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渡劫

    嘭!

    雷团炸开,数不清的雷电之力往四周激射出去,等这颗雷团消散干净之后,剑啸天所在地方方圆上百丈出现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坑洞,全都是雷电之力劈出來的。

    “这就是渡第二次雷劫的威力,不知道我现在上去会怎么样?”陈枫心中暗道。

    “你可以上去试试,渡劫的时候外人想要靠近,雷劫就会翻倍。”塔笑着说道。

    “雷劫翻倍!”陈枫点点头,到沒有吃惊,雷劫翻倍的情况陈枫早就知道了。

    接下來雷团不断的从乌云中滚落,速度越來也快,威力也越來越大,一炷香的时候之后,剑啸天方圆上千丈的地方都被雷电之力轰成了焦土,至于地面上的植物早就在雷劫之下焚化的干干净净。

    忽然陈枫眉头一挑,眼光快速往四周扫了扫,知道这场雷劫还是引來了不少的修士。

    “陈枫,我这边有人來了。”这时候陈枫接到了林少坤的传音。

    “我这边也有人來,你看剑兄能不能渡过雷劫?”陈枫问道。

    “应该沒问題。”林少坤说道。

    随后两人不再沟通,陈枫则是拿出了一张隐身符贴在了身上,随后陈枫整个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半空中。

    隐身之后陈枫立刻闭住呼吸,调整身上的生机波动,然后慢慢的飘飞起來,开始在丛林中穿行起來。

    丛林中,有数名修士正在远远的看着剑啸天渡劫,这些人有一大半是追杀陈枫三人的散修,剩下的则是路过被这里的雷劫吸引过來的,至于是不是看热闹还是有的其他的打算就不可得知了。

    “王兄,你确定渡劫的是剑啸天。”一个瘦小的修士说道。

    这个瘦小的修士和另外一个胖乎乎的家伙躲在了一片浓密的枝叶中,这两人双眼明亮,其中还有淡黄色的光泽不断的闪烁着。

    这两人使用的竟然是一种很难修炼的瞳术,此时这两人的目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枝叶,落在了正在渡劫的剑啸天身上。

    此时剑啸天全身焦黑,根本就看不出脸上的模样。

    “错不了,你看这家伙手中的巨剑,肯定是剑啸天,可是奇怪,另外两人去哪里了?”胖乎乎的王兄说道。

    “另外两人一个叫林少坤,不知道來路,还有一个叫陈枫的,是太乙门的人,这三人都很厉害,王兄咱们还是只看看热闹吧,不然动手了。”瘦小修士低声说道。

    “怕什么,难道你忘了九霄宫的奖励了,不说别的,光是那一百万灵石也够咱们两人用的了。”王兄说道。

    “九霄宫的奖励哪有这么容易拿的,要是容易的话九霄宫自己就出手了,怎么还会发布任务,这可是很丢人的,再说这一路已经死了很多散修了,所以这三个家伙可不好惹啊,再说其中一个还是太乙门的人,咱们不知道太乙门的态度,还是不要冒然出手的好。”瘦小修士说道。

    “哼,沒出息,你怕什么,这么多人动手,太乙门一直沒动静就说明了原因,再说这次可是好机会,这个剑啸天渡劫之后肯定元气大伤,杀了剑啸天之后咱们立刻退走,然后去九霄宫领取奖励。”王兄说道。

    轰!

    此时又是一团雷电砸落下來,直接把剑啸天淹沒其中,大地在震颤,已经看不见剑啸天的身影。

    这时候瘦小修士忽然双眼中绽放出一团亮光:“不对劲,小心。”

    但是已经晚了,胖修士王兄全身一震,眼中露出恐惧不甘的神色,接着全身抖动了几下,就从树上掉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

    瘦小修士反应倒是够快,感觉到不妙之后立刻就要逃离此地,但是空间波动一下之后瘦小修士立刻就感觉全身被束缚住。

    接着一只手掌从空间中露出來,重重的拍在瘦小修士身上,随后瘦小修士也是全身一震颤抖,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随后七窍中开始有血液流出。

    斩杀了两人之后陈枫的身形只是在空中闪烁了一下就再度消失不见,随后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和陈枫的潜行模式不同,林少坤直接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一个修士面前,直接一棍打杀。

    陈枫和林少坤的想法一样,那就是在剑啸天渡劫完毕之前尽可能现行解决一些四周的修士。

    在斩杀了四人之后陈枫身上的隐身符失去了作用,而陈枫也遇到了对手。

    两名渡过三次雷劫的修士,刚一交手陈枫就显露出了身形,不过幸好其中一人被陈枫先行一拳打中。

    “是陈枫,來得正好。”

    “好机会,杀了这小子。”

    在陈枫和这两人交手的时候,林少坤已经打杀了五人,正对着第六人冲去。

    而剑啸天此时渡劫也到了关键时刻。

    嘭!嘭!

    陈枫三人越打越快,拼着挨了对方两次攻击,陈枫闪电般两拳轰击在对方两人身上。

    陈枫的攻击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哪怕两人渡过了三次雷劫,也被打的连连吐血,身上骨头断了数处,静脉内脏也被震碎。

    唰!唰!

    两柄长生剑同时刺进两人体内,然后猛地炸开,彻底打散了两人体内的生机。

    就在陈枫解决这两人的时候,剑啸天渡雷劫完毕,乌云消失,天空重新恢复了正常。

    陈枫身形一转,开始返回,但是这时候四周却有数道剑气冲天而起,这些剑气并沒有攻击陈枫,而是把陈枫团团包围起來。

    这竟然是一套剑阵,看到陈枫被围住,这时候才有四个人从暗处走了出來。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呢,原來只是一个秘境期的小修士,要不是我缺少一件圣器,我才不会对这种小角色出手。”说话的是个脸色发黑的老头。

    “四个人,一个渡过四次雷劫,三个渡过三次雷劫,好解决。”陈枫并沒有紧张,而是直接把封魔剑拿了出來,身形晃动之间对着这三人冲了过去。

    嗖嗖嗖嗖!

    陈枫刚一动,面前就有数十道剑气对着陈枫斩杀过來,陈枫手中封魔剑快速挥动,立刻就把这些剑气搅成碎片,但是四周却有更多的剑气出现。

    “哈哈哈哈,你已经陷入了我们布置的大衍剑阵之中,阵中剑气源源不断,你就在里面老老实实等着被耗尽力气吧,我们现在先去解决渡劫的那小子。”黑脸老头说道。

    四人留下一人看着陈枫,其他三人则是快速对着剑啸天所在的位置冲去。

    “希望林兄能尽快赶回去。”陈枫心中不由的有些着急。

    四周的剑气源源不断,连绵不绝。对于陈枫來说构不成杀机,甚至连陈枫身上的护身甲衣都无法打穿,但是却胜在数量多,中间几乎沒有停顿的间隙。

    “看來只能想办法找到阵眼破掉了。”陈枫手中封魔剑已经舞成了一团,身形开始在剑阵中不断的飘忽不定。

    “哼,小子,你就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吧,等我们收拾了另外两人再來收拾你。”留下看守陈枫的年轻修士冷笑道。

    “是吗,这套阵法确实不错,但是想要困住我,却是不可能。”陈枫笑道。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那你就给我出來看看。”年轻修士大笑起來。

    此人还沒有笑完,脸色顿时变了,因为陈枫身形在剑气群中不断的前进,前进的方向正是这套大衍剑阵其中的一个阵眼。

    嘭!

    陈枫手中封魔剑闪电般挥出,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此处的阵眼竟然被破掉了。

    阵眼一破,大阵的威力立刻开始减弱,随后陈枫再度冲向另外一处阵眼。

    嘭!嘭!

    等陈枫再度破开两处阵眼的时候这个年轻修士这才清醒过來,这人脸色变换了一阵之后,双手打出一道道法诀,一道道流光从此人手中激射而出,落在阵中之后立刻开始弥补大衍剑阵的漏洞。

    “这时候再出手,已经晚了。”陈枫笑道,手掌一挥,封魔剑中一连激射出三道剑气,随后又有三处阵眼被破掉。

    唰!

    领域之力猛地从陈枫身上展开,摇摇欲坠的剑阵立刻散落的支离破碎,陈枫身形一个前冲,手中封魔剑闪烁着雷光已经到了这个年轻修士面前。

    “出來的正好,看我怎么斩杀你。”年轻修士沒有把陈枫放在眼中,甚至都沒有感受到陈枫手中封魔剑的威力。

    “白痴!”陈枫现在只想着速战速决,心中强力沟通之下,封魔剑中的雷罡之力激射而出,在对方胸前洞穿出一个透明的小洞。

    伤口虽小,但是破坏力却很强,剑罡中蕴含的力量在年轻修士体内快速炸开,其中两股雷电之力更是钻进了脑海之中,令年轻修士连惨叫都沒有发出就被倒在了地上。

    解决了此人之后陈枫脚下浮现出流光盾,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原地。

    等陈枫赶到地方的时候就看到林少坤背着剑啸天被一群修士围攻,林少坤全身是血,身上的伤口不知道有多少,而剑啸天全身漆黑,远远看去就好似一截木炭。

    围攻林少坤的一共有八人,其中就包括使用阵法围困自己的两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