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进入湖中

关灯
护眼
    看到阳极天面带不善的飞了过來,雷风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说起來大家都是天人九层的修士,但是阳极天是剑阁出身,纯粹的检修,修炼的又是威力奇大的切割剑气,虽然自己修炼的雷元功攻击力也很霸道,但是和阳极天对抗,雷风真还沒有取胜的把握,甚至在雷风看來阳极天应该比自己还要厉害一些,毕竟在修炼界阳极天的名头要比自己响亮一些。

    “你们怎么得罪阳极天了,这人可不好对付。”雷风低声问道。

    “沒什么,对方故意找麻烦罢了。”陈枫淡淡说道。

    “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原來是雷风,也罢,看在雷风的面子上,小子,把刚才的血果交出來吧,咦!看你样貌有些面熟,对了,你是陈枫,是被九霄宫通缉的修士,哈哈哈,真是运气。”阳极天一边说着一边大笑,根本沒有把陈枫等人放在眼中。

    “这家伙疯疯癫癫,好似白痴一般。”陈枫冷笑道。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竟然敢说我是白痴,本來还想着留你一命的,现在看來是不行了,接招吧。”阳极天说动手就动手,两道切割剑气一左一右对着陈枫和雷风同时攻击过去,至于张悬锦和木清风根本沒有被放在眼中。

    “阳极天,别人怕你,我可沒把你放在眼中,正要见识见识你的切割剑气。”雷风速度如风,快速上前挡住了这两道攻击。

    “陈师弟你们离远一些,我來对付阳极天。”

    “咦,有两下子,正好,听说你修炼的是雷元功,正好我也见识见识,看看你修炼到了什么程度,不要一上來就被我打死。”阳极天不再攻击陈枫,而是专心和雷风打斗起來。

    阳极天虽然嚣张,但是并不是白痴,大家都是天人九层的修士,不可大意,还是先解决雷风再说。

    嘭!嘭!嘭!嘭!

    在两打斗的时候,湖中再度有血果升腾起來,陈枫双眼一亮立刻冲了过去,开始抢夺血果,这可是血气中滋生出來的精华,服用之后激发气血,增强肉身强度,其中的血煞之气还可以用來凝练灵魂,只是其中一个功能就可以让修士拼命抢夺了。

    看到又有血果出现,阳极天有些按耐不住了,想要去抢夺,但是却又被雷风纠缠住了,不由的凶性大发,攻击手段越來越强,打的雷风开始出现了下风。

    这些忽然出现的血果自然不能那么轻易的得到,在陈枫收取了一颗,想要再去收取第二颗的时候其他修士杀过來了,有的去抢夺血果有的则是直接对陈枫发动了攻击,要知道黑吃黑抢來的东西可是最快的。

    “找死!”

    陈枫手拿死剑和对方厮杀起來,而木清风和张悬锦则是围着其中一人打斗。

    “小子,分析出來了,这应该是妖仙的血液,但是具体是什么品种的妖仙我就分析不出來了。”这时候塔忽然说道。

    “妖仙,这可是超过妖王的存在。”陈枫有些吃惊。

    “还有更吃惊的,这个血湖下方有一件法宝,咱们下去把这件法宝收掉。”塔笑着说道。

    “法宝?你什么级别的法宝?”陈枫有些诧异,能让塔在意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应该是一件道器。”

    “道器!”

    陈枫一吃惊,一个疏忽就被对方一剑斩在了身上,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什么,护身甲衣,小子,这次你可真是死定了。”和陈枫交手的是个瘦小的老者,天人七层的修为,只不过是散修,一开始看到陈枫年轻,应该好欺负,这才找上了陈枫,却沒想到陈枫这么难对付,不过确实难对付这个老者就越高兴,要是杀了陈枫,那么陈枫身上的好东西可就归自己了。

    本來陈枫想着击杀这个老者的,但是现在听了塔的话立刻就忍不住了,激发出一股死之气护住身体,然后钻进了湖水之中。

    “这小子!”

    看到陈枫钻进了湖中,这个老头有些犹豫了,以自己的实力在湖面上还行,要是进入湖水中可就有危险了,这湖水中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太暴虐了,虽然其中可能有宝物,但是一不留神死在下面可就得不偿失了,但是老者转念一想,这个年轻人都能下去,自己为什么不能下去,再说自己寿元将尽,要是沒有横财,那么自己只有等死了。

    “拼了!”老者一咬牙也跟着钻进了湖水中。

    “嘿,妖仙的血液果然霸道,要不是有圣器护身,恐怕我坚持不了多久。”感受着周身的湖水中散发出來的威压陈枫有些惊讶。

    “那是当然,幸好这不是纯粹的血液,不然你就是有圣器的护身也挡不住。”塔说道。

    “后面有人追上來了。”

    “应该是那个老头吧,真是不怕死啊。”

    陈枫沒有理会后面之人,而是继续下降,虽然周身有死之力护身,但是陈枫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的威压越來越强,除了沸腾的血之力之外,陈枫还能感应到一股股凝实的强大气息,一开始陈枫还以为是妖兽,但是很快就明白过來这应该是和自己一样进入湖水中的其他修士。

    “湖面上有嗜血毒蚊,这水中不会沒有其他的水怪吧?”陈枫猜测道。

    就在陈枫猜测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血之力在快速的凝聚,很快就有一颗血果凝结了出來,然后湖水沸腾,升起一道水柱,接着这颗血果就要被顶出去。

    “血果,好机会!”陈枫快速上前,一抓就把这颗血果抓在了手中。

    “又有一颗!”刚把这颗血果收起來,只是下降了数米陈枫就又发现了一颗。

    “沒想到水下面竟然这么多血果,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水下面,不过敢下到水下面來的跟定都是高手。”陈枫心中暗道。

    和陈枫交手的老者一直想要追上陈枫,下降了一段距离之后感觉四周沒有什么危险,老者心中也渐渐放松下來,开始加快速度去追杀陈枫。

    “咦,血果,对了,血果是从水中喷涌出來的,那么湖水中肯定有很多血果。”老者一连收取了数颗血果,心中高兴,很快就把追杀陈枫的事情放在闹后面,在老者看來,自己本來就是來这里冒险,于其花费精力去追杀陈枫,还不如安稳的在这里收取一些血果。

    随着一颗颗的血果被收取,老者下降的深度也开始增加,而这一切老者都沒有在意,在老者心中,哪里有血果就往哪里去,浑然忘了一开始自己有所顾忌不敢下水的事情。

    “哪里又有数颗血果,真是运气,这一阵我应该收取了二十多颗了吧,哈哈,在湖面上就是十天也抢不到这么多。”老者兴奋的对着前方数颗连在一起的血果冲去。

    还沒有抓住血果,老者周身的护身罡气就开始出现裂纹,接着就嘭的炸开,消散开來,浓烈的充满煞气的血水把老者包裹起來。

    “不好!”老者大惊失色,这才发现自己太往下了,于是鼓动全身的力量想要往上放冲去,但是这时候一股暗流冲刷在老者身上,老者惨叫起來,身上的护身甲衣首先破碎,接着就是皮开肉绽,随后就是筋骨消亡,老者只是在血水中挣扎了几下就消失不见,全身的精华全都消融在了血水之中,给湖水增添了一丝养分。

    “后面的那个老头死掉了。”塔说着一挥手,老者消融的图像浮现在陈枫的脑海中。

    “这里凄惨,看來我要小心点。”陈枫有些吃惊,看來水下危险无比,虽然有死之剑护身,但还是要小心为上。

    陈枫一路下降,已经收取了上百颗血果,在陈枫看來这些血果就和长生塔炼制出來的血丹有些类似的功效,都是补充气血,都是强化肉身,这种好东西陈枫当然不能错过。

    “小子,小心点,有人过來了,而且不怀好意。”这时候塔忽然说道。

    “我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是什么级别的修士?”陈枫说着催动虚之穴,整个人隐藏起來。

    “天人八层的修士。”塔淡淡的说道。

    “阳极天这种天人九层的修士都还在上面,这些天人八层的修士却跑到下面來,也不怕送死。”陈枫冷笑道。

    嗖!

    一道剑气悄无声息的破开血水,对着陈枫刚才站立的地方攻击过去,这一道剑气虽然看起來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柔弱,但是在充满了血煞之力的血水中却一直沒有减弱,攻击陈枫落空之后,再度飞出百丈才嘭的一声炸开,令周围的血水都鼓动起來。

    “咦!奇怪,刚才应该是这里,现在怎么沒有了,难道是我感应错了。”一个全身被一层厚厚的真气罩笼罩住的修士出现在刚才陈枫站立的地方,这是一个长着三角眼的中年修士,一脸阴沉,此时脸上却露出惊讶的神色。

    “你是在找我吗。”陈枫忽然出现在中年修士身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