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追杀

    这一次忽然遇到陈枫,令柳木心中的怒火直接喷发出來,说起來柳木也算是个修炼天才,心胸也不狭窄,但是自从上次在法晶矿中被陈枫耍了一次之后就想着有一天能找到陈枫翻过一盘。

    现在既然遇到陈枫自然不会放过,哪怕陈枫是太乙门的弟子都沒用,在北原地带上,九霄宫还沒有怕过谁。

    一声动手之后八人就同时发动了阵势,这些九霄宫的弟子虽然高傲,但是却不情敌,一上來就使用最强的杀招,八卦剑阵。

    陈枫和剑啸天明白,要是真的等对方剑阵形成,那么真的要厮杀一场了,在对方发动剑阵的一刹那两人就同时出手了,而且一上來就是使用最强的攻击。

    强横的剑气随着啸天神剑咆哮而出,好似要斩切开挡在面前的所有一切。

    陈枫体内所有的力量也激发出來,真气运行速度是以往的数倍,各种穴窍同时打开,不断的喷涌,强横的力量一**的在陈枫体内冲突着。

    血魂好似一条血龙,咆哮着,冲突着,矛尖更是剧烈的震动着,每一次震动就破开面前的一层空间。

    这是陈枫使用长生矛的招式借助血魂施展了出來,晋升为三品宝器的血魂威力比起以前是翻倍的增长。

    这一击似乎可以连天都捅破。

    砰砰砰砰!

    剑啸天这一剑直接扫飞了三人,周围的八卦剑阵再也不可能施展。

    噗呲!

    而陈枫更狠,竟然一矛捅穿了一人。

    “好强的剑气,你是剑阁之人?”其中一人指着剑啸天惊慌的叫道。

    “杀光他们。”在这人喊叫的时候陈枫再度捅死一人。

    剩下的修士这才开始四下里逃散起來,这些人反应也算够快,一见事情不妙,立刻就开始逃窜。

    唰!

    剑啸天快速一剑,把一名逃跑的修士斩成了两半。

    这时候这些九霄宫的天子骄子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只想着如何快速的逃命,根本就出手抵抗一二。

    最后的结果就是陈枫斩杀三人,剑啸天斩杀了两人,最后还是有三人逃了出去,其中就包括柳木。

    “分头追,一定要把这些家伙全部干掉,不然麻烦连连。”陈枫说着快速对着其中一人逃窜的方向追去。

    剑啸天也沒有废话,知道不能放走这几人,不然会给自己带來无穷的麻烦。

    半个时辰之后陈枫和剑啸天再度碰头了。

    “被对方跑掉了,这里的空间很奇怪,我锁定住对方的气息消失了。”陈枫摇摇头,有些郁闷,刚才追踪过程中,千寻镜竟然失去了作用,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影响着。

    “我也是,不过却比你还要倒霉,竟然遇到了一只妖兽的袭击,差点受伤。”剑啸天也说道。

    “这次杀了九霄宫的五名核心弟子,可是惹了大麻烦了,恐怕门派也不一定能保住我。”陈枫摇头笑道。

    “看來陈兄弟似乎并不怎么担心?”剑啸天笑着问道。

    “哈哈,担心又不能改变将要发生的事情,要是门派不能保住我,那么我只有离开就死了,九霄宫想要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束手就擒的。”陈枫洒脱的笑道。

    “好,陈兄弟想的真开,拿得起放的下,以后前途无量,要是陈兄弟有意愿的话,可以去我们天剑派,九霄宫也只能在北原地带嚣张罢了,到了中原就该是我们天剑派说的算了。”剑啸天笑道。

    “中原,会去的,但是不是现在,不过剑兄你可不能大意,不管怎么说咱们杀了九霄宫的人,我还有太乙门的身份可以挡一挡,你们天剑派虽然厉害,但是到了这里只能算是外來户,九霄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陈枫说道。

    “哈哈,沒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我离开北原,返回中原就是了,而且这里是七杀绝地,那三人也不一定就能逃出去,就是落不到咱们手中,也有可能会被这里的妖兽解决掉。”剑啸天笑道,看起來不是很担心。

    陈枫虽然口中说的随意,但是心中却在暗暗担忧,在北原地带上,九霄、凌霄、紫霄三大门派实在是太霸道了,要是柳木他们逃回门派,那么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自己只是秘境期的小修士,陈枫可不相信太乙门会为了自己这个小小的弟子和对方翻脸。

    柳木等人不是普通的弟子,而是渡过雷劫的核心弟子,恐怕刚才那些人在被自己两人击杀的时候九霄宫就已经知道了。

    一口气被斩杀了五名核心弟子,在北原这些仙道门派中也算是一件大事情了,更何况还是九霄宫的人。

    那么九霄宫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采取报复的手段,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剑啸天,要是剑啸天不能在短时间离开北原,敢往中原,那么结果就是必死无疑。

    至少陈枫是这样认为的。

    接下來陈枫和剑啸天合兵一路,继续按照仅剩的一点感觉开始追踪搜索柳木三人。

    “前方有嘶吼声,应该是我刚才遇到的那只妖兽,刚才我被偷袭差点受伤,正好这次咱们联手干掉对方。”剑啸天说道。

    “是什么妖兽?”陈枫问道。

    “一条土莽。”

    果然,沒多久陈枫和剑啸天就看到一条长达十丈的土黄色的蟒蛇正在和一名修士打斗个不停,周围各种植物不断的被扫平,地面更是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看起來场面很是惊人。

    “就是这条土莽,刚才差点把我吞掉,不知道九霄宫逃走的那个家伙被吃掉了沒有?”剑啸天说道。

    “希望被吃掉了,这人好厉害,不足的是散修还是什么其他门派的?”陈枫看着把土莽打得四处乱窜的修士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个头不高,体魄也不强壮,但是手中一根鎏金长棍却威猛十足,每一棍下去甚至都能打碎一座小山,此时这个看起來比陈枫两人遇到的狼王还要厉害的土莽竟然被打得晕头转向。

    修炼界虽然法宝无数种,但是使用飞剑的修士却是最多的,根据陈枫所了解的一般使用长棍之类武器的修士几乎都是肉身强横,功法霸道的威猛大汉,比如鲁塔这样的猛男。

    但是先前使用长棍的修士的身型却出乎了陈枫的意料。

    “厉害,此人最少也渡过了三次雷劫,这么厉害的修士陈枫沒有听说过吗?”剑啸天惊讶道。

    “沒有,北原太大了,我连本门的修士都不认识几个,更不要说外面其他的修士了。”陈枫笑道。

    “本來想联手斩杀这条大蛇的,看來是用不到了。”剑啸天说道。

    “咦,事情有了变化。”陈枫忽然笑了起來。

    原來那条土莽竟然抽了个空挡窜了出去,而方向正好对着陈枫和剑啸天。

    陈枫只感觉地面猛的一震,这条土莽就到了面前,陈枫和剑啸天正想出手的时候,这条土莽竟然快速缩小,猛的对地下钻去。

    “想逃。”陈枫说着双脚猛的一顿,地面剧烈的震动,土石翻飞之间这条巨大的土莽竟然被从地下升起的大地之力撞击了出來。

    嘭!

    剑啸天快速上前,重重一拳再度把这只土莽打翻了几个跟头。

    这时候那个是用鎏金长棍的年轻修士冲了过來,手中长棍重重的敲打在这条土莽的脑袋上。

    啪!

    这个土莽的脑袋就好像是西瓜一般猛的炸开,年轻修士一招手,一块拳头大的妖核落在了手中。

    “多谢两位出手相助。”就在陈枫两人愣神的时候这个修士來到了两人面前,鎏金长棍则是扛在了肩膀上。

    这时候陈枫才看清对方的模样。

    看面容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当然了在修炼界可不能以面容來判断一个人的年龄。

    脸型消瘦,面部线条硬朗,双眼不时的散发出一丝丝锋利的光芒,一开口露出一嘴整齐洁白的牙齿,只看了一眼陈枫就感觉对方应该年龄不大。

    “沒什么,举手之劳罢了。”剑啸天笑着说道。

    “我只要这条蟒蛇的妖核,剩下的归你们。”年轻人说着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

    “这。”陈枫和剑啸天刚要说话就看到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土莽可是渡过了雷劫,全身都是宝啊,每想到对方就这样扔掉了,这人还真是奇怪啊。”剑啸天笑道。

    “这人很厉害,只是走的太快了,本來还想问一问他的名字呢。”陈枫摇摇头。

    “快來看,这里是什么?”剑啸天眼角忽然一亮,然后一伸手,不远处的草丛中飞出一把长剑落在了剑啸天手中。

    “这好像是九霄宫的兵器。”陈枫把长剑拿在手中,上下看了看,然后又把灵魂之力侵入进长剑中。

    “里面的灵魂烙印也消除了,看來这把剑的主人应该是被这条土莽吞吃了。”陈枫说道。

    “看來咱们运气不错,又解决掉了一人,这样说还有两人,希望接下來运气依旧。”剑啸天笑道。

    “运气是有,不过不是好运,好像是霉运。”陈枫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成了苦笑。

    在陈枫说这话的时候剑啸天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背后的巨剑化为一道流光落在了手中。

    而陈枫也在第一时间拿出了血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