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拍卖开始

关灯
护眼
    很快,拍卖行重新出來一个中年人來招待陈枫两人,陈枫眼光一扫就看出这人渡过了四次雷劫,此时脸上挂满了笑容,双眼中不断的有精光闪动,一看就是精明之极的修士。

    “我是这个拍卖行的刘管事,听说两位有宝器要拍卖?”中年修士笑着问道,同时吩咐下人给陈枫两人端上了高级茶水点心。

    “不错!”

    陈枫点点头,一挥手,一共五件法宝出现在刘管事面前,感受着这五件法宝散发出來的波动这名刘管事立刻站了起來,上前仔细的研究起來。

    “我说陈兄,只是为了弄个好座位,不至于这样做吧?”剑啸天传音问道,陈枫的这种举动剑啸天自然心中一清二楚。

    “呵呵,这些法宝我也用不到,以后早晚也会卖掉。”陈枫笑道,一开始陈枫确实缺少宝器,但是自从长生塔吞噬掉了陶山,陈枫从其中得到了大量的法宝,其中大部分都是宝器,再加上其他方面的一些來源,比如这一段时间被各方的修士追杀,死在陈枫手中的天人境修士可不再少数,而这些修士被陈枫击杀之后身上的法宝和空间袋全都到了陈枫手中。

    所以陈枫也能眼睛不眨的拿出一些宝器來拍卖。

    “手杖是一品宝器,蕴含毒气攻击,这件长枪是三品宝器,由星纹钢打造,其中蕴含着雷劫之力,攻击力很是不错。这柄火焰刀是四品宝器,其中蕴含着太阳真火,这把长剑细长短窄,便于刺杀,也是四品宝器,最后这件是一方法印,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山泽之力,攻击力可达百万斤,是一件三品宝器,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刘管事果然有些眼光,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这五件法宝的品行级别说个大概。

    “刘管事好眼力。”陈枫笑道。

    “呵呵,两位是想委托我们拍卖呢,还是直接出售给我们拍卖行?”刘管事笑着问道。

    “直接出售吧,拍卖太麻烦了。”陈枫说道。

    “也好,不知道你是直接要灵石,还是交换一些别的东西?”刘管事问道。

    “直接要灵石吧。”陈枫说道。

    “那好,现在來算一下这些宝器的价格,这件手杖二十万宝晶,长枪一百二十万,火焰刀和长剑都是两百万,这块方印一百万,一共六百四十万块宝晶。”

    “这个价格你看怎么样?”刘管事看着陈枫说道。

    陈枫点点头,按照陈枫的打算,这五件法宝也就是七百万左右的宝晶,知道对方在等着自己抬价,不过陈枫也沒有这个心思,于是点点头说道:“好,我沒意见。”

    “好,小兄弟真是爽快,这样吧,我就再凑个整数,一共六百五十万块宝晶吧。”看到陈枫沒有换件刘管事心中乐开花了,这一笔生意不是小数目,自己可以从中间抽一笔不小奖金,足够自己修炼更上一层了。

    很快,六百五十万块宝晶交到了陈枫手中,同时还有一张贵宾卡,有了这张贵宾卡,以后陈枫在这个拍卖上消费就会有优惠,比如现在,就有一件豪华的包间等着陈枫。

    陈枫所在的包间装修的很是豪华,桌椅都是上等木料打造,造型新奇,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长形木桌上排满了各种珍贵的水果点心水酒,房间中央还点燃着一根晶莹剔透的蜡烛,剑啸天问了问就笑着说道:“是深海霸王鲸身上的油脂制作的蜡烛,灯芯是空冥草,修炼的时候点燃一根可以灵魂平静,血气稳固。”

    除此之外还有四名身段婀娜的女修侍候着,陈枫眼光一扫就看出这四名女修都是凝练出灵魂之火的秘境期修士。

    “啧啧,这个拍卖行倒是有些手笔,就是大城市中这种排场的拍卖行也不多吧。”陈枫心中暗道。

    墙壁上有一块方形的玉石,拍卖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清晰的从玉石中浮现出來。

    “好了,你们外面等候吧。”陈枫挥挥手,这四名女修就恭敬的点头退出了房间。

    “要不是卖出几件法宝,咱们恐怕还在乱糟糟的大厅中等候着吧。”陈枫笑着说道。

    “不错,还是这里比较清静,只是不知道接下來会有什么好东西?”剑啸天说着伸手拿起一串玛瑙一般的翠绿葡萄,一颗颗摘着放进口中。

    “有沒有好东西无所谓,咱们只不过是來玩玩的。”陈枫笑笑,在陈枫心中,这次的拍卖会虽然人数不少,但是能吸引住自己的东西恐怕沒有。

    毕竟自己长生塔中修炼所用的物资已经够多的了,哪怕面前真的出现一件圣器,陈枫也不会动容,要知道现在陈枫体内还有几件圣器沒有炼化掌握呢。

    两人在包间中等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拍卖会才正式开始,闹哄哄的拍卖大厅也陆续安静了下來。

    出乎陈枫的意料,拍卖的第一件宝物竟然是一株有着三千年药龄的何首乌。

    这株何首乌个头倒是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一展示出來,大厅中的修士全都惊呼了起來,因为这株巴掌大的何首乌上面竟然长出了一张人脸。

    “看來这是一株成精的何首乌啊!”现场有人惊呼起來。

    “呵呵,这位朋友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一株成精的何首乌,只不过却被人使用法力把精神气封印在了本体之中,众所周知,何首乌和人参一样,蕴含着大补之气,这一株三千年药龄的何首乌不算是炼药还是直接服用,都能增强修为,增添寿命。”拍卖行的掌柜大声解说道。

    “三千年的成精的何首乌,确实算是不错的灵药了。”

    “我要是服用,应该能增添数十年的功力。”

    “正好我要炼制一路生生蕴灵丹,正缺少以为大补之药,这株何首乌我咬了。”

    “何药子,这株何首乌我也看上了,我看还是让给我吧,我最近修炼的青藤功就要突破了。”

    “你们都不要争了,还是看看这株何首乌开到什么价格吧。”

    “呵呵,一开始就拿出这么一株灵药,看來这个拍卖行倒是有些底蕴。”陈枫笑道。

    这株何首乌虽然不错,但是在陈枫看來却不算什么,不要忘了长生塔的灵药多到数不清,其中过千年药龄的灵药也有不少,其中一些顶尖的灵药更是过了五千年的药龄,所以这株何首乌对陈枫來说也就是可有可无,当然了,要是陈枫也不会嫌灵药多,要是这株何首乌价格合适,那就买下來,种在长生塔中。

    因为陈枫发现,随着塔中灵药越來越多,长生塔也恢复了一些升级,再说一株普通的药草在长生塔中因为长生塔气息的缘故要比在外面生长的快很多。

    “底价一万块宝晶,每次加价一百块宝晶,现在开始报价。”拍卖行掌柜大声说道。

    “陈兄,这株何首乌不错吧,要是服用了,可以增强体内的生机,足以减少十年苦功。”剑啸天笑着说道。

    “剑兄要是看上了,可以拍下來。”陈枫点点头。

    “哈哈,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我修炼的是剑道,使用灵石一样可以修炼。”剑啸天笑着摆摆手。

    “一万零一百!”

    这时候大厅中开始有修士报价了,不过看样子应该只是试探。

    “一万零五百!”

    “一万一千!”

    “一万两千!”

    价格开始不断的攀升,陈枫和剑啸天两人好似富家公子哥,一边吃着水果品着佳酿,随意潇洒的看着大厅中的情况。

    “呵呵。”剑啸天忽然笑了起來。

    陈枫有些疑惑,不明白剑啸天为什么发笑。

    “沒想到咱们在整个北原修士的追杀之下还能有这个闲情逸致。”剑啸天笑着说道。

    “只不过是暂时的,我有种感觉,咱们想要赶到中原,接下來应该还会有连天大战。”陈枫忽然沉声道。

    “嘿嘿,有多少敌人,尽管來,我的剑意正要再打磨打磨。”剑啸天说着身上散发出一股战意。

    “我出两万。”

    在两人谈话的时候,那株何首乌的价格依然在不断的攀升。

    只不过争夺的人数开始变少,这株何首乌再珍贵也有价值在那里衡量着,一旦超过一些修士心中的极限就开始有人放弃了。

    “三万。”这时候陈枫开口了,声音透过包间的墙壁传到了大厅之中。

    这还是包间中第一次有修士开口,毕竟对那些有身份有实力的修士來说这株灵药还比不上一颗地级丹药。

    拍卖行大厅中沉寂了一下再度有人开始出价:“我出三万一。”

    “四万!”陈枫出价很是干脆。

    这一次再也沒人和陈枫竞争,大家都知道能在包间中呆着的修士肯定不简单,再说这只不过是一株灵药,沒必要拼命竞争,当然最主要的就是这株何首乌的价值也就值这么多了,再多,就有些超值了。

    “哼,不知道哪里來的乡巴佬,沒见过东西吗。”其他包间中有修士暗暗鄙视。

    “还有沒有人加价,四万块宝晶,还有沒有人加价?”掌柜的开始大喊起來。

    只可惜大厅中虽然修士无数,却再也沒有人出价,于是最后这株何首乌顺利的被送到了陈枫手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