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律斩杀

    “两者之间相差太远,根本就沒啥看头。”陈枫摇摇头说道。

    要知道,假如不用法宝的话,就连陈枫都沒有把握能战胜林少坤,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陈枫发现,林少坤虽然不是什么神妙的体质,但是为人坚忍不拔,天生就具有一种修炼的狂热,在陈枫的认知中,这种人是最可怕的。

    剑啸天和林少坤虽然境界上不如对方,但是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而且这两人天生就战意无双,可以越阶杀人,击杀对手也只是时间的问題。

    陈枫看了看场中的局面,双手缓缓伸出,两个能量球出现在掌心中,这两个能量球一个是风雷之力凝聚而成,一个人是水火之力凝聚而成,此时正在快速的旋转着,其中蕴含的力量可以毁灭一个天人境的修士。

    嗖!嗖!

    两个能量球同时飞出,一个飞向陶家五兄弟的战阵之中,一个对着妖刀骑士的对手冲去。

    嘭!

    风雷之力猛地炸开,把原野炸的翻了个跟头,而陶家兄弟立刻找到了机会,数道剑气同时斩在了原野身上,把原野身上的护身甲衣击打成碎片,原野身上伤痕累累,一些地方更是露出了森森白骨,一张嘴,一口鲜血喷洒了出來。

    另一边和妖刀骑士对战的九霄宫弟子已经占尽了上风,看到陈枫的攻击过來,自己甚至有时间随手发出了一道剑气。

    波!

    剑气切割之下,陈枫发出的水火圆球猛地分成两半,随后这两半球体猛地加速,重重的在这个弟子身边炸开,爆炸产生的冲击力令这个修士身上的罡气破散开來,妖刀骑士也是趁机上前重重斩出了一刀。

    嘭!

    一个九霄宫的弟子被林少坤一棍打的四分五裂,另外一人也是手臂炸开,距离死亡也是越來越近。

    “各位师兄弟快快救命。”这个九霄宫弟子终于恐惧了,开始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只不过其他人也是自身难保,脱身不得,怎么能过來相助呢。

    嘭!

    又是一棍,这名弟子也被斩杀。

    刚一交手沒多久就有两名九霄宫的核心弟子被斩杀,剩下六人全都眼红了,而且心中已经充满了恐惧,其中几个被拉來的修士更是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陈枫等人这么凶残,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赶着來送死。

    “你们这些逆贼,这是要和我们九霄宫不死不休。”原野愤怒的大叫起來。

    “哈哈哈哈。”

    听了这话陈枫等人全都笑了起來。

    “你们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我们本來就和你们九霄宫不死不休,不是你们杀我们,就是我们杀你们,这么明白的事情还用你说吗?”剑啸天冷笑道。

    “再接我几招霸剑术。”剑啸天整个人好似便形成了一柄冲天利剑,剑气不断的凝聚,形成一道道刚猛地剑罡,直直的往前斩杀过去。

    “啊!我和你拼了。”九霄宫的弟子奋起全身的力气,想要挡住剑啸天的攻击。

    嘭!

    只是三道刚猛剑气劈过,这名弟子也被切割的四分五裂。

    九霄宫又是一个弟子被击杀。

    这时候和驱兽真人三人对战的两名女修只吓得花容失色,面色惨白,想要冲突出去逃命,却被驱兽真人驱使着妖兽团团拦住。

    嗖!嗖!嗖!

    一道道剑气从空中激射过來,正是剑啸天斩杀了对手之后又扑了过來。

    剑啸天可沒有什么怜花惜玉之心,一上來就是铺天盖地的剑气攻击,打的这两名女修连连后退。

    “差不多了。”陈枫说着拿着血魂猛地抛出,血魂化为一道血光钻进了陶家兄弟的战阵之中。

    噗嗤!

    原野被血魂贯胸而过,体内的生机已经被生生震散。

    “原野。”黑天惊恐的大叫起來。

    “我现在自爆,你立刻逃离出去,赶紧返回门派,替我报仇。”原野说着全身开始鼓胀起來。

    竟然是要自爆。

    “想自爆,哪有那么容易。”陈枫冷笑道。

    插在原野身上的血魂立刻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洗礼,开始吞噬原野体内的能量精华,原野刚刚鼓胀起來的身躯立刻开始干瘪下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在消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野大声惨叫起來。

    终于,原野的声音越來越弱,最后被吸成了一具干尸,陈枫一挥手就把血魂重新收了回來。

    看到这一幕黑天直吓得魂飞魄散,惊慌失措之下被陶家兄弟的攻击练练打在身上。

    “啊,陈枫,我做鬼也不会放你的。”临死之前黑天发出这样的咆哮。

    嘭!

    一道棍影从天而降,其中一名女修直接被砸成了肉泥。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愿意做你们的奴隶,千万不要杀我。”剩下的最后一名女修开始求饶了,只不过却被剑啸天直接一道剑气轰杀成渣。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快走。”陈枫说道。

    这时候林少坤也拿出了飞天梭,众人全部钻进去,然后飞天梭化为一道流光快速离开了此地。

    “哈哈哈,真是痛快,沒想到有一天我们也能斩杀这些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妖刀骑士哈哈大笑道。

    “只是九霄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驱兽真人有些担心。

    “哼,当然不会,一开始我们杀了九霄宫四名弟子,九霄宫就悬赏來追杀我们,现在又有八名核心弟子被击杀,我想九霄宫的那些当权者恐怕会暴跳如雷吧。”陈枫笑着说道。

    “杀得好,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平时实在是太嚣张了,也该杀杀他们的气焰。”林少坤陈枫道。

    陈枫和剑啸天两人对视一眼,顿时笑了起來,说起來剑啸天來自中原的天剑派,陈枫也出自太乙门,说起來两人也是出身于名门大派。

    “这里是九霄宫的地盘,咱们这样杀人,杀的还是九霄宫的核心弟子,九霄宫这次肯定会派出一些高手出來,咱们现在还是立刻赶路吧。”陈枫说道。

    “现在咱们距离苍岚山还有十几万里,按照现在飞行的速度,用不了几天就能到达。”林少坤说道。

    “这十几万里的路途可不好过啊。”剑啸天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加快速度。“陈枫说着再度拿出一堆宝晶。

    一块块宝晶不断的消失着,飞天梭的速度再度开始提升。

    八名九霄宫核心弟子被杀,这条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北原修炼界。

    整个九霄宫都震怒了,各大高手不断的行动起來,发誓要抓到凶手,碎尸万段。

    多少年了,都沒有人敢于挑战九霄宫的威严,现在竟然有人主动挑衅,九霄宫高层在震怒的同时也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命令,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捉拿到凶手。

    “你们说这件事是谁干的,怎么这么大胆,连九霄宫的核心弟子都敢斩杀,而且一斩杀就是八人,核心弟子,那可是渡过雷劫的天人境修士,是整个门派的支柱,这一下就被杀了八人,九霄宫的高层们肯定要被气爆了。”

    “哈哈哈哈,活该,这些大门派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现在遇到了对手了吧。”

    “嘘,小声点,不要被人听到了,最近九霄宫的修士好似发了疯一般,在搜寻凶手,咱们可不要惹祸上身。”

    “你们说这件事是不是陈枫干的?”

    “应该不会吧,听说陈枫三人在陶山呢,咱们这里距离陶山足足有十几万里呢。”

    “我看有可能,也许真是陈枫等人干的,最新得到的消息,陶山忽然消失了,从陶山中飞出了一座九层宝塔,听说是仙器呢?”

    “仙器,真的是仙器,话说咱们北原有多久沒有仙器现身了。”

    整个北原修炼界到处都有人在谈论九霄宫核心弟子被杀的事情,而且传言越來越夸大,越來越离谱,最后更变成九霄宫要和其他各大门派开战。

    后來陈枫等人听闻了这些消息之后一个个笑的合不拢嘴。

    上百名九霄宫的弟子把陈枫等人交手的地方团团围了起來,这上百名弟子竟然全都是渡过雷劫的修士,光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九霄宫的势力不是太乙门可以比较的。

    嗖嗖嗖嗖!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场地中忽然多出了四个老头,一般修为高深的修士都能改变自己的容貌,令自己容颜永存,尤其是渡过雷劫的修士,更是能炼化雷电之力入体,煅骨炼体,就是死亡之后肉身也能保持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不腐烂。

    当然了,也有很多修士不在乎自己的外表,就好比这四个老头,脸上布满了皱纹,身上的皮肉也是松松散散,看起來和普通的老头沒什么两样。

    但是这四个老头出现之后,周围的上百名弟子全部恭敬的行礼:“见过四位长老。”

    这四个老头就是在北原修炼界大名鼎鼎的四象老人,这四人成名已有数千年,以前是凶名赫赫的散修,修炼的过程中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后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进入了九霄宫,从此以后在北原修炼界现身的时间也就越來越少了。

    但是这四人在北原的凶名还是有很多人记在心底的。

    此时看到这四个老头出现了,周围的九霄宫弟子全都送了一口气,既然这四人出现了,那么抓到凶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