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刘沐风

    “好厉害的血液之力,怪不得他说最低是地仙,反正人仙的血液沒有这种威力。”陈枫有些吃惊。

    嗖嗖嗖!

    这时候一只只嗜血毒蚊对着陈枫扑了过來,但是还沒有靠近陈枫就被陈枫释放出來的五行之火烧成了灰烬,对付这种蚊虫,无疑火焰是效果最好的。

    “陈师兄,这里高手很多,咱们要小心啊。”这时候白云燕跟了上來,陈枫明白白云燕的意思,这些嗜血毒蚊的威胁倒是不大,有威胁的是其他的修士,尤其是对于陈枫來说,恐怕更加会容易遭到攻击。要知道整个北原修炼界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想要擒杀陈枫。

    嘭!

    湖水炸开,一团血红色的湖水飞了起來,然后落入陈枫的手中消失不见,当然这只是其他人看到的样子,而真实的情况是这团湖水已经到了长生塔之中,被塔抓在手中,正在分析着其中的成分。

    “湖边上好像有些灵药,咱们去看看。”白云燕说道。

    “也好。”

    等陈枫两人來到湖边上的时候就看到有两名修士正在打斗,原因就是为了争夺一株血红的花朵。

    “是血魄花。”白云燕惊讶的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陈枫说着直接冲着这朵血红的花朵冲去,一伸手就把这株血魄花拔了起來,一**的冲击力从花朵上散发出來,令陈枫的识海都搅动起來。

    “小子,找死!”

    正在打斗的两人一看抢夺的东西被人抢走了,相互之间立刻停止了打斗,同时出手对着陈枫攻击过去。

    一人使用的是掌心雷,挥手之间雷电滚滚,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天雷之力,另一人使用的是一把破坏力十足的长剑,剑气纵横,划破空间,不断的切割,要把陈枫切成碎片。

    “天人五层的修士,这种级别的修士也能闯到这里來。”陈枫很快就看透了两人的虚实,不由的有些惊讶,但是陈枫下手却沒有迟疑,直接打出了死之剑,只是一剑就令这两人吐血倒飞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圣器!”

    “六品圣器!”

    陈枫这一出手,立刻就有一些修士被惊动了,当然不是惊动陈枫的实力,而是惊动陈枫手中的圣器。

    感受到刚才陈枫手中的死之剑散发出來的威压,有人惊恐,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眼中更是直接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陈枫上前,收取了两人身上的空间袋,然后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修士,感受着一股股灵魂之力扫过自己陈枫心中一阵冷笑,但是表面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沒有把在场的修士放在眼中。

    “陈枫!”

    “是被九霄宫通缉的陈枫。”

    “嘿,这小家伙我知道,太乙门的弟子吗,只是怎么和流云阁的弟子走在一路了。”

    “白师妹,你也來了。”这时候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修士说着來到了白云燕面前。

    剑眉,星瞳,鼻梁挺拔,面容刚毅,一身白色轻甲宝衣,束发成冠,身上佩戴着价值不凡的玉佩,腰悬古朴长剑,样貌气质都是上上之选,身上偶然散发出來的气息更是令陈枫心中警戒,但是这人看向白云燕的目光之中却是蕴含着爱慕之色,但是看向陈枫就不是那回事了,偶然闪过的杀机被陈枫警觉的捕捉到,令陈枫有种不爽的感觉。

    “嘿,这家伙比我的形象要好出一大截啊!不过看來对我有些敌意,不知道是因为白云燕呢,还是因为九霄宫的通缉,或者就是直接想干掉我,黑吃黑?”陈枫心中思索着,虽然有些警戒,但也沒有把对方放在心上,天人八层的修士还不能对陈枫造成多大的麻烦,要是惹怒了陈枫,大不了浪费点能量,调动长生塔直接震死他。

    “刘师兄!”白云燕恭敬的行了一礼。

    “哈哈,说了多少遍了,白师妹在我面前不用那么客气,本來我打算一进入秘境就寻找白师妹的,但是这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就是沒有什么头绪,幸好现在让我遇到了师妹,师妹,咱们先离开这里吧,不要和这种人在一起,免得引火烧身。”刘沐风快速的说道。

    “刘师兄,我來介绍一下,这是太乙门的陈枫师兄,这是本门的刘沐风师兄。”听了刘沐风的话白云燕眼中闪烁不悦的神色,但还是上前介绍起來。

    “不用介绍了,我知道这家伙,陈枫吗,太乙门的逃犯,现在得罪了九霄宫,嘿嘿,要我看,活不了多久了,师妹还是离他远一些,不要惹上麻烦。”刘沐风冷笑着看着陈枫。

    听了这话陈枫有些哭笑不得,这人看着模样不错,但是一个劲的针对自己就有些不好了,不过碍着白云燕的面子陈枫沒有说什么,只是后退了一段距离。

    “我让你走了吗,师妹,你离远一些,我來教训教训这家伙。”刘沐风上前把白云燕拦在后面,伸手对着陈枫一点,一道指风对着陈枫攻击过去,虽然看似随意一点,但是陈枫却清楚的感受到了指风中凝聚的强大的力量。

    嘭!

    指风在陈枫面前猛地炸开,然后又化为数不清的剑气,密密麻麻把陈枫全身都笼罩了起來。

    这么阴险的攻击果然把陈枫吓了一跳,但是此时隐藏在陈枫皮肤之下的护身宝衣在陈枫的催动之下浮现了出來,把陈枫整个的包裹起來,这些剑气一丝不落的全部被挡了下來。

    只是挡了一下,护身甲衣就从新消失在陈枫体内,但是陈枫却知道短时间想要再度催动这件宝衣就有些难度了。

    “嘿,这个叫刘沐风的家伙虽然修为不错,但是为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客气。”挡住了刘沐风的攻击之后,陈枫身上周天之力猛地涌出,快速凝结出一只凝实的手掌,抓住死剑对着刘沐风一剑斩去。

    “哼,只有你有圣器吗,看我的流风圣剑!”古朴的长剑被拔开,充满了灵气流光的长剑对着陈枫的死剑斩去。

    “嘿,一品圣器而已,不知死活。”陈枫心中冷笑,催动着死之剑重重的斩了过去。

    嘭!

    两件圣器碰撞在了一起,然后流风圣剑被斩飞,同时重重的撞在刘沐风身上,刘沐风口中喷着血往后倒飞出去,这还是陈枫留了一些力量,不然这一下就把刘沐风斩杀了。

    刘沐风只是天人八层的境界,再加上一件一品圣器,要是能挡住六品圣器的攻击才是逆天了呢,虽然陈枫不能发挥出圣器的全部力量,但是刘沐风一样也只是发挥出流风圣剑的一部分力量。

    “刘师兄,你沒事吧?”白云燕上前接住了刘沐风,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一个门派的,白云燕自然不能看着刘沐风死在自己面前。

    嗖!

    陈枫身形一晃就到了刘沐风面前,此时刘沐风口中依然在喷血,流风圣剑也落在了地上,剑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光泽暗淡,受损极重。

    “你,你!”刘沐风一张嘴,口中涌出的血液中混含着内脏的碎片,刚才的打击之下内脏也破损的厉害。

    “啧啧,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这样都不死,你说我是不是要补上一剑。”陈枫拿着死之剑笑着数道。

    看着陈枫充满笑容的面孔,刘沐风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也许是激发了体内的潜力,刘沐风竟然一努力自己站了起來。

    “想杀我,沒那么容易。”刘沐风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怎么着,难道你还想自爆,不然我可以轻松的一剑斩了你。”陈枫嘲笑道。

    “陈师兄,算了吧,刘师兄毕竟是我流云阁的同门,现在已经被你打成重伤了,沒有必要再动手杀人了。”白云燕立刻说道。

    “那好吧,看在白师妹的面子上,我就不杀你,以后眼睛放亮点,这次幸好遇到的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修士,看到你这个嚣张的样子,恐怕会出手灭杀你。”陈枫淡淡说道。

    听了陈枫的话,刘沐风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忍不住张嘴再度喷出了一股鲜血,身上的气息更加虚弱了。

    “什么人敢伤我们流云阁的弟子?”这时候一个看起來三十岁相貌的诱人美妇好似一团白云飘飞了过來,來到刘沐风面前,伸手打出一股真气,刘沐风口中不在吐血,身上的伤势也在快速的恢复起來。

    “见过上官师姐。”白云燕一惊,立刻上前施礼。

    “哼!”美妇人只是冷哼一声,沒有理会白云燕,而是拿出一颗丹药给刘沐风疗伤。

    “天人九层的修士。”陈枫眼中精光闪动,心想着不会再要厮杀吧,于是暗中开始调动力量,心想着要是对方找麻烦,那么自己一上來就使用大招镇住对方。

    “你是陈枫?竟然敢打伤我们流云阁的人,你可知罪,现在立刻把手中的长剑交出來,算是赔罪,也许接下來我能减轻对你的惩罚。”美妇人看着陈枫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听了这话陈枫先是一愣,然后接着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