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陈枫出手

    本來莫宏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这只妖兽,谁知道铁囚笼又被刺穿了一个洞口,眼看着这只妖王就要冲突出來,也怪不得莫宏气愤。

    看到这一幕紫霄宫的修士也知道自己帮了倒忙,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叫道:“怕什么,就是出來又能怎么样,咱们两件圣器,难道还搞不定这一只猿猴。”

    “哪有这么容易,刚才动用一下铁囚笼我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快快离开,我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莫宏大叫起來。

    此时这只妖王的身躯依然在不断的变大,一开始这只妖王只是伸出一只手掌,此时半个身体都要冲出來了,而且铁囚笼也开始剧烈的摇晃起來,眼看着莫宏就要坚持不住了。

    嗖嗖嗖嗖!

    这时候紫霄宫的修士并沒有离开,而是动用手中的长枪继续对着妖王发动了攻击,这人手中的长枪可是圣器,虽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但是毕竟锋利度还是在的,一道道枪影不断的刺击,妖王身上不断的出现一处处伤口,鲜血不断的流出,四周的空间温度都开始升高,这是妖王体内血液蕴含的力量。

    “吼!”妖王受到伤害,愤怒的大叫起來,手臂挥动,竟然抓住了长枪,然后全身猛地一涨,铁囚笼上面的缺口再度变大。

    “快躲开。”莫宏大叫起來。

    紫霄宫的修士一咬牙,一口精血喷在了长枪之上,然后长枪急速旋转起來,鲜血纷飞,妖王再也抓不住,手中的长枪从新被抢夺了过去。

    这时候莫宏手中快速发出了两道法诀,铁囚笼快速对着陈枫所在的方向飞去。

    “不好,快躲开。”

    “卑鄙。”

    木清风和张悬锦一眼就看出了莫宏的打算,气愤的大叫起來。

    “开!”

    莫宏一声大叫,铁囚笼散开,妖王重新挣脱出來,然后一声咆哮对着陈枫三人扑了过去。刚才这只残暴的妖王被困住,又被攻击受了伤,正式满腔怒火的时候,此时一得到自由立刻就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修士扑去,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这只妖王打算把面前所有的修士全部撕成碎片。

    “哼,看你们还不死。”莫宏阴谋得逞,忍不住笑了起來。

    嗖嗖!

    木清风两人放出了飞剑,面对妖王的攻击逃是不可能了,现在只能拼死一战了。

    在这只妖王看來只要自己一个扑击,挥动一下利爪,那么陈枫三人就会撕成碎片,而且这只妖王确实是这样做的,满腔怒火和杀意全都迸发出來,而对象就是陈枫三人。

    “人类,去死吧!”妖王出现之后这是第一次发出声音。

    这一次陈枫沒有动用火蛟剑,因为陈枫知道就是把火蛟剑发出全部的威力也挡不住这只妖王的攻击。

    于是陈枫拿出了好久沒有动用的封魔剑,六品圣器,这可不是一般的圣器可以相比的。

    封魔剑挥动,一道剑芒猛地炸开,然后好似一团巨大的泡沫把这只妖王包裹了起來。

    陈枫激发了封魔剑中的封印之力,于是这只大妖全身一僵,惊恐的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封魔剑再度挥动,这一次攻击的对象不是这只大妖,而是远处的莫宏等人。

    一团雷罡猛地炸开,然后化为数十道光点,对着莫宏等人激射过去。看到陈枫一招就制住妖王,莫宏等人立刻就知道不妙,想要逃走,但是陈枫的攻击已经到了,莫宏鼓动起全身的力量。催动铁囚笼挡在面前,紫霄宫的修士也挥动出漫天的枪影,虽然两人手中都是圣器,但是面对陈枫的攻击依然是沒有一点谱,因为陈枫手中的那把剑散发出來的威压实在是太强了。

    嘭!嘭!

    莫宏面前的铁囚笼猛地炸开,紫霄宫修士打出的漫天枪影也全部消散,两人全都惨叫着往后倒飞出去。

    打飞了两人之后陈枫手中的动作沒有停顿,封魔剑再度发挥,雷罡之力不断的炸开,对着其他修士攻击过去。

    在木清风两人震惊的目光中,一名名修士接二连三的被击杀,哪怕是渡过了六次雷劫的修士在陈枫的攻击之下也沒有抵挡之力。

    “这是什么级别的圣器?”

    “陈师弟竟然这么厉害。”两人目光发呆,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在陈枫的攻击之下,在场的修士全部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就在陈枫想要一鼓作气把这些人全部斩杀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乏力,虚弱的感觉涌遍全身,陈枫就再知道自己到极限了,于是这才停止手中的动作,再看其他修士早就逃得远远的,连一些沒死的也挣扎着逃了出去。

    这时候陈枫心中一动,被封印住的妖王竟然有脱困的迹象,于是陈枫一边对着周天树走去一边说道:“两位师兄,你们现在还是离开山谷,最好离远一些,因为马上就会有事情发生。”

    木清风和张悬锦看着陈枫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重重一点头,然后快速往山谷外面走去。

    嗖嗖嗖嗖嗖!

    逃过一劫的修士刚离开山谷就惊恐的发现自己被四面法宝赶來的猿猴包围了,这些猿猴虽然只是大妖的级别,但是数量众多,已经超过了上百只,要是再平时,大家还能和这些猿猴厮杀一番,但是现在一个个全都带伤,更有一些受伤严重的,连呼吸都快停止了,怎么可能是这些猿猴的对手,一眨眼就有几人比猿猴撕得粉碎。

    “陈枫,我们天池派不会放过你的。”

    “我们玉符门也和你势不两立。”

    “啊!救命啊。”这些修士全都大声喊叫起來。

    “白师姐,救命!”这首刘绍龙全身是血的对着白云燕冲去,刘绍龙沒有死,但是却也离死不远了,身上多处伤痕不说,一条手臂都被撕扯了下來,更重要的是身后还有三只猿猴在追赶着,要是沒人救助,此人必死无疑。

    听到刘绍龙的呼救白云燕脸上立刻闪过一丝犹豫之色,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要出手。

    “这种人不用理会。”这时候木清风两人从白云燕身边掠过。

    “白师姐,救我,咱们可是伙伴啊。”看到白云燕沒有出手刘绍龙再度呼喊起來。

    “哎!”

    白云燕叹息一声,还是出手了,一道道好似白云凝成的流光把追赶刘绍龙的大妖打飞出去,然后一道流光好似丝带一般缠在刘绍龙身上,把刘绍龙拉扯了过來。

    “多谢白师姐,多谢白师姐。”刘绍龙立刻连连道谢。

    “先不用谢我,我只能救你到现在,接下來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你自己的了。”白云燕说着慢慢飘飞起來,对着远处的另外一个山谷飞去。

    看着白云燕离去,刘绍龙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的亮光,但是却沒有说什么,因为又有大妖追了过來,这时候刘绍龙也发现自己先前的想法是错误的,因为这里的大妖的数量超出了自己原本的想象,此时不要说收取灵树,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塔,你有把握收取这棵周天树。”陈枫一边前进一边问道。

    “沒问題,虽然我最近力量受损,但是收取这一棵小树还是沒问題的。”塔肯定的说道。

    “小树,不小吧,这一路行來,遇到的灵树连这棵周天树的十分之一大小都沒有。”陈枫反驳道。

    “你懂什么,我说的小树是说的这棵周天树本身,不是和其他灵树比大小,这棵周天树只有三百三十丈,你知道我以前见过的周天树有多大吗,一万里、十万里,百万里,嘿嘿,说出來吓死你。”塔傲然道。

    “吹牛吧你就,一棵树百万里,你当我白痴啊。”陈枫当然不相信。

    “哼,这还不是最大的,宇宙中有一处的周天树足足有亿万里,算了,不说这些了,等你以后能离开这个大世界到了外面你就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塔鄙视道。

    咔嚓!咔嚓!

    这时候随着陈枫的靠近,两道闪电从树枝上落下來,对着陈枫劈去,陈枫手中封魔剑挥动,把这两道闪电打碎,而陈枫却也顿了一顿。

    “好大的威力。”陈枫有些惊讶。

    咻咻咻咻!

    一道道风刃划破空间对着陈枫切割过去。

    一个个火球,一道道水箭,一股股山泽之气,不断的从树上落下來,想要把陈枫击杀在树前。

    陈枫收起封魔剑,心念一动,长生塔的虚影从身上散发出來,把陈枫笼罩在了中间,这些攻击落下长生塔的虚影之上就好似泥牛入海,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有了长生塔护身,陈枫轻易的就走到了周天树面前,看着小山一般粗大的树身,陈枫良久都说不出话來。

    到了面前陈枫才看清楚周天树的树身并不光滑,上面布满了奇奇怪怪的各种纹路,每一道纹路之中都有力量在流动,陈枫知道树身中蕴含的是浓郁至极的周天之力。

    靠近树身之后,周天树的攻击竟然消失了,陈枫缓缓的飘飞起來,一直飞到树枝处才停下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