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武道意志

关灯
护眼
    “我看要退出的是你们吧。”剑啸天冷笑道,身上的剑意开始升腾起來。

    就在剑啸天释放出剑意的时候,陨石上面有一道剑痕忽然发出一阵金铁撞击的铁鸣声,接着一道更加凌厉更加深奥的剑意从剑痕中激射出來,对着剑啸天冲击过去。

    “好强的剑意。”剑啸天心生感应,立刻就感觉到不妙,立刻提升身上的剑气,同时在周身笼罩了一层不断流转的剑气。

    但是随着剑啸天身上的剑意提升,那道剑痕中的剑意也跟着提升,而且因为这道剑意更加的强横,导致剑啸天脸色凝重最后变得扭曲,同时一步步往后退去,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着剑啸天。

    “咦,发生了什么事?”陈枫有些惊讶,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剑啸天后退,那两个黑衣人并沒有出手,而是冷笑着看着看着这一幕。

    “嘿嘿,有意思,小家伙这块陨石可是一件好东西,要比我收取的那块陨铁还要有价值,而且是有价值的多。”这时候塔笑着说道。

    “这块陨石也能修补你的伤势?”陈枫惊喜的问道。

    “价值不在这里,你看这陨石上面的印记。”塔说道。

    “恩,这些气孔应该是陨石降落的时候留下的,这些刀痕、剑痕、枪痕、掌印、拳印等一些印记应该是修士留下的,这有什么奇怪的。”陈枫看了看说道。

    “奇怪不奇怪,等下你就知道了,你先盯着一处印记看上几眼,最好再动用一些灵魂之力。”塔笑着说道。

    陈枫闻言立刻寻找到了一道剑痕,还沒等陈枫施展灵魂之力就感觉这道剑痕立刻喷涌出一股强横的剑意,这股剑气充满了杀戮和压迫,直指本心,给人一种心神颤抖,无法抗拒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陈枫本能的施展灵魂之力想要保护自己,这一下立刻就捅了马蜂窝,在陈枫的感应中,这道剑痕中立刻喷涌出无数道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刺向自己全身的要害部位。

    “长生剑!”陈枫一挥手,凝聚出了一柄长生剑,然后施展长生剑术,霸道刚正的剑气不断的挥洒,想要挡住这些剑气的冲击。

    但是这些剑气好似活了一般,又好像有数名修士在施展剑术和陈枫交手,陈枫只是退了三步手中的长生剑就被击碎。

    噗嗤!噗嗤!

    两道剑气刺进了陈枫体内,疼的陈枫一咬牙,接着陈枫再度凝聚出一柄长生剑,一边抵挡一边后退,这一次的长生剑更加凝实,已经相当于一品宝器的程度,但是陈枫依然后退了上百米才停下來。

    看了看刚才被剑气刺中的地方,并沒有伤口,但是陈枫感觉火辣辣的,内视之下才发现,体内经脉已经出现了损伤,是被剑气割伤的。

    “哼,不自量力,就你们这种程度的修为也只能在百米之外修炼。”两名黑衣修士冷笑道,随后不再理会陈枫两人,而是钻心的参悟修炼起來。

    “塔,刚才是怎么回事。”陈枫有些骇然,感觉刚才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而剑啸天则是盘坐在地上,巨剑放在手上,双眼微闭,似乎在体会着一些什么。在看其他人,也都是这样,甚至有人手拿兵器在不断的挥舞着,就好似在和一名名修士作战。

    “嘿嘿,这块陨石上面的印记是高阶修士修炼的,上面蕴含着武道意志,刚才攻击你的那道剑痕就是一名中阶人仙留下的。”塔笑着说道。

    “这样说这块陨石就是一件无价之宝,比圣器都要珍贵。”陈枫惊讶道。

    “呵呵,要我说就是一件道器都比不上,这块陨石恐怕比得上一件完整的仙器了,当然只是低阶仙器。”塔笑着说道。

    “有这么夸张?”陈枫有些不相信。

    “我并沒有夸大,首先这块陨石上面的气孔可不是普通的气孔,应该是宇宙中的虚空风暴或者是高层次的劫风留下的,这上面的剑痕等印记,最低也是中阶人仙留下的,你说是不是要比圣器珍贵。”塔笑着说道。

    “最低都是中阶人仙,那么最高呢?”陈枫问道。

    “最高的是地仙留下的印记,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去参悟,当然了,你就是贸然去参悟也摸不着门道。”塔说道。

    “地仙!”陈枫点点头,这可是比人仙更高一级的存在,还不是陈枫现在可以接触的。

    “这样说这确实是一件无上宝物,塔,把它收起來吧。”陈枫双眼火热。

    “要是能收走,我早就收走了,这块陨石沒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我再观察观察,我隐隐有种感觉,这块陨石下面似乎还有更好的东西。”塔的声音中有些疑惑。

    “连你都收不走。”陈枫有些吃惊,要知道当时的陶山这种破损的仙器都被长生塔轻易吸收了,不过想一想眼前这块陨石的玄妙,陈枫就理解了。

    “希望塔能把这块陨石收走,这种宝物既然见到了,就要收走,要是被别人弄去,岂不是要气到吐血。”

    当然陈枫这样想的时候并沒有想到要是自己弄走了陨石,其他人会不会气到吐血。

    就在陈枫和塔交谈的时候,两名正在修炼的修士忽然站了起來,大步对着陨石走去,显然这两人沉寂在了修炼的状态,有所体会,身不由己的想要靠近一点,感受的更清楚。

    “滚回去!”

    正在修炼的其中一名黑衣修士猛地一甩手,强横的掌力立刻把这两人打得抛飞起來,落在地上不断的吐血。

    “谁要是再往前,就不要怪我们兄弟不客气。”这名黑衣人冷笑道。

    刚才被打伤的两名修士眼中燃烧起怒火,两人好不容易有些感悟,却被黑衣修士生生破坏掉了,更把自己打成重伤。

    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他修炼的修士也都很气愤,但是面对这两人的强大霸道众人却又沒有办法,只能在心中不断的咒骂。

    “这两人倒是够霸道的。”陈枫心中暗道。

    “咦,剑兄也有所感悟。”这时候陈枫双眼一亮,剑啸天忽然站了起來,整个人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剑,大步上前,身上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滚回去!”

    看到剑啸天走过來,其中一名黑衣修士一挥手,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对着剑啸天轰击过來,而剑啸天此时已经进入了修炼的深沉状态,根本就对外界沒有反应,再说就是有反应也不是这个黑衣修士的对手。

    嗤嗤!

    就在这时候陈枫出手了,一道蕴含着死气的剑芒一闪而过,劈开了黑衣修士的掌力,死气侵蚀之下,已经凝成气罡的掌力立刻消散在半空中。

    两人的交手并沒有惊动剑啸天,剑啸天一直走到距离陨石十米之处才停下來,双眼牢牢盯着面前的一道剑痕,瞳孔中剑光不断的闪动,剑啸天完全趁机在了修炼之中。

    “圣器!”黑衣修士有些惊讶的看着陈枫,但是瞳孔深处却闪过一丝丝忌惮之色。

    刚才陈枫正是动用了死穴中的死之剑,这可是六品圣器,要是陈枫修为足够,激发出长剑中的真正力量,那么秒杀这个黑衣人也不是不可能。

    “要是你们再敢胡乱出手,我就斩杀你们。”陈枫冷冷说道。

    “狂妄。”这名黑衣修士被激怒了,全身冒出一股股黑色煞气,混合着杀机对着陈枫冲击过來。

    嗖嗖!

    又是两道剑气从陈枫体内激发出來,一道生气一道死气,成螺旋形状破开了对方的气势攻击,然后沒有停顿对着这名黑衣修士席卷过去。

    “不好,无影掌!。”

    “万魔无量!”

    面对陈枫的攻击,两名黑衣修士脸色大变,同时出手,一人挥手打出一只漆黑的掌印,这个掌印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气味,但是威力却不容小觑,另一人则是掌心中冒出两团黑色的能量球,这两团能量球猛地炸开,化为数不清的细丝包括住了陈枫发出的生死二气。

    嗤嗤嗤嗤嗤嗤!

    三方的力量不断的撞击不断的消磨,等陈枫发出的生死二气被消磨干净之后,这两个黑衣修士发出的攻击也被抵消,不过很明显两人凝重的表情说明这两人也尽了全力。

    “生死二气,难道你打通了生死二穴?这肯本不可能。”其中一个黑衣修士惊恐的看着陈枫,要是陈枫再度发出几次这样的攻击,那么两人就要落荒而逃了。

    本來感觉到陈枫体内有圣器的时候这两人还想着动手抢夺,但是刚才陈枫发出的生死二气的攻击令两人从心中感到了恐惧。

    “万魔无量,你们是魔宗的人?”陈枫沒有继续攻击,毕竟自己修为不够,根本不能发挥出生死二剑的全部力量,这两个黑衣修士修为高深,在不动用长生塔的情况之下陈枫也沒有把握搞定对方,当然了,要是对方继续动手的话,陈枫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些教训。

    “不错,阁下应该也不是无名之辈吧?”其中一个黑衣修士沉声问道。

    “你们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反正这里地方足够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要是你们再出手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陈枫冷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