,就好像干土被流水侵蚀,变成稀泥,最后散落一地。

    “土克水,水克土,啧啧,沒想到魔姬竟然还有这一手,不过她手中的符箓倒是不错。”陈枫笑道。

    “当然不错,这可是一件圣器,而且很明显这丫头已经掌握了其中的力量。”塔说道。

    “圣器,嘿嘿,果然是大有來头啊。”陈枫笑道。

    “走吧。”魔姬收起符箓,冲着陈枫得意的一笑。

    “不知道接下來还有沒有杀阵?”陈枫笑着说道。

    “当然有,据我得到的消息,外人想要进入黑风山中,要穿过九层杀阵,咱们才只是穿过第一层。”魔姬笑道。

    “九层杀阵。”陈枫皱了皱眉头。

    “时间紧迫,咱们继续前进吧?”陈枫说道。

    “也好。”魔姬点点头,魔姬也沒有想到这里的杀阵竟然水平这么高,连自己都感受到了压力,不过这样也好,也算是一场磨练。

    两人前进了上千米之后,一道长达十丈的剑罡划破天际,对着陈枫两人劈斩过來。

    攻击來了,两人再度闯进了下一个杀阵。

    “我來。”陈枫上前,手中血魂化为一道血光,直接把斩杀到面前的剑罡打成粉碎。

    但是紧接着又有一道厚重的刀罡从天上劈了下來。

    接下來三天的时间陈枫和魔姬沒有停顿,一直在凭借实力闯过一层层杀阵,最后九层杀阵闯出來,两人都感觉有些疲惫,而且身上也增添了一些伤势,但是两人却感觉这一路不白闯,虽然疲惫,但是战斗经验更加丰富了,而且体内的力量也更加凝练了。

    一路上,只是陈枫和魔姬动手,老头则是一直跟在魔姬身边,看着魔姬一次次的厮杀和拼命。

    一路下來陈枫也有些敬佩魔姬这个女人了,作为修士,坚韧的心智是必不可少的,一开始陈枫以为魔姬是靠服用灵药才修炼到这个层次的,战斗力和心神应该不会太强,但是一起闯过了九层杀阵之后陈枫对魔姬的印象改观了。

    这时候陈枫和魔姬不用去感应就知道黑风山中出事了,因为两人已经看到了浓郁的血气冲天而起,直冲云霄,诡异的场面一下子就就陈枫两人愣住了。

    “有些不妙啊。”陈枫说道。

    “确实有些不妙,不要忘了,咱们到现在为止一个强盗都沒有遇到。”魔姬说道。

    陈枫和魔姬一边慢慢恢复体内消耗的力量一边观察着周围和远处的情况。

    说起來陈枫和魔姬只是刚刚进入黑风山之中,想要进入黑风山的核心地带还有一段距离。

    陈枫目测了一下,距离传來血气的地方还有上百里的距离,但是陈枫和魔姬都能清楚的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之气。

    “你说,这里的强盗不会都被人集中在一起屠杀了吧?”这时候陈枫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这个。”魔姬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自己想想确实也有这种可能。

    “嘿嘿,恐怕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塔忽然说道。

    “有趣的事情,塔,你感受到了什么?”陈枫立刻问道。

    “先不要说这些,这些血气精华你可不能错过啊,血魂想要进阶,这次可是个机会。”塔说道。

    陈枫点点头,手掌震了震,手中的血魂就开始吸收周围飘來的血气之力。

    “丫头,我建议咱们现在退回去。”这时候老头忽然开口了,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怎么了,老头,你是不是也差距到了什么?”魔姬急声问道。

    “我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老头沉声道。

    魔姬吃惊了,老头是什么实力魔姬可是很清楚的,连老头都感觉到危险,那么自己上前肯定是送死啊。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前去看看。”陈枫笑道,随后不管魔姬,独自一人往前飞去。

    “我也要去看看。”魔姬一咬牙就要跟上去。

    “不行。”老头脸色一变,上前拉住了魔姬,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把魔姬禁锢了起來。

    “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冒险。”老头沉声说道。

    “我只是想去看看是什么情况,要是危险地话就立刻退回去就是了。”魔姬抗声说道。

    “不行。”老头干脆的拒绝。

    “我一定要去,要不再往前十里观察一下情况,我现在好奇心已经被调动了起來,你现在把我拉回去,我还是会进來的。”魔姬哀求道。

    “哎,也好,你不要私自行动,紧紧跟在我身边,不是我吓唬你,我真的感受到了危险,要是你出了什么问題,我回去可怎么交代。”老头叹息道。

    “塔,透露一下,前方是不是有什么妖物。”陈枫一边飞行一边吸收周围空气中的血气,看起來倒是不怎么担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