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玄火真人出手

关灯
护眼
    就在陈枫距离赵海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动手的时候,忽然看到赵海并沒有惊慌,反而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不妙!”

    陈枫立刻停住身形,但是已经晚了,一个中年修士忽然挡在了赵海面前,这个中年人是怎么出现的陈枫根本沒有看到,等下一刻陈枫就看到对方竟然已经冲到了面前,伸出手掌对着自己手中的封魔剑抓去。

    太快了。

    这人的速度快到陈枫來不及反应。

    一个照面封魔剑就被对方抢了过去,同时陈枫感觉胸前一震,对方一掌印在了自己胸前。

    接着陈枫好似被雷电劈击了一般,快速往后翻滚而去。

    “陈兄。”水炎等人立刻上前,想要扶住陈枫。

    “不要碰我。”陈枫大叫。

    但是已经晚了,水炎和罗空的速度最快,伸出手掌已经碰到了陈枫,但是下一刻两人就好似雷击一般往后倒飞出去,一张嘴鲜血喷洒出來。

    等陈枫站稳的时候,地面上已经多了一道壕沟,陈枫倒是沒什么事,只是最初感觉有些气闷,强大的冲击力从体内气血乱流,换成普通人,这一下心脏都要撑爆。

    “好家伙,这人是在对我下杀手啊。”陈枫咋舌,要是自己沒有护身甲衣,这一掌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不光刚才那一下,攻击陈枫的中年人也不好过,手掌打在陈枫身上的时候,护身甲衣上的冰火之力猛的窜了出來,顺着中年人的手掌爬了上去。

    等中年人把手臂上的冰火之力打散的时候,整条手臂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有的地方更是露出了森森白骨,看起來很是吓人。

    “你身上还有圣器。”中年人眼中已经快要喷出火來。

    说起來自己也是渡过六次雷劫的高手,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而且还是在一个秘境期的小家伙身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陈枫反问道,同时上前把水炎和罗空扶了起來,两人本來身上的伤势就沒有恢复,现在更是伤上加伤,自己的朋友因为自己的事受伤,令陈枫感觉有些恼怒。

    “陈枫,这是赵家的修士,叫赵真,已经渡过了六次雷劫,咱们玩玩不是对手。”水炎疾声说道。

    “又是赵家之人,嘿嘿,对付我一个小小的秘境期修士,竟然出动渡过六次雷劫的前辈,说出去你们难道不感觉丢人吗?”陈枫冷笑道。

    封魔剑被抢走陈枫似乎并不担心。

    “本來我只想着拿走这把封魔剑就算了,但是你竟然伤了我,今天你们想这样安安稳稳的离开,就不可能了。”赵真说着身形一晃就到了陈枫面前,伸出那只完好的手掌猛的一挥,一道雷光对着陈枫的手臂斩切过去。

    陈枫沒有躲闪,也沒有担心,似乎沒有看到对方的攻击一般。

    “我也断你一条手臂。”赵真冷笑道。

    “滚!”这时候玄火真人的声音忽然从天而降,接着一点火星在赵真胸前炸开,下一刻赵真就变成了一个火人倒飞了出去。

    赵真先是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然后一团流水在身上炸开,随后在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就熄灭了。

    “嘿,原來是早有准备啊,身上竟然带着高阶弱水,怪不得能熄灭我的火焰。”玄火真人冷笑着看着赵真,然后一挥手,封魔剑重新落在了陈枫手中。

    “师父,你怎么才來啊,我刚才都差点被打死。”陈枫笑嘻嘻的说道。

    “哼,你身上穿着高阶宝衣护身,这家伙只是天人六层,又怎么能伤的了你。”玄火真人笑着说道。

    其实在发现有高手隐藏在左右的时候陈枫就已经通过身上的传讯灵符通知了玄火真人,而玄火真人更是早就來到了山谷上方,只不过却一直沒有露面罢了。

    赵真虽然熄灭了身上的火焰,但是身上依然一块块的焦黑,一些皮肉伤是少不了的。

    “怎么,沒有些什么要说的吗,竟然敢在这里埋伏我的徒弟,是不是沒有把我放在眼中啊。”玄火真人一招手就把远处的赵真抓了过來,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渡过六次雷劫的修士在玄火真人面前根本就沒有一丝反抗之力。

    “玄火真人,晚辈不知道陈枫是您的徒弟,请前辈恕罪。”赵真连忙说道。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就凭你们埋伏我徒弟这一点,我就能把你们全部杀了,更何况你们还勾结外人,嘿嘿,我玄火真人随便杀几个人还是沒问題的。”玄火真人说着伸手一抓,远处的赵海等人纷纷被凌空擒拿了过來。

    “玄火真人,别人怕你,但是我们赵家不怕你,我们赵家已经有人仙出关,一个手指头就能灭了你。”赵权大声叫道。

    “是吗?”玄火真人脸上的笑容猛的变冷。

    “不错,当然是真的,你现在立刻把我们放了,不然我赵家人仙老祖出來,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赵权以为玄火真人怕了,更加叫嚣起來。

    嗖!

    玄火真人一弹指,一点火星钻进了赵权体内,赵权脸色一阵扭曲,忍不住开始在地上打滚起來,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山谷。

    “舍弟胡言乱语,冲撞了前辈,请前辈手下留情。”赵海立刻上前哀求道。

    “哼!”玄火真人一挥手,火星重新从赵权体内钻出來,落在掌心中不见。

    “现在你体内经脉已经被烧坏,识海也被烤干,回去找你家人仙老祖治疗去吧。”玄火真人冷笑道。

    此时赵权双眼圆睁,全身依然在不断的抖动,张嘴想要说话又不能发声,只能用仇恨的眼神看着玄火真人和陈枫。

    “求前辈放过我等。”赵海看到赵权的样子心中暗暗惊慌,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求情。

    “嘿,还从來沒有人敢在我玄火真人面前嚣张,不过对你们几个动手确实是有损我的身份,但是你们欺负我徒弟这件事却又不能就这样算了。”玄火真人说着一弹指,一个手指大的小火球忽然出现在掌心中。

    “求前辈饶命。”这一下赵海等人全都吓坏了,大家都知道这个小火球要是落在自己身上,恐怕就沒命了,于是赵海等人全都跪在地上,磕起头來。

    玄火真人想了想一挥手这个火球对着地上的赵真飞去,只不过火球快要落在赵真身上的时候忽然转了个弯又落在了玄火真人手中。

    玄火真人愣了一下,然后把火球收了起來,挥挥手说道;“今天我心情好,你们都滚吧,要是再敢來招惹我徒弟,我不管你们赵家是有人仙还是地仙,一概杀之。”

    “是是。”赵海等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玄火真人会忽然放过自己,但是能逃过一劫已经令这些人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了,这时候大家才相信玄火真人确实是传言中那么可怕。

    “滚吧。”玄火真人有些不耐烦。

    于是赵海等人立刻开始狼狈的逃窜,连地上的尸体也不收拾了,眨眼之间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这些人中,就赵真吓得最厉害,本來看到火球对着自己落下,心中已经万念俱灰了,却沒想到最后玄火真人又放过了自己,一口气逃回自己所在的山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了,全都是被吓出來的冷汗。

    “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陈枫一看玄火真人的表情就知道有些不对劲。

    “不错,刚才是人仙出手了。”塔说道。

    “人仙!”陈枫吃了一惊,怪不得玄火真人会忽然这么好心的放过赵海等人,原來周围竟然隐藏着人仙。

    “嘿,初阶人仙罢了,要不是怕引起太乙门中其他高手的注意,我都想直接把这人收进塔中炼化了。”塔的声音充满了一些遗憾。

    “怎么,你是不是有些埋怨我放走了这几人?”看到陈枫发愣,玄火真人还以为陈枫有些不愿意自己的做法呢。

    “呵呵,这倒不是,只是再想一些事情,这些家伙自然由徒弟自己去对付,师父出手确实是有些欺负人了。”陈枫笑道,并沒有说出人仙的事情,想來玄火真人被人阻止,心中也是不爽。

    玄火真人一挥手,数道雷光闪烁,分别钻进了水炎等人体内,很快陈枫就发现水炎众人身上的伤势慢慢稳定下來,身上的气息也在慢慢提升。

    “这是我凝练的天雷之力,不光能治疗你们身上的伤势,还能加固你们的经脉,你们好好修炼吧。”玄火真人说完也沒有和陈枫打招呼就直接飞走了。

    “多谢前辈。”水炎等人大喜,一个个对着天空遥拜。

    “这老头恐怕有些气闷吧。”陈枫忍不住在心中笑道。

    等水炎等人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陈枫这才开口说道:“好了,咱们走吧,现在仇也报了,也该回到比赛现场了。”

    等陈枫回到看台的时候,还沒有站稳就看到一个身穿火红色甲衣的年轻修士走进了比赛场地之中。

    “是刘之火。”陈枫倒是认出了这个年轻修士,算上自己,核心弟子中有五名秘境期修士,这个刘之火就是其中之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