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斗狼王

关灯
护眼
    在陈枫打定主意使用镇魂咒的时候,剑啸天已经再度挥舞着巨剑冲了上去。

    剑啸天虽然是大罗战体,但是毕竟还是血肉之躯,而且身上不像陈枫有极品护甲,再加上和狼王之间还有一些差距,这一番交手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不但暴涨的战意。

    “虽然受伤了,但依然战意强烈,气势无双,不愧是大罗战体。”陈枫赞叹道。

    “小小的人类,真是不知死活,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这时候这只狼王终于开口说说话了。

    “哈哈哈,你要是有种,一开始就该跳出來和我们单打独斗,让下面的小狼崽子出來送死,以为就可以消耗我们一些力量吗,看我今天怎么把你给分尸了。”剑啸天狂笑道。

    “上一次让你侥幸逃走,沒想到又带了一人來送死,正好最近一段时间我沒有吞吃天人境的修士,今天算是大打牙祭了。”狼王说着背上宽大的翅膀急剧的煽动,周围的空间都震动起來,一股股气流不断的混乱搅动,很快一个贯穿天地的一股粗大的龙卷风出现在陈枫两人面前。

    陈枫还沒有见过这么巨大的龙卷风,比起自己以往见过的更高大,更粗壮,更重要的是转速更快,陈枫甚至有种感觉,这股强大的龙卷风甚至可以粉碎一座山峰。

    “不好。”这一下剑啸天脸色顿时变了,还沒有冲到这只狼王面前就被龙卷风卷入了其中,而陈枫正想着躲开,谁知道这股龙卷风快速倾斜,竟然猛的横着席卷起來,一下子也把陈枫卷入其中。

    一进入龙卷风之中陈枫立刻就不由自主的转动起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感觉眼冒金星,头昏脑涨,数不清的混乱力量在不断的撕扯着自己,想要把自己撕成碎片。

    “好厉害的龙卷风。”陈枫暗道,不断的挥掌打出一股股掌力,想要固定住自己的身形。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四周的风力实在是太强了,一丝丝的风力就好似刀子一般切割着自己的身体,也就是陈枫肉身强横,换成其他的秘境修士,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不知道剑啸天怎么样了?”陈枫暗道。

    其实陈枫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躲进长生塔中,或者直接动用长生塔的力量,只要轻轻一震,就能搞定眼前这股大龙卷风。

    但是陈枫不想任何事都依赖长生塔,而且陈枫却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把长生塔暴露出來,这才是陈枫虽然陷入困状却一直沒有动用长生塔的缘故。

    嗖嗖嗖嗖!

    一条条长生锁链从陈枫体内激射出來,延伸出四面八方,把陈枫包裹在其中,长生锁链不光具备捆绑的功能,还具有切割的手段,陈枫心神涌动,从体内延伸出來的长生锁链顷刻之间就把周围的风之力切成了碎片,接着这些长生锁链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开始急速旋转起來,很快就在龙卷风中打出了一个通道。

    “走!”

    陈枫掌力一震,直接从龙卷风中钻了出來,就在陈枫拿着浩然真罡剑想要上前把这股龙卷风大切八块的时候,一道道雷光好似蜘蛛网一般从龙卷风中裂开,等这些雷电之力延伸到极点的时候,这股通天的龙卷风猛的炸开,化为了虚无的碎片。

    剑啸天手拿巨剑,好似一尊战神从天而降,不光是巨剑之上,就是剑啸天本人身上也有雷电之力在闪动。

    这不是普通的雷电之力,而是天雷之力,只有渡过雷劫的修士才能凝练炼化的天雷之力。

    “陈兄弟,你还好吧?”剑啸天沉声道,此时剑啸天面容刚毅,刚才挣脱出龙卷风的束缚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

    “无碍!”陈枫点点头,把体内的长生锁链收了起來。

    “看來咱们这次斩杀不了这只狼王了,要是我再渡过一次雷劫就有把握了,这只狼王风属性太强,近身和远距离都占不到便宜。”剑啸天说道。

    “我來施展一种秘法,应该能给这只狼王造成短暂迟疑的功夫,不知道剑兄能不能把握住?”陈枫想了想说道。

    “有这种秘法?”剑啸天惊讶道。

    “我也沒把握,不过我想试一试。”陈枫说道。

    “那好,要是陈兄弟能牵制住对方,我有把握给它致命一击。”剑啸天眼中闪过两道剑光。

    “那好,动手,先想办法靠近这只狼王。”陈枫说着脚下流光闪动,快速对着狼王冲去。

    “流光盾。”剑啸天一眼就认出了陈枫脚下的宝器。

    “两个小小的蝼蚁倒是有些手段,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狼王说着张开大嘴,口中立刻就传出呼啸的风声,接着一道道圆弧形的风刃呼啸的对着陈枫和剑啸天冲击过去。

    这可不是普通的银翼疾风狼发出的风刃,这是渡过了数次雷劫的狼王发出的,每一道风刃都能击杀一名天人境的修士。

    “这家伙的攻击手段太快了。”陈枫只是躲闪了两下就被击中,一丝丝血迹从皮肤上绽开的伤口中留了出來。

    陈枫肌肉抖动了两下,这些细小的伤口就纷纷合拢痊愈起來,陈枫身上的皮肤重新恢复如初,皮肤光滑,就好像沒有受过伤一般。

    叮叮叮叮!

    一道道风刃击打在了剑啸天的巨剑之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就好像这些风刃是由金石组成一般。

    此时剑啸天也展现出了比刚才更加大的力量,迎着风刃对着狼王冲杀过去。

    “嘿,这只狼王真是厉害,我穿着九品宝衣都被切开了皮肤,看來我修为还是不够,要是能进一步掌握这件护身甲衣,就不会出现这种伤势了,这也说明了这只狼王的攻击速度很快。”陈枫心中暗道。

    “想要靠近这家伙倒是不容易,既然这样只能硬上了。”陈枫想到这再度加快了速度,对于斩杀在身上的风刃根本就不去理会,任凭这些风刃在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用陈枫的想法就是反正攻击也只能割破自己的皮肤,有护身甲衣护身,根本就伤不到自己的根本,自己现在只能用这种手段靠近狼王然后使用大招。

    瞬息之间从狼王口中喷射出來的风刃已经过百,而且看样子势头不减,似乎这狼王口中连接着装满风刃的无底洞。

    陈枫的打算不错,但是实施起來却有些困难,面对连续不断的风刃的撞击之力,陈枫不断被打击的连连翻滚,很快,陈枫就变成了血人,身上伤口密布,令人触目惊心。

    “陈兄弟,你沒事吧?”剑啸天大吼道。

    “沒事,皮肉之伤罢了。”陈枫说着快速躲过了两道风刃。

    虽然伤口不大,但是毕竟是划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还是很不好受的。

    一凉一热两股力量从陈枫皮肉之中散发出來,快速游动流转,陈枫身上的伤口立刻消失不见,就连陈枫身上流出來的血迹也消失在了皮肤之中。

    一张淡红色的甲衣出现在陈枫皮肤表面,正是冰火双头蛟的鳞甲皮肤炼制的护身甲衣。

    在陈枫遭到数十次的攻击之后,融于皮肉之内的护身甲衣终于发生作用了。

    嗖嗖嗖嗖嗖!

    这时候再有风刃击打在陈枫身上就沒有多大的效果了,无坚不摧的风刃落在陈枫身上的甲衣上立刻就被水火之力反弹的力道震得消散无踪。

    “好机会。”陈枫又惊又喜,沒想到这等时刻,自己和隐藏在体内的护身甲衣的融合度又提高了。

    嗖!

    陈枫脚踩流光盾,好似一个会拐弯的流行,刹那间就到了狼王的头顶。

    这时候狼王正因为陈枫刚才的表现而有些发愣,毕竟自己风刃的威力还是知道的,沒想到一个小小的秘境期人类竟然能用肉身应当,就这一眨眼的功夫陈枫就到了跟前。

    “剑兄,准备大招。”陈枫暴喝一声就发动了镇魂咒。

    在使用镇魂咒的时候陈枫也是有些无奈和苦笑,沒想到修炼了镇魂咒沒多久就接连使用,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沒有随意使用这种秘法的实力,更更重要的是这种秘法还不是自己修炼成功的。

    这一次陈枫使用了全力,看着一张巨大的镇魂符箓钻进了狼王的脑袋中,陈枫依然沒有一丝底气,毕竟这只狼王实在是太强了,陈枫现在只希望这只狼王的灵魂之力不是很强。

    “什么东西?”感受到一道流光钻进了脑海之中,这只狼王立刻吃了一惊,接着就感觉灵魂一震,似乎一座大山镇压在了识海之中。

    于是这只狼王迟疑了一下,只迟疑了两个眨眼的功夫,这点时间对于普通人來说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剑啸天就不同了。

    一柄巨大的长剑划破空间,剑意在燃烧,剑气在不断的肆虐,这是剑啸天所能发出的最强的一剑。

    噗呲!

    巨剑重重的插进了狼王的体内,一声悲吼声传來,音波震得陈枫连连翻滚,这只狼王才长剑入体的一刹那就清醒了过來,但是却來不及躲闪了。

    唰!

    宽大的翅膀猛的挥动,重重的抽在了陈枫身上,令陈枫好似一块陨石一般从天而降,砸落在大地上,令地面只留下一个漆黑的坑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