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火琼浆

关灯
护眼
    “恭喜陈兄弟得到一件法宝。”剑啸天笑着说道。

    在剑啸天说话的功夫陈枫也在暗暗观察着,发现剑啸天确实是真心实意,并沒有一丝虚假和应付。就知道这个朋友自己交的值。

    “走,这下蜂巢中应该沒有利害的火蜂了吧,咱们去看看。”陈枫笑着就要把火剑收起來,反正自己周天八卦之火卦穴已经打开,这把剑以后炼化了镇压在其中。

    嗡!

    咔嚓!

    就在陈枫想要把火剑收起來的时候忽然手中猛的一震,手中火剑猛的分解开來,再度化为八柄火剑,围着陈枫一震混乱的攻击之后就对着不远处的蜂巢飞去。

    陈枫虽然被攻击的手忙脚乱,不过却沒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感觉火剑自行飞走,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陈兄弟身上的护身甲衣倒是不错。”剑啸天笑着说道。

    “要不是仗着这身甲衣,恐怕我早就被劈成七八段了。”陈枫笑道。

    这时候一个人形火人走蜂巢中慢慢走了出來,一招手,八把火剑合拢为一,再度凝成一柄长剑。

    “看來想要品尝火琼浆真还不容易啊。”陈枫摇头笑道。

    “嘿,沒想到还有一只这么厉害的火蜂,怪不得这里的蜂巢这么巨大,看來这只火蜂不比那只狼王好对付啊。”剑啸天把巨剑抗在肩上,身上的战意变得更加浓厚起來。

    这就是拥有大罗战体的特征,不管是受伤还是完好无损,一旦有战斗身上的战意立刻就会升腾起來,发挥出体内最强的力量。

    面前的这个人形火人被熊熊燃烧的火焰包裹着,但是面目清晰,却和正常人类无异,是一个面目冷峻的年轻人模样。

    “这只大火蜂很厉害,不知道渡过了几次雷劫?”陈枫说道。

    “交手之后就知道了。”剑啸天说着大步上前,手中巨剑对着这只火蜂一指,数道剑气从长剑上激发出來,以螺旋之势攻击出去。

    嗖!

    火蜂手中长剑快速一挥,一条火龙呼啸而出,不光把剑啸天的攻击吞噬掉,而至还呼啸着对着剑啸天冲过过去,而火蜂则是拿着火剑对着陈枫冲了过去。

    在火蜂飞行的时候,后背忽然出现两对宽大的翅膀,剧烈震动之间,飞行速度极快,令陈枫感觉面前一震模糊,对方就到了自己面前。

    “好快的速度,竟然比的上那只狼王了。”陈枫双手快速一划,一面水盾好似一面镜子一般挡在了面前。

    火蜂手中的火剑直接把陈枫面前的水盾击成了碎片,但是这些碎片却猛地散发出阴凉冰煞的水汽,而且极其浓郁,令火蜂手中的火剑都黯淡了一下。

    水火之力相撞之下,立刻就升起浓郁的水雾之气,同时还有一连串的爆鸣声,陈枫则是双手不断的挥动,一根根长生锁链纷纷激射出來,对着火蜂攻击过去。

    原來这面水盾是陈枫使用阴煞泉水凝聚而成,不仅挡住了对方的攻击,还令火蜂受到了水之力的侵蚀。

    “浪费我了一滴阴煞泉水,希望能有些用处。”陈枫一边攻击一边在心中想道。

    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声响,陈枫发出的长生锁链全都被斩成了碎片,接着又是一条火龙张开大嘴对着陈枫吞吃过來。

    “小小蜂虫,竟然还想化龙。”陈枫一咬牙,一口气拿出两滴阴煞泉水,其中一滴阴煞泉水猛的炸开,强大的水之力之下,冲过來的火龙立刻消散。

    另一滴阴煞泉水则是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化为了一道水箭撞在了火蜂身上,令火蜂身上的火焰再度黯淡了几分。

    “天轮爆剑术。”这时候剑啸天已经解决掉了另外的火龙,此时漫天剑气对着火蜂激射了过去。

    陈枫两人和这只火蜂交战,蜂巢中又有一些火蜂飞了出來,只不过这些火蜂都是小弟,修为不强,一个个全都在远处摇旗呐喊。

    “看來这应该是蜂王了,搞定了这个家伙,面前的蜂巢就是咱们的了。”剑啸天说道。

    “不过这家伙可不好对付,要小心一些。”陈枫此时正在暗暗准备阴煞泉水,试图接下來再发挥强力一击。

    说起來陈枫也是暗暗心疼,阴煞泉水实在是太珍贵了,自己身上也沒有多少,这一次又要浪费不少。

    双方又交手十回合,陈枫终于抓到了一个好机会,一个由阴煞泉水凝成的简易水雷猛的在火蜂身上炸开。

    终于,强劲的水之力之下,火蜂身上的火焰消除的干干净净,而剑啸天则是趁机一掌把火蜂打飞了出去。

    不过这时候却有一道红光一闪而过,直接刺穿了剑啸天的肩膀。

    “怎么回事?”陈枫快速上前,凝聚出來的五行大手印重重的把火蜂拍在地上。

    “小心对方的尾针。”这时候剑啸天大声叫道。

    而这时候那道红光再度出现,对着陈枫胸膛刺去,陈枫躲闪之下还是感觉胸前一震,整个人倒飞出去。

    不过陈枫在空中翻了跟头之后再度返回,手中血魂脱手而出,直接把远处的火蜂钉在了地上。

    一根闪着火光的两米长尾针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就落在了地上,同时落在地上的还有那把火剑。

    剑啸天挣扎着上前,一剑下去,火蜂被斩成了两半,一阵火光闪过,地面的人形火蜂变成了原身,一只两米大小的火蜂被切成了两半,依然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

    “好大的火蜂。”陈枫上前捡起了那根火蜂的尾针,只感觉沉甸甸的,其中还有浓郁的火之力在流转,尖端部分更是不断的散发着一丝丝逼人的寒意。

    “终于干掉这只蜂王了。”剑啸天苦笑道,此时肩膀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血洞,并沒有鲜血流出,这是因为尾针上面携带的火之力封住了剑啸天体内的血管,烧焦了皮肉。

    “剑兄,你怎么样?”陈枫问道。

    “大意了,忘记了火蜂还有这一招。”剑啸天说着用手按住了伤口,然后伤口不断的扭动起來,沒多久就合拢在一起,血洞消失,但是剑啸天的脸色却变得苍白起來。

    “嘿,沒追上狼王,却被一只大马蜂蛰了一下。”剑啸天笑道。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地面猛的炸开,狼王化为一道银光对着剑啸天冲去,谁也想不到这只狼王会隐藏在四周,一直等到现在才发难。

    此时剑啸天刚修复好伤势,根本就來不急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王扑到了面前。

    嗖嗖嗖嗖嗖!

    这时候一道道长生锁链忽然从地下钻出,挡在了狼王面前,于此同时还有一张金光闪闪的丝网从天而降,把狼王笼罩在了其中。

    这还沒有完,随后又有一座山岳印从天而降,把狼王砸了个跟头。

    “哼,我就知道你隐藏在这里,沒想到果然出现了。”陈枫冷笑道。

    这时候剑啸天已经回过神來,手中巨剑种种斩下,把这只狼王的脑袋斩了下來。

    “呼,这次多亏了陈兄弟了,我竟然沒察觉这只狼王隐藏在左右。”剑啸天叹息道。

    两人快速处理了地上两只大妖的尸体之后就对着前方巨大的蜂巢走去。

    蜂王都被陈枫两人干掉,剩下的火蜂全都四下里逃散,只留下一个巨大的蜂巢。

    來到蜂巢面前,两人只感觉周围猛的一凉,炎热的高温竟然急速下降,陈枫用手摸了摸才发现,原來这蜂巢本身并不热,只是蜂巢外围的地方不断的散发着火焰,而且蜂巢中心地带还有一片地方却在不断的吸收外界的火之力。

    “啧啧,看來这块巨大的蜂巢不简单啊,这把火剑应该就是眼前的蜂巢孕育出來的,而且这上面还布满了阵法,可以源源不断的吞吸着天地灵气,说起來应该可以把这块蜂巢当做活物來看待了。”陈枫笑道。

    就在陈枫四下里研究的时候,剑啸天已经找了个通道走了进去,很快蜂巢之中就传來了剑啸天的声音。

    “很兄弟,快來看。”

    陈枫快速进入其中,立刻就闻到了一股股浓郁的香甜之气,剑啸天所指之处密密麻麻的全是小洞,其中不断的有火红晶莹的火琼浆流淌出來,落在一面数丈方圆的池子中,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令陈枫都感觉口中生津。

    “这么多的火琼浆,这些可是好东西啊。”剑啸天直接张嘴一吸,一股火琼浆直接钻进了口中。

    “啧啧!”剑啸天一边品尝一边陶醉,最后竟然闭上了双眼。

    陈枫则是拿出一块灵石,然后掏了个洞,做成碗的形状,上前舀起一碗,慢慢品尝。

    一股火琼浆入口,先是一股清香甜润的感觉传遍口中,接着就是一股火热之气流遍全身,沿着自己体内经脉不断的流走,良久之后陈枫张嘴吐出一股香气,只感觉精神气爽,消耗的精神力竟然有了些许增长

    “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不光味道是天下极品,更重要的竟然还能增长功力。”陈枫赞叹道。

    “这些火琼浆不知道是这些火蜂积攒了多少年的,沒想到最后却便宜了我们。”剑啸天也笑着说道,火琼浆下肚之后,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