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重逢

    “你是剑阁之人。”剑啸天眼中精芒绽放,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身上的战意却更加的凝结。

    “不错,我是剑阁的长老,想不到今天竟然会遇到天剑派的修士,啧啧,我更加沒想到天剑派的弟子会这么狼狈,在我们北原不断的被人追杀。”白剑雷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

    “哈哈哈哈哈,整个世界谁不知道,你们剑阁的祖师爷当年就是我们天剑派的叛徒,而且整个北原也就是你们剑阁的修士不敢进入中原,还不是怕被我们天剑派追杀,现在倒是在我面前嚣张,真是可笑之极。”剑啸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哼,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诡言狡辩,也罢,现在我就杀了你们,看你们有何话说?”白剑雷说着再度动手了。

    白剑雷手指弹出,三道碧青色的剑气对着分别对着陈枫三人斩杀过去。

    “小心,这是碧雷玄真剑气。”剑啸天说着身上猛地冒出强烈的剑意,在剑气的催动之下,受到重创的巨剑再度绽放出耀眼的剑芒。

    “天轮爆剑术。”

    “惊天一棍!”

    “长生剑术!”

    噗嗤!噗嗤!噗嗤!

    陈枫三人身上全都有血液喷射出來,数不清的剑痕在三人身上浮现出來,对方只是弹了弹手指,就令陈枫三人受到了重创。

    不过,白剑雷也遭到了攻击,因为陈枫施展长生剑术使用的是九品宝器火蛟剑。

    虽然陈枫还沒有完全炼化,但是却也能激发出其中的力量,只见一股火之力好似火山喷发,冲天而起,直接就把白剑雷淹沒在了其中。

    “好机会,快走!”陈枫叫道。

    “哈哈哈哈,哪里走!”包裹白剑雷的火之力猛地炸开,接着无数道剑气从白剑雷身上激射出來,把四周的空间都切割出一道道裂缝。

    “看來不使用圣器是不行了,封魔剑,结界之力。”

    随着封魔剑被陈枫拿出,一层结界快速展开,直接把陈枫三人遮挡起來,数不清的剑气站在结界之上只是发出一声声爆响。

    “封印之力!”

    封魔剑再度闪光,一股封印之力把白剑雷笼罩起來,令白剑雷动弹不得,好似一个木偶。

    “吞天魔功!”

    陈枫铤而走险,伸出手掌抓住了白剑雷的肩膀,掌心中出现一个黑洞,强力的吸力从黑洞中散发出來,好似连接着深海中的海眼,开始强行吞噬着白剑雷体内的能量。

    “原來你小子修炼的竟然是魔功,不过想要吞噬我的功力却是妄想。”白剑雷说着体内的真元快速汹涌喷出,然后变化成一道道剑气。

    嘭!

    陈枫手掌炸开,出现一道道裂纹,鲜血开始流溢而出,幸好陈枫皮肉之内融合了极品宝衣,不然这一下就会把陈枫的手掌绞杀成粉碎。

    “镇魂咒!镇魂!”

    陈枫一声低喝,灵魂之术猛地发出,立刻就有一股神秘的能量涌进白剑雷脑海中,随后变换成一张巨大的镇魂符箓重重的砸在了白剑雷灵魂之中。

    “哼!”

    白剑雷一声冷哼,显然是受到了创伤,双目都出现了迟疑的情况。

    唰!

    陈枫手中封魔剑快速的斩在了白剑雷身上。

    噗嗤!

    鲜血飞溅,白剑雷几乎被拦腰斩断,胸膛破开,陈枫已经看清了对方体内正在跳动的心脏。

    “啊!”

    白剑雷一声惨叫,身上剑气好似火山喷发一般,汹涌喷出,直接把陈枫打飞出去。

    而白剑雷则是全身布满了剑气,然后惨叫着往远处逃去,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

    “陈兄,你沒事吧?”剑啸天和林少坤两人全身是血的來到陈枫身边。“咳咳,我沒事,我身上有极品护身甲衣,对方伤不了我,倒是你们两人伤的很重。”陈枫说着不由自主的摇晃了几下。

    “该死,我的灵魂之力还是太弱了。”陈枫晃着脑袋说道。

    “在同等境界中,你的灵魂之力应该是最强了的,只不过你现在沒有渡过雷劫,施展镇魂咒当然要损伤灵魂了。”塔笑着说道。

    “咱们快走吧,这一次真是狼狈。”陈枫苦笑道。

    “走,先回去养伤,然后再回來厮杀。”剑啸天裂嘴说道。

    只不过在返回山谷的过程中,三人再度接二连三的遭到攻击,虽然遇到的修士几乎都被三人解决了,但是陈枫三人的伤势也越來越重,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

    “噗!妈的,沒想到这一次这么狼狈,不过也算够本,这一次出來我杀的修士已经超过十人了。”剑啸天口中一边流着血一边嘿嘿笑着。

    前方,又有三名修士阻拦着,这三名修士境界并不高,只不过渡过了三次雷劫,要是在平时,陈枫三人很容易就能击杀这三人,但是现在三人全都筋疲力尽,不要说交手了,连站着都感觉有些困难。

    “哈哈哈哈,真是运气,沒想到竟然被咱们三人遇到,这下真是发财了。”这三名修士看着陈枫三人,双眼放光,连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在这三人眼中,陈枫三人就相当于是一堆堆的灵石,相当于一本本天级功法,相当于一件件圣器。

    更重要的是陈枫三人已经受了重伤,只要三人一上去,就能轻易打到陈枫三人。

    “好了,两位兄弟,不要耽搁了,立刻上前,杀了他们。”其中一人大步上前,掌心中的剑气已经酝酿了出來。

    “大家一起动手,一起击杀。”另外两人也快速跟了上來,全都在酝酿着招式。

    “看來只能动用长生塔了。”陈枫心中暗道。

    “玄天分光剑!”就在这时候一声暴喝从远处传來,接着就是一道道的明亮剑气轰击在了这三名修士身上。

    “额!”

    “这是怎么了?”

    “我的身体?”

    三人全都不动了,眼中露出茫然惊恐之色,接着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鲜血不断的从其中激射出來,最后“嘭”的一声,三人全都化为粉碎,就好像三具瓷器被摔成了碎片。

    “咦,什么人?”陈枫三人有些吃惊,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

    接着一个白衣年轻人出现在了陈枫三人面前,剑啸天和林少坤立刻戒备起來,陈枫脸上则是露出了笑容。

    “陈师兄。”叶天惊喜的大叫起來,几步都到了陈枫面前。

    “哈哈哈,叶师弟,沒想到几年的时间,你就从炼器煅体的修士晋升到了天人二层,你可比我这个师兄修炼的速度还要快啊。”陈枫笑了起來。

    “陈兄,这位是,是你师弟?难道是太乙门的人?”剑啸天有些惊讶的说道。

    “呵呵,咱们边走边说,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陈枫笑道。

    接下來有叶天护航,再加上距离山谷沒有多少路程,很快四人就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山谷。

    陈枫几人一回到山谷,陶家兄弟等人就立刻围了上來,看到陈枫三人身上的伤势,大家全都惊呆了。

    “呼,终于安全的回來了。”剑啸天长呼了一口气。

    随后陈枫问了问情况,果然山谷中一片安静,连一个修士沒有出现,陈枫这才放下心來。

    于是陈枫释放出一些仙气,林少坤和剑啸天开始疗伤起來,至于陈枫,在回來的路上身上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

    一颗精元丹下肚,陈枫体内气血开始沸腾,消耗的灵魂之力也开始慢慢的恢复起來。

    相较而言,陈枫的灵魂之力要比肉身恢复的速度慢了很多。

    “叶师弟,你怎么來了?”陈枫询问道。

    “我出关之后本來打算去太乙门寻找师兄,却在路上听说师兄被追杀的事情,于是就混在一群散修中前來了苍岚山,本來我在苍岚山转悠了数天,今天终于见到了师兄。”叶天笑着说道。

    “你不该來找我,我现在麻烦缠身,几乎被整个北原的修士追杀,你这样和我们一起出现,肯定也是危险重重。”陈枫想了想说道。

    “师兄,你这是什么话,我现在已经渡过了两次雷劫,马上就要再度晋升,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弱小的修士。”叶天拍着胸膛说道。

    “哈哈,这倒也是,既然这样,你就先和我们一起吧。”陈枫笑道,同时也替叶天感到高兴,说起來叶天也是运气逆天,得到了人仙的传承,算得上是一步登天,而且根据塔的说法,这个人仙应该还是高阶人仙。

    就在这时候空间一阵波动,忽然有两名修士忽然出现在山谷之中,其中一人是兽王,另外一人陈枫却沒见过,是一个清秀的年轻人,一身青衣,身上散发出浓郁的生机。

    “咦,这人?”陈枫有些疑惑。

    “这不是人,是一只树妖。”塔忽然说道。

    “见过兽王前辈。”陈枫说着和众人纷纷上前见礼。

    “这是木生。”兽王指了指身边的年轻人。

    “见过木前辈。”陈枫等人再度行礼。

    “沒想到,你们几个小家伙到是够狠的,数天的时间竟然斩杀了这么多修士。”兽王笑着说道。

    “这还多亏了各位前辈暗中照拂,不然我们三人恐怕早就被围攻致死了。”陈枫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