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全部斩杀

关灯
护眼
    “看來长生真经中的凝兵之术我修炼的级别还是不够,沒有经过雷劫的凝练,这些凝练出來的兵器实在是太脆弱了。”长生锁链被打碎陈枫并沒有吃惊,相反这种情况在陈枫的意料之中。

    “哈哈,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原來也不过如此,刚才是我大意了,这下看我怎么把你劈成两半。”打碎了陈枫的攻击之后大汉立刻疯狂起來,只是一步就到陈枫面前,手中长刀对着陈枫当头劈下。

    沒有过多的花招,只有一道凝实的刀罡,此时这个大汉被陈枫所伤,心中的杀机已经完全被调动了起來,这一刀是大汉的全部实力,在大汉看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年轻人肯定要被自己一刀劈成两半。

    “动手了,也好,就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吧。”这时候玲珑也來到了大厅,见到这边发生了冲突,并沒有上前阻拦,而是站在一边想要看看冲突的结果。

    出乎众人的意料,陈枫沒有躲闪,也沒有拿出法宝轰击,而是猛地伸出手掌抓了出去。

    刀锋被抓住,长刀上面的刀罡立刻破碎,大汉的前冲的身形停住了,因为大汉清楚的感应到了手中的宝器在嗡鸣作响,这是宝器受到损伤的原因。

    “怎么可能,空手接住了我的长刀,我这把刀可是三品宝器。”大汉心中惊恐到了极点,同时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对方这么厉害,自己说什么也不会上來找茬。

    “滚吧。”

    陈枫一挥手,一股大力传递到了长刀之上,接着大汉犹如雷震,立刻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之上,一口鲜血喷洒了出來。

    “这小子这么厉害,不对,是这小子手上戴着防御法宝的缘故,不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能接住一个天人三层修士的攻击。”玲珑先是一惊,然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哎呦!这里这么热闹啊,呵呵,两位小兄弟出來透气了,要不要我让人上些好吃的东西?”玲珑说着风情万种的扭到了陈枫两人面前,娇笑的坐在了陈枫面前。

    “不用客气,我们两兄弟只是不喜欢有人打扰罢了。”陈枫淡淡说道,倒了一杯酒慢慢品尝着。

    “好酒,怕不是有上百年的年头。”玲珑笑着说道。

    “呵呵!”陈枫只是笑了笑,并沒有接话。

    见到陈枫这个样子玲珑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杀机:“哼,先让你们得意,接下來用不了多久就是你们丧命之时。”

    “嘿嘿,这位小兄弟,我看你很面熟啊,不知道是哪个门派出來的,我猜猜,肯定是十大门派的弟子吧。”看到陈枫不理,玲珑眼珠子一转又把目光看向了剑啸天。

    “不错,我是九霄宫的核心弟子,叫做雷煞,不知道你有沒有听说过。”剑啸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咳!”听了剑啸天的话陈枫一口酒差点喷出來,幸好修为高深,立刻掩饰住了自己的事态。

    “啧啧,这酒可真是辣啊,听说珍藏了万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陈枫说着把杯中酒再度饮下,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化解药力。

    “你是雷煞?”玲珑忍不住惊呼起來,同时心中暗骂剑啸天。一开始陈枫还说两人一个叫陈林一个陈木,这才多大会就变了名字。

    “小子,你的身份我已经摸透,竟然还在老娘这里装,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玲珑心中暗道。

    不说九霄宫,就是雷煞在北原修炼界也算是有些名头,听了剑啸天的话,大厅中其他一些修士纷纷把目光看向剑啸天,想要看看这个九霄宫出來的风云人物。

    “咦,不对啊,这人怎么看着这么面熟了,还有刚才出手的哪位,这两人怎么感觉有些面熟啊?”

    “和九霄宫下发的通缉令上的图像想象。”

    “不错,看着像陈枫和剑啸天。”

    “什么看着像,分明就是他们两个。”

    “嘿嘿,不错我正是雷煞,怎么玲珑小姐看起來不相信。”剑啸天冷笑道。

    “呵呵,不是不相信,只是有些惊讶罢了,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九霄宫的核心弟子,真是失敬的很,那么你哪位朋友。”玲珑看了看陈枫。

    “他是阎罗,我们是师兄弟,这次出來游玩的。”剑啸天打着哈哈说道。

    “哼,睁眼说瞎话,骗鬼呢。”玲珑心中冷笑。

    “沒想到我真是看走眼了,这次能见识到九霄宫这种大门派出來的核心弟子,真是令我三生有幸,我这就去给你们端上上好的茶水。”玲珑说着扭了扭腰身退了下去。

    “真是他们两个,这可是好机会啊,要是能抓住这两人,到了九霄宫换取的赏金,足够咱们修炼数十年了。”

    “不过这两人可不好对付,沒看到刚才铁牛的样子吗。”

    “嘿嘿,咱们这么多人,怕什么,一起动手肯定能把他们两人击杀,再说你们沒注意到吗,玲珑那个骚娘们请他们两人上來十九**也是沒安好心,再说这上面不止咱们这些人,咱们不动手,等下其他人肯定动手。”

    “不错,富贵险中求,动手杀了这两人,就能换取高额的修炼资源。”

    “动手,一起动手。”

    嗖嗖嗖嗖嗖!

    这些修士也都是杀伐果断的主,商议妥当之后二话不说立刻就对着陈枫两人发动了攻击。

    动手的一共有八人,六男二女,分别由五名三次雷劫,三名四次雷劫的修士组成。

    五柄飞剑、一柄长枪、一方宝印、还有滚滚如潮的掌力从各个方向对着陈枫两人就是狂轰乱炸,想要一举击杀陈枫两人。

    看到众人动手,本來已经受伤倒地的大汉口中喷出一股血箭,一挥手一个圆溜溜的乌黑色珠子也对着陈枫激射过去。

    “就知道你们沒安好心。”陈枫冷笑,封魔剑瞬间飘飞起來,撒落一片剑光,把陈枫和剑啸天笼罩起來。

    封魔剑中的封印之力护身,令对方的所有攻击全都劳而无功,先是一柄柄飞剑被弹飞,接着长枪被陈枫抓在了手中,宝印则被陈枫一脚踢飞,至于那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落在封印之力形成的屏障上,就好似小溪流冲击在了小山般的岩石上面,只能溅起一团团水花。

    剑啸天和陈枫两人并肩作战多次,互相配合非常默契,在陈枫动手的时候也紧跟着动手,数道剑气闪过,大汉被打成了马蜂窝,挣扎了几下就送命了。

    轰!

    那颗乌黑的珠子撞在屏障上忽然轰的一声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强烈的冲击力把大厅中的一切都撕得粉碎,刚才对陈枫两人发动攻击的一群修士全都被席绢的东倒西歪,就连正在快速飞行的圣器都开始摇晃起來。

    整个大厅也只有陈枫和剑啸天安然无恙,不过陈枫动用封魔剑发出的封印屏障也稀薄了起來,陈枫相信要是再來一次这样的爆炸,周身的封印屏障肯定会破开。

    “这是什么东西?”陈枫有些惊讶。

    “是霹雳珠,该死,还是高等级别的霹雳珠。”这时候有修士在大厅中大叫起來。

    虽然沒人送命,但是这些修士也都不好过,全都受了一些不轻不重的伤势。

    “幸好不是霹雳雷珠,不然咱们都会被炸死。”

    “还是想想你们现在怎么办吧。”这时候陈枫忽然冷笑道。

    “不好,他们两个沒事,竟然有法宝护身,连霹雳珠都沒有炸伤他们。”

    “这怎么可能,不好,快逃。”

    “咱们都在圣器之中,各位都往哪里逃,我看还是都留在这里吧。”陈枫说着伸手一指,封魔剑化为一道雷光飞了出去。

    噗嗤!噗嗤!

    封魔剑一个盘旋,雷罡闪动,立刻就有两个修士被斩杀。

    嗖嗖嗖!

    接着封魔剑在陈枫的控制之下不断的在大厅中闪过一道道雷光,每一次闪烁就会有一名修士被斩杀。

    “啊!饶命啊!”

    “不要杀我,我愿意投降,做牛做马都可以,千万不要杀我。”

    “饶命饶命,我修炼到现在不容易,我不想死啊。”

    “不要杀我们,刚才我们沒动手。”

    不管众人如何求饶,陈枫面无表情,一口气把刚才动手的修士杀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刚才沒动手的修士躲在角落里不断的发抖,看着一脸冷酷的陈枫,这几人眼中全都露出惊恐的神色,谁知道刚才还好好的年轻修士眨眼之间竟然变成了一个杀戮恶魔。

    嗖!

    陈枫一招手,封魔剑化为一道流光钻进了自己体内。

    “哎,也不说给我留两个。”剑啸天有些不满的说道。

    “只是懒得和这些人纠缠罢了。”陈枫一招手,刚才被斩杀的修士身上的法宝储物器具全都落在了陈枫手中,然后被了起來。

    看到陈枫沒有击杀自己等人的意思,剩下的几名修士纷纷离开大厅,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和陈枫这种杀神在一起实在是太有压力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玲珑端着茶水走了过來,看到大厅中的情况脸上立刻露出吃惊的表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