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一斩杀

关灯
护眼
    “确实不错的攻击,要是穿着一身护身甲衣,恐怕我的手臂也会被绞碎,但是现在这种力度肯定不够的。”陈枫收回手掌,然后猛地一拳轰出,气流乱窜,劲风四溢,蜘蛛网一般的旋风猛地一停,然后寸寸破碎开來。

    “怎么可能!”鹤轩子大声喊叫起來,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身上穿着护身宝衣。”

    “不错,我确实穿着护身宝衣。”陈枫來到了鹤轩子面前,闪电般一拳对着鹤轩子的脑袋轰去。

    “不,你不能杀我,铁建平快点救我。”鹤轩子惊恐的大叫起來,但是已经晚了,而且铁建平也受了重伤,根本來不及上前施救,于是嘭的一声,脑袋炸开,灵魂消散,只剩半个身子的鹤轩子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陈枫,你死定了。”铁建平愤怒的大叫起來,但是却对着传送阵冲了过去,想要逃离此地。

    “这时候才想走,已经晚了。”陈枫心念一动,火蛟剑化为一道红光出现在了传送阵面前,挡住了铁建平的去路,而陈枫则是身形一纵对着铁建平冲去。

    “你们还不动手,杀了我陈枫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大家一起动手杀了陈枫,我凌霄宫可以收你们为长老。”

    “速速出手,杀了陈枫,他身上的东西咱们平分。”

    眼看陈枫距离自己越來越近,铁建平惊恐的大叫起來,想要鼓动其他人一起出手救助自己。

    听了铁建平的话这六名修士确实有些意动,但是看到刚才陈枫的手段,众人又有些迟疑,就在这时候陈枫已经來到了铁建平面前,重重一拳轰击过去。

    这一拳之中蕴含了土之力的厚重雄浑,山之力的高大巍峨,简单的一拳令铁建平感觉就好像有一座万丈高山对着自己压倒过來。

    不过铁建平好歹也是凌霄宫出來的核心弟子,一身修为可以上天入地,虽然刚才受到了重创,但是面对死亡的威胁,还是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修炼上百年积攒的力量此时完全爆发出來,铁建平双眼血红,体内的精血在燃烧,一只比刚才更加凝实的凌天元霄掌印对着陈枫发出的拳头轰击过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巨大的手印轰然破碎,有些暗淡的拳头重重的把铁建平打飞出去,铁建平整个人胸膛都凹了下去,身上的骨头有一半都断裂了,但是铁建平却沒有死,而是快速对着其他六人冲了过去。

    “只要你们帮我挡住陈枫,我就把凌天元霄掌的修炼法诀交给你们。”铁建平鼓起最后的力气叫道。

    六人互相看了看,终于有两人动心了,忍不住跳了出來,上前挡住了陈枫。

    “陈枫,住手吧,不要赶尽杀绝。”其中一人说着一挥手,一面散发着淡黄色光泽的一丈高盾牌挡在了陈枫面前,既然不是生死厮杀,只是挡住陈枫,这人自信还是可以做到的。

    另外一人则是快速的布置了一个小型阵法,想要借此困住陈枫,争取一些时间。

    “你们这是找死。”陈枫眼中绽放出一丝亮光,然后重重一拳轰击在了面前的盾牌之上。

    出乎陈枫的意料,陈枫这一拳已经超过了百万斤,但是打在盾牌之上却感觉力量在快速的消失,似乎这片盾牌连通着大地,把自己的力量通过盾牌为导体输送进了大地之中。

    “陈枫住手吧,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时候小型阵法也开始蔓延开來,一丝丝束缚之力在陈枫四周不断的纵横交错,而且还在快速的缩小范围,这人打算的很好,要是能拖住陈枫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要是能擒拿陈枫的话那就更好了,至于陈枫能挣开自己的阵法这个修士感觉有些不可能。

    一想到陈枫有可能被自己抓住,这名布置阵法的修士忍不住开始激动起來。

    “陈枫,我这面盾牌可以连接大地,借调大地之力,凭你还不能破开我的这面大地之盾。”掌握盾牌的修士也是一脸的傲然。

    嗖嗖嗖!

    阵法的束缚之力不断的加强,很快就把陈枫固定在了一个一丈方圆的空间里,陈枫动弹了几下只感觉四周一片粘稠。

    “你们还不快动手,一起杀了陈枫,我们凌霄宫重重有赏。”看到陈枫被控制住了,逃过一劫的铁建平对着剩下四人大声喊叫起來。

    这四人依然在犹豫,但是刚才被陈枫洗劫的两名修士却鼓起全身的力量站了起來,同时对着陈枫打出了一股凌厉的掌风。

    “真以为这么容易就能困住我。”陈枫冷笑,双手伸出猛地一抓,啪啪啪啪一阵脆响,四周的束缚灵气全都断开,接着陈枫大步上前又是一拳对着盾牌轰去。

    咔嚓!嘭!

    这一下刚才还坚固不可怕的盾牌竟然变得四分五裂,一道淡黄色的拳芒穿透过去,把那名修士轰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打碎我的大地之盾?”这名修士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枫,身上真气不断的从身体各处散发出來,这时候因为刚才那一拳已经震碎了这人体内的所有经脉。

    “因为我也修炼过大地之力。”陈枫冷笑道,伸手一招,火蛟剑腾空而起,然后快速闪过,这名修士整个人一分为二,接着身上燃烧起火焰,几个呼吸就焚烧的干干净净,连身上的法衣和宝器都化为了灰烬。

    “不好。”施展阵法的修士一看不妙转身就想逃走,但是火蛟剑再度划过,这人也化为了一团火焰。

    逃!

    铁建平挣扎着往远处跑去,面若死灰,铁建平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是却又不敢面对死亡,只能闭着眼睛想要逃出几步。

    火蛟剑在陈枫的控制之下不断的在大殿中留下一道道火红色的痕迹,铁建平和刚才出手的两名修士最后全都化为了灰烬。

    收起火蛟剑陈枫面无表情的看着剩下四人,这四人在陈枫的眼光逼迫之下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陈枫,刚才我们可沒有出手。”其中一人急忙开口说道。

    “放心,我不是嗜杀之人。”陈枫淡淡说道,刚才这四人沒有出手陈枫自然也不会胡乱上前杀人。

    听了陈枫的话这四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有些羞愧,说起來这四人也算是天赋不错,修炼的时间也比陈枫长,却沒想到在陈枫面前竟然被压迫的连说话的勇气都沒有。

    “说说你们四人进入秘境之后的情况吧。”本來陈枫不想理会这四人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开了口,毕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多知道一些情况就能增加一些自己的安全。

    看到陈枫沒有恶意,这四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率先开口:“见过陈师兄,在下玉符门弟子马龙。”

    “原來是玉符门的师弟,客气了。”陈枫笑了笑,并沒有吃惊,这一次进入秘境的大部分都是北原十大门派的,接下來还会遇到更多的各大门派的弟子。

    说起來马龙是玉符门的核心弟子,本身境界比陈枫要高,而且陈枫还是被九霄宫通缉的逃犯,自然用不到放低态度,但是在修炼界一切以实力为尊,首先太乙门并沒有驱除陈枫,第二陈枫一身恐怖的实力摆在眼前,由不得这几人不恭敬客气,要是惹怒了陈枫,一口气把这些人全部杀光,那么这些人只能自认倒霉了。

    “丹鼎门李武见过陈师兄。”

    “魔音门宁布见过陈兄。”

    “散修李外年见过陈兄。”

    看到陈枫的态度剩下三人也纷纷上前行礼,大家都是进來冒险的,既然陈枫沒有恶意,那么大家和和气气的岂不是更好。

    “魔音门。”陈枫听了一愣,然后笑着说道:“萧音可好。”

    “原來陈兄认识少门主。”宁布倒是有些惊讶,随后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既然陈枫认识少门主,那么自己这条命确实是保住了。

    “有过一些交往。”陈枫点点头。

    “少门主最近一直在闭关,已经好几年都沒见面了。”宁布想了想然后说道。

    “好了,几位,大家好不容易进入这里,目的都是一样的,大家还是把各自知道的都说说吧,这样才能获取更多的好处。”陈枫说道。

    接下來四人把自己进入秘境之中所遇到的一切都叙述了出來,陈枫一边听一边暗中思索着。

    从四人的言语中陈枫知道每一个进入秘境的修士都是单独出现的,并不会遇到一起,这四人也是后來才聚集到一起的。

    而且这个秘境之中也很危险,其中玉符门的马龙就差点被一只奇形怪状的妖兽吞吃掉,后來也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來。

    马龙进入的是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李武进來之后是一处大峡谷,宁布和李外年都出现在一处平原上,但是却相隔了千里,虽然四人也遇到了其他的修士,但是数量并不多。

    “这样说來这个秘境应该不小,虽然有些危险,但是有危险更加会有收获。”陈枫笑了笑,虽然这四人沒有说出自己得到了什么好处,陈枫却也沒有多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