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百名落定

关灯
护眼
    嘭!嘭!

    两个火球炸开,无数道火焰乱窜,很快就被周围的八卦剑吸收干净,于是周天领域变得更加凝实了,威力也变得越來越大。

    嗖嗖嗖嗖嗖!

    一个个火球不断地从陈枫掌心中飞出,这些五行之火中不知道被陈枫熔炼了多少火之精华,质量威力都不是一般的火之力可以比拟的。

    等陈枫一口气释放出上百团火球的时候,对面的刘之火惊呆了,此时在刘之火的眼中,面前的陈枫控制着八卦火阵就好像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强大的气势和力量给自己带來了强大的压迫感。

    “这家伙体内怎么有这么强的火之力,这也太夸张了。”看到这一幕刘之火是彻底的震惊了,从一开始打斗陈枫就不惧周围的火焰焚烧,刘之火就知道陈枫的控火术肯定到了极高的造诣,现在强大的火之力从陈枫体内喷涌出來,刘之火就开始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似乎知道战斗快要结束了。

    释放了上百团火球之后陈枫却沒有停顿,而是全身一震,各种火刀、火剑、火盾、火枪、火矛、火刺、火锁链,等数不清用火焰凝聚出來的兵器纷纷从陈枫身上各处飞了出來,然后在周天领域中不断的盘旋飞舞。

    本來陈枫使用火之八卦剑,凝聚出來的是火和剑的领域,但是现在又增加了无数的兵器法宝,令周天领域的威力更加暴涨。

    “好家伙,这就是陈枫修炼的控火术吗,怎么感觉和其他人的不一样啊?”福月忍不住说道。

    “也许这就是跟着玄火真人学來的吧,不管怎么样,但是看起來威力确实不错,最重要的是陈枫体内凝练的火之力就不是刘之火可以比拟的,不到天人境就能炼化这么多的火之力,嘿嘿,可真不简单啊。”沐凌风笑着说道,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沐师兄,前几场战斗陈枫使用了土系法术和水系法术,现在又使用了火系法术,期间更动用了五行掌印,这家伙不会也是五行体质吧?”福月低声说道。

    “不是五行体质,应该是修炼的特殊法决,只可惜距离太远,又有结界隔着,我看不太清楚。”沐凌风沉声道。

    “看我破开你的周天领域。”刘之火知道不能再任凭陈枫这样下去,不然自己光是气势上就已经输了。

    嗖!

    刘之火快速上前,手中火焰长枪猛的对着其中一把火剑刺去,想要先行破解八卦阵其中一个阵眼,令陈枫布置的八卦阵散落开來。

    只不过刘之火刚一靠近,陈枫布置出來的八卦阵快速转动,直接把刘之火困在了其中。

    一瞬间,刘之火就感觉自己头重脚轻,失去了方向感,自己周围除了漫天的火焰,就是不断的飞舞纵横的剑气,同时从陈枫体内激射出來的各种兵器法宝也对着自己砸落过來。

    “刘之火要输了。”看台上一些有眼力的一看到刘之火进入陈枫布置出來的八卦阵之中就知道了结局。

    果然,沒多久,陈枫伸手一招,八柄火剑快速合为一体,落在自己手中,那些密密麻麻的各种兵器法宝和火焰也纷 纷钻进了陈枫体内。

    八卦阵解除之后,刘之火狼狈的坐在地上,手中无力的拿着那把火焰长枪,这种局面一目了然,是陈枫取得了胜利。

    “我输了。”刘之火有气无力的站了起來。

    刘之火慢慢走出了场地,而陈枫却依然静静的站在场地中央,双眼微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兄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在打斗中受伤了吧?”罗空有些担心。

    “应该不是,好像是有所感悟。”水炎笑着说道。

    嗡!

    忽然,一股强横的波动从陈枫身上散发出來,接着全身各处同时冒出一团团火焰,这些火焰只是一闪就再度消失在陈枫体内。

    陈枫猛的睁开双眼,瞳孔中不断的由火苗跳动,陈枫身上的气息也是一阵暴涨。

    “火卦穴打开了。”感受着体内不断增长的力量,陈枫对接下來的比斗也有些信心。

    随着火卦穴的吞吐不定,陈枫也快速拿出一些火之精华不断的莲花吸收。

    “好家伙,这小子竟然有了突破,不过看起來还是秘境第七层,并沒有突破到第八层。”

    “沒想到刘之火竟然败在了陈枫这个新人手中。”

    看到陈枫在比赛场地中有所突破,周围修士有人惊讶有人羡慕还有人嫉妒。

    “恭喜恭喜。”等陈枫走出比赛场地的时候水炎等人纷纷上前祝贺。

    “咦,剑兄,林兄,你们來了。”这时候陈枫看到了剑啸天两人。

    “哈哈,一來到就看到陈兄大展神威啊。”剑啸天笑道。

    “两位说笑了。”陈枫笑了笑。

    随后陈枫和剑啸天通过神识暗中交流起來。

    “陈兄,有些麻烦,我來之前得到的消息,九霄宫的柳木和贺飞逃了回去,我从七杀绝地出來之后就遭遇到了两次截杀,其中有一次要不是林兄出手,我恐怕已经沒命了。”剑啸天快速又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他们两个果然沒死。”陈枫吃了一惊。

    “我本來想着找个地方躲起來的,但想了想还是前來通知陈兄弟一声,好有个准备。”剑啸天说道。

    “这次太乙门大比,各大门派都有人前來,九霄宫也有一批修士前來,不知道会不会找麻烦?”陈枫皱眉道。

    “嘿,兵來将挡水來土掩罢了,九霄宫的人想要捉拿我们也要可沒有那么容易,陈兄弟我看太乙门不一定能保住你,你还是和我一起离开吧,要是咱们能回到中原地带,九霄宫就是再嚣张都沒用。”剑啸天说道。

    “事情应该不会这么严重,要是真到了这一天,咱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要是太乙门不能保护我,我就和剑兄杀出一条血路就是了。”陈枫想了想说道。

    “也好,既然陈兄这样说,我就先跟着陈兄住上一段时间。”剑啸天说道。

    接下來前一百名的争夺战变得越來越激烈,一些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弟子也开始展露出自己的实力,除此之外更有几匹黑马杀了出來,而陈枫就属于其中一个。

    一天的时间不到,陈枫再度遭到了挑战,这种情况令陈枫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看來大家都把我当成软柿子了。”陈枫苦笑道。

    “陈兄,又有人挑战你,我看这次你就不要留手了,给那些人一些教训,让其他的弟子知道你不是好惹的。”罗空说道。

    这一次挑战陈枫的弟子渡过了两次雷劫,这人一上台就遭到了众人一片唏嘘声,天人两层的弟子挑战秘境期的修士,这种话说出去都感觉丢人,更不要说众目睽睽之下了。

    但是挑战陈枫的弟子却面无表情,似乎沒有听到四周的嘘声,能渡过雷劫的修士都是心境强大之辈,一般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

    “刘通,陈师弟,动手吧。”此人脸色平静,但是看到陈枫之后眼中就露出了一丝丝战斗的火焰。

    这一次陈枫很干脆,沒有和对方啰嗦,一上來就动用了封魔剑,先是用封印之力困住了对方,然后陈枫上前一掌把刘通打出了比赛场地。

    这是陈枫参加大比以來结束最快的一场战斗,渡过两次雷劫的修士在陈枫面前似乎沒有反抗之力就落败,于是众人这才想起陈枫身上还有一件很厉害的圣器。

    果然接下來再也沒有人愿意出头挑战陈枫,一件圣器的威力大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不能发挥出圣器的全部威力,但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对抗的,尤其是一些眼光高明之士已经看出陈枫手中的封魔剑不是凡品。

    接下來不断的有人向通过四轮比赛的弟子发起了挑战,挑战的规则就是沒有规则,陈枫亲眼看到一名闯过四轮比赛的弟子被三人连续挑战,最后力竭落败。

    陈枫也看到有人面对挑战一上來就下狠手,令接下來的对手不敢于再度挑战。

    光是挑战赛就进行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比赛激烈程度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所有比赛。

    三天之后前一百名的人员几乎已经固定了下來,挑战者也越來越少,即使有人挑战,也是以落败收场。

    陈枫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争斗,这一百人想要按顺序排出名次來需要是激烈的厮杀和拼斗。

    “陈兄,我们都失败了,这一次的奖励是沒有机会了,一切全靠陈兄了,我们也只能在台下给你加油了。”罗空笑着说道。

    “高手众多,恐怕我下一场就会被淘汰。”陈枫笑着说道。

    “七窍玲珑心,啧啧,这可是好东西啊,沒想到太乙门竟然舍得拿出來作为弟子的奖励。”听说奖品中有七窍玲珑心剑啸天也是啧啧惊奇。

    “是啊,要不是有这件东西,恐怕也不会吸引那么多的弟子参加。”水炎笑着说道。

    接下來继续抽签,这一次陈枫的对手竟然是一个美貌女修,陈枫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竟然遇到了一个女修,不知道算不算运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