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诡异沙漠(三章合一)

关灯
护眼
    “一定要坚持住了,你好不容易把力量恢复到这种程度,可不能就这样再被打回去了。”陈枫大吼起來。

    “哈哈哈哈,就凭这些小小的人仙,还沒有那个本事,既然我已经苏醒了,就不会再被打落下去。”塔哈哈大笑起來,接下來长生塔中的灰色气流也开始燃烧起來,陈枫以往搜刮的各种矿石也开始融化起來,灵药、法宝、妖核、阴煞泉水、天劫之力等一些蕴含能量的修炼物资全都开始爆裂、解体、最后化为粉碎,所有的能量全都涌进了二层塔之中,破散的大阵再度开始运转。

    “什么?竟然沒事,这怎么可能?”

    看到面前的这座忽然出现的九层塔在十六件圣器的轰击之下依然沒有破损,沒有被打飞,众人全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这令人不能相信的一幕。

    而这时候天之陨石已经被收进去了三分之二,众人全都明白,要是天之陨石被完全收进塔中,那么这座九层塔就会离开。能挡住这么多的圣器联手,那么这座九层塔想离开就更简单了。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法宝,难道是道器,肯定沒有这么厉害的圣器?”

    “不错,咱们这一次已经动用这么多圣器了,但是依然沒有搞定地方,那么这座塔十有**是道器。”

    道器!道器!道器!

    在场的修士双眼全都变得火热了,道器,这是什么级别的存在,这可是比圣器更高一层的法宝,再往上就是仙器了,道器,承载着大道的痕迹,不管是威力还是本源品质,都不是圣器可以相比的。

    人仙炼制孕育圣器,那么道器则需要地仙的实力和境界才能孕育或者炼制出來。

    “要是我有一件道器,就可以横扫其他人仙了。”

    “要是我能得到这件道器,以后飞升仙界的几率又大了一些。”

    “得到这件道器,本门的实力会再度提升和加强。”

    这时候十大门派的人仙开始各自动着自己的心思,每个人都想要把眼前的这座塔占为己有。

    就是这一停顿的功夫,陨石再度往长生塔中消失一分,眼看着长生塔就会成功收走这块陨石。

    “大家不要发愣了,再度联手攻击,先把这座塔制住再说。”这时候流云阁的人仙最先大叫起來。

    “不错,千万不要让这座塔跑掉了,联手攻击。”

    十六件圣器再度开始发威,强烈的波动散发出來,十六道光柱被凝聚出來,再度对着长生塔轰击过去。

    “坏了,又來了。”陈枫脸色变得面若死灰,第一次长生塔消耗了大量的能量才勉强挡住对方的攻击,这一次在陈枫看來长生塔肯定是挡不住了。

    “嘿嘿,來的有些晚了。”塔嘿嘿笑道,整个塔身猛地绽放万丈光芒,力量瞬间增强了一倍,那块天之陨石终于完全钻进了长生塔之中,收取了这块陨石之后,长生塔立刻快速缩小,然后化为一道流光对着那巨大的门户冲去。

    嗖!

    长生塔消失在门户中,连一丝涟漪都沒有溅起,至于那些圣器打出的攻击全都扑了个空,有一些攻击更是打在了秘境门户之上,门户立刻被惊动,出现了强大的反弹之力,令一些躲闪不及的人仙受到了创伤。

    “竟然进入了秘境之中,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个门户连人仙都不能进入。”

    “是啊,刚才那可是道器啊,怎么可能进入门户呢。”

    “道器,道器,坏了,能催动道器的最低也是人仙吧,而且刚才能挡住咱们这么多人联手,我看有可能是地仙。”

    “这样说咱们得罪了一名地仙。”

    说到这众人全都愣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在场的人仙高手平时一个个都高高在上,不把众生放在眼中,尤其是十大门派的人仙更是高傲的紧,就是修为比自己高深的修士都不放在眼中,但是现在不同,一个拥有道器的地仙所产生的能量就连北原这十大门派也承受不起,甚至有把这些门派颠覆的可能性。

    就在刚才,众人联手围攻了一名地仙,那么等这名地仙腾出手來,秋后算账,在场的人仙恐怕谁也沒把握挡住这名地仙的追杀。

    想到这在场人仙的脸色全都难看起來,一个个嘴巴干涩,说不出话來。

    “刚才,那座塔,这小子身上竟然有一件类似道器的法宝。”这时候太乙门的大长老也看到了这一幕,众人不知道这座九层宝塔是从哪里出现的,但是大长老却知道的清清楚楚,心中惊涛骇浪,贪婪的眼神不断的闪烁。

    最后大长老决定不把这件事说出來,要是说出來众人都会把目光锁定在陈枫身上,那么自己想要从陈枫手中把道器抢來就有难度了。

    “可惜这个门户人仙不能进,不然我一定要追上去。”大长老心中暗道。

    嗖!

    这时候大长老身边的空间忽然一阵波动,一名须发皆白的高大老者显出了身形。

    “见过太上长老。”大长老心中一惊,立刻上前行礼。

    原來这个高大威猛的老者竟然是太乙门的太上长老,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飞天战场中呆着,此时方才走出來,这可是比长老比掌门辈分都要高的存在。

    “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应该是本门弟子吧?”太上长老万重山淡淡的问道。

    “是本门的叛徒,叫陈枫,杀了不少九霄宫的弟子。”大长老咬咬牙说道,虽然自己已经晋升了人仙,但是依然远远不是面前这个老者的对手,听了对方的问话,大长老心中有些不安,不明白太上长老是什么意思。

    “哦!”谁知道太上长老万重山只是点点头,面无表情,并沒有接着询问,这令大长老暗松了一口气至于还有些疑惑。

    “这里就是秘境吗?”此时陈枫和剑啸天已经重新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并沒有遍地的灵药,周围也沒有浓郁的灵气,有的只是一片荒凉的浩瀚沙漠。

    就在刚才,关键时刻,长生塔在千钧一发之际收取了天之陨石,然后成功穿过门户,进入了秘境之中,但是结果就是长生塔中的灵石等各种修炼材料几乎消耗一空,整个长生塔空荡荡的,连浓郁的灵气都变得稀薄了许多,只剩下一些变得有些破败的灵药零星生长在药田之中。

    “灵石沒有了,仙气沒有了,法宝沒有了,各种矿石沒有了,现在就连灵药剩下的都不到十分之一,塔,我现在变成穷光蛋了。”陈枫大声吼叫起來,悲愤之极。

    “放屁,你怎么会是穷光蛋呢,你不是还有我吗,只要我还存在,你那些破烂灵石又算什么,再说了那块陨石已经到手,比起你那些破烂玩意,你还赚了很多。”塔的声音有些微弱。

    “那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陈枫不爽的问道。

    “还好,比想象中要好得多,但是我要先休息一阵,要不是我本体足够坚韧,这次面对十六件圣器的围攻,结果肯定要凄惨的多。”塔说道。

    “现在还不够凄惨吗?”陈枫冷笑道。

    “只好还活着,这不是很好嘛,而且我的力量并沒有减弱,只是有些疲劳罢了,好了,我先休息一会了。”随后塔就沒有了声息。

    于是长生塔安静下來,陈枫和剑啸天则是出现在了秘境之中,刚一露面两人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周围的空气很粘稠,四周的空间很稳固,陈枫和剑啸天勉强飞了上百里,就感觉体内的真气快速消耗着,真气的消耗速度是平时的十倍,而且两人最多只能飞上百丈高空,再往上就有种窒息的感觉。

    嗖!

    陈枫一挥手,一道剑气飞出上百米,然后开始减弱消散,陈枫皱皱眉,一拳打在地上,黄沙飞溅,出现一个大沙坑。

    陈枫皱皱眉说道:“有些不妙啊,这里的法则之力似乎被限制了,又或者和外界不同,现在我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

    “我也感觉到了,我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慢了很多,不光是我本人,就连我身上的这把长剑都受到了压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整体來说我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不能发挥出來。”剑啸天一边说着一边信手打出几道剑气,这些剑气落在地上,钻进黄沙中消失不见,但是很快,地面一颗颗的黄沙变成了粉末。

    “连这里的沙粒都比外界坚硬的多。”剑啸天摇摇头。

    “不是说这里灵药遍地、灵气充足吗,怎么咱们却來到了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

    “只能说咱们运气不好吧,不知道其他人都到了什么地方?”

    陈枫和剑啸天一边前进一边慢慢适应着这里的法则之力,同时不断的查看着四周的情况,毕竟这里是一处未知之地,也许危险随时都会到來。

    “咱们已经走了大概上百里了吧,自从能御剑飞行之后我还沒有脚踏实地的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剑啸天苦笑着说道。

    “那就休息休息,既來之则安之,我看这里挺不错啊,那么安静。”陈枫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伸了个懒腰,看着高空中散发着浓烈能量的太阳有些发呆。

    “这里的太阳很逼真,也就说明了这个世界规模不小,有自己的法则,有能散发出高度能量的太阳,我现在很怀疑咱们是不是还在永恒大世界之中。”陈枫笑着说道,同时整个人仰躺在地上,清楚的感受着滚烫的黄沙散发出來的热气。

    以陈枫的肉身强悍程度來说陈枫并沒有感到劳累,只不过感觉精神上有些疲惫,也许是刚才长生塔受创这件事打击的,也许是沒有方向和目标感觉有些迷茫和对未來的一些不确定。

    “似乎好久沒有这么放松过了。”剑啸天也躺在了滚烫的黄沙之上,说起來剑啸天身为大罗战体,本身的天赋要超过陈枫,而且平时修炼的认真程度也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相比的,此时躺在地上猛地放松下來,竟然有种懒洋洋不想起來,想要大睡一觉的感觉。

    陈枫也是如此,只感觉懒洋洋软绵绵的这种感觉很爽很美妙,忽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平时拼命修炼似乎有些不值得,还是现在这种感觉比较好,慢慢的陈枫双眼有些合拢,似乎是阳光的照射,又似乎是本身就像大睡一场。

    “剑兄,你是不是感觉有些随意?”陈枫忽然开口问道。

    “是啊,全身懒洋洋的,感觉有些疲惫。”剑啸天也这样说道,两人脸上的笑容更加轻松了,身上结实的肌肉都开始松软下來。

    “不对劲!”

    “有问題!”

    陈枫和剑啸天同时睁开双眼,眼中激射出两道精光,但是两人并沒有立刻起來,而是凝集心神,开始查看四周的动静。

    嗖嗖!

    陈枫和剑啸天同时弹身而起,陈枫一拳重重的轰击了出去,拳劲好似火山爆发一般钻进了黄沙之中,而剑啸天也拿出长剑闪电般刺进黄沙之中,剑气喷射,黄沙四溅。

    “沒动静,难道是咱们的错觉?”剑啸天双眼如电,浑然沒有了刚才懒洋洋的样子。

    “不是错觉,地下肯定有东西。”陈枫戒备的说道。

    嘭!

    刚才两人所躺之地立刻炸开,数不清的黄沙刺破空间发出一阵阵嗤嗤的声音,足以说明这些黄沙的冲击力。

    陈枫手掌猛地一翻一卷,这些飞溅起來的黄沙全都落在陈枫掌中,化成了粉末,接着一团火红色是影子对着陈枫冲了过來。

    叮!

    剑啸天快速上前一剑,把这团火红色的影子打飞出去,但是并沒有剑啸天想象中的那样被斩成两半,而是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

    一只一米來长的火红色蝎子出现在黄沙之上,两只火红的眼睛就好似燃烧的火苗,尾部的毒针不断的甩來甩去,发出咻咻的声音,阳光照射之下这只蝎子身上的颜色变得更加火红刺眼。

    “难道是沙漠毒蝎?”陈枫有些吃惊。

    “确实是沙漠中的毒蝎,但是却不是一般的毒蝎,刚才我那一剑竟然沒有破开这只蝎子的防御。”剑啸天缓缓说道。

    “会使用灵魂攻击的妖兽,这只蝎子不简单啊。”陈枫说着一挥手,一团凝聚成团的劲气脱手而出,对着这只火红色蝎子的眼睛攻击过去。

    咻!

    但是这只火红色的蝎子尾巴猛地一甩,速度快到了极点,尖锐的尾针一闪而过,陈枫发出的劲气就好似一个气球被扎了一下,然后猛地炸开。

    嗖嗖嗖嗖嗖!

    接下來,这只火红色的蝎子对着陈枫和剑啸天同时发动了攻击,一股股凝聚成针的劲风从尾针上激射出來,好似乱箭一般对着陈枫两人一阵激射。

    “看样子应该是一只大妖。”陈枫抽出火剑在身前快速转了个圈,这些劲风全都消散无踪。

    嗖!

    剑啸天上前,重重一剑斩在了火红色蝎子身上,火红色蝎子翻滚出去,身上多出了一道剑痕,赤红色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出來。

    “好家伙,这么硬的外壳。”剑啸天有些吃惊。

    “咦,不对劲。”陈枫和剑啸天只感觉意思忽然一阵恍惚,等反应归來的时候,陈枫就看到一点寒芒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來不及多想,陈枫伸手挡在面前,竟然用手掌挡住了火红色蝎子尾针的攻击。

    叮!

    陈枫手心一痛,然后快速后退,低头一看,掌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针眼大的小洞口,沒有鲜血流出,但是陈枫却感觉手掌开始麻痹起來。

    长生真气运转,麻痹感立刻消失,掌心中的小红点也快速愈合消失。

    “好厉害的攻击,要不是有护身甲衣,我这一下手掌都要被刺穿了。”陈枫暗暗惊讶。

    此时剑啸天正在和火红色蝎子打斗,按照场上的局面剑啸天很快就能把这只蝎子斩杀,因为这只火红色蝎子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大量的血液流出,令这只蝎子变得越來越虚弱。

    但是就在这时候剑啸天身形忽然停顿了一下,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对这只蝎子來说已经足够了。

    嗖!

    两只骇人的粗大足钳快速对着剑啸天的喉咙夹去,这一下要是成功,那么剑啸天必死无疑。

    而剑啸天就是因为刚才停顿了一下,所以很难挡住这一次的攻击。

    这时候陈枫赶到了,手中火剑快速恢复,一道火红色剑影闪过,两只粗大的足钳被斩落下來,鲜血开始大量从伤口处流淌出來。

    剑啸天反应归來,一挥手剑光暴涨,这只受伤的火红色蝎子立刻被**,变成了粉碎,同时一颗火红色珠子滚落在了黄沙之上。

    陈枫一招手把这颗珠子拿在了手中,立刻就感觉这颗珠子中蕴含着浓郁的火之力。

    “这是妖核,还是品阶不错的妖核。”陈枫抛了两下然后扔给了剑啸天。

    “很精纯的火之力,不过其中还有一些火毒,我用不到。”剑啸天说着又把妖核还给了陈枫。

    陈枫点点头把妖核收起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说道:“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东西,刚才的灵魂攻击应该不是被咱们杀死的蝎子发出的。”

    “不错, 我也是这样想的,刚才要不是你出手,我的情况可有些不妙啊。”想起刚才的情况剑啸天依然感到有些心惊,要不是陈枫快速出手,自己就是不死,喉咙也要被对方的足钳夹破。

    陈枫施展出灵魂之力,却感觉灵魂之力也受到了限制,只能深入黄沙数十米处,根本就察觉不出有什么异状。

    “这里的法制限制实在是太强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的生物有沒有受到影响?”陈枫说道。

    嘭!嘭!嘭!嘭!嘭!

    陈枫话音刚落,四周的黄沙纷纷炸开,接着就是一道道的火红色影子窜了出來,对着陈枫和剑啸天攻击过去。

    “这么多的毒蝎。”陈枫惊呼起來,整个人快速飞起,想要冲上天天空,但是陈枫却发现,这些火红色蝎子速度快捷无比,自己刚飞起來十來米就被四只火红色的蝎子围住了,一道道虚影闪过,尖锐的尾针从四个方向对着陈枫攻击过去。

    和陈枫一样,剑啸天也被四只火红色的蝎子围住了。

    “小心对方的灵魂攻击。”这时候陈枫双眼一亮,立刻开口大叫起來。

    果然,陈枫话音刚落,就感觉识海一阵翻腾,自己立刻就感觉双眼一阵模糊,而且这一次的感觉比上次更加严重,因为陈枫竟然感觉到了一股眩晕的感觉。

    由于事前有准备,虽然灵魂方面遭到了攻击,但是陈枫手中火剑却挥舞了起來,挡住了四周的攻击。

    另一边剑啸天因为有上次的经验和陈枫的提醒,整个人也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不光挡住了对方的攻击,还把其中一只蝎子劈飞了出去。

    “这些蝎子防御极强,剑兄小心点,要不然就把你上次得到的长剑拿出來。”陈枫提醒道,同时身形快速闪动,好似游鱼一般从四只蝎子的包围中钻了出來,然后对着剑啸天冲去。

    但是陈枫还沒有靠近剑啸天就重围被对方围住,而且令陈枫感到有些不妙的是,地面黄沙炸开,竟然又有两只蝎子钻了出來。

    长生剑术!

    既然对方速度极快,那么陈枫不再躲闪,而是手拿火剑施展出长生剑术,立刻一片片长剑的虚影把陈枫整个人包裹起來,由于这柄火剑是六品宝器,威力强大,可以破开这些蝎子的防御,所以很快就有一只蝎子被陈枫斩成了两半,沒多久又有一只蝎子的尾针被陈枫切了下來。

    此时剑啸天也拿出了全部的力量,因为现在是在危险的未知之地,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这一次剑啸天手中也换了一柄长剑,虽然不是圣器,但是却极其锋利,再加上剑啸天神妙的剑术,一番厮杀之下竟然比陈枫速度还要快,陈枫斩杀一直蝎子的时候剑啸天已经斩杀两只了。

    但是两人并沒有高兴,因为四周又多出了两只蝎子,这两只蝎子出來之后并沒有上前攻击,而是远远的把陈枫和剑啸天围起來,尾针甩动,一道道尖针锋芒一般的劲气远远的对着陈枫两人攻击过去。

    这些蝎子竟然使用远程攻击來干扰打击对方。

    “哼!”

    陈枫自然不怕这些攻击,反正自己身上有极品宝器级别的护身甲衣,不把这些攻击放在心上,但是剑啸天就不同了,很快就闷哼一声,身上被攻击了一下,一个小小的洞口处不断的有鲜血流淌出來。

    “可恶,咱们不会是进了蝎子窝了吧?”剑啸天忍不住说道。

    “肯定是蝎子窝,我以为一进來就能找到宝物呢,现在看來咱们这次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陈枫说道。

    两人谈话的功夫已经靠在了一起,但是这时候又是一股无形的波动扫过了两人的识海,令两人的身形再度迟钝了一下。

    “不妙!”

    陈枫回过神來第一件事就是护住剑啸天,至于自己则是完全放弃了防御。

    果然,接下來陈枫立刻就感觉身上有数处好似被尖针刺了一下,陈枫知道自己中招了,手中火剑快速一挥,立刻就有两只蝎子被斩断了足钳。

    同时剑啸天回过神來也干掉了一只。

    不过接下來陈枫就惊奇的发现,这些被斩掉足钳或者尾针的蝎子并不会死去,而是重新慢慢的生长出新的足钳和尾针,一开始两人沒有注意到这件事,差点被一只重伤又恢复的蝎子偷袭成功。

    “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家伙真是讨厌,要不是有这种怪异的灵魂攻击,这些沙漠火蝎子还是很好对付的。”剑啸天说道。

    “这些蝎子不会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吧,这里应该有宝物吧?”陈枫这时候却忽然说道。

    “有沒有宝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咱们现在尽快杀出去比较好。”剑啸天苦笑道,说起來剑啸天的攻击力还是很强的,但是却不像陈枫那样有高阶的护身甲衣,所以在这种级别的打斗中很是吃亏,要知道这些火红色的蝎子不光攻击和防御惊人,而且身上还带着剧毒。

    “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些蝎子是沙漠火蝎,难道你认识这些蝎子?”陈枫笑着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种闲情逸致,我只不过是看着这些蝎子发红,一时之间随便说说罢了。”剑啸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话音刚落,围住两人的一群火红色的蝎子忽然张开了嘴,一股股赤红色的火焰对着陈枫两人焚烧过去,很快两人四周就变成了一片火海,而且这些火焰不会熄灭,火焰中更是蕴含着火毒,随着火焰的燃烧,四周的黄沙都开始纷纷爆裂起來。

    “你这个乌鸦嘴。”陈枫和剑啸天脸色一变,然后同时指向对方。

    “算了,还是想办法杀出去吧,我來开路。”陈枫叹息道,手持长剑,大步上前,同时身上冒出了一个快速旋转的黑洞,挡在陈枫面前的火焰好似受到了召唤纷纷钻进了这个黑洞之中。

    “哼,正需要力量呢。”陈枫心中冷笑,把这些吸收來的火焰全都输送进了火之穴和火卦穴之中。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力之穴转动,陈枫力量暴涨,长剑挥动之处,一连有三只火蝎子被陈枫斩杀,打开了一个缺口之后陈枫和剑啸天快速冲了出去。

    嘭!嘭!

    黄沙炸开,溅起的黄沙把后面追赶的火蝎子挡了一挡。

    “陈兄,我发现这一个不妙的事情,这些火蝎子其实并不强大,要是在外面,我可以轻易的把对方全部干掉,但是现在咱们的力量却被限制了。”剑啸天说道。

    “而且对方的力量沒有被限制,再加上对方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会使用灵魂攻击的家伙。”陈枫接着说道。

    “你说前面会不会也有火蝎子。”剑啸天忽然说道。

    “你这个乌鸦嘴。”陈枫忍不住咬牙咒骂,因为一面厚厚的火墙从前方忽然升起,此时正对着陈枫两人撞击过來。

    不用问也知道前面出现了火蝎子,而且数量众多。

    “分解,火之八卦剑。”陈枫大喝一声,手中的火剑猛地变成了八柄长剑,快速布成剑阵把陈枫和剑啸天两人包裹起來。

    “冲出去。”

    “杀出去。”

    两人同时大叫,而且加快了速度,这时候火墙已经來到了两人身边。

    轰!

    火墙炸开了一个大洞,陈枫的剑阵有些摇晃,但是两人却安然无恙的冲了过去。

    冲过火墙之后两人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前面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火蝎子在等着自己。

    “果然是蝎子窝。”两人对视一眼不由的苦笑道。

    唰!唰!唰!

    陈枫伸手一指,剑光闪动,立刻就有三只火蝎子被斩杀,三颗火红色的妖核落在了陈枫手中。

    “要是沒有暗处的灵魂攻击,咱们完全可以拿这些火蝎子当做磨练和发财的目标。”陈枫说道。

    咻咻咻咻咻咻!

    面前数不清的火蝎子发动了攻击,这一次的攻击更加特别和猛烈,一根根尖锐的尾针从这些火蝎子尾部激射了出來,好似箭雨一般对着陈枫两人就是一轮扫射。

    叮叮叮叮叮!

    陈枫的八卦剑阵开始剧烈的震动起來,虽然沒有攻破陈枫的剑阵,但是却拖延了两人的时间,这时候四周的火蝎子已经围了上來。

    数不清的尾针,一只只巨大的足钳,还有一道道不断喷來的火焰,陈枫两人陷入了危机之中。

    “挡不住了!”两人心中同时出现这个念头。

    雪上加霜的是这时候暗处的灵魂攻击又到了,陈枫两人灵魂一顿,反应速度又慢了一下。

    “长生塔!”关键时刻陈枫大喝一声,还是招出了长生塔,长生塔一出现立刻把陈枫两人笼罩起來,挡住了四周的攻击。

    “给我把这些火蝎子全部震死。”挡住了这一波攻击之后陈枫控制着长生塔猛地一震,一股股强大的力量以长生塔为原点往四周散发开來,所过之处这些火蝎子全都被震成了碎片。

    嗖!

    就在陈枫高兴的时候,长生塔忽然化为一道流光,重新钻进了陈枫体内,任凭陈枫催动都沒有反应。

    “不要打扰我,我还沒有休息过來呢。”塔的声音忽然响起。

    “果然不行,长生塔还是受到创伤了。”陈枫脸色有些难看,要知道刚才陈枫催动长生塔,体内的力量竟然瞬间被抽取了一般,最重要的是长生塔也沒有了以往的威力,连周围的火蝎子都沒有完全搞定,还有一点就是陈枫刚收取的妖核也被长生塔吞噬掉,这说明长生塔需要能量來恢复。

    “好机会,快杀出去。”剑啸天拉着身形有些飘忽的陈枫快速往前冲去,再度击杀了几只拦阻的火蝎子之后两人终于杀出了重围。

    “呼!”

    接下來两人一口气奔跑了一百多里才停下來,饶是两人强大的肉身都感到有些气喘。

    “赶快恢复力量,还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危险。”剑啸天拿出了一些灵石说道。

    一块,两块,五块,十块,五十块,一百块。

    沒多久剑啸天拿出來來的灵石被吞噬的干干净净,陈枫依然沒有感到满足:“灵石不够,多拿出來一些。”

    接下來陈枫再度一口气吞噬了三百块的宝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炼化刚才吸收进体内的火之力。

    要是别人來炼化自然要费一番功夫,但是对于修炼了各种变态功法的陈枫來说这些就和周围的天地灵气沒有什么区别。

    “这里的灵气有些稀薄,我想咱们应该想办法走出这片沙漠,刚才遇到了一群变态的蝎子,接下來不知道还会出现一些什么东西。”剑啸天说道。

    “不着急,我看这里的火之灵气很充足,正是我所需要的,剑兄,劳烦了。”陈枫忽然双眼变得明亮,因为陈枫感觉炼化了刚才的火之力之后体内的阴阳二穴中的阳穴开始鼓动起來,似乎随时都会被打开一般。

    陈枫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这些所谓的火之力全部都是高空中太阳辐射下來的能量所化,而太阳,众所周知是阳极之物,散发出來的能量自然也是阳刚之极的属性。

    此时陈枫就打算借助这里的炎阳之力來突破。

    “那好,我來护法,陈兄尽管修炼就是。”剑啸天干脆的说道。

    陈枫点点头,知道这个地方随时都会遇到危险,于是一上來就使用狂暴的修炼手段,吞天魔功和吞天吸纳术同时展开,左右手心分别出现了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开始疯狂的吞噬四周的炎阳之力。

    大量的炎阳之力进入体内之后陈枫开始按照长生真经上的记载來冲击阳之穴。

    “好家伙,陈兄修炼的功法真是霸道,我越看越像是魔功,不对,就是魔功也沒有这么变态吧。”感受着四周的炎阳之力疯狂的往陈枫手掌上汇集,剑啸天不由的瞪大了双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