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三件圣器

关灯
护眼
    “不好,攻击的力量太强了,咱们天云山的山峰都受到了影响。”其中一个修士大叫起來。

    轰!

    话音刚落,一座山峰出现了裂纹,上百万斤重的山头掉落下來,落在地上,再度爆发出地震一般的震动。

    “怕什么,咱们天云山有阵法保护着,再说了,即使山峰被打碎了,凭咱们的法力也可以重新在搬來几个就是了。”

    “咦,人呢,怎么沒影了,不会是被轰成肉泥了吧?”

    “肯定是这样的,咱们这么多人联手,就是人仙也要躲闪吧。”

    “不对,不对,陈枫还沒有死,怎么忽然就消失了,快快布置结界,不要被他们跑出去了。”这时候阴险中年人察觉到了有些不妙。

    刚才的一阵轰击,除了陈枫两人之外其他被捆绑的修士全都被轰成了渣,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阴险中年人等人却知道陈枫身上可是有圣器的,此时圣器都沒有出现,那么陈枫十有**是使用一些手段躲藏起來了。

    “什么人敢來我们天云山闹事?”这时候一柄巨剑从远处飞來,破开空间,直接來到了天云山上空,铺天盖地的威压从巨剑上面释放出來,令玲珑等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來。

    “好,咱们的人终于赶回來了,这下陈枫就是再厉害也逃不出去了。”阴险中年人说着一挥手,抛出飞天战船,飞天战船快速变大,眨眼之间就有山岳大小,和巨剑一左一右漂浮在半空中。

    “老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巨剑上面站立着六名修士,开口的是一个一身古朴战甲的年轻人。

    “今天我们抓回來一条大鱼,但是这条鱼太大了,不断的翻腾,幸好你们回來的早,不然我们这些人恐怕都要被浪花拍死。”阴险中年人随后就把陈枫的事情说了一遍。

    “是陈枫!”

    新赶到的六名修士全都失声叫了起來。

    “果然是一条大鱼,但是人呢?”穿着战甲的年轻人扫视着四周。

    “应该就隐藏在四周,陈枫身上有圣器,大家小心点。”阴险中年人沉声道。

    “有圣器,怪不得九霄宫这么长时间都沒有抓到陈枫,不过到了咱们天云山就别想再出去了。”

    “不错,这正是自投罗网。”

    “发动护山大阵。”

    “发动圣器。”

    嗡!嗡!嗡!嗡!

    四周的山峰开始震颤起來,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变得模糊起來,虚空中各种力量纵横交错,云雾缭绕,闪电奔鸣,群山之外的空间中布满了各种纹路,形成了一层层的结界把天云群山都笼罩在了中间。

    嗖!

    就在这时候,其中一座山峰顶端忽然飘飞出了一面漆黑色的令旗,一开始这面令旗只有巴掌大,但是飞上天空之后立刻急速变大,旗杆足足有上百丈长,令旗微微摆动,旗面上有流光不断的闪动。

    这面令旗一出來就漂浮在半空中,和飞天战船以及巨剑,三足鼎立,散发出來的威势甚至比那柄巨剑还要强横。

    这面令旗竟然也是一件圣器。

    “咱们有了这三件圣器,就是人仙來了也不怕,我就不信杀不了这小子。”阴险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傲然之色。

    天云山之所以能在星辰海域生存下來,而且不断的壮大,靠的就是这三件圣器。

    “我看你在虚空中能隐藏多长时间?”站在飞剑上的一名年轻修士飞身而起,來到阴风魔煞令旗面前,抓住旗杆猛地一摇,立刻就是阴风阵阵,罡气滚滚,化为数不清的阴刀风刃对着空间一遍遍的切割。

    “嘿嘿,三件圣器,这一次收获不小。”陈枫站在长生塔中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子,你可要想好了,一旦动用我全部的力量,恐怕会引來一些麻烦。”塔提醒道。

    “你说会引起你以前仇家的注意?”陈枫问道。

    “不错。”

    “我记得你上次说几率很小。”陈枫想了一下说道。

    “不错,几率是很小,小到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塔说道。

    “你!”

    这一刻陈枫真想跳起來对着塔一阵大骂,这种几率还叫几率吗,陈枫心中十分怀疑塔是不是在糊弄自己。

    “塔,那么你担心吗?”陈枫问道。

    “为什么要担心,我一点都不担心。”塔的回答很干脆.

    “那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现在你就给我全力出手,控制住眼前的局面。”陈枫说道。

    “哈哈哈,你在嘲笑我吗,就这么三件小小的圣器,还用我全力出手,只要我散发出一些气息就能镇住他们。”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嗖!

    众人忽然看到陈枫忽然从虚空中钻了出來,手中托着一座一尺高的暗黄色九层小塔,漂浮在半空中,四周不断纵横的阴风刀刃还沒有靠近陈枫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的粉碎。

    “咦,陈枫出來了。”

    “哈哈哈,小子,怎么不躲了,是不是躲不下去了,既然这样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把身上的东西全都交出來,也许我能留你一命。”阴险中年人阴笑着说道。

    “是吗,既然这样说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陈枫也笑了。

    “哦,什么机会,我倒要听听。”阴险中年人眼中露出嘲笑的目光。

    “你们在场的所有人立刻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交出來,然后再自废修为,我就放你们一名,你们看怎么样?”陈枫笑着说道。

    听了陈枫的话,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全都张嘴大笑起來,更有些人笑得前仰后翻,连眼泪都笑了出來,似乎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由于在场的修士实在是太多了,爆发出來的嘲笑一直持续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也平复下來。

    “你们笑完了?”陈枫脸上也露出嘲笑的神色。

    “小子,你脑袋是不是摔坏了,还是说你处于梦游状态,还沒有醒來。”阴险中年人忍住笑问道。

    “我看十有**是脑袋摔坏了,要是正常人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來,真是可笑之极,这辈子我都见过,不,我都沒听说过这种事情。”玲珑也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有些不妙,我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妙。”年轻剑修小剑低声说道。

    “小剑你在说什么?”旁边的有修士立刻问道。

    “沒什么,直视对方太过于镇定,我有些担心罢了。”小剑说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我看你小子就是想多了。”这名修士撇撇嘴,不再理会小剑。

    “好了,大家也笑够了,也该动手了。”手拿阴风魔煞令旗的修士说着手中令旗猛地一挥,一条蛟龙从令旗中窜了出來,咆哮着对着陈枫冲了过去,这条蛟龙足足有一百多丈长,是由阴风魔煞令旗中的阴魔之气凝结而成,此时这条蛟龙只是一扑就到了陈枫面前。

    “嘿!”

    陈枫伸指一弹长生塔,塔的顶端立刻激射出一道暗黄色的光芒,这道光芒虽然不起眼,但是却洞穿了这条蛟龙的头颅,然后顺着这条蛟龙的身躯一直打了个对穿。

    嘭!

    先前还威风凛凛的蛟龙立刻停顿,同时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最后嘭的一声化为粉碎,变成一缕缕的阴魔之气。

    “好了!沒时间和你们纠缠了,现在就解决你们。”陈枫说着手中的长生塔猛地抛飞起來,一直飞上千米高空。

    “咦!不对啊,上空有禁制,那座小塔怎么飞上去的?”这时候有脑子反应快的立刻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长生塔飞到千米高空之后就开始下落,而且一边下落一边变大,等落到山峰顶端的时候已经变得高有万丈,下方底端也有三千丈,黑压压的镇压下來,整个天空都黑了下來,好似天塌下來一般,而最令众人感到恐惧的是随着长生塔的下落,天云山一方操控的圣器都开始颤抖起來,尤其是操控圣器的几名修士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圣器的空气和臣服,一股比天地更高大的气息和威压铺天盖地冲击下來,哗啦啦!三件圣器立刻缩小落在地上,一动不动,在场的修为低的修士也开始成片成片的跪倒在地,随着长生塔的下落,修为高深的修为也弯下腰來,最后忍不住这种压力,全都跪伏在了地上,这是一种心灵深处的压迫,一种不可反抗的意志笼罩住了这些修士的心神。

    终于,长生塔整个落了下來,把方圆的群山一个不漏的都笼罩了起來,至于在场的修士更是一个都沒有跑掉。

    “啧啧,竟然这么强大!”陈枫双眼都直了,这也是陈枫第一次见到长生塔这么霸气,这么威风凛凛,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欣喜。

    “怎么样小子,是不是很吃惊。”这时候塔变换成人形落在了陈枫面前,此时塔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是很吃惊,以前你一直吹嘘你很厉害,我还以为是吹牛呢,现在终于见识到了。”陈枫点点头。

    “哈哈哈哈,要是等我完全恢复了实力,要比这还要厉害亿万倍。”听了陈枫的话塔立刻大笑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