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炼丹

    “原來这就是高高在上的人仙,不过看起來似乎弱了些。”陈枫忍不住说道。

    “哼,你懂什么,这家伙的修为已经被我控制住了,不然只凭对方一个眼神就能击杀你,人仙人仙,虽然不是仙,但是却沾到了一丝仙气,比起天人境修士又高了一层生命特征。”塔说道。

    很快,这个白衣修士就清醒了过來,醒來之后白衣修士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口鲜血不是被陈枫打出來的,而是活生生气出來的。

    “小杂种!”白衣修士依然用一种可以杀人的目光盯着陈枫,瞳孔都变得血红起來。

    “啧啧,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收拾一位人仙,不过看起來你的骨头似乎很硬,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陈枫说着伸出手掌,捆在白衣修士身上的长生锁链立刻延伸出來一截落在陈枫手中。

    “给我吞噬吧。”陈枫运转吞天吸纳术开始吞噬掠夺这个人仙体内的生机精华。

    果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这个白衣修士体内拉扯出來,顺着长生锁链传递到了陈枫体内。

    “好强大的力量,不愧是人仙。”只是吸收了一点点,陈枫就感觉全身都鼓胀起來,要是再吸收下去,肯定能把自己撑爆。

    陈枫心中叹息一声,知道自己和人仙之间相差太远,想要完全把一个人仙完全炼化,恐怕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什么,你竟然在吸收我的力量,你这是找死,不难你不怕把自己撑爆了。”白衣修士吼叫了起來。

    “不错,要是再吸收下去,你的力量确实能把我撑爆,不过我却有其他的方法。”陈枫说着伸出手掌,一团能量开始在掌心中凝聚起來。

    这是陈枫从人仙体内抽出來的能量。

    嗡!

    长生塔开始震动,接着陈枫面前空间一阵震动,一个古朴大气的丹炉渐渐出现在陈枫面前。

    这只丹炉周身流光溢彩,不断的有各种天地纹路,神妙符箓在丹炉上若隐若现。

    这是陈枫借助长生塔的力量凝练出來的长生炉,依然以陈枫的修为虽然也可以凝练出长生炉,但是却沒有这么神妙,更不要说用來炼化眼前的这名人仙了。

    陈枫一挥手,手中的这一团能量立刻被扔进了长生炉之中。

    嗡嗡嗡!

    长生炉开始自主的炼制起來,陈枫沒有停歇,开始继续抽取眼前这个人仙体内的力量。

    随着一股股的力量不断的减少,这个白衣修士终于恐惧了。

    “住手,快快住手。”白衣修士咆哮起來,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

    陈枫沒有理会对方,依然不断的抽取着白衣修士体内的力量,终于,长生炉中的丹药炼成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散发着光泽落在了陈枫手中,仔细的感受着丹药中强劲的药力陈枫笑道:“只是地级丹药,我以为会是天级丹药呢,看來你这个人仙也不怎么样啊。”

    随后陈枫拿出一些灵药扔进长生炉中,开始混合着人仙精气炼制起來。

    果然,沒多久又有一颗丹药被炼制了出來,果然这颗丹药的品质要比上一颗好一些,但是依然是地级丹药。

    嗖嗖嗖!

    随着一颗颗丹药落在陈枫手中,这个白衣修士脸色也变得越來越颓废,毕竟这些丹药都是用自己的力量炼制而成的。

    “好狠的小家伙。”白衣修士看着陈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信不信我把你抽成人干。”陈枫说着再度加快了吸收速度。

    很快,又是几颗丹药落在陈枫手中。

    陈枫拿出一个小瓶。把这些新炼制出來的丹药都装了进去,虽然这些丹药不到天级,但是却也达到了地级九品的层次,对于陈枫來说这可是好东西,就是自己想要服用炼化也需要一段时间。

    “好了,小子,住手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时候这个白衣修士终于妥协了,只有眼神深处还隐藏着丝丝杀机,沒办法,刚才损失的力量虽然不多,但是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肯定能把自己吸成人干,想一想自己可是堂堂人仙,要是最后被一个秘境期的小修士吸成了人干,说出去肯定要被人笑掉大牙,就是自己到了地府中也不会甘心的。

    “现在老实了,也罢,我就暂时先饶过你,等有时间再來收拾你。”陈枫说着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下一刻陈枫已经到了外界。

    原來长生塔已经停止了穿梭,落在了一处山头上,陈枫手中托着长生塔,双目如电,不断的观察着四周。

    随后陈枫手掌晃了晃,剑啸天等人纷纷从长生塔中飞了出來,落在陈枫面前。

    “陈兄!”看着陈枫手中的长生塔,众人眼中全都露出震惊的神色。

    陈枫点点头,然后把长生塔收了起來,这才说道:“现在咱们大家商议一下下面的路途。”

    “这座九层塔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应该不是圣器,难道是道器,或者说真的是仙器。”一想到仙器这个白衣修士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真是仙器,这下我肯定是出不去了,都怪我贪心,见宝起意,这下恐怕要被困死在这里了。”白衣修士一想到这心中更加的不甘心。

    自己经历了千难万险,不知道遭遇了多少场厮杀,最后才修炼到人仙之境,只想着以后修为大进,就可以飞升仙界,却沒想到今天只是一次随意的出手就把自己整个人陷入了进來。

    “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逃出去?”白衣修士开始不断的思索起來。

    此时陈枫等人已经來到了一处小城,小城中最大的一处酒楼中,陈枫众人团团而坐。

    本來一开始是陈枫三人面对众人的追杀,但是现在又多了陶家五兄弟还有妖刀骑士三人,足足十一人,另陈枫的队伍壮大了一圈。

    “我现在被人追杀,你们跟着我不妥。”陈枫忽然说道。

    “誓死跟随公子。”陶家兄弟沉声道,脸色刚毅。

    妖刀骑士三人对视一眼也说道;“不错,要是有人杀來,大不了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呵呵,沒有这么简单,要知道这次我们的罪的是九霄宫,九霄宫的力量不用说你们也都知道,除非能离开北原,不然接下來我们一定还会面临重重危险。

    “公子,让我们跟随你吧,再说现在陶山也沒有了,我们兄弟也沒地方可去。”陶老大忽然说道。

    陈枫也是有些皱眉,其实以陈枫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不可以带着众人,毕竟长生塔中就是一方世界,足够这些人在里面呆着,但是陈枫却隐隐有种预感,接下來自己的道路并不顺畅,这些人就是躲在长生塔中都不见得安全。

    就在这时候,一群修士走进了酒楼,而且直接來到了陈枫等人所在的楼层,要知道陈枫等人所在的是酒楼的顶楼,窗户宽敞明亮,可以很好的看到外面的景色。

    这一群修士足足有十八人,一个风流倜傥的年轻公子被一群修士簇拥着。

    “今天这座酒楼我家公子包下來了,在做的酒钱我们公子请了,请大家速速腾出地方。”一个大嗓门吼叫起來。

    顿时整座酒楼都开始轰的一声热闹了起來,有人不满,但是更多的则是快速离去,显然是认出了这一群修士的來历。

    “什么人啊,这么嚣张,我就是不让又能怎么样?”

    酒楼中什么人都有,自然也有不怕事的。

    “嘿,在这里竟然还有敢和我们铁手教做对的,我看是不想活了。”站在公子身边的大嗓门继续叫道。

    一听到铁手教,刚才还出声不满的修士立刻闭嘴了,沒多久整个酒楼一共三层,除了陈枫所在的这一桌之外其他人都走的干干净净。

    “咦!这里还有人?你们还不速速离去,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一个身穿青衣的修士來到陈枫等人拍着桌子大叫道。

    “滚!”

    陶老三冷喝一声,这个青衣修士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嘴角还有鲜血不断的流淌出來。

    在这些人还沒有來到酒楼的时候陈枫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修士,除了中间的那个公子是天人一层的修士,其他人都是秘境期的修士,刚才被陶老三用声音震退的青衣修士也就是刚刚凝练出灵魂之火。

    不过陈枫还是感到有些奇怪:“这个小地方竟然有这么多秘境期修士,还有一个天人境修士,到时有些奇怪?”

    要知道当年陈枫在黑源城的时候,平常可是很难见到一个秘境期修士的。

    哗啦啦!

    看到自己人被打伤,围在那个公子身边的修士全都冲了上來,把陈枫等人团团围住,一个个眼中绽放出杀机,只等公子下令,就要把这些人全部斩杀。

    陈枫等人当然沒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毕竟这些人实在是太弱了,陈枫一方随便出來一人就能把这些人全灭。

    “都给我退回來。”这时候那个公子终于开口了,声音虽然平淡,但是陈枫却还是从其中听出了一丝惊慌。

    “各位,对不住,是属下无理,请各位见谅。”这个公子上前对着陈枫等人行了一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