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抓到一个人仙

    就在长生塔想要穿梭空间的时候,忽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这一道剑光灿烂绚丽,好似來自九天之上,却又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斩在了长生塔上面。

    叮!

    这道剑光劈在长生塔场面,连一丝痕迹都沒有留下,但是却震得陈枫头晕眼花,全身发麻。

    “什么人,这么厉害?”陈枫惊呼起來。

    “是人仙。”塔有些兴奋的说道。

    “人仙!”陈枫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哼,只不过是才初阶人仙罢了,看我擒拿过來。”塔冷笑道。

    “不要耽搁时间了,要是再有其他人仙出现,可就不容易脱身了。”陈枫说道。

    “放心吧!”长生塔剧烈震动,直接破开空间,瞬间到了万米高空之上,然后塔身当空一震,就有一个白衣修士从空间中被震了出來。

    “好法宝!”这个白衣修士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竟然转身就走,不再和长生塔交手,刚才自己八分力斩出的一剑竟然都沒有在长生塔上留下一道痕迹,这个白衣修士就知道自己远远不是这座九层塔的对手,而且随后这座九层塔当空一震就把自己震出來,而且还受了内伤,这个白衣修士其实心中已经在惊恐了。

    “攻击了我之后就要逃,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给我过來吧。”伴随着塔的声音,无数根锁链从长生塔中飞射而出,快速形成一个囚笼,把这个白衣修士包围在了中间。

    “万剑归宗!”白衣修士在危急时刻爆发出了全身的最强力量,数不清的剑气从全身各个汗毛孔中激射出來,不断的纵横交错,刚猛的切割,想要把周身的锁链斩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阵爆鸣声从锁链囚笼中响起,就好像有无数团雷团在不断的炸开,只不过这个白衣修士爆发出了最强的攻击手段,却依然不能破开四周的锁链。

    “沒用的,不要说你这个初阶人仙,你就是修炼到中阶都沒有用。”塔冷笑着说道。

    随后不管这个白衣修士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被拉扯进长生塔中的局面。

    嘭!

    白衣修士重重的落在长生塔中,只不过却是落在了长生塔第二层,随后陈枫身形一晃,也跟着到了长生塔第二层。

    白衣修士趴在地上还沒有爬起來,就被一座从天而降的山峰镇压在身上,紧接着一道道锁链不断的缠绕,把白衣修士紧紧的缠绕起來。

    “想要困住我,做梦。”白衣修士挣扎起來,身上的山峰不断的摇晃起來,似乎随时都能挣脱出來,但是这时候一道符箓从这座高达百米的山峰顶端浮现出來,这座山峰立刻就平静了下來,不管这个白衣修士如何挣扎咆哮都纹丝不动。

    “啧啧,这可是抓了一条大鱼啊。”陈枫笑着走到这个白衣修士面前。

    “你是什么人?”白衣修士看着陈枫,双眼一闪,两道剑光从双眼中激射而出,对着陈枫斩杀过去。

    但是这两道剑光还沒有落在陈枫身上就被一道忽然出现的流光打碎。

    接着捆绑在这人身上的锁链不断的收紧,同时锁链上还生出了一根根不断弯曲的尖刺,这些尖刺刺进了这个白衣修士体内,封住了这人体内的力量。

    “这是长生锁链。”看着面前这个白衣修士身上的锁链陈枫问道。

    “不错。”塔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接着长生塔直接破开空间,开始在虚空中穿行起來。

    说起來陈枫也是第一次來到长生塔第二层,这时候陈枫才感觉长生塔第二层要比第一层的空间还要大吗,虽然陈枫沒有看到尽头,但就是本能的有这种感觉。

    其实陈枫也是感觉有些奇怪,毕竟长生塔从外观看起來,第一层是九层中最大的,但是现在陈枫却分明能感觉第二层要比第一层更加高级。

    “长生塔共九层,第一层是基础,也最简单,越往上就越玄奥,虽然我本体受损严重,但是毕竟还留下一些东西,你已经炼化了长生塔,现在自己可以体会一下。”塔的声音忽然响起。

    陈枫点点头,开始仔细的体会起來,沒多久陈枫一挥手,一股股灰蒙蒙的气流快速汇集过來,形成一条条丝带围着陈枫不断的旋转。

    陈枫沒有注意到看到这些灰蒙蒙的气流,被镇压住的白衣修士脸上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第一层也有这种灰色气流,这一层却相对來说比较浓郁。”陈枫说着试探着吸收了一些,下一刻陈枫双眼就睁圆了。

    “这,这,塔,这到底是什么灵气?”陈枫震惊的问道。

    “呵呵,现在才发现这些灵气的奥妙,是不是晚了点。”塔笑着说道。

    “这些灵气的品阶竟然比得上刚才吸收仙气,这怎么可能?”陈枫有些吃惊,以往陈枫在第一层的时候也吸收过这种灰蒙蒙的气流,并沒有感觉有多么的神奇,但是现在却能清楚的感觉这种灵气的不凡,这一点另陈枫很是奇怪。

    “沒什么好奇怪的,其实第一层的灵气和第二层的灵气是一样的,只不过其中被我动了一些手脚,你自然察觉不到其中的不凡之处,不过你想想也能明白,从你开始修炼长生真经以來也有了一段时间,你的体质正在不断的改变,变强,难道你就沒有感到好奇吗?”塔笑着说道。

    “这难道不是我修炼的结果吗?”陈枫有些奇怪。

    “确实是你修炼的结果,但是你不感觉是不是进步太快了。”塔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

    陈枫仔细想了想然后点头说道:“不错,我的体质改变的确实挺大,不过我一直以为是长生真气的原因。”

    “呵呵,长生真气虽然神妙,但是你才修炼了多长时间,你能在短短几年时间修炼到现在这种境界,自己的努力自然是缺不了的,但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眼前的这些灰蒙蒙的气流。”塔笑着说道。

    “哦,原來是这样,那么这到底是什么灵气,难道是仙气?”陈枫好奇的问道。

    “不是仙气,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你只有修炼到天人境,我才会把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你,现在你还是太弱了。”塔说道。

    陈枫点点头,不再继续发问,而是继续体会长生塔中的深深奥妙。

    沒多久陈枫伸手猛地一抓,面前数十里的空间都晃动了起來,数不清的云团开始浮现,其中令旗飘摇,雷电轰鸣,刀气剑气不断的纵横加错,其中还有各种数不清的攻击手法,防御手段,原來这些是陈枫刚刚调动出來的阵法。

    “这么多的阵法!”陈枫有些吃惊,以陈枫的脑力竟然分辨不出一共有多少阵法。

    “这里本來一共有十万套阵法,只不过连一套完整的都沒有,不过也足够你参悟一段时间了。”塔说道。

    “什么,十万套阵法,有沒有搞错。”陈枫傻眼了,参悟一段时间?这话怎么说來着,要是陈枫一天能参悟透一套法阵,那么也需要十万天的时间,更何况对于阵法几乎不动的陈枫可不认为自己能一天就能参悟出一套阵法,更何况这是长生塔中的阵法,每一套拿出去都能震惊修炼界。

    陈枫摇摇头,开始继续了解长生塔中其他的地方。

    “嘿,不用东张西望了,说起來这第二层也就只剩下这些破损的阵法了。”塔的声音有些寂寥和落寞。

    “看來当年能把你打成这样的家伙也不简单啊。”陈枫笑着说道。

    “哼!”塔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小子,你到底是谁。”白衣修士再度厉声问道,此时这个白衣修士已经看清了陈枫的修为,一个秘境期的修士,想一想自己被镇压的窘态被一个小小修士看到了,白衣修士立刻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更加重要的是把自己擒拿镇压住的九层宝塔似乎是这个小修士的法宝。

    “呵呵,你是谁?”陈枫來到白衣修士面前笑着问道。

    “小小的秘境期修士,蝼蚁一般的东西,竟然敢在我面前嚣张,还不赶快给我跪下。”白衣修士冷喝道。

    “哈哈哈哈哈。”陈枫忽然大笑起來。

    “我说人仙大人,你是不是沒有看清楚眼前的局势啊,也罢,既然你沒有看清,那么我就帮你一把。”陈枫说着伸出手掌,猛地一抬,镇压住白衣修士的山峰立刻漂移了起來。

    “吼!”

    感受到身上的山峰移开,白衣修士立刻挣扎起來,口中不断的狂吼着,脸色扭曲,看起來很是吓人。

    嘭!

    陈枫手掌一压,山峰猛地落下,重重的砸在了这个白衣修士身上,差点把这个白衣修士砸的喘不过气來。

    “混蛋,畜生,你这个小小的蝼蚁竟然敢这样对我,等我脱身之后看我怎么扒你的皮。”白衣修士威胁道。

    陈枫摇摇头,面前的修士好歹也是人仙,沒想到被擒之后竟然是这种窝囊样,倒是令陈枫感觉有些不能接受。

    嗖!嘭!

    山峰继续升起,然后猛地下落,再升起,再下落,一连数次,这个白衣修士在压力和憋怒的双重压力之下终于晕死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