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意外变故

关灯
护眼
    嗡!嗡!嗡!嗡!

    两柄飞剑忽然化为一片剑影,分解成三十六柄长剑,形成了两套剑阵分别把陈枫和剑啸天包围了起來。

    而那块从天而降的方印更是急速变大,不断旋转着,形成一股粘稠的劲风把陈枫纠缠住,看样子是想一下子就把陈枫砸死。

    而对着剑啸天攻击的山水画阵图更是不简单,只见这张山水画展开之后,上面的山山水水变得鲜明起來,好似活过來一般,一股结界之力从山水画中散发出來,对着剑啸天包裹过去,只要剑啸天挣脱不开,就会被拉扯进山水画中封印起來。

    “哼,你们这是找死。”陈枫冷喝一声,生死二剑从体内激射出來,所过之处连空间都被切割出一道道裂痕,这一次陈枫是全力催动生死二剑,在场的修士全都感觉身上凉飕飕的,感受到这两柄长剑散发出來的气息,不要说百米之外的修士了,就连魔宗的两名黑衣修士也是脸色大变,快速往远处退去,生怕被这两柄长剑波及到。

    “啊!是圣器,不好。”陈枫一招出生死二剑,攻击陈枫和剑啸天的三名修士就知道不妙,想要收回法宝已经來不及了。

    嘭!嘭!嘭!嘭!嘭!

    生死二剑快速扫过,围住陈枫和剑啸天的三十六柄长剑纷纷炸开,化为细小的碎片,随后生死二剑闪动,从天而降的巨大方印被齐整整的切成了两半,至于那张山水画也被剑气划过,变得支离破碎,散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堆废纸。

    “不!不要杀我们。”看到陈枫轻易的毁掉了自己三人发出的法宝,这三人心痛之余更多的则是恐惧,只能高声喊叫起來,期望陈枫能留自己一命。

    “都说了你们是在找死。”陈枫伸手一指,死剑一闪而过,三人全都被拦腰斩断,被死剑攻击之后,三人身上的灵魂生机在最短的时间就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原來这是个杀神,幸好我沒有招惹他。”在场的很多修士心中全都闪过这个念头,就连魔宗的两名黑衣修士也是脸色不自然,要是刚才陈枫使用这两柄圣器和自己两人交手,那么不用问,自己两人已经沒命了。

    嗖嗖!

    生死二剑围着陈枫盘旋了两圈就钻进陈枫体内消失不见,陈枫则是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继续坐在地上修炼起來。

    表面上陈枫很淡定,其实暗地里陈枫也在快速恢复着力量,毕竟生死二剑可是六品圣器,以陈枫现在的修为催动还是要消耗很多力量的。

    动用了圣器轻易的斩杀了三名修士之后在场的修士全都被镇住了,随着大家眼红陈枫身上的法宝,但是却也知道生命最重要,于是一个个都不自觉的又往后退了一段距离,那两个魔宗的黑衣修士也转移到了陨石的另一边,靠着陈枫这么近,要是这小子忽然爆发,这两人可沒有把握挡住圣器的攻击。

    嗡!

    就在这时候这块巨大的陨石忽然轻轻震动了一下,立刻陈枫就感觉心中闪过一丝警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了心头。

    “不好,有危险。”陈枫暗道,但是却又有些奇怪,不明白这股危机來自何处。

    “小子,快离开这块陨石。”这时候塔忽然急声说道。

    陈枫來不及多想对着剑啸天喊了一声:“速速离开这里。”

    等陈枫喊出这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百米之外,剑啸天本來也感受到了一丝危机,此时听到陈枫的叫声,也快速的往远处退去。

    “不想死的快离开这里。”陈枫一边往远处飞奔一边口中大喊。

    嗖嗖!

    除了陈枫和剑啸天之外,魔宗的两名黑衣修士也紧跟着往远处飞去,毕竟这两人修为高深,在陨石轻微震动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不妥,再看到陈枫的动作这两人对视一眼也跟着远离了陨石。

    距离陨石百米之外有三十多名修士在参悟修炼,听到陈枫的喊声,有些修士反应极快,紧跟着飞了出去,也有些修士沒有当回事,或者是还沒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更有几个修士已经沉寂在了深度修炼之中,根本沒有听到陈枫的喊声。

    嗖嗖嗖嗖嗖!

    在陈枫飞出三十里的时候,这块巨大的陨石终于有了动静,陨石上面本來布满了数不清的剑痕,此时其中的上千道剑痕忽然爆发起來,数不清的剑光、剑罡、剑气、剑意不断的从剑痕中激射出來,好似一个会喷发利箭的机器,对着四周就是一片混乱的扫射,这时候整块陨石都绽放光明,剑气所过之术空间都发出急促的嗤嗤声。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一些还沒有离开的修士立刻就被击杀成了肉泥,接着被剑气蒸发的干干净净,化为虚无。

    噗嗤!噗嗤!

    这是还沒有逃出安全距离的修士被剑气剑光洞穿了身躯,更有一些修士知道逃不掉了,立刻拿出法宝对抗起來。

    嗖嗖!

    两道劲气一左一右对着陈枫的面门冲击过來,这两道剑气刚硬,急速,携带着洞穿一切的气势,但是陈枫一挥手,这两道剑气就被打碎。

    “距离太远了,这两道剑气沒有了威力。”陈枫低声说道.

    “哼,那是因为这块陨石上面的武道意志沒有完全爆发出來,不然方圆百里都会化为虚无,连人仙都无法抵抗。”塔冷笑着说道。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剑啸天飞了过來,不过剑啸天虽然沒事,但是身上也多了几道剑痕,鲜血都湿透了衣衫。

    “应该是我刚才动用生死二剑引起的。”陈枫沉声道。

    等攻击消失之后看到眼前的情况陈枫顿时大吃一惊,以陨石为中心,方圆二十里几乎变成了废墟,坚硬的地面被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坑洞布满,刚才在此地修炼的三十多名修士此时还剩下七八人,而且这七八人也是全都带伤,还有两人也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好险,要是再一个呼吸,恐怕在场的都活不下來一个。”剑啸天吃惊道。

    “哎!这些人都是因我而死。”陈枫叹息一声,然后上前,拿出丹药救治受伤的修士,活下來的修士很快也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全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陈枫,只不过却沒有一人敢出声。

    “看來在这里不能随便动用法力,不然会引发这块陨石上的武道意志。”魔宗的两名黑衣修士躲过一劫之后重新來到了陨石面前。

    “动用的力量越大,引发的反弹就越大,还是要小心点,幸好只是引发了剑痕中的意志,要是引发其他的印记,或者虚空风暴留下的气孔也來凑热闹,那么我就只能躲进长生塔之中了。”陈枫心中想道。

    陈枫拿出一些法宝算是赔偿给这些受伤的修士,然后陈枫和剑啸天又重新來到了陨石面前。

    “嘿嘿,这样也好,要我看,咱们把这些人全部杀光,省的有人來和我们分享这块陨石。”魔宗的两人看了陈枫一眼提议道。

    “我是不会动手的,不过你这个提议也算不错,我可以把在场的修士全部杀光,然后只剩下我们两人。”陈枫嘿嘿直笑。

    “哼!”听了陈枫的话这两人冷哼一声,然后走到了一边。

    “呵呵!我看这两个家伙不像好人,你真该动手杀了他们。”剑啸天笑道。

    “修炼界哪有几个好人,死在咱们手中的修士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两人是魔宗出來的,沒有一开始就把在场修士杀光已经算是善良之辈了,好了,咱们开始修炼吧,刚刚有所收获,就被那三人打扰了。”陈枫说着再度释放出一丝灵魂之力开始参悟起來。

    剑啸天想了想,快速飞了出去,一连飞了上百里,找了块十米來高的石块,然后竖在距离陨石百丈的地方,随后又在上面刻了一行字,这才从新來到了陨石面前。

    剑啸天是一个纯粹的剑修,这块陨石上剑痕中蕴含的剑道意志对剑啸天有些致命的诱惑,只是看了一眼剑啸天就再度进入了修炼状态中。

    而陈枫此时依然在使用长生剑术和剑痕中的意志交手着,每当自己有了进步,可以和武道意志幻化出來的剑招抗衡的时候,陈枫就会提升灵魂之力,触发更大的压力。

    和在长生塔中的雷池中修炼一样,顶着强横的压力修炼才能进步飞速,而陈枫更是早已习惯了这种压力。

    “长生剑术果然神奇,要是在同一个境界中,光凭这套剑诀就可以横扫其他人了。”随着修为的加深,对于长生剑术的理解越來越深,陈枫就越來越吃惊,吃惊于长生剑术的强大和变幻莫测以及深奥。

    时间一天天划过,很快众人在陨石面前修炼了十天,说來也巧,这十天的时间里并沒有新的修士加入,这也让众人更是安心的修炼。

    这一天剑啸天猛地站起來,身上散发出一**强烈的剑意波动,双眼开阖之间也有剑芒在不断的闪动。

    “咦!突破了吗?”陈枫有些惊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