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凶残猿猴

    “五次雷劫,肉身强横,步伐稳健,灵魂力稍弱,修炼的应该是锻体之术,这种人在十大门派中也算得上中游的弟子了。”陈枫看着來人心中快速分析着对方的虚实。

    “不过看着我手中的极品宝器还敢独自一人冲过來,那么这人不是有隐藏的手段,就是一个白痴。”陈枫再度想道。

    在距离陈枫还有十丈的时候年轻修士出手了,一柄巨大的不知道有多少斤重的黝黑长刀对着陈枫呼啸斩出,巨大的刀芒直接划破了十丈的空间,正正的对着陈枫的脑袋劈去,这个年轻人很有信心,这一刀积蓄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就是渡过六次雷劫的修士也不能轻易的接下。

    “陈师弟,小心!”木清风和张悬锦同时惊呼起來,而且两人身形一动就想着上前替陈枫当下这道攻击。

    “不用紧张。”陈枫拦住两人,然后直接伸出手掌对着劈到面前的刀芒抓去。

    看到陈枫空手对着这道刀芒抓去,木清风和张悬锦脸色再度变了,不要说陈枫,就是自己动用法宝也要小心应付。

    “找死!”年轻人看到陈枫的动作脸色挂满了冷笑,念头一动,第二道刀芒开始酝酿,只要陈枫被这道刀芒打伤,第二道刀芒就能要了他的命。

    但是,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陈枫触碰这道刀芒的一瞬间,陈枫手掌上绽放出一丝丝淡红色的光芒,刀芒就好似一层薄薄的冰层撞在了坚硬的石块之上,化为了粉碎。

    刀芒粉碎,然后消散,陈枫淡红的手掌连一丝伤痕都沒有,在年轻人惊讶的目光中陈枫來到了面前,有力的手掌对着年轻人的喉咙抓去。

    “啊!”

    年轻人大吼起來,想要驱除心中的恐惧,拼尽全力对着陈枫一刀斩去。

    啪!

    长刀抛飞出去,陈枫五指变幻成手掌,重重的一掌打在了年轻人胸膛之上,好似一道惊雷猛地炸开,而且还是在这人胸膛中炸开,雄浑的破坏力在年轻人体内炸开,心脏剧烈鼓胀,然后猛地炸开,除了心脏之外,其他的内脏也炸的稀巴烂,然后就是坚硬的胸骨,最后才是结实的肌肉,等年轻人落在地上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一个透明的大窟窿。

    陈枫下手极狠,只是一掌就打死了这人。

    “怎么可能,这家伙怎么可能空手接住刀芒?”

    “哼,很明显,陈枫手上有问題,也许是极品法宝。”

    “根据我们九霄宫得到的消息,陈枫身上穿着一阵套的护身甲衣,所有大家要小心。”

    “我來。”

    一柄飞剑悄无声息,但是却又速度极快,对着陈枫的双眼划了过去。

    既然陈枫身上穿着护身甲衣,那么眼睛就是全身上下唯一的弱点。

    “太慢了。”陈枫猛地一挥拳,飞剑炸开,化为碎屑。

    “定魂符!”

    玉符门的修士也出手了,一张比闪电速度还要块的符箓漂浮在了陈枫头顶,散发出來的丝丝亮光把陈枫笼罩了起來。

    木清风两人脸色一变,这种定魂符两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很难炼制的一种符箓,就是在玉符门中都属于高级符箓,这种符箓和一般的符箓不一样,而是具有灵魂攻击,此时这道符箓散发出來的丝丝亮光已经侵入了陈枫的识海之中,想要把陈枫的灵魂固定起來。

    “该你们动手了。”这时候莫宏对身边的金刚门的两兄弟说道。

    金刚门的两兄弟一咬牙,身上肌肉一块块的鼓胀起來,散发出淡金色的光泽,就好像金属铸就的金属人一般,然后快速大步上前,正常人脑袋一般大小的拳头散发着金光对着陈枫轰了过去。

    “找死!”张悬锦再也忍耐不住,身形一晃就挡在陈枫面前,两道剑光分别对着两人攻击过去。

    “张悬锦,我來会会你。”剑阁的修士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快剑,上百道剑光对着张悬锦斩杀过去,令张悬锦不得不出手招架。

    嗖嗖!

    张悬锦发出的两道剑气只是在金刚门两兄弟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对两人來说这连皮肉之伤都算不上。

    “铁索横江!”

    “怒龙出海!”

    粗壮的臂膀,硕大的拳头同时对着陈枫攻击过去,周围劲风炸开,大地不断的震颤,四周观看的修士眼中全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沒想到小小的金刚门中的两名修士竟然有这种本事。

    “卑鄙!”木清风气愤莫名,身上气流快速涌动,一股急速旋转的龙卷风从身上拔地而起,呼啸着对着金刚门的两兄弟席卷过去。

    “哈哈哈,听说木清风修炼的风鸣爆,今天我來见识见识。”天池派的修士也动手了,而且一上來就破掉了木清风的急速龙卷,一点寒光在木清风面前炸开,化为一团烟花,想要把木清风吞噬掉。

    “吴天,你这是找死。”木清风冷喝道,在木清风眼中吴天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此时却敢对自己出手,令木清风起了杀心。

    “今天死的不是我,肯定是你。”吴天笑道,伸手一指,空间一阵波动,一点流光对着木清风冲击过去。

    不说木清风和张悬锦被人缠住,陈枫的情况在周围修士看來非常不妙,头上有定魂符,金刚门两兄弟的攻击又到了,怎么看怎么感觉陈枫的情况很不妙。

    眼看着两道刚猛地的攻击要把陈枫砸扁的时候陈枫忽然露出了笑容,口中火蛟剑猛地挥出,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接着金刚门的两兄弟惨叫着倒退出去,两人的手臂已经被斩断,但是身上却还有一朵朵火苗在燃烧着,很快这些火苗传遍了全身。

    噗通!噗通!

    两人惨叫着在地上打起來滚來,所过之处连地面都开始焚烧起來。

    这时候刘绍龙伸出手指快速在空中画出了一张聚水灵符,空气中水之力快速的凝聚,很快一团团水珠落在了两人身上,等烟雾散尽之后金刚门的两兄弟已经只剩下半口气了。

    “我的定魂符怎么沒有起到作用。”刘绍龙的同门师兄脸色凝重的看着依旧漂浮在陈枫头顶的定魂符。

    “定魂符,似乎对我沒有效果。”陈枫伸手一抓,头顶的定魂符被抓在了手中,然后轻易的捏成了碎片。

    笑话,陈枫修炼了镇魂咒,灵魂稳固不散,眼前的定魂符威力就是再大十倍,对陈枫都不会有影响。

    捏碎了定魂符之后,陈枫手中的火蛟剑忽然脱手而出,和木清风交手的吴天忽然身形急退,一条手臂已经被斩落了下來,还沒有落到地上,断臂就化为了灰烬,吴天脸色扭曲,伸出另一只手对着伤口猛地一拍,伤口处的火焰立刻熄灭,但是吴天也疼得差点晕过去。

    接着陈枫神识一动,火蛟剑再度对着剑阁的修士飞射过去,这一次剑阁的修士有了准备,手中长剑绽放出千百道剑光,竟然挡住了火蛟剑的攻击。

    “破!”

    陈枫大喝一声,火蛟剑爆发出一声蛟龙的吼声,火光暴涨,威力增加了一倍,剑阁修士手中的长剑立刻被撞成了粉碎,碎片激射之下,剑阁的修士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还沒有流出來就开始被蒸发干净。

    “两位师兄,到我身边來。”陈枫沉声道。见陈枫一出手就打死打伤数人,木清风和张悬锦又惊又喜,身形一晃快速來到了陈枫身边。

    “大家一起动手。”莫宏脸色一变,然后大声说道,本來大家以为陈枫再厉害也有限,再加上在场的修士都是出身各大门派的核心弟子,一个个都自视甚高,虽然传言中陈枫厉害,但是一个个从心底却沒有把陈枫放在眼中,但是现在通过交手大家才明白传闻中的事情是真的,陈枫确实不容易对付。

    于是大家也都不管自己的自尊心了,不会在乎丢人不丢人了,危急之际还是先把陈枫给解决掉才是最关键的。

    就在众人想要对陈枫发起围攻的时候,远处观看的一群修士忽然发生了骚乱,一只凶残的猿猴忽然从天而降,一脚把一名修士踩成了肉泥。然后双手胡乱的一抓,又是一名修士被撕成了两半。

    这只猿猴凶残到了极点,场面从骚乱变成了慌乱。

    众人反应过來,纷纷发出了攻击,但是当这些攻击沒有效果的时候,慌乱变成了惊恐。

    又是一名躲闪不及的修士被这只猿猴轻易的抓死,这时候两柄飞剑快速斩在了猿猴后背上,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可以轻易斩断金石的飞剑斩在猿猴身上连一根毛发都沒有划断,更不要说是留下痕迹了。

    “吼!”

    猿猴张开大嘴露出尖锐的獠牙猛地一吼,一股无形的声波往四周冲击过去,在这股声波的笼罩之下,立刻就有三名修士全身不断的抖动,七窍流血的倒在地上,身上生机全无,竟然被活活震死了。

    接着这只猿猴猛地一跃,穿过数百米的距离对着莫宏等人所在的方向冲去。

    “啧啧,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时候陈枫脸上露出了笑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