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追踪

关灯
护眼
    “天轮爆剑术!”快速飞來的剑啸天一声大喝,插在狼王身上的巨剑竟然猛的炸开,狼王虽然沒有解体,但是身上却多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吼!”

    狼王愤怒的一声咆哮,口中一个风团快速旋转而出,重重的击打在剑啸天身上,等陈枫从地下钻出來的时候正看到剑啸天化为一道流星滑向远处。

    “你沒事?”等陈枫拦在狼王面前的时候这只狼王立刻怒吼起來,声音中充满了不相信的语气。

    就是渡过四五次雷劫的修士也挡不住自己全力一击,这个小小的修士怎么可能沒事。

    暴怒之下狼王身上的鲜血流的更快了。

    “吞天魔功。”陈枫猛的张开双手,掌中心立刻就分别出现了两个黑色旋涡。

    这种场面还是使用威猛霸道的吞天魔功更加适合,随着陈枫魔功的发动,两股血柱从狼王伤口处喷了出來,全都被陈枫吸进了体内。

    嘭!

    又是一股龙卷风忽然出现,猛的把陈枫横扫出去,在陈枫还沒有落地的时候一群银翼疾风狼从四面八方对着陈枫围攻过去。

    嗖嗖嗖嗖嗖!

    数道剑气从陈枫身上绽放开來,围上來的银翼疾风狼纷纷被干掉。

    陈枫有些奇怪,奇怪那只狼王为什么不趁机攻击,虽然伤势严重,但也不至于不能攻击吧。

    等陈枫稳定身形之后就明白了,原來那只狼王已经化为一道银光往远处逃窜而去。

    “竟然逃了。”陈枫有些吃惊,但是很快也明白了,这只狼王肯定是因为伤势过重,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这才不再和自己交手,而且自己刀枪不入的样子也令对方产生了恐惧。

    就在陈枫想要追赶的时候,剑啸天魁梧的身形也从远处飞了过來,而且一路上也击杀了数名上前阻拦的银翼疾风狼。

    “这家伙也沒事,看來不光是肉身强横啊。”陈枫也有些惊讶。

    只见剑啸天伸手对着虚空猛的一抓,空间中精芒闪动,刚才炸开的剑体碎片纷纷聚拢在一起,重新凝聚出了一柄巨大的长剑。

    “追,这只狼王受伤了,这可是好机会。”剑啸天直接脚踩巨剑,快速追了上去。

    陈枫也沒有迟疑,脚下流光闪动,紧随剑啸天其后。

    陈枫并沒有担心,在陈枫心中这只狼王已经跑不掉了,再说陈枫也用千寻镜锁定住了对方的气息,除非这只狼王能在短时间逃窜出上千里,不然根本就摆不脱陈枫的追踪。

    银翼疾风狼天生就拥有急速,更何况是其中的王者,虽然受了伤,但是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激发潜力,速度竟然还超过了以前。

    等陈枫和剑啸天好不容易杀出重围的时候,那只狼王早就不见了踪影。

    “不是说一旦击杀了狼王,剩下的群狼都会逃散吗,我看怎么不是这回事啊?”陈枫忍不住说道。

    “你说的是普通的狼群,这可是通灵的妖兽,尤其是狼王还渡过了数次雷劫。”剑啸天口中说着并沒有慢下來,反而加快了速度。

    陈枫一看剑啸天飞行的路线正是那只狼王逃窜的方向,就知道对方有自己的追踪手段。

    陈枫和剑啸天一路狂追,上千里之后终于停了下來。

    以为狼王的气息就在前方不远处忽然消失了,这时候陈枫和剑啸天才开始从天而降。

    刚才两人全靠着追踪手段飞行,视线并不能穿透多远,连地面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不过等两人落地之后就发现,地上依然长着浓密的杂草,而且看起來更加的旺盛,但是除了杂草之外却又多了一些其他的植物。

    陈枫刚一落地,就有数条带刺的藤条对着陈枫缠绕过去,速度之快好似一条条毒蛇。

    陈枫沒有动弹,任凭这些藤条把自己缠绕的结结实实,接着陈枫就感觉这些藤条开始收紧的同时上面的尖刺也开始对着自己全身各处扎去。

    陈枫全身一震,气流涌动,缠绕住陈枫的这些带刺的藤条纷纷寸断。

    陈枫有些惊讶,本以为自己法力之下就把这些藤条震成碎片,但是现在却只是震断而已。

    “好坚韧的植物,这种藤条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看样子一旦把人缠住,应该就会把人吸成人干。”剑啸天说道。

    剑啸天说话的功夫已经释放出了剑气,四周的杂草和藤条全都被切割成了碎片。

    “看來剑兄沒受什么伤?”陈枫笑道。

    “陈兄弟说笑了,刚才那一下确实受伤了,其实咱们这样追上來确实有些冒险,要是再出现其他的大妖我可对付不了了。”剑啸天苦笑道。

    陈枫刚要说话,却感觉全身猛的一震虚弱,身体不由的晃动了一下。

    “陈兄弟,你怎么了?”剑啸天急忙问道。

    “这一次的虚弱感怎么來的这么晚?”陈枫有些奇怪。

    “笨呐,刚才你不是吞噬了对方的精血,要不然你哪有力气继续追赶。”这时候塔忍不住说道。

    “原來是这样,我倒是忘了。”陈枫暗暗感觉有些惭愧。

    “刚才使用了秘术,现在我全身的力量几乎都透支光了。”陈枫说着直接坐在地上,掏出精元丹塞进了口中。

    自从服用了由冰火双头蛟的血肉炼制而成的精元丹之后陈枫就再也对普通的丹药沒有了胃口,现在服用的正是这种精元丹,八品低级丹药,足够陈枫恢复力量了,但是前提是需要时间。

    陈枫这样毫无防备的坐在地上调戏,就是想要看看剑啸天会不会对自己出手,要是剑啸云真的会对自己出手,那么自己就直接招出长生塔把对方震死。

    “希望剑啸天不是那种人。”陈枫心中暗道,虽然和剑啸天只不过是刚刚相识,但是却对对方的印象不错,剑啸天豪爽、沉稳、大气,热情,有天赋,是那种人人见了都想做朋友的那种人。

    “那好,陈兄弟你安心修炼,我给你护法。”剑啸天说着走到一边,直接把巨剑插在地上,仔细戒备着四周的情况。

    “看來这家伙沒问題了。”陈枫心中松了一口气。

    “嘿,这个小家伙身上的伤势也不轻,不过说起來也是大罗战体,恢复力可是很强的。”塔笑着说道。

    陈枫服用了一颗精元丹,又吞噬了一些宝晶,一个时辰之后才站了起來。

    宝晶不管是其中的灵气远远超过法晶,更重要的是其中蕴含的灵气的品阶,吸收了一些宝晶之后陈枫心中立刻升起了不愿意在吸收法晶的念头。

    同时陈枫也明白了长生塔为什么不吸收外界灵气來恢复实力了,先不说这个世界的灵气数量能不能满足长生塔,就是灵气的品质也不会被长生塔看上眼啊。

    看到陈枫起身,剑啸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直接躺在了地上,胸膛剧烈的起伏,气息吐纳也越來越强,很快四周的灵气纷纷聚拢了过來,然后钻进了剑啸天体内.

    “嘿,这家伙竟然这么放心我?”陈枫笑道。

    “哼,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么小心。”塔讽刺道。

    “嘿嘿,小心为妙小心为妙,毕竟我的小命只有一条。”陈枫不在意的笑笑。

    又是一个时辰,剑啸天也站了起來,这时候陈枫体内的力量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只不过灵魂之力依然还是有些虚弱。

    “那只狼王不会逃掉了吧?”剑啸天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四周然后说道。

    “有些奇怪,那只狼王应该是在附近,但是我却找不到对方的存在了。”陈枫也有些奇怪,全力催动千寻镜都沒有对方的气息了。

    “难不成这里是狼王的老窝?”剑啸天猜测道。

    “也许是这里有什么东西,这只狼王逃命到了这里,一來可以躲避危险,二來也可以养伤。”陈枫也猜测道。

    “四下里找一找,好不容易打伤一只极品大妖,可不能就这样放过。”剑啸天说着就开始使用搜素之术在周围寻找起來。

    根据陈枫和剑啸天推测,这里应该算是真正的七杀绝地了,因为这里空间之力很是诡异,虽然沒有迷雾等什么东西存在,但是两人的视线却不能延伸太远,一旦看向远处,就会感觉空间中一片模糊,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陈枫和剑啸天分开行动,陈枫索性直接拿出千寻镜放在手中催动起來,只不过陈枫现在灵魂之力还沒有完全恢复,千寻镜的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嗖嗖嗖嗖嗖!

    陈枫沒走多远,一根根长满尖刺的藤条挡住了陈枫的去路,而且这些藤条更是像群蛇一般对着陈枫发起了攻击。

    陈枫本來想要再使出刚才那一招,等这些藤条缠身的时候再发力的,但是眼角忽然一闪,陈枫立刻就改变了主意。

    摊开手掌,浩然真罡剑立刻盘旋着激射而出,几个盘旋之后,陈枫四周就布满了剑光,攻击陈枫的藤条纷纷被斩成了一段段的散落一地。

    陈枫一挥手,数条和藤条一样颜色的断蛇漂浮了起來,一股股腥臭从这些蛇身上散发了出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