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开始修炼

关灯
护眼
    听了陈枫的话之后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但是又被生生压制了下去,既然沒有把握收拾掉陈枫那么这两人就不再调戏,而是走到一边继续修炼起來。

    “咦!刚才那个年轻人打退了两个黑衣修士的攻击,我沒有看错吧。”这时候有修士惊呼道。

    “厉害,刚才那两名修士那么霸道,竟然沒有奈何这两个年轻人,看來这两个年轻人不简单啊,也许是十大仙道门派的弟子吧?”

    “嘿,那些大门派的弟子在这里可吃不开,我想这个年轻人身上肯定有高级法宝,不然这两人不会后退的。”

    “哼,你们是不是好久沒有关注过修炼界的事情了,这两个年轻人分明就是陈枫和剑啸天。”这时候一名修士低声说道。

    “陈枫和剑啸天,你说的是九霄宫最近在通缉的两人?”旁边有修士放弃了修炼,好奇的问道。

    “可不正是他们两个,这个陈枫就是太乙门的人,那个叫剑啸天的來头更大,据说是中原地域天剑派的弟子。”

    “那有怎么样,得罪了九霄宫这两人是活不长了,听说不止是九霄宫,紫霄宫和凌霄宫也有不少修士死在这两人手上,说起來我真是佩服这两人,真是太厉害了。”

    “嘘!小声点,不要招惹麻烦,小心对方杀人灭口。”

    在众人谈论的时候陈枫的目光扫视了过來,好似两柄利剑,令这些人感觉身上穿过一丝丝冷意。

    “不会真的要杀我们吧,真该死,早知道就不这么多嘴了。”感受到陈枫的目光这几人连身上的冷汗都流了出來。

    结果陈枫只是看了看这几人就把目光收回,两人并沒有易容,能被别人认出也很正常,要是把认出自己的修士全部杀了,陈枫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不过陈枫还是有些吃惊,想不到自己现在这么出名了,走到哪里都有修士能认出來。

    “既然这样,那就先修炼一段时间。”既然长生塔暂时不能收取这块陨石,而剑啸天也在修炼,那么陈枫只好静心参悟面前陨石上的痕迹。

    第一次陈枫沒有听从塔的告诫,直接去研究这块陨石上密密麻麻的气孔了。

    “刚才塔说这些气孔是虚空风暴造成的,我倒要看看什么是虚空风暴。”陈枫有些好奇,双眼盯着一个拇指大的气孔,灵魂之力慢慢运转起來。

    “哎!算了,这小子等吃了亏才能老实点。”看到陈枫一意孤行塔不再阻拦。

    嗡!

    灵魂之力刚一运转陈枫就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气孔发生了变化,一开始还普普通通的气孔竟然变成了一个深邃无比的黑洞,更令陈枫惊奇的是这个黑洞中有数不清的飓风在不断的肆虐着,这不是普通的飓风,也就是晋升天人境所需要的劫风,这是宇宙中一种神秘狂暴的能量,真正的虚空中惨声的风暴。

    这种风暴可以轻易的摧毁一个个星辰,所过之处就是庞大的大世界也要变得四分五裂,严重的甚至可以化为虚无。

    此时这种强大莫测的虚空风暴就从气孔中钻了出來,对着陈枫冲击了过去。

    这不是实质的冲击,这是一种意志化,精神化,但是却被实质的伤害更严重,陈枫只感觉双眼一阵刺痛,接着眼前发黑,什么都看不到了,脑袋更是疼的厉害,令陈枫心惊的是连识海都被冲开了一个口子,识海中的灵魂之力一片混乱,本來已经很旺盛的灵魂之火也缩小了一圈。

    “哼!”

    陈枫沒有后退,但是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捂着眼,血迹不断的从指缝中流出來,要不是在场修士太多,陈枫早就钻进长生塔中了。

    “陈兄,你沒事吧?”这时候剑啸天刚刚修炼结束,就看到陈枫受伤的样子。

    “我沒事,一点小伤。”陈枫摆摆手,此时陈枫正在快速运转运功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哈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塔有些幸灾乐祸的大小起來。

    “活该,谁让你不听我的劝告,你以为虚空风暴是你这种修士可以抗衡的,就是人仙遇到了也要瞬间化为飞灰,宇宙中一些地方的虚空风暴就是仙人也能轻易撕成碎片。”塔冷笑道。

    说起來陈枫这次受的伤颇重,双眼受损,灵魂受创,要是换成普通的修士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是陈枫修炼的长生真经玄奥无比,体内真气运转几次之后,受创的双眼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起來,而陈枫则是凝神修复破损的识海,同时催动魂魄二穴,促使灵魂之力恢复的更快。

    其实陈枫应该庆幸,幸好自己早就修炼了镇魂咒,灵魂的凝固程度是同等境界修士的数十倍,要不然这一下遭到的创伤会更重。

    接着陈枫又拿出一颗地级丹药凝魂丹,服用之后,化开药力,然后在施展凝魂之术,令受损的识海快速的复原起來。

    在陈枫疗伤的时候塔只是在一边看着,并沒有出手相助,半个时辰之后陈枫的伤势已经沒有大碍,而且恢复速度越來越快,大概再用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完全恢复。

    “噗!”一名正在参悟的修士忽然睁开双眼,整个人倒飞出去,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这股刀意实在是太强大了,我还是有些急功近利了。”这名受伤的修士立刻掏出丹药开始疗伤。

    “哼!”又有一人闷哼一声,然后不断的后退,脸色扭曲不定,显然也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受到了冲击。

    嗡!

    一名修士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波动,接着高空中立刻飘來一片黑云,整个天空都变黑了,黑云中电闪雷鸣,狂暴的力量正在酝酿。

    “哈哈哈,沒想到这么快我就突破了,这是我的雷劫。”这名修士惊喜的叫道。

    “要渡劫就滚远点,不要连累我们。”这时候一名修士呵斥道。

    不用众人多说,这名修士也知道不能在这里渡劫,身形一晃就往远处飞出,随着这人的离开,头顶的劫云感应到之后也跟着漂移了过去。

    “哎,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人突破了,真是羡慕啊。”

    “好了,不要羡慕了,还是赶紧修炼吧,这里的灵气本來就比其他地方浓郁,也许很快咱们也能突破。”

    沒多久天空再度有劫云出现,又有一名修士要渡劫。

    此时陈枫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这一次陈枫不再去参悟陨石上的气孔,而是找了一个威力稍对小的剑痕参悟起來。

    在强烈的剑意冲击之下,陈枫此时好像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之中,一柄完全由剑气凝成的长剑好似有人在施展一般,不断的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剑招简单古朴,但是却招招针对陈枫身上的要害和破绽,陈枫施展长生剑术不断的和对方过招,只是一交手陈枫就被逼的连连后退。

    不是对方的剑招比长生剑术神妙,主要是剑痕中蕴含的剑道意志实在是太强了,令陈枫感觉自己变成了蝼蚁,在和一名巨人交手一般。

    终于陈枫顶不住了,闭上了双眼,但还是感觉压力沒有消失,一边后退一边化解笼罩在身上的剑意压迫。

    “小子,试着调节一下灵魂之力。”这时候塔提醒了起來。

    陈枫立刻明白了塔的意思,于是慢慢的释放出一丝灵魂之力,果然这一次剑痕中的剑气消弱了许多,陈枫心中一动,灵魂之力增加,剑痕中散发出來的剑意也跟着变强。

    “原來是这么一回事,这些印记中的武道意志是跟着灵魂之力的强度增长的。”陈枫惊讶道。

    “这样说修炼的时候可以慢慢提升压力,这样就不怕受伤了。”

    接下來陈枫依然在参悟那道剑痕,在武道意志形成的虚无空间中,陈枫一直使用长生剑术和剑意招数对抗着。

    说起來陈枫虽然早就修炼了长生剑术,但是一直以來对敌却很少使用,陈枫的对敌风格一直都是凭借强横的肉身和法宝压敌,但是随着修为的日益加深陈枫察觉到自己的技击手段还是太浅薄了,于是这是一个好机会,陈枫打定主意要在这块陨石面前好好磨练一下自己。

    陈枫这一修炼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第二天就在陈枫收回灵魂之力体悟这一天的收获是,忽如其來的事情打断了陈枫的修炼。

    “是陈枫,真的是陈枫。”

    “不错,和画像上一模一样,沒想到被我们先找到了,进入星辰海域沒有一点收获,沒想到却碰上了这两只肥羊。”

    “好了,事不宜迟,动手吧,擒拿了陈枫和剑啸天咱们立刻前往九霄宫。”

    三名刚刚來到的修士无意之中看到了正在修炼的陈枫和剑啸天,立刻双眼就亮了,短暂的商量之后立刻大步上前对着陈枫两人走來。

    看到有修士走过來,最先察觉的是那两名魔宗的黑衣修士,不过这两人一看对方的來意立刻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三人在距离陈枫和剑啸天三十米的时候动手了,先是两柄飞剑分别对着陈枫和剑啸天冲去,接着一块方印从天而降,笼罩住了陈枫,一张散发着强大吸力的山水画对着剑啸天席卷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