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接连交手

关灯
护眼
    陈枫这一分心二用,施加在火剑上面的力量立刻开始减弱,红发修士抓住了机会,大喝一声,全身火鸦不断的翻卷,两只巨大的火手印融合一体,成为一只更加凝练的手印,然后猛地一抓竟然把陈枫的火剑抓在了手中。

    “好,这件宝器是我的了。”红发修士心中大喜。

    火剑被夺,陈枫并沒有担心,而是施展长生剑术对着其他人杀去,这一段时间陈枫在陨石面前修炼,每天都和陨石上的剑意交手,剑术有了很大的进步,此时只见陈枫手中的火蛟剑爆发出一团团的剑光,所过之处不断的有修士被斩杀。

    本來跟着红发修士前來的修士一共有将近二十人,此时被陈枫杀的只剩下七八人往四周不断的逃窜。

    “好小子,竟然敢得罪我们圣火教,你这次是死定了。”看到这一幕红发修士大怒,正要收起火剑就看到一柄更加强势的火红色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烈芒对着自己斩杀过來。

    “不好,是高阶宝器。”

    唰!

    火蛟剑快速一斩,把火手印整个的切开,接着陈枫一招手,火剑自由之后化为一道流光对着红发修士激射过去,于是同时火蛟剑也变换成一条火红色蛟龙的形状,张开大嘴对着红发修士吞吸过去。

    “毒火邪龙枪!”面临这种压力红发修士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最强本领,一柄暗黑色的长枪出现在手中,枪身上刻画着一条威风凛凛的蛟龙,枪尖处火芒不断的吞吐不定,就好似有一条邪龙在吞吐着龙珠,随着红发修士的挥动,这条暗黑色的长枪整个的变成了一条蛟龙,而且还有咆哮声发出。

    “咦,高阶宝器,枪身中应该是封印着一条蛟龙,不过还比不上我的火蛟剑。”陈枫收回火剑,专心催动火蛟剑和对方厮杀起來,只见两人中间有两条燃烧着烈火的蛟龙在不但的搏斗撕咬,一时间飞沙走石,山崩地裂,场面很是火爆,红发修士的同伴本來还想上前帮忙的,现在也都一个个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到。

    “哈哈哈,这里这么热闹啊,原來是毒火邪君在和人交手。”

    “毒火公子,看來你有些麻烦啊,要不要我上來帮忙啊?”

    在两人交手的时候又有修士赶到了,而且这些修士看样子似乎和毒火邪君有些过节,看着两人交手不断的在四周指指点点。

    “哼!今天到此为止,小子,以后再和你算账。”毒火邪君收起长枪,快速后退,和陈枫拉开了距离,显然是有了戒心。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要是再交手,今天我肯定要杀了你。”陈枫大笑道。

    “你!”毒火邪君脸色一变,但是又忍住了,一扭头往远处飞去。

    “哈哈哈,原來毒火邪君这么沒种啊,竟然被人吓走了。”这时候外观的修士中有人冷嘲热讽起來。

    “万邪,火生,你们这是在挑衅我。”本來已经远去的毒火邪君听了这话再也忍耐不住,快速返回,手中的蛟龙长枪不断的发出咆哮声,就要上前动手。

    “就是在挑衅你,你又能怎么样?”万邪公子冷笑道。

    “给我去死!”毒火邪君大怒,手中长枪一挺,对着万邪公子攻击过去。

    “怕你不成,阴风卷云!”

    万邪公子手中折扇猛地一扇,漆黑如墨的阴风黑云呼啸而出,和毒火邪君的攻击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阵阵阴冷刺骨的寒气。

    “原來是万邪公子和火生,这两人怎么也來这里了,对了当时从拍卖行出來之后,遇到的劫匪应该是这两人在背后搞的鬼吧。”陈枫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万邪,毒火,你们不要打了,前方出现了一件神物,现在很多修士都过去了,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傻傻的拼命。”这时候一只巨大的飞禽滑翔过來,所过之处,在空中留下一片混乱的气浪。飞禽上站着一名瘦高的修士,腰间插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的笛子。

    “是魔音门的萧潜,这家伙也來了。”这时候有修士认出了來人的身份。

    “不错,毒火邪君,这次我们前來不是和你争斗的,听说这里出现了一件神物,咱们一同去看看,要是想厮杀,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出乎众人的意料万邪公子竟然主动退让。

    “也好,先去看看是什么东西,以后在厮杀。”毒火邪君点点头。

    “魔宗、圣火教、魔音门,这些门派虽然比不上北原十大仙道门派,但是实力也不能小觑,连这些人都出现了,不知道九霄宫的人什么时候出现。”陈枫心中想着,走到了剑啸天面前,此时剑啸天已经站了起來,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身上的剑意却直冲高空,这是境界提高的表现。

    “剑兄,感觉如何?”陈枫问道。

    “还好,我现在已经是天人四层的境界,只不过刚才渡过雷劫,还是有些虚弱。”剑啸天说道。

    “哈哈哈,沒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大名鼎鼎的陈枫和剑啸天,真是失敬失敬。”这时候万邪公子忽然大笑着走了过來。

    万邪公子似乎是故意一般,声音很大,远远传了出去,在场的很多修士全都把目光看向了陈枫两人,更有些人眼中掩盖不住**裸的杀机。

    “哈哈哈,沒想到一进入星辰海域还沒有多久,就遇到了这两位,看來真是运气啊。”这时候天雷子也带着一群修士飞了过來。

    “这几人看來是想死了。”陈枫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心中有些恼怒,对方这样做,可以让自己处于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这几人倒是够卑鄙的。”剑啸天也是杀气腾腾,要不是力量沒有完全恢复,此时已经动手了。

    “万邪公子?”陈枫淡淡的说道,同时暗暗酝酿着力量。

    “不错,正是在下,沒想到我万邪公子还挺有名的,连大名鼎鼎的陈枫都认识,不够说起來陈兄你可真是了不得啊,连九霄宫的修士都是说杀就杀。”万邪公子笑着说道。

    “死在我手上的可不只有九霄宫的弟子,其他小门小派的修士我杀的更多,就不如眼前就有几个。”陈枫说着双眼一亮,身上气势猛地的爆发出來,生死二剑离体而出,死剑对着万邪公子攻击过去,生剑也同时斩向了天雷子。

    “不好,是圣器!”

    “公子小心!”

    万邪公子身边的两名黑衣护卫同时出现,挡在了万邪公子面前,天雷子身边的王叔也显出身形,一把抓住天雷子往一边躲去。

    “都给我死!”

    陈枫这一次可是发怒了,灵魂力猛地灌输在生死二剑之上,生死二剑其中的力量狂暴般的爆发出來。

    “公子快跑!”两名黑衣卫士挡在万邪公子面前,打出一道道攻击,想要挡住死剑的攻击,抓住天雷子的王叔也是燃烧了灵魂之力,把速度施展到了极限,但是陈枫发出的生死二剑可是六品圣器,这些人连人仙都沒有达到,怎么可能挡住生死二剑的攻击。

    先是两名黑衣卫士打出的攻击被死剑切开,接着死剑从两人面前一闪而过,两名黑衣卫士全身一顿,双眼惊恐,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不敢相信就因为自己的公子说了几句话,自己就死在了这里,更加令两人憋屈的是,杀自己的修士修为似乎不高,只是仗着法宝厉害。

    这就足够了,两名黑衣护卫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然后剩下的一些思维就被一股强横的毁灭之力摧毁。

    一剑,两名渡过八次雷劫的修士就被斩杀了,万邪公子的脸色猛地一变,來不及躲闪,一挥手一面布满花纹,古朴大气的圆形盾牌挡在了面前。

    “我这面金石盾也是圣器,就不相信挡不住对方的攻击。”万邪公子全身的法力都催动起來,挡在面前的圆形盾牌立刻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另一边抓住天雷子的王叔也是闷哼一声,一条手臂被生剑斩了下來。

    “金刚符!”

    关键时刻天雷子拿出了一张圣器级别的灵符,灵符散发出金灿灿的屏障,把自己和王叔包裹了起來。

    “果然有些底蕴,不过在我面前还不够看。”陈枫冷笑,魂魄二穴猛地鼓动,生死二剑的威力再度加强,速度也更加迅捷。

    噗嗤!噗嗤!

    两声轻响,天雷子的金刚符被一剑切开,整个人和王叔一起被劈飞了出去,口中鲜血不断的喷涌出來。

    挡在万邪公子面前的古朴盾牌也被一剑剖开,万邪公子浑身是血的倒飞了出去。

    “咦,竟然沒死,原來这些人身上都还穿着护身甲衣,不过我看你们还能不能挡住接下來的攻击。”此时陈枫是铁了心的要斩杀这几人,不顾急速消耗的灵魂之力,再度发动了攻击。

    “大家速速一起出手,他不能发挥出圣器的全部力量。”这时候火生大叫起來,同时一挥手扔出一个快速旋转的风火金刚轮对着陈枫撞击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