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化为血雾

关灯
护眼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不妙,刚才的那座九层塔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宝,咱们现在已经被困在里面了。”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宝器,连咱们手中的圣器都感到了恐惧,难道是道器,或者说是仙器?”

    把这些人困住之后,塔稍微收起了一些气息,于是这些跪倒在地的修士纷纷站了起來,但是众人掌控的三件宝器却依然微微颤抖。

    “管他是什么级别的法宝,我只知道现在情况不妙,要是冲不出去,咱们恐怕都要死在这里。”中年文士说道。

    “一起催动圣器,我就不信冲不出去。”手拿阴风魔煞令旗的年轻修士说道。

    “也只能拼死一战了。”

    被长生塔笼罩之后众人全都知道事情不妙,短暂的商议之后众人就开始调动起最强的力量。

    噗!噗!噗!噗!偶!

    一口口精血从每个修士空中喷了出來,这些精血全都聚拢在一起,落在三件圣器之上,本來是去战斗信念的圣器开始爆发出了一丝丝气息。

    “燃烧精血。”

    “燃烧精血。”

    嗡嗡嗡嗡嗡嗡!

    灵魂之力剧烈的波动起來,无形的灵魂之力也开始好似小溪一般,对着三件圣器汇集过去。

    “燃烧灵魂!”

    “燃烧灵魂!”

    “燃烧灵魂!”

    场面异常壮观,这些天云山的修士们竟然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激发体内的力量,來催动三件圣器,即使事情成功解决了,这些人也都会修为下降,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这种血气蒸腾的场面令陈枫都暗暗震惊,要不是在长生塔之中,面对这种情况陈枫恐怕一早就转身逃窜了,不过即使这样,陈枫也是有些担心,毕竟这么多的天人境修士燃烧体内的生机催动出來的力量足以打碎一座万丈高的山峰了,虽然长生塔不简单,但是陈枫还是从内心缺乏一些底气。

    “不用担心,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塔嘿嘿笑道,浑然不把面前的事情放在眼中,任凭对方不断地提升着力量。

    嗖嗖嗖!

    终于,在众人力量的全力催动之下,这三件圣器恢复了以往的威势,慢慢地飞了起來,一股股灵光开始闪烁了起來。

    “陈枫,现在你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放我们出去,不然就是鱼死网破的局面。”阴险中年人忽然说道。

    “鱼死网破,哈哈哈哈哈,真是笑话,眼前的局面怎么看都是飞蛾扑火,怎么会是鱼死网破呢。”陈枫大笑起來。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们一起动手了,大家动手,全力催动圣器,先把陈枫击杀再说。”阴险中年人说道。

    “好,阴风魔煞令旗,给我冲。”

    “星元剑,给我破!”

    “飞天战船,给我撞!”

    三件圣器,阴风魔煞令旗阴邪诡异,星元剑无坚不摧,飞天战船体型巨大,三件圣器呈品字形对着对着陈枫和塔冲撞了过去。

    “塔,靠你了。”陈枫可沒有那个本事去抵抗,只能指望着塔出手。

    “放心吧,小菜一碟。”塔呵呵笑道,浑然不把面前的攻击当做一回事。

    眼看着三件圣器就要冲到面前,塔忽然伸出了手掌,然后手掌急剧变大,流光闪动,散发出淡黄色的光泽,上面掌纹清晰,更有无数张符箓不断的闪现,好似天神巨手对着三件圣器按压过去。

    还沒有接触到手掌,只是感受到手掌上散发出來的气息,这三件圣器就开始急剧颤抖起來,似恐惧,似臣服,最后又开始挣扎起來,想要挣脱天云山等人的控制。

    “不受控制了,这怎么可能。”

    “不好,动用全部的力量吧,拼死一战了。”

    “我沒有力量了,我身上的精血都快燃烧光了。”

    “那就完全燃烧掉,与其死在这里还不如把对方也拼死。”

    虽然这些人发了疯,但是却不能改变眼前的局面,塔巨大的手掌不断的前伸镇压,三件圣器终于开始哀鸣起來,最后竟然快速缩小,随着三件圣器的缩小,塔的手掌也不断的缩小,最后三件圣器缩小到三寸大小落在了塔的掌心中。

    “这么简单就收取了三件圣器。”陈枫心中震惊。

    “不错,就是这么简单。”塔嘿嘿笑道。

    “刚才你施展的是长生大手印?”陈枫忽然问道。

    “呵呵,不错,你看出來了,等你渡过雷劫之后自然也能施展。”塔笑着说道。

    “好了,三件圣器到手,现在该收拾收拾这些人了。”塔说着再度施展长生大手印,这一次的长生大手印比刚才还要巨大,手印上电闪雷鸣、水火之力不断的融合,各种符箓不断的闪现,蕴含着各种力量的大手印比刚才更加的威猛,对着阴险中年人一伙人镇压了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

    手掌镇压之下,一些修为弱小的修士纷纷炸开,化为了血雾,其中的精气能量则是被长生塔抽取出來。

    “啊,饶命啊,饶命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以后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做牛做马。”

    “陈枫,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修炼到现在不容易啊,我还不想死啊。”

    在长生大手印的镇压之下,剩下的修士纷纷跪地求饶起來,更有几人吓得瘫软在地,屎尿齐流。

    陈枫心中不忍,刚要开口就听到塔嘿嘿笑道:“怎么,小子,心软了,这可不行啊,要是放这些人出去,肯定会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再说了只不过是杀几个人罢了,咱们这些修行者以后杀的人只会越來越多,现在就开始优柔寡断,心智不坚定,对你以后的修行肯定会产生一些影响,想当年我和别人大战的时候,毁灭的大世界都不知道有多少,哈哈哈,说起來被我杀死的生灵早就多的数不清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天人境之下的修士已经完全死光,血肉灵魂以及身上的法衣全都化为了粉碎,此时只剩下玲珑等人还在苦苦抵抗着,大家都知道,想要逃出去,根本就不可能,面对着越來越近的大手印,只能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

    “陈枫,不要杀我们,这次是我们错了,只要放过我们,以后让我们做什么都行。”中年文士大声喊叫起來。

    “陈枫,饶了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玲珑楚楚动人的说道。

    “陈枫,你这个魔头,怪不得九霄宫要追杀你,你们这些胆小鬼,要杀就杀,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想死,我刚渡过六次雷劫,以后有冲击人仙的希望,还有几千年的岁月沒有渡过,我不能死啊。”

    “我也不想死,我才活了两百多岁,我也不想死。”

    感受着杀机降临到了身上,众人全都喊叫起來。

    “可惜,我也不想杀你们,怪只怪你们惹上了我,要是在平时,也许我还能绕你们一名,但是现在不行。”陈枫咬咬牙,一摆手说道。

    嘭!嘭!嘭!

    三名天人两层的修士同时炸开,化为了一团团血雾,身上的法宝飞了出來,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啊!陈枫,你这个恶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死了就是灵魂俱灭,你们变不成鬼怪。”陈枫摇摇头。

    “好,小子,心智就要这么坚定,一举把这些人全杀了。”塔说着再度施加了一些力量,顿时又有几名天人境的修士化为了血雾。

    “陈枫,你不能杀我,我知道你要离开北原,我是天元商会的管事,我有办法让你离开北原,杀了我,你躲不开九霄宫的追杀。”这时候阴险中年人忽然大声喊叫起來。

    听了这话,陈枫心中一动,猛地伸手一抓,阴险中年人就被抓了出來。

    “你先再这里等着。”陈枫淡淡道。

    “呼!”脱离了危险,阴险中年人立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已经被汗水侵透了。

    “陈枫,我也不能死,我可以做你的奴隶,我可以做你的女人。”玲珑大叫起來。

    “陈枫,我和九霄宫的一名长老关系不错,可以让九霄宫放你一马。”

    陈枫心中冷笑,这种理由根本就不算是理由。

    嘭!嘭!

    玲珑和另外一个天人四层的修士一前一后化为了血雾。

    “我知道一处险地,其中可能有仙器存在。”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小剑忽然高声道。

    “嘿嘿,有趣,你可以不用死了。”陈枫还沒有表示,塔已经行动了,一挥手,小剑也被拉扯了出來。

    “不要杀我。我也知道哪里有仙器。”

    “我知道哪里有灵石矿。”

    剩下的几名修士看到小剑也脱困了,也跟着大声咆哮起來。

    “哈哈哈,晚了,都死吧。”塔的手掌猛地下压,剩下的修士全都化为了血雾。

    这些精血元气在塔的控制之下一部分消融在长生塔之中,一部分被炼制成了血丹和精元丹。

    “好了,现在该你们两个了,我想你们应该会说实话吧?”陈枫一挥手,小剑和阴险中年人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拉扯到了陈枫面前。

    “一定说实话,我们一定说实话。”小剑两人立刻点头说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两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在陈枫面前连一丝反抗的心思都沒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