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再度来人

关灯
护眼
    既然打算不杀对方,陈枫处理完这些灵药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两人,而是开始考虑自己接下來要去哪里。

    來到传送阵面前陈枫心中暗道:“这两人能來到这里,那么我通过传送阵应该也能离开,听这两人说的的地方应该是有很多灵药,要是找到那个地方,倒是可以收获不少,但是现在我好不容易已经闯到了第三层塔,而且一直沒有剑兄的踪迹,要是这样离开也实在是不甘心。”

    陈枫心中快速的思索着,很快就拿定了注意,那就是暂时先留在这里,继续闯下去,因为陈枫总是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这座十八层的巨型高塔,上面肯定有一些有趣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要是在以前陈枫也许会动用长生塔直接把这座十八层的巨塔直接收走,但是现在长生塔很明显状态不佳,再加上陈枫现在也想磨练一下自己,使自己尽快突破到天人境,所以陈枫才会对这座巨塔产生了兴趣。

    “这里是第三层,除了这一座雕像,似乎并沒有其他的东西。”陈枫释放出灵魂之力在宫殿四周不断的查探着。

    空荡荡的,什么都沒有,最后陈枫还是把目光注视在了这座雕像之上。

    这座巨大的雕像雕刻的是一名中年修士,面貌栩栩如生,手拿长剑,目视前方,衣袂飘动,潇洒之极。

    “奇怪,这里放着一座雕像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只能到此为止,然后用这个传送阵离开?”陈枫快速围着这座巨大的雕像转了一圈,却什么都沒有发现。

    就在陈枫打算动用灵魂之力对这座雕像仔细的研究的时候,忽然那座传送阵再度绽放出了亮光。

    “又有人过來了?”陈枫眉毛挑了挑,同时心中开始后悔一开始自己就该想办法把这座传送阵给破坏掉,省的有人來打扰自己。

    这一次出來的修士比较多,竟然一口气出來八名修士,这八名修士一出來之后也是快速的查看四周的情况,和刚才的两人一样,看到陈枫之后立刻就有几人眼中露出一丝丝杀机,当然了也有人眼中则是谨慎的表情,不过也有几人看到地上被捆住的两人,然后眼中就露出戒备的神色。

    “沒想到竟然在这里会遇到陈枫。”

    “我也沒想到这家伙会进來,看來该着咱们走运。”

    说话的修士一名來自紫霄宫一名來自凌霄宫,而且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陈枫走了过來,很明显这两人打得算盘和刚才两人一样,也是想上前擒杀陈枫。

    剩下的六名修士看到这两人出头了,就全部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更有一个相熟的上前把被陈枫制住的两人扶了起來,然后出手解开了这两人身上的禁制。

    “天人四层的境界,还是名门大派出來的精英,不容易对付啊。”陈枫看出了两人的虚实,也通过身上的法衣看出了两人的身份。

    这两人对自己出手在陈枫的意料之中,要是这两人不出手才有问題呢,不过看到其他人沒有动手的打算陈枫这才放下心來,只是这两人的话陈枫心中还是有些底气的。

    “希望传送阵中不会再有其他修士出现。”陈枫心中暗道。

    “我是紫霄宫鹤轩子。”

    “我是凌霄宫铁建平。”

    “陈枫,束手就擒吧,这样还能留你一命。”面貌清瘦的鹤轩子指着陈枫冷笑道。

    “我沒有兴趣知道你们的名字,因为你们马上就要死了,而且让我束手就擒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你们三派死在我手中的修士已经不少了,而且我也看不出你们两个有什么本事。”陈枫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哈哈,有沒有本事你马上就知道了,既然不愿意束手就擒那么就不要怪我们出手狠辣了。”鹤轩子说着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

    只见鹤轩子拿出了一块手掌大小的竹筒,这个竹筒浑圆剔透,青翠欲滴,好似刚刚被切断的鲜嫩竹子做成的一般,这个竹筒上有九个圆形孔洞,似乎是沒有规律的散乱的排放着,就好像是一件乐器一般。

    但是陈枫却知道这不是一件乐器,而是一件法宝,还是一件品阶不错的法宝。

    嗖!

    一股劲风从其中一个孔洞中激射出來,这是完全由风之力凝成的风刃,速度快,凝实坚韧,而且还是以螺旋的攻击方式对陈枫发动了攻击。

    在鹤轩子拿出竹筒的时候陈枫就已经凝神戒备了,此时面对对方的攻击陈枫并沒有措手不及,而是手中长剑一挥,就把这道风刃打的粉碎,但是陈枫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螺旋般的力量想要顺着长剑传递到自己身上,想把自己甩飞出去,但是陈枫手中火蛟剑轻轻一抖就把这股力量化解开來,但是接下來鹤轩子的攻击又到了。

    这一次是两个孔洞中同时发出攻击,而且伴随着攻击还有摄人心魄的尖锐声音发出,散发出來的声音并沒有往四周扩散,而是凝聚成针尖一般的细线对着陈枫冲击过來。

    一道细长的风丝,一股急速旋转的龙卷,一个想要把陈枫捆绑起來,一个想要把陈枫撕成碎片。

    风之力,本來就象征着速度,这两道攻击经过特意的压缩释放,速度更是快捷,几乎是在陈枫刚刚解决掉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就到了。

    “可以释放风之力攻击的法宝,倒是一件不错的东西,可以抢过來把玩把玩。”陈枫心中暗道。

    摄人心魄的声音攻击对陈枫沒有多大的效果,接下來陈枫快速两剑更是把这两道攻击一劈为二,随后陈枫不再等鹤轩子继续发动攻击,自己率先杀了上去,手中火蛟剑好似一条燃烧着火焰的蛟龙张开大嘴对着鹤轩子冲击了过去。

    面对陈枫的攻击,鹤轩子一点反应沒有,而是专心的准备着自己的攻击,因为站在一边的铁建平出手了。

    “一只完全由一张张散发着各种颜色亮光的符箓组成的巨大手掌忽然出现,沒有理会陈枫击出的火蛟剑,而是直接对着陈枫本人攻击过去。

    “凌天元霄掌!”

    有人惊呼出声,显然是认出了铁建平使用的功法,这是凌霄宫的镇山绝学,在场的甚至有人眼中露出了火热羡慕之色。

    面对两人的攻击陈枫很快就有了决断,手中火蛟剑直接脱手而飞,依然对着鹤轩子发动攻击,而陈枫则是单手抬掌挡住了对着自己轰击过來的凌天元霄掌。

    于此同时鹤轩子手中的竹筒也发出了攻击,这一次一共三条完全由风之力凝成的丝线划破空间对着陈枫缠绕过去。

    轰!

    陈枫的沒有挡住掌印的轰击,任凭掌印打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抛飞出去,不过陈枫也不是劳而无功,鹤轩子也被火蛟剑擦中了一下,整条左臂皮肉翻卷,而且还有一股炙热的火焰顺着手臂往身上焚烧过去。

    “不错的功法,四次雷劫的修为却可以打出六次雷劫的攻击,不过依然对我沒用,而且不知道你又能发出多少次这样的攻击。”陈枫站稳之后一招手,火蛟剑转了个圈对着铁建平攻击了过去。

    确实,刚才铁建平打出了一次凌天元霄掌之后本身的力量已经消弱了几分,想要短时间内再度使出这样的攻击招式就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面对陈枫的攻击无奈之下只能扔出了一柄飞剑,希望能挡住陈枫的攻击。

    火蛟剑是九品宝器,铁建平扔出的飞剑虽然也是品阶不错的宝器,但是远远比不上火蛟剑的品阶,只听嘭的一声,飞剑炸开化为粉碎,然后铁建平口中喷血的往后倒飞出去,胸前法衣炸开,血肉正在不断的焚烧着。

    “九孔魔风杀!”

    这时候和鹤轩子身上的伤势还沒有控制住就对着陈枫急急忙忙的再度发动了攻击,手中竹筒抛飞了起來,然后一口精血喷了上去,漂浮在半空中的竹筒立刻呜咽声大作,摄人心魄的啸音令观看的几名修士都纷纷运功后退,刚被救下來还沒有完全恢复实力的两人更是七窍流血,再度昏死过去。

    九股旋风同时从九个孔洞中激射出來,然后开始快速的交叉旋转,好似蜘蛛网一般展开,对着陈枫铺天盖地的绞杀过去。

    这是鹤轩子的最强一击,曾经使用这一招生生的把一名天人五层的修士切割成了碎片,在鹤轩子看來陈枫也挡不住自己的这一次攻击。

    嗖嗖嗖嗖!

    陈枫手指不断地弹动,一共四柄长生剑激射出來,但是一个接触就被快速旋转的绞杀风阵切割的粉碎。

    “哈哈哈,等着被切割成碎片吧。”鹤轩子一边吐血一边狂傲的大笑起來。

    “恐怕你要失望了。”陈枫忽然笑了起來,面对冲到面前的攻击并沒有动用法宝,而是直接伸出了手臂。

    “这家伙疯了,竟然直接把手伸进去,肯定要被绞杀的粉碎。”看热闹的数人眼中全都露出了惊讶嘲笑的神色。

    嗤嗤嗤嗤嗤嗤!

    急速旋转的风之力不断的切割扭曲陈枫的手臂,一阵阵碎步乱飞,陈枫的衣袖被搅得粉碎,手臂上也出现了一道道伤痕。

    也只是一道道伤痕罢了,又细又浅的伤口,甚至连陈枫最外层的皮肤都沒有划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