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九大穴窍

关灯
护眼
    陈枫沒有理会塔后面的话,知道还需要一段时间之后陈枫就呆在长生塔中安静的修炼起來。

    剑啸天和林少坤在短暂的吃惊之后也跟着修炼起來,毕竟这里仙气实在是太充足了,这么好的修炼条件可是比外面再度好上数倍,而且两人还是感觉到一股说不出來的玄妙感觉,抓不住摸不到,但是对修炼却又有好处,两人知道这是陈枫的法宝的本身气息。

    随着长生塔不断的恢复,本身的力量提升的同时,种种玄奥也开始跟着浮现出來。

    不过别的,光是这种高级法宝的气息就能令修士受用无穷。

    “秘境第九层,我要开辟出九处大穴,这九处大穴分别是魂、魄、阴、阳、生、死、虚、实、归,这九处穴窍也是秘境期中除外最神秘最强大最难开辟的穴窍,想要开辟出这九处穴窍需要的不光是能量,更重要的是感悟境界,要是感悟足够了,境界上去了,开辟这九处穴窍就会水到渠成。”陈枫心中一遍遍的浏览着长生真经中记载的修炼方法,看了几遍之后虽然有了一些心得,但是想要真正的修炼起來却有感觉有些茫然无绪。

    “以前一直以为高阶法诀,修炼之后就会修为大增,却不知道想要得到力量就要付出相应的努力,这等高阶法诀可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要不是长生真经融入进了我识海之中,再加上塔的帮助,恐怕我连长生真经中的入门法诀都看不懂吧。”

    “嘿,知道就好,小子,说起來你的修炼天赋确实不怎么样,这秘境期最后的九大穴窍够你修炼一段时间的了。”塔这时候插嘴道。

    陈枫摇摇头,沒有说话,而是收敛心神,开始参悟起來。

    所有人都在长生塔中安静的修炼,只有长生塔不断的吞噬着外界的一切,而陶山之外的修士则是一个个脸色难看。

    九霄宫一向嚣张,这次吃了亏自然感到心中怒火冲天,而薛长老这些修士也是心中不爽,好不容易得罪了九霄宫把进入陶山的钥匙拿到手,到最后却又不能进入,这种情况令众人更加的憋闷。

    “这可怎么办,面对宝山却不能进入,这可真是?”玉清山苦笑着说道。

    “奇怪奇怪,陶山以前沒有这样的情况,现在忽然暴动肯定是有原因,难道是陈枫他们在里面触动了什么地方?”薛长老说道。

    “要不然咱们众人联手,试着能不能打进去?”剑阁长老提议道。

    “这个方法不行,这可是仙山,咱们修为不够,就是人数再多也沒用。”天池派的长老反对道。

    就在众人争执的时候,一股股强横的气息从远处升腾起來,很快就有一名名修士出现在众人面前。

    各大门派的高手以及一些厉害的散修开始陆续出现了,要不是有流云仙山的存在,恐怕陶山会吸引更多的修士。

    看到这些忽然出现的修士,九霄宫的黑白两位长老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哈哈哈哈,沒想到先是流云仙山,现在竟然又出來一个陶山,以前只是传闻,现在看來竟然是真的,只是不知道陶山是被谁开启的?”这时候一个全身充满霸气的修士大笑着说道。

    “这人是剑阁的白剑雷,修炼的碧雷玄真剑术很是厉害,听说已经渡过了七次雷劫。”不远处一个散修低声说道。

    “不光是剑阁,其他门派也來了很多高手,看來咱们这些散修是沒有机会了。”一个高大的散修叹息道。

    “哼,有这些人在那里,咱们连陶山都无法靠近,更不要说什么机会了。”

    “咱们不能靠近陶山,这些各大门派的高手们还不是一样不能靠近,要我看啊,最好陶山化为粉碎,大家谁也得不到。”

    不管这些散修如何议论,这些各大门派新來到的修士刚一聚集在一起就爆发出了混乱。

    “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一个长相很是斯文的中年人严厉的问道,而这个中年人身边就是一身伤痕的阎罗。

    “孙师兄,是我们沒用,刚才我们吃了很大的亏。”白袍长老上前说道。

    原來这个斯文的中年人是九霄宫一名很厉害的长老,叫做孙文轩,名字听起來斯文,但是为人一点都不斯文,反而是异常的火爆,除此之外还非常护短,这个阎罗和孙文轩是同一个师父,看到自己的师弟被打成了这样,孙文轩心中的怒火立刻就升腾了起來。

    听完黑白两位长老的叙述,孙文轩身形只是一闪,就到了薛长老等人面前,抬手一掌对着薛长老轰击过去。

    只是简单的一掌,但是电闪雷鸣,天雷滚滚,薛长老还沒有反应过來就被打飞出去。

    嗖嗖嗖嗖!

    接下來,孙文轩不断的游走,抬走随意打出,又有三人被打飞出去,加上薛长老,刚才被打飞的四人全都渡过了六次雷劫,但是在孙文轩面前却沒有一丝反抗之力。

    就在孙文轩继续动手的时候,玉清山手中的五雷正天符终于闪亮了起來,五道天雷旋转着从五雷正天符中飞出,对着孙文轩头顶笼罩过去。

    这五道天雷可不是一般的天雷,而是在圣器中不知道酝酿炼化了多久的雷电之力,不要说渡过八次雷劫的修士,就是渡过九次雷劫,将要晋升人仙的存在也不敢凭肉身硬接。

    与此同时,那个丹鼎门的瘦小老头也拿出了圣器镇山鼎,镇山鼎化为一座小山对着孙文轩撞击过去。

    这座镇山鼎威力更是强大,不光能炼制法宝丹药,攻击力更是惊人,千丈高的山峰都能轻易震碎,更不要说修士的血肉之躯。

    “嘿!”

    在这两件圣器将要镇压到孙文轩面前的时候,孙文轩全身忽然绽放出刺眼的血光,随后一柄血色长刀从孙文轩体内飞出,化为层层叠叠的刀影,只是一下就把镇山鼎劈飞出去,又是一下把五团雷电轻易劈碎。

    “不好,是血罗刀。”玉清山惊呼道。

    “哼,难道就你们有圣器吗?”孙文轩说着拿着血气逼人的血罗刀再度往前冲去。

    “够了!”

    一道金色的剑芒斜斜飞來,对着孙文轩刺去,这道剑气看起來沒有多大威势,但是却令孙文轩连连后退,手中血罗刀一连挥出一片刀光,才把这道剑气化解掉。

    “莫玄,你难道要也要出手。”孙文轩眼中精光闪动。

    “哼,刚才我们剑阁的一名长老被你打伤了,嘿嘿,你倒要质问我,要是想动手的话,我來奉陪。”莫玄嘿嘿冷笑,行走之间剑气纵横,龙行虎步,根本沒有把孙文轩放在眼中。

    孙文轩和莫玄都是渡过八次雷劫的修士,而莫玄又是纯粹的剑修,攻击力是所有修士中最强的,可以说同等境界莫玄根本就不怕任何修士。

    “打就打,难道怕你不成。”孙文轩手中的血罗刀变得更加暴虐起來,其中还有无数的嘶吼声从刀身中散发出來,好似从地狱中传出來的声音,令人听了就感觉眼前浮现出一片尸山血海。

    “好家伙,这件圣器到底杀了多少人?”周围修士纷纷散开。

    “嘿嘿嘿嘿,好,沒想到今天一出來就能活动活动。”莫玄说着眼中忽然有金色光芒开始转动起來,要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莫玄的瞳孔中竟然有两柄金色想小剑在不断的盘旋着,看起來很是诡异。

    “好了,大家都是北原仙道一脉,要是想动手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可不是动手的时候。”这时候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开口道。

    “哈哈哈,沒想到太乙门的修士竟然也來了,怎么着,难道你们也是來抓捕陈枫的?”人群中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也不知道是何人发出。

    而那个帅气的年轻人竟然是太乙门的长老花逐流,而花逐流身边站着的则是雷霸天。

    “放屁,是哪个龟孙子在说话,有种的站出來,在背后唧唧歪歪算什么本事。”雷霸天的火爆脾气立刻就爆发了。

    “哼,九霄宫四处捉拿太乙门弟子陈枫,而太乙门却连个屁都不敢放,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真是不知道丢人现眼。”又是那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嗖!嗖!

    雷霸天和花逐流同时动了,一左一右化为两道流光钻进人群中,接着人群中就传出一阵阵交手的声音。

    声音很快就平息下來,雷霸天手中提着一个瘦小的黑衣修士飞了出來,花逐流则是紧紧跟在后面。

    “是散修杨轩宗,渡过了六次雷劫,在散修中也算是很有名望,沒想到三两下就被抓住了。”旁边有人吃惊的说道。

    “哼,再怎么说人家太乙门也是北原十大仙门,你一个散修出言讽刺,当然要倒霉了。”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被雷霸天抓在手中的杨轩宗竟然直接炸开,变得四分五裂,连灵魂都被生生震散,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一个小小散修,真是找死。”雷霸天冷笑道。

    “太乙门真是威风啊,只是不知道这一段时间门下弟子被人追杀,却又为什么不敢说话。”玉符门的玉清山这时候冷笑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