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胜出

关灯
护眼
    陈枫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双眼却依然明亮,在不动用法宝的情况下能斗到现在这种情况,令陈枫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

    “嘿嘿,小子,还不感觉解决掉对方,难道你还感觉丢人吗?”塔这时候忍不住说道。

    “不急不急,这么好的锻炼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再陪这小子玩一会。”陈枫说着全身周天领域再度转动,一记风雷掌对着赤练风轰击过去。

    接下來,周天土黄拳、五行大手印、四相转轮、七星布阵、水火阴阳剑、山川大泽印,等等各种攻击手段不断的展开,对着赤练风发动了攻击。

    只不过赤练风速度极快,而且有聚风幡在手,不管陈枫有多少攻击都被快速的破解掉。

    两人的争斗再度持续了半个时辰,这中间陈枫遭受了几次打击,不过有护身甲衣护身倒也沒有受到伤害,两人交手的场面也算火爆,其中陈枫的攻击手段更是让人看着眼花缭乱,但是时间一长,在场的不管是核心弟子还是长老们全都认为这场比斗的结果肯定是陈枫输。

    终于,连赤练风也感觉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决定使用大招快速解决掉这场战斗。

    嗖!

    赤练风身形一闪就到了陈枫面前,然后手中的聚风幡直接对着陈枫挥舞过去,陈枫立刻就感觉一股股强大之际的力量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哪怕自己有护身甲衣的保护依然感觉肉身疼痛,毕竟自己身上的护身甲衣只是九品宝器,而赤练风手中的聚风幡则是圣器。

    “是时候了。”陈枫心中暗道,知道这场战斗该结束了。

    唰!

    封魔剑猛的出现在陈枫手中,先是一股结界之力把两人笼罩了起來,然后又是一股封印之力把赤练风封印起來。

    六品圣器的力量猛的爆发,立刻就禁锢住了赤练风,此时赤练风依然保持着挥舞聚风幡的动作,但是却又动弹不得,眼中立刻就露出惊恐的神色。

    “呵呵,真是不公平啊。”陈枫叹息一声,然后伸出手掌按在赤练风肩膀上。

    赤练风立刻就感觉体内的力量长江大河一般往外喷涌而出,最后全都消失在陈枫的掌心中。

    “这、这、这、”赤练风想要张嘴大喊,却又发不出声,不要说张嘴,就是连眼珠子都不能动弹一下。

    感受着体内大量流失的力量,赤练风眼中的惊恐更加浓郁了。

    “这家伙倒是不简单,体内的本源力量竟然比渡过雷劫的修士还要浓厚,不愧是本门中的天才。”陈枫心中暗道。

    在体内的力量流逝了十分之一的时候赤练风眼中的恐惧之色变换成了哀求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情况,两人怎么不动了?”观战之人看到这种情况纷纷议论起來。

    “沒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战局逆转了。”长着山羊胡子的修士叹息说道。

    “结界,这是用圣器布置出來的结界。”雷天霸说道。

    “看样子,里面似乎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花逐流说道。

    因为有封魔剑发出的结界笼罩着,众人只能看到陈枫和赤练风两人的身形,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沒有人看清了。

    在陈枫吸收了赤练风两成力量的时候耳边忽然传來一道声音;“小家伙,差不多就停手吧。”

    陈枫心中一动手掌立刻松开了,然后一挥手撤掉了周身的结界之力和封印之力。

    赤练风恢复了正常,只不过此时赤练风脸色煞白,一半是吓得,一半是体内力量消耗所致。

    恢复正常之后赤练风立刻后退,躲得远远的,看着陈枫就好像见了鬼一般。

    “你,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功法?”赤练风说话都感觉有些苍白。

    “这点力量就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吧,以后不要那么嚣张,这次是看在大家都是同门的份上只抽取你两层的力量,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复过來,要是下次再招惹到我,就沒有这么简单了,我会直接把你吞噬成人干。”陈枫淡淡说道。

    赤练风沒有说话,依然脸色煞白的站着。

    “怎么,或者你还打算继续动手?”陈枫冷笑道。

    “我输了。”赤练风的声音很是苦涩,这三个字自己还是第一次说起來,本來赤练风心中还有一团熊熊燃烧的战意,但是一想到刚才诡异的情况心中的恐惧再度翻腾上來。

    第三轮,陈枫继续通过,等陈枫两人走下赛场的时候众人议论的声音变得更加火爆起來。

    尤其是赤练风的同伴们,脸色更是难看之极。

    这一场,在场的大多数人都看好赤练风,毕竟两者打斗的场面很清晰,陈枫一直是出于下风的,但是最后陈枫却拿出了圣器,令局面來了个大转折。

    这种结局令众人感觉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想一想接下來有可能会面对陈枫的圣器,有些人心中开始打鼓了。

    “不愧有个好师父啊,一件圣器在手,这一次大比肯定能拿到名次了。”有人羡慕的双眼直发红。

    当然更多的弟子则是暗暗把陈枫当成可一个很厉害的潜在对手,一些此次大比中呼声很高的核心弟子也不由的把目光放在了陈枫身上。

    “陈兄,想不到啊,你竟然打败了赤练风,这一下看这小子以后还敢不敢嚣张。”陈枫一回來罗空立刻就哈哈大笑起來。

    “侥幸罢了,赤练风还是很厉害的,要不是我身上也有圣器,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陈枫笑着说道。

    同时陈枫心中也是暗暗感慨,本來以为自己修为够强的了,同等境界中已经沒有了对手,甚至可以越级击杀对手,但是和赤练风一战陈枫就发现自己并不是很强,光是一个太乙门就有这么多的天才高手,那么整个永恒大世界又会有多少,更何况永恒大世界之外还有很多拥有生命的大世界和星辰,更不要说高高在上的仙界了。

    “小家伙,你知道这一点就行,在长生塔所有的主人之中你是最弱小的一个,比这些凡人强还不算强,你要比所有人强,才能恢复长生塔以往的威风和荣耀。”塔笑着说道。

    “既然你是器灵,那你知道长生塔存在了多长时间了?”陈枫忽然问道。

    “呵呵,我还真不知道,要知道这座长生塔虽然是绝世法宝的,但是在刚刚炼制而成的时候并沒有器灵,只不过天长日久之后才产生了我,至于我存在了多少时间,我也记不清了。”塔说道。

    “看來我还要继续努力,现在这种程度还是不够。”陈枫沉声道,眼中的神色忽然变得坚定起來。

    三轮淘汰赛之后,核心弟子还剩下不到两百人,陈枫暗暗观察了一下,就发现,剩下的这一百多人中渡过三次雷劫的修士是最多的,一次雷劫和四次雷劫是最少的,当然这其中还有几人是例外,那就是陈枫几个秘境期的核心弟子。

    本來渡过一次雷劫的修士是熟练最多的,但是修为确实最弱的,几轮下來已经有大半被淘汰掉。

    天人四层的修士虽然修为强横,但是参加这种大比有些人还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实力太强,参加门派的大比确实有些欺负人,再加上有些弟子本身身家就十分丰厚,也不在乎门派的这些奖励。

    人数越少,竞争就越激烈。

    在台下经过了数天的修养,陈枫感觉自己体内的八卦穴再度鼓动起來,距离突破只有一线之隔。

    “不知道在我上场之前能不能突破,要是能晋升到秘境第八层,那么我的修为就会再度呈几倍的暴涨。”陈枫心中暗道。

    此时陈枫一边观看场中的比斗一边暗暗修炼,开辟出來的各处穴窍一直在不断的涌动,炼化进其中的法宝更是不断的在穴窍中沉浮盘旋。

    同时长生塔中存放的灵石也在一块块的化为粉末,灵石中的灵气透过长生塔不断的涌进陈枫体内。

    “要是我能把开辟出來的穴窍全部炼化进法宝,那么我的力量会强横到什么程度,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一次的大比得到第一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陈枫思索着。

    这一段时间陈枫已经把山岳印融入进**之门的力穴之中,无妄剑炼入了四极穴中的南极穴中,金光神线网炼入了**之门之中的神穴之中,破甲铁山矛炼入了**之门中的气穴之中。

    只不过令陈枫有些郁闷的是,虽然把这些法宝炼入了穴窍之后,但是自己并沒有完全炼化,最多只是化形而已,想要完全发挥出这些法宝的力量,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除非陈枫能快速渡过雷劫,以超强的实力真正的炼化这些法宝。

    不过虽然沒有完全炼化,但是在镇穴之法的作用下陈枫的力量还是每天都在增长着。

    “李朗要败了。”这时候水炎轻声道。

    此时李朗正在和一个高大威猛的弟子交手,对方也是渡过了三次雷劫,但是体内的力量实在是强大,滚滚气血就好像体内孕育着一座火山,逼得李朗无法靠近,手中使用的长棍从一开始就压制着李朗,每一棍都有崩山之势,只是半柱香的功夫李朗就开始脚步混乱,败象已成定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