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城外遇袭

    噗嗤!

    一道血光闪过,这名修士被陈枫洞穿,然后手掌一抖,变得四分五裂。

    嗖嗖嗖!

    三道剑气,一条金灿灿的绳索同时对着陈枫攻击过來,这三道剑气之中蕴含着天雷电芒,一看就是渡过了雷劫的天人境修士,而那条金灿灿的绳索更是诡异,一圈圈的缠绕过來,空间绽放出一圈圈的涟漪,立刻陈枫就感觉周围的空间都变得粘稠起來,一股股的束缚之力好似灵蛇一般锁定住了自己。

    嗖!

    陈枫手中血魂化为一道血光从绳索中钻了出去,而同时周身的领域之力猛地扭曲起來,凝聚出三只手掌快速的挡住了这三道剑气。

    砰砰砰!

    剑气炸开,血魂刺了个空,陈枫只感觉全身一紧,被那道绳索缠了个结结实实。

    “哈哈哈哈,小子,我以为你们多厉害,还不是被我抓住了。”使用绳索攻击的修士哈哈大笑起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陈枫沒有立刻反抗,而是冷声问道。

    “哈哈哈,怪只怪你们在星云城太张扬了,好了,把你们身上的储物法宝拿出來吧,这样也许我还能留你们一名。”这名修士得意的说道。

    “原來是这么一回事。”陈枫点点头,看來对方只是单纯的抢夺东西,并不是自己两人暴露了身份。

    唰!

    一道冲天剑芒闪过,又是一名修士被斩杀。

    “哥几个快來帮忙,这小子太棘手了。”围住剑啸天大战的修士脸色大变,急声喊叫起來,刚才交手的功夫已经有三人死在了剑啸天手中,而剑啸天身上却沒有一点伤痕。

    “坚持一下,这小子已经被我抓住了。”使用绳索的修士笑道。

    “是吗,你以为你抓住我了。”陈枫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全身猛地一挣,超过百万斤的力量猛地爆发出來,缠住自己的绳索立刻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啪啪啪啪啪一阵爆响,这条宝器级别的绳索竟然阿紫陈枫的巨力之下寸寸断裂。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名修士大惊失色。

    这条绳索是自己的本命法宝,已经晋升到了三品宝器的级别,平时被条绳索抓住的天人境修士已经超过了十人,但是现在却被一个年轻人硬生生的挣断成数十段,这种结果令这名修士从心底不能接受。

    就在这名修士惊恐的时候,陈枫已经杀到了面前,一挥手,领域之力凝结出一只凝实的拳头,一拳就把这人轰的四分五裂。

    一招手,血魂落在手中,然后化为一片矛影,瞬间又有两人被打飞出去,口中喷血,身上的肌肤开始不断的干瘪下去。

    相比陈枫的狂暴,剑啸天依然在不紧不慢的和对手厮杀,每隔数个呼吸就会有一名修士死在剑啸天剑下。

    在陈枫杀了六人,剑啸天杀了八人的时候剩下的修士全都恐惧了,呼啸一声,舍弃陈枫两人快速往远处逃遁出去。

    “算了,不要追了,要是我猜的沒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受人指使的。”陈枫说着一招手,刚才被斩杀的修士身上的储物法宝纷纷落在了陈枫手中。

    稍微用灵魂一查探陈枫立刻摇了摇头:“一群穷鬼。”

    “应该是拍卖行中其他几个包间的修士指使的。”剑啸天分析道。

    陈枫点点头,灵魂之力猛地展开,往四周散发出去,搜寻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一百丈。

    两百丈。

    五百丈。

    八百丈。

    一千丈。

    三千丈。

    终于,陈枫的灵魂之力到了极限,然后在慢慢的收回。

    “怎么样,有沒有什么发现?”剑啸天问道。

    “沒有,也许对方使用了隐身符之类的东西,可以我的灵魂之力还是太弱了。”陈枫摇摇头。

    随后陈枫和剑啸天两人御剑飞行,快速往远处飞去。

    就在陈枫两人消失的十个呼吸,万邪公子和火生忽然从空间中露出了身形。

    “刚才看到了吧,这两人可不简单啊。”万邪公子笑着说道。

    “实力一般,咱们两人足以擒拿对方,就怕对方身边有高手护卫。”火生说道。

    “这也是我担心的。”万邪公子说道。

    “有人來了,是天雷子。”火生忽然抬起头看着远方说道。

    “嘿嘿,这家伙能忍到现在倒是不容易,也好,就让我见识见识天雷子的实力吧。”万邪公子笑道。

    轰隆隆!轰隆隆!

    一只一丈大小的手掌呼啸着破空而來,一路冲撞不断的爆发出噼里啪啦的雷电火花。

    “天神手。”

    “这家伙一句话不说,上來就打,看來在拍卖行的时候憋得不清。”万邪公子笑着说道,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漆黑如墨的折扇,一展开,黑云滚滚,阴风阵阵,其中还有鬼哭狼嚎,令人听了从心底感到恐惧。

    “阴风卷云!”

    轰!

    两人的攻击撞在了一起,空间都变得模糊起來,地面更是被冲击力腐蚀力侵蚀出一个个大洞。

    “万邪公子,把山河印交出來吧。”天雷子破空而來,全身雷光闪烁,好似从天而降的雷神。

    “哈哈哈,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万邪公子冷笑道。

    不管这两人如何大战,陈枫两人已经到了千里之外,此时两人落在一个小山头上,远远看着数十里之外有人在大战。

    “是雷家兄弟。”剑啸天说道。

    “对方是那个买走杀戮之枪的神秘修士。”陈枫目光如电,数十里的距离好似不存在一般。

    和雷震天两兄弟交手的正是那个在拍卖上买走杀戮之枪的修士,全身被黑气笼罩着,令人看不清模样,看不清虚实。

    “雷家兄弟倒是有些手段,竟然能找到这个神秘修士,不过这人不简单,这一次雷家兄弟恐怕要吃亏了。”陈枫说道。

    “不错,雷家兄弟虽然很厉害,一个晋升到了天人六层,一个晋升到了天人五层,但是这个神秘修士似乎沒有露出真正的杀手,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剑啸天也看出了场面上的形势。

    “咦!”这时候陈枫心中忽然悸动了一下,似乎对那个神秘修士有些感应。

    “奇怪,刚才是怎么回事,似乎这个神秘修士很不简单。”陈枫有些诧异,就在刚才陈枫感觉自己修炼的吞天魔功忽然自行运转了起來,虽然快速被自己压制住了,但是刚才确实有动静。

    “嘿嘿。”塔只是笑了笑,并沒有多说什么。

    “两位,你们不是我对手,何必要苦苦相逼呢。”黑气中传出的声音有些阴森嘶哑。

    “哈哈哈哈,只要你把身上的杀戮之枪交出來,我们兄弟就放过你。”雷石虎大笑道。

    “好,既然你们一心找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想要杀戮之枪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们。”神秘修士说着一挥手,杀戮之枪呼啸而出,对着雷石虎激射过去,一股强大的杀戮气息顷刻间就把雷石虎笼罩起來。

    攻击未到,上面的气息已经令雷石虎胆战心惊了。

    “不好,护身灵符。”

    嗡!

    雷石虎胸前忽然绽放出一团柔和的亮光,虽然看起來威力不大,但是却挡住了杀戮之枪的攻击。

    嘭!

    雷石虎直接飞出上百米,然后狼狈的落在了地上,胸前护身甲衣完全炸开,不过却沒有伤到自身。

    “咦!”一枪沒有击杀雷石虎,神秘修士也是有些吃惊,虽然自己不能发挥出杀戮之枪的全部力量,但是刚才的攻击也足以秒杀五次雷劫的修士了。

    “极品宝器级别的护身令狐,这雷家兄弟身上倒是有一些好东西。”剑啸天惊讶的说道。

    “要是只仗着这些东西护身,估计雷震天两人今天在劫难逃了。”陈枫说道。

    “不错,先不说杀戮之枪是圣器,攻击力强大无比,就是这个神秘人也肯定有些后手和底牌。”剑啸天点点头。

    嘭!

    雷震天也被一枪横扫出去,和雷石虎一样,雷震天身上也有护身灵符,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撼天锤,解封!”

    “裂地棍,解封。”

    雷家两兄弟忽然大喝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手中的兵器之上,撼天锤和裂地棍猛地变大几分,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中挣脱出來,直冲天啸,空中的云团给驱散,万米之上的罡风都被轻易的冲碎。

    “好强大的气息,原來这两人手中的兵器竟然都是圣器,只不过一直被封印着,这样看來,这两兄弟的后台不简单啊。”陈枫说道。

    “最少也是人仙,而且不是普通的人仙。”剑啸天点头同意。

    “什么!”神秘修士也吃了一惊,沒想到对方还有这种底牌。

    “哈哈哈哈,你要是早把杀戮之枪交出來不就完了吗,现在等着被我们打成碎片吧。”雷震天哈哈大笑,手中撼天锤不断的绽放出一**的雷电能量,看起來好像传说中的雷神之锤。

    “哼,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神秘修士恢复了正常,周身的黑气却浓郁了几分。

    “嘴硬,那就去死吧,撼天十八锤。”雷震天咆哮着,手中撼天锤一晃,漫天锤影对着神秘修士攻击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