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大战刘之火

关灯
护眼
    剑啸天显露了一手是想着令这些人知难而退,却沒想到周围围上來的修士更多了。

    “这是哪里來的修士,敢在我们太乙门这么嚣张,各位师兄弟,大家一起上擒拿这两人。”人群中有个修士上前喝道。

    嘭!

    林少坤手拿着鎏金长棍重重的顿在地上,强大的冲击力之下地面都震动了一下。

    “哈哈,这就是北原十大仙道门派之一,平时对敌都是以多欺少,一拥而上吗?”林少坤哈哈大笑起來。

    “要是一拥而上,我们兄弟也接着。”剑啸天也把背后的巨剑拿了出來。

    “你们退下,我來教训教训这两个小子。”人群中一个渡过一次雷劫的弟子走了出來,这是太乙门中的核心弟子。

    只不过这个弟子刚一出手,众人就看到一道棍影闪过,然后这个弟子就被打飞了出去。

    “这。”众人全都惊呆了,沒想到这两人竟然这么厉害。

    “我來!”又有一个渡过二次雷劫的修士走了出手,伸手一指,一柄飞剑闪动着雷光对着林少坤斩杀过去。

    啪!

    又是一道棍影闪过,飞剑被砸飞,钻进地面消失不见,这一棍林少坤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足以把对方的飞剑能打爆。

    林少坤上前两步,这个出手的修士立刻就感觉一股压力对着自己冲击过來,心中大惊,就想要后退,但是这时候林少坤的鎏金长棍再度到了面前。

    这个修士好歹也渡过了两次雷劫,但是现在却感觉面对眼前的棍影竟然无法躲闪,甚至心中抵抗的念头也在急剧减弱。

    嘭!

    沒有丝毫悬念,这个修士也被一棍打飞,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砸碎了一些石块。

    一连轻松的打飞两个修士,其他众人全都被震住了,吃惊的看着林少坤两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故意來我们太乙门捣乱?”说话的依然是一个核心弟子。

    “捣乱,好像是你们先动手的吧?”剑啸天上前冷笑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太乙门中的执法长老终于出现了,看了看现场的情况,这个执法长老脸色立刻阴沉了下來。

    “长老,这两人是來捣乱的。”刚才被打飞的弟子爬起來之后立刻上前说道。

    “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这两人可是你们打伤的?”执法长老沉声问道。

    “是他们先动的手。”剑啸天笑着说道。

    “哦,这样说这两人是你们打伤的了?”执法长老脸色更加阴沉了。

    “不错,是我打伤的。”林少坤淡淡说道。

    “大胆,在我们太乙仙山竟然还敢放肆,今天我就先把你们擒拿下來,再好好审问你们來自何处。”执法长老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这个执法长老只是渡过了五次雷劫,林少坤两人并不惧怕,真要是动起手來,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慢着!”

    这时候水炎等人走了过來。

    “见过执法长老。”水炎等人上前说道。

    “嗯,你们出來做什么,难道认识这两人?”执法长老沉声说道。

    “不错,这两位是我们的朋友,这次前來是给我们加油助威的。”水炎说道。

    “哦,是这样,他们两人是什么身份?虽然是來做客的,但也不能随便出手,难不成不把咱们太乙门放在眼中不成。”执法长老虽然话语眼利,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放松下來。

    水炎听了之后立刻对着剑啸天两人使了个颜色。

    “在下剑啸天,來自中原的天剑派。”剑啸天立刻上前说道。

    “天剑派!”执法长老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吃惊的神色,北原虽然距离中原路途遥远,但是天剑派的大名这个执法长老还是知道的。

    “原來是天剑派的客人,这位小兄弟呢?”执法长老脸色已经完全放松,又把目光看向林少坤,在执法长老眼中,林少坤要比剑啸天还要厉害,心中开始暗暗猜测这人的來路。

    “林少坤,一介散修罢了。”林少坤表现的很是平淡。

    “既然是这样,这件事我就不予追究了。”执法长老点点头,就要离去。

    “执法长老,可是他们打伤了弟子等人。”刚才被打伤的两个弟子立刻上前叫道。

    “哼,还不退下,自己沒本事还能怪得了别人,以后还是好好修炼才是。”执法长老呵斥道。

    “是,是。”看到执法长老发火,这两人也不敢再说话,上前去找水炎等人的麻烦吧,这两人更是沒那个本事和胆量。

    听说这两人是水炎等人的朋友之后这个执法长老心中就已经打定主意不再追究了。

    虽说这个执法长老渡过了五次雷劫,修为上比水炎等人要高,但是却一定比水炎等人有前途。

    水炎等人是核心弟子,年轻,有天赋,有后劲,不是这种养老的长老可以比拟的。

    对于门派來说,这种年轻的核心弟子可比这些长老要珍贵有前途的多。

    看到执法长老离开了,刚才围上來想要打斗的弟子们也都纷纷散开,那两个被林少坤打飞的弟子也悻悻的离开了。

    “见过诸位。”剑啸天上前给水炎等人见礼。

    论修为林少坤要强过剑啸天,但是论起接人待物,林少坤就比不上剑啸天了。

    “两位是陈枫的朋友吧?”水炎笑着问道。

    “不错。”剑啸天点点头。

    “沒想到陈枫竟然有两位这么厉害的朋友,我们都是陈枫的师兄弟,两位兄弟就和我们一起吧。”水炎笑着邀请道。

    “几位客气了,这次我们两人前來也是为了给陈枫加油助威的,却沒想到一上來就遇到了这种事。”剑啸天笑道。

    “不知道陈枫什么时候能结束战斗,这都好长时间了。”罗空说道。

    此时整个比赛场地中依然全都是烈火滚滚,最后就连周围的结界能量罩都被焚烧的若隐若现,众人只能看到火焰中有两条人影不断的交错着,同时还有打斗的声音不断的传來。

    “看來陈枫的控火术确实不简单。”看台上有人说道。

    “哦,此话怎样?”旁边有人问道。

    “这还不简单,你看这些火焰根本就沒有对他造成伤害,光凭这一点还不行吗?”

    “师兄说的有道理啊。”

    虽然有火焰笼罩两人,但是看台上的很多修为高深之士还是能清楚的看清火焰中的情况。

    “福月,你看这场谁会胜?”沐凌风问道。

    “陈枫。”福月回答的很干脆。

    “哦,你就这么看好陈枫?”沐凌风笑着问道。

    “我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其实这两人打斗的虚实,我倒是沒有看清楚。”福月一笑,双眼异常明亮灵动。

    “要是从两人体内的能量和身上散发的气息來看,确实是陈枫比较强。”沐凌风点头说道。

    此时陈枫和刘之火已经在火焰中打成了一团,从交手到现在两人已经交手上千招,竟然是一种不分上下的局面。

    刘之火双手快速结了个手印,顿时一条条灵动的火蛇从手指间游了出來,从四面八方对着陈枫撕咬过去。

    “沒用的。”陈枫说着拳头连连挥动,把这些火蛇纷纷打成碎片,然后又化成一团团的火焰,令周围的火海更加猛烈。

    “陈枫,空手已经分不出胜负,咱们还是动用兵器吧。”这时候刘之火忽然咬牙说道。

    这一轮交手,再加上不断的释放火焰,刘之火感觉体内力量消耗巨大,而陈枫看起來精神饱满,似乎一点事都沒有,就知道要是再拖下去,自己十有**会落败。

    “沒问題。”陈枫淡淡笑道,依然是那么一副不急不躁的表情,似乎不是來比赛的,而是來切磋交流的。

    刘之火双手一展,一根威猛霸气的火焰长枪忽然出现在手中,随意挥动了几下,周围的火焰纷纷钻进长枪之中,刘之火精神一震,身上的战意猛的提高了一个层次。

    “竟然是六品宝器。”陈枫倒是有些惊讶,也是一挥手,直接拿出了那把火之八卦剑,也是六品宝器。

    “來吧。”刘之火手中长枪一震,陈枫立刻就感觉周围空间震动,一道道燃烧着火焰的枪影已经笼罩住了自己全身各处。

    “周天八卦阵,火八卦。”陈枫直接把手中火剑扔了起來,然后这把火剑立刻开始分解,变换成八柄火剑,开始围着陈枫盘旋起來,眨眼之间就布下了火之八卦阵。

    嗡!

    随着陈枫的动作,体内的八卦穴再度鼓动起來,尤其是八卦穴中的火卦穴更是亮了起來,似乎随时都能打出一条通道來。

    叮叮叮叮叮!

    数不清的枪影闪电般攻进了陈枫展开的八卦领域之中,和八卦穴中激射出來的剑气不断的发生碰撞。

    “哼,你只是秘境第七层的境界,无法完全施展周天领域,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刘之火沉喝道,攻势更急,手中火焰长枪似乎化成了一条火龙,更加的灵动和强大。

    “是吗,那就看你怎么打败我?”陈枫笑道,双手一挥,两个火球快速飞了出來,这是陈枫凝聚出來的五行之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