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天神巨手

关灯
护眼
    在火生动手的时候,其他跟來的修士也有很多人出手了,大家不敢靠近陈枫,只能远远的打出各种法宝对着陈枫轰击过來。

    “你也是找死!”陈枫冷笑,本來火生沒有挑衅,陈枫还想着放过对方,此时见对方动手,陈枫心中更加怒了。

    “生之屏障!”陈枫一招手,生剑快速返回,围绕着自己快速转动,形成一层厚厚的剑气屏障,挡住了纷纷砸來的攻击。

    “死亡攻击!”

    陈枫伸手一指,死剑化为一道黑色的光芒,所过之处,各种法宝和攻击纷纷破碎,火生打出的风火金刚轮也被一剑斩成碎片。

    噗嗤!噗嗤!噗嗤!

    死剑不断的闪动,一名名修士接二连三的被击穿,只要是被死剑攻击到的修士,身上的生机立刻快速消失,最后整个的断绝。

    有了生剑护身,陈枫根本不管四周的攻击,手一招把死剑拿在手中,对着火生冲了过來。

    “坏了,这家伙这么强横,早知道不出手了。”火生有些后悔,看到陈枫对自己冲來,心中沒有抵抗的念头,立刻施展御剑之术往远处逃去。

    嗖!

    陈枫快速來到一名修士面前,手中长剑一挥,这名修士连人带剑被劈成了两半。

    唰!

    陈枫身形闪动,一道剑光闪过,又是一名修士被斩杀。

    “天罗地网!”

    这时候终于有四名修士联合起來打出了一门禁制之术,陈枫离了就感觉四周的空间被禁锢住了,自己的速度慢到了极点,同时还有一股股粘稠之力想要把自己的手脚捆绑住。

    只不过粘稠之力刚刚形成,还沒有发挥出作用,就被陈枫周身的生剑切割开來,周围重新恢复了正常,接着陈枫手中死剑脱手飞出,一个盘旋,这四名修士全都被斩杀。

    “萧潜,毒火,你们两人还不出手。”这时候万邪公子看到自己一方的修士接连被陈枫击杀,而陈枫此时更像一个杀神一般对着自己冲來,不由的脸色都白了,于是不顾身份的大喊起來。

    “笑话,管我什么事?”萧潜冷笑道,然后踩着巨大飞禽快速往远处飞去。

    而毒火邪君看到陈枫这么厉害,早就吓呆了,心想着刚才陈枫要是施展出这种力量,自己早就被击杀了,听了万邪公子的话之后毒火邪君心中冷笑,又把被陈枫盯上,二话不说也來开了此地。

    “幸好你们招惹了陈枫,不然我还不知道这家伙这么厉害呢,说起來这家伙身上的法宝真的不少,不过可惜啊,我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毒火邪君心中冷笑,很快就到了数里开外。

    嘭!

    又是一名修士被陈枫斩杀,万邪公子刚扔出的一颗五雷霹雳弹也沒有奈何陈枫,反而被陈枫差点一道剑气斩断手臂。

    “陈枫,你不要这么过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万邪公子大声喊叫起來。

    “杀了你,以后就不会再相见了,怪只怪你今天无缘无故挑衅我。”陈枫冷笑,一挥手,手中死剑脱手而出,对着不断后退的万邪公子激射过去。

    嘭!

    死剑插在万邪公子身上,接着万邪公子整个人就爆炸开來,化为一团烟雾。

    “咦!怎么回事?”陈枫收回了死剑,刚才虽然打中了万邪公子,但是陈枫却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道不明,似乎死剑击杀的不是万邪公子一般。

    十里之外,万邪公子一脸煞白的正在逃窜,而且万邪公子一边在快速飞行一边口中咒骂着:“这个陈枫怎么这么厉害,这次要不是我身上有一张傀儡符箓,这一次我就要被干掉了,不过也说明了这个陈枫身上果然有好东西,看來我要再联合一些高手前來围杀他。”

    “原來是傀儡符箓,还是高级货色,算了,能逃走算你命大,希望下次不要再來招惹我。”烟雾消散之后陈枫就看到一张破损的符箓,符箓中依然有能量在不断的释放出來,正是这张符箓刚才替万邪公子挡了一劫。

    万邪公子逃走了,火生也不见了踪影,至于其他的修士更是死的死散的散,陈枫手中的圣器威力这么大,谁还敢留下找死,只有天雷子和王叔全身是血的正在逃窜。

    陈枫速度极快,全身剑光旋转着,很快就追上了天雷子和王叔。

    “陈枫,大家无冤无仇,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天雷子嘶声喊道。

    “是无冤无仇,怪只怪你的运气太好了,既然撞到了我,那么只有死路一条,下辈子再遇到我就逃得远远的。”陈枫说着挥舞着死剑对着天雷子斩去,剑身上剑芒暴涨,使死剑看起來大了几圈,按照这柄长剑的威力,这一下斩下去天雷子和王叔十有**都要送命。

    眼看着天雷子就要被斩杀,天空中忽然传來一阵阵轰鸣声,陈枫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印破空飞來,速度极快,而目标就是自己。

    按照眼前的情况发展,陈枫固然能一举斩杀天雷子,但是自己也会被这只大手掌打中,感受着手掌中传來的强烈压力,陈枫沒有犹豫,第一时间选择了后退。

    嗖!

    陈枫收回长剑,整个人好似游鱼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瞬间就到了百米之外。

    但是这只从远处飞來的手掌并可有放过陈枫的意思,在空中变幻了一下方向,继续对着陈枫拍击过來。

    这只手掌粗大有力,完全由真气凝成,所过之处轰隆作响,手掌上更是散发出一股沛然莫御的气势,就好似一只天神的手掌想要捉星拿月。

    “哼,怕你不成!”看到对方紧追不舍,陈枫心中冷笑,全力体内识海中的灵魂之力,手中的死剑变得更加暴虐起來,一股毁天灭地剑意从剑身中散发出來,几乎凝成了实质,令周围的空间都变得粘稠起來。

    “给我破!”

    陈枫双手举起死剑,对着拍击过來的巨大的手掌猛地一剑斩出,一道上百丈的剑罡从剑身中猛地飞出,重重的斩在了手掌之上。

    轰!

    出乎陈枫的意料,这一剑陈枫破开了这只大手掌,但是自己发出的剑罡也被手掌拍的粉碎,余波产生的强烈劲风令陈枫不断后退,失去了击杀天雷子的机会。

    余波还沒有消失,一名中年儒生打扮的修士出现在半空中,相貌平凡,个头不高,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气势。

    “这人厉害!”陈枫心中惊讶,心知肚明要不是有生死二剑护身,就是十个自己恐怕也不是这人的对手。

    “见过师叔!”看到來人,天雷子脸上立刻露出惊喜之色,同时也松了口气。

    “恩!”中年儒生点点头,双眼一扫就看到了王叔断掉的手臂。

    “你的手臂?”中年儒生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对方不简单,还是算了。”王叔苦笑道。

    “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天神宗的人就是十大门派也不能随便欺负。”中年儒生说完身上气势猛地一涨,对着陈枫大步走去,有一种帝王出巡龙行虎步的气势,伸手一按,又是一只巨大的手掌轰隆隆的对着陈枫轰击过去。

    这一次的手掌和上次还有所不同,上一次是灰暗凝实,这一次却是晶莹剔透,好似完全由水晶雕刻成一般,但是陈枫已经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陈枫不由的有些暗暗叫苦,刚才的一番争斗,自己强行使用生死二剑,已经是超负荷了,识海中的灵魂之力几乎快要枯竭了,就连魂魄二穴都有些隐隐作痛,陈枫知道这是过度透支的结果,要是平时偶尔超负荷使用一次这种力量倒是沒事,但是经常性的动用自己掌握不住的力量,对身体的损害还是很严重的。

    虽然陈枫修炼了长生真经,长生真气更是有着快速修复伤势的功效,但是对于陈枫來说经常使用这种远超自己力量的法宝,对自己的修行不好,就连长生塔也是如此。

    不过现在面临着这种情况,陈枫不得不动用这种高端力量,要不然肯定要被对方一掌打飞了。

    “哎,难道又要动用长生塔的力量。”陈枫有些无奈,虽然凭自己的灵魂之力无法动用生死二剑了,但是长生塔不同,只要自己心神一动,就能调动长生塔的最强力量,然后把对方砸成肉泥。

    说起來陈枫心中真的有这种冲动,老是被别人挑衅,陈枫心中已经开始上火了。恨不得一发狠把长生塔招出來,把这些人全都砸死。

    就在陈枫思索着要不要拿出长生塔对敌的时候,一道大笑声传了过來:“哈哈哈哈,何箫子,你竟然敢对我们太乙门的弟子出手,我看你这是找死,信不信我带人把你们天神宗给灭了。”

    伴随着这道狂傲的声音,一道粗大的雷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來,直接劈在了那只晶莹剔透的手掌之上,就好像水晶被金石撞击,这只手掌先是出现一道道裂纹,最后轰的一声化为粉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