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起冲突

关灯
护眼
    “你们三人已经大祸临头了,难道还不自知吗,现在陶山之外光是追杀你们的天人境修士就有数百人,只要你们一露头就会被斩杀成肉泥。”阎罗冷笑道。

    “哈哈哈啊哈!”这一下陈枫三人全都大笑了起來。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大言不惭,可笑之极。”

    “我看今天是你大祸临头,而不是我们,动手。”

    话音一落,陈枫三人同时对着阎罗围攻过去,三人有着同一个心思,那就是斩杀阎罗,而且三人也沒有单打独斗的意思,直接一拥而上才是正理。

    在陈枫三人动手的一瞬间,阎罗也动手了,双手一挥,全身一震,滚滚黑色火焰对着陈枫三人席卷过去。

    “土炎魔罗诀。”

    伴随着黑色火焰,地面也开始炸开,一层层泥土忘四周推开。

    轰!轰!轰!

    陈枫三人的攻击几乎同时砸落,陈枫是直接一拳打出,林少坤则是盖顶一棍,剑啸天更是施展了人剑合一的招数。

    嘭!

    阎罗被打的腾飞起來,脸色涨红,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洒出來,只是一个接触,阎罗就感觉身上骨头多处断裂,受了极重的内伤。

    “不妙,这三人怎么变得这么厉害,要是再耽搁下去,我肯定会死在了此地。”阎罗心中暗呼不妙,沒想到这才一段时间不见,陈枫三人的修为竟然提升了一大截。

    “走!”阎罗当机立断,立刻运转全身的力量往远处飞去。

    “想走,哪有怎么容易,还是把命留下來吧。”陈枫冷笑道,虽然三人就快速追了上去。

    这时候外界终于找到了那块陶山半山腰中的石碑,一群人团团围在了这里。

    “这里有一些痕迹,应该是陈枫等人留下的?”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块石碑,而且还沒有字迹。”九霄宫的一名修士说着上前对着石碑拍了一下。然后这块石碑立刻绽放出一团亮光,而这个修士则是惨叫着被打飞了出去。

    “咦,这块石碑有问題。”

    哗啦啦啦,周围的修士立刻忘四周散开,但却依然把这块石碑团团围住。

    “难道这块石碑是进入陶山的门户。”

    众人面面相觑,但是却沒有人再度上前,良久之后丹鼎门的薛长老走上前去,围着这块石碑研究起來。

    九霄宫的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也紧跟着走了上去,各大门派的一些长老还有散修之中一些厉害人物也纷纷來到这块石碑面前。

    “奇怪奇怪。”薛长老壮着胆子伸手抚摸着这块石碑,试图找出一些东西出來。

    嘭!

    林少坤手中鎏金长棍猛地变长,不到一丈的长棍忽然变得足足有数十丈,棍影闪动,重重的打在阎罗后背之上,于是阎罗全身一震,口中闷吼几声,咬着牙顺势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冲去,但是口中不断流出的血迹表明阎罗不好受。

    嗖!

    陈枫一挥手,一道流光激射而出,直接钻进了阎罗体内。

    “不好,是锁脉针。”阎罗感受到在体内不断游走的东西,脸色再度变了变,然后一咬牙,抬手重重一拳打在自己胸口。

    嘭!嘭!嘭!

    心脏剧烈的跳动,体内真气开始快速汇集,最后背猛地炸开,露出一个血洞,钻入体内的锁脉针立刻顺着血迹喷射了出來。

    陈枫一招手就把锁脉针抓在手中,这时候剑啸天凝聚出來的剑气也重重的劈在了阎罗的后背上。

    这一下阎罗后背血肉横飞,露出了森森白骨。

    “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陈枫说着双手开始挥动,一只巨大的手掌印在手中凝聚出來,然后呼啸着对着前方的阎罗拍去。

    嘭!

    巨大的手掌印重重的拍在地上,尘土飞扬,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掌印坑洞。但是阎罗却不见了踪影。

    “咦!人呢。”剑啸天奇怪的叫道。

    “我刚才感觉到了空间之力的波动。”林少坤说道。

    “这家伙应该是逃出去了,真奇怪,不知道阎罗是凭什么办法进來的。”陈枫皱眉道。

    “阎罗这人很厉害,可惜这次被他逃了,下次恐怕沒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剑啸天叹息道。

    嗡!

    这时候陶山半山腰中,那块石碑忽然再度绽放亮光,吓得四周的修士纷纷后退。

    嗖!

    随后一个人影从石碑中滚落了出來,这种情况再度把众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咦,是阎罗。”九霄宫的两位长老看清出來之人之后脸色顿时变了,立刻上前把阎罗扶起來。

    “咳咳,见过两位长老。”阎罗只是咬着牙说完这几句话就立刻晕了过去。

    看清阎罗身上的伤势之后九霄宫两名长老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立刻开始动手治疗。

    “好重的伤,要是不赶快施救,就是伤势复原了以后也会留下暗伤。”白袍长老一边往阎罗体内输入真气一边说道。

    “我现在只好奇是谁伤了阎罗,阎罗修炼天赋惊人,更是早早渡过了五次雷劫,能把阎罗打成这样的,肯定不是简单之辈。”黑袍长老说道。

    “阎师兄伤成这样,到底在里面遇到了什么?”这时候雷煞等一群九霄宫的弟子也围了上來。

    要做的阎罗平时在核心弟子中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现在忽然被打成这样,有些令人不能接受。

    良久之后阎罗在救治之下终于醒了过來,虽然身上的伤势短时间之内不能恢复,但是性命却是保住了。

    “怎么回事,你在里面遇到了什么?”白袍长老疾声问道。

    “是陈枫他们,是陈枫三人打伤的我。”阎罗咬牙说道。

    “陈枫,他们在里面?”黑袍长老问道。

    “不错,我刚进去沒多久就遭到了陈枫三人的围攻,差点沒有逃出來。”阎罗说道。

    “里面到底有什么?”这时候剑阁的长老忽然开口问道。

    阎罗眼光闪了闪,却沒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什么也不想说。

    “哼,你们九霄宫肯定知道一些什么,我看还是把知道的消息说出來吧。”剑阁的长老冷笑道。

    “不错,大家都在这里,有好东西你们可不能独吞。”薛长老也说道。

    “你们想干什么,沒看到我们门下弟子受了重伤吗。”白袍长老沉声道。

    “刚才还在开口说话,现在又装死,哼哼,你们九霄宫是不是沒有把我们北原其他门派的修士放在眼中。”依然是剑阁的修士不客气的发问。

    “不错,让阎罗把这件事说清楚,还有你们九霄宫的人是怎么进去的。”天池派的修士也开口了。

    “有东西大家一起分享,这么多人看着,就不要想吃独食了。”又有人跟着讽刺起來。

    “嘿嘿嘿嘿。”白袍长老冷笑着站了起來。

    “怎么,看來你们是想和我们九霄宫做对了,其他地方不敢说,但是在北原我们九霄宫还沒有怕过别人,想动手的话就尽管出手就是了。”白袍长老看着众人冷笑道。

    看到白袍长老如此强硬,大家不由的面面相觑,开始思考是不是要撕破脸皮。

    “嘿,又是拿你们九霄宫的名头吓唬人,不过现在要是动起手來,吃亏的可是你们了。”剑阁的长老上前一步,一抬手,全身剑气滚滚,风云呼啸,强大的气息从身上挣脱出來,四周的修士纷纷散开。

    剑阁的修士是北原中最好斗的,就连九霄宫三大门派一般也不会轻易招惹,因为剑阁之中出了名的疯子多。

    “怎么,你们剑阁要和我们九霄宫开战吗?”白袍长老冷笑道,同时身上衣衫猎猎作响,周围空气都凝固了起來,一层层的领域之力往四周不断的蔓延,论起身上的气息,白袍长老竟然还超过了剑阁的长老。

    “嘿嘿,真要是动手,今天肯定是一场大混战了。”薛长老冷笑道,一挥手,掌心中出现了一个小巧的丹鼎,但是丹鼎上散发出來的气息却令四周的修士一阵心惊。

    “是圣器,竟然是圣器!”有人惊呼起來。

    这时候玉符门的玉清山掌心一阵亮光闪动,一张闪烁着雷光的符箓浮现了出來,在掌心中不断的转圈,一**的恐怖威压不断的散发出來。

    “圣器,又是一件圣器。”周围修士再度有人惊呼。

    “镇山鼎,五雷正天符,看來你们倒是有备而來。”这一下九霄宫的长老和弟子们脸色全都动容了,大家都知道,要是动手,自己等人十有**会被全灭。

    “何必呢,黑白两位长老,有什么事情说出來,让大家分享一下就是了,大家都是北原一脉,沒有必要打打杀杀的。”这时候有人开始充当和事佬。

    “我门下弟子受了重伤,沒什么好说的。”白袍长老寸步不让。

    “既然这样,我们也沒什么好说的,动手吧。”剑阁长老上前一步,森森剑意不断的在周身纵横交错,一柄厚重却又锋利的长剑出现了手中。

    “呵呵,我不信为了此事,九霄宫会和我们所有的门派开战。”玉清山冷笑道,手中的五雷正天符上面的雷光更加的猛烈。

    场中局面一触即发,就在大家将要动手火拼的时候,陶山忽然震动了起來,虽然很轻微,但是一股神奇的力量从山体中弹射出來,在场的修士一个不察,几乎所有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