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控火术

    “这家伙不是已经在上一轮中落败了吗?”陈枫有些好奇。

    刘之火虽然修炼天赋惊人,但是毕竟只是秘境第八层的修士,在上一轮的比斗中败在了一个渡过三次雷劫的修士手中。

    “我要挑战陈枫。”刘之火的声音传遍了全场。

    “挑战我。”陈枫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此时大比已经经过了四轮,剩下的弟子人数已经不到一百,接下來要争夺的就是前一百名的排名,而按照大比的规定,前面淘汰的弟子要是自认为实力足够,想要晋级,就可以继续挑战已经通过前四**比的弟子,要是挑战成功自己就可以晋级,重新获得名次。

    当然了,挑战的对象也是自己认为比较弱的。

    这个刘之火修炼天赋惊人,在同等境界中几乎遇不到对手,可以越级击杀其他的修士,这一次大比中落败,沒有进入前一百名,本來就有些心中憋闷,于是抓住大比的规则挑战其他的弟子晋级。

    于是,刘之火就挑上了陈枫,在刘之火心中,相比其他的修士陈枫应该容易对付一点,毕竟沒有渡过雷劫,再厉害也有限,难道还能比自己更加天才。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陈枫顿时笑了,看來对方是把自己当成软柿子來捏了。

    进了场地之后刘之火就不断的打量着陈枫,而陈枫也在暗暗打量着对方,都想要看出一些对方的虚实。

    刘之火,秘境八层的境界,比陈枫还要高一个境界,本身就拥有火属性体质,据说出生沒多久就能自行掌握控火术,身上的一套火红色甲衣也是宝器级别。

    这些是陈枫知道的关于刘之火的资料,前一场比斗陈枫也看了,对于刘之火的战斗力也有了一些大概的估算。

    “你怎么不拿出你的圣器?”刘之火看着陈枫,眼中露出一丝嘲笑之色。

    陈枫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笑道:“既然知道我有圣器,你竟然还敢挑战我,难道你不感觉好笑吗?”

    “嘿,仗着圣器算什么本事,这不是自己的力量,有本事就不用圣器和我动手。”刘之火讽刺道。

    “哈哈哈哈。”听了这话陈枫顿时大笑起來。

    “你笑什么?”刘之火有些恼怒。

    “你说的有道理,使用兵器确实不算自己的本事,这样吧,咱们两人都不使用兵器法宝,空手对敌,你看怎么样?”陈枫笑着说道。

    “空手。”刘之火迟疑了起來,陈枫的比斗刘之火也看过了,肉身确实强横,自己恐怕沒有把握和陈枫硬抗,但是陈枫要是动用圣器,自己更加沒有把握,自己之所以挑战陈枫也是想着用言语刺激陈枫不动用圣器,但是现在看來自己却又被将了一军。

    “也罢,大家都不能使用法宝,听说你是玄火前辈的徒弟,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控火术。”刘之火说着伸出手掌,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快速在掌心中旋转起來。

    一**的高温从火球中散发出來,顷刻之间陈枫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急剧升高,几个呼吸,比赛所用的场地中就变成了一个火炉。

    “控火术。”陈枫暗暗有些发笑,说起來自己确实修炼了火之力,五行之火、周天八卦之火,修炼的时候更是直接吸收了地火,但是要说跟着玄火真人修炼控火术,陈枫就感觉有些好笑了,虽然玄火真人是自己的师父,但是至今为止还沒有教授过陈枫任何一手控火术。

    “刘之火修炼的是控火术,陈枫的师父在火系一方面也是大行家,这一次的比赛倒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控火术比斗场面了。”

    “不知道两人谁胜谁负?”

    “刘之火的控火术咱们都见过了,确实精纯熟练,但是陈枫从比赛到现在却一直沒有使用过控火术,难道陈枫是把控火术当成了压轴的绝招?”

    “有这个可能,玄火真人的控火术听说在门派中还沒有人比得上呢,作为他的徒弟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从陈枫和刘之火一站在场地中,周围的修士们都开始议论起來,开始猜测这一场谁会取胜。

    这时候距离水炎等人不远的地方也站着两个年轻修士,这两人一个背着一柄巨剑,一个背着一根鎏金长棍,和周围的修士格格不入,一看就知道不是太乙门的人,而是外面來的修士。

    “林兄,你眼光高明,应该能看出这一场谁胜谁负吧?”背着巨剑的高大修士笑着说道。

    “剑兄谦虚了,要说眼力你也不差,说起來你和陈枫两人是我这次出來遇到的少有的修炼天才,这场比斗不用看也知道是陈枫取胜。”背着鎏金长棍的修士个头不高,也不强壮,但是身上却不时的散发出一股股狂野之气,也不知道是修炼的功法所致,还是天性使然。

    “林兄过奖了,要说修炼一道,林兄可比我强多了,这次來北原游玩,最大的收获就是交到了林兄和陈兄两位朋友,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沒有遇到比两位更加优秀的修士。”背着巨剑的修士再度说道。

    听着两人的谈话,周围修士全都暗暗皱眉,不知道从哪里來的两人这么自吹自擂,最后实在有人受不了了,就有人上前喝道:“你们两位是什么人,不要在这里胡乱吹嘘,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说的这些话难道不感觉恶心吗?”

    “就是,这是哪里來的散修,沒见过世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真当自己是快料了。”

    旁边有其他看不过眼的修士也跟着围了上來。

    就在这边发生争执的时候,场中刘之火已经和陈枫打成了一团。

    一个个火球不断的从刘之火手中飞出,形成七星之势对着陈枫冲击过去。

    这只是普通手段,刘之火只是想要试探一下陈枫的本事,从一开始刘之火就沒有见识陈枫的控火术,心中也是有些沒底。

    面对刘之火的火球攻击,陈枫只是仗着身法不断的闪动,谁知道这些火球却又盘旋了一阵对着陈枫继续围攻过來。

    嘭!

    一个火球在陈枫胸前炸开,而陈枫胸前则是忽然出现一股吸力,直接把这一团火之力吸收的干干净净。

    “原來这些火球全都是被刘之火灵魂控制着的,看來只能把这些火球打散了。”陈枫说着,手掌挥出如风,眨眼之间,四周的火球就全被打散。

    随着这些火球被打散,场中的温度再度继续升高,要是一般的修士面对这种程度的高温肯定要施展罡气护身了,但是陈枫却沒有受到一点影响,要知道陈枫以前可是直接吸收地火來修炼的,这种程度的火焰根本对陈枫沒有影响。

    这些火球被陈枫打碎,刘之火面色如常,似乎是早就知道有这种结果,随后伸出右手猛地一抓,散落在四周的火焰快速凝聚起來,形成一个巨型火球猛地在陈枫身边炸开。

    陈枫一挥手,一面由水之力组成的长生盾挡在了面前,很快一团团的水汽在陈枫面前蒸腾起來,陈枫则是飞身后退,挥挥手,劲风四起,面前的水蒸气全都被吹散干净。

    嗖!

    又是一个火球在刘之火手中出现。

    “你只有这种手段吗,要是这样的话就实在是太无聊了。”陈枫笑着说道。

    “你怎么不使用控火术?”刘之火沉声道。

    “想逼我使用控火术,看你有沒有那个本事了?”陈枫笑道。

    “你上次对付孙绍清使用的是阴煞泉水吧?”刘之火忽然问道。

    “哦!”陈枫倒是吃了一惊,沒想到对方竟然能看出來。

    “看來我猜的不错,果然是阴煞泉水,这种好东西你竟然舍得使用。”刘之火惊讶道。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要是动手就尽快。”陈枫冷冷说道。

    “哈哈哈,其实我早就在动手了,现在我的大招已经酝酿出來了,难道你沒有察觉到吗,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刘之火说着手中的火球猛地疯涨起來,同时一道道火箭从其中激射出來,连续不断的对着陈枫攻击过去。

    同时,四周空间中也是出现一阵阵波动,方圆数十里的火之力开始不断的往比赛场所聚集,形成一团团火苗把陈枫淹沒其中,而且这个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展。

    整个比赛场地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陈枫和刘之火全都被淹沒了其中。

    陈枫在场中比斗,场外也动起手來。

    嘭!

    一个修士本來是伸手对着背着巨剑的修士抓去的,但是忽然眼前一花,似乎有一道剑光闪过,自己身上衣衫裂开了数道口子,露出了身上的肌肤。

    “你!”这人脸色煞白,说起來自己也渡过了一次雷劫,但是现在却沒有看到对方是怎么出手的。

    “不想死就滚远点。”背着巨剑的修士正是陈枫的好友剑啸天,背着鎏金长棍的自然是林少坤。

    两人这次來太乙门一來是看望陈枫这个朋友,二來就是观看太乙门的大比,顺便见识一下北原的各路天才修士。

    谁知道两人刚來到地方就看到陈枫出场了,更加令两人有些想不到的是两人还沒有谈论几句就有麻烦找上來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