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况不妙

    “好多灵药!”

    “这里的灵气竟然这么充足,比本门的后山都要浓郁数倍。”

    “我看到了一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药。”

    还沒有落地,陈枫等人就惊呼起來,刚从毒瘴之地出來,忽然遇到这么浓郁的灵气大家真还有些不能适应。

    “这里竟然这么多的灵药,这一次的收获太大了,看來我冲击天人境的日子不远了。”落在地上雷风收起一株五千年药龄的灵药之后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啊。”

    陈枫则是释放出了自己的金属战斗傀儡,现在陈枫有些遗憾的就是以后一定要抽时间多炼制出啦一些金属傀儡,这样以后自己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就好比现在,这只金属傀儡虽然收取灵药的速度不快,但是却一停不停,完全按照陈枫的指示去行动。

    “大家小心点,这里既然有这么多的灵药,危险也肯定是并存的,不知道坐镇这里的是什么级别的大妖?”

    虽然陈枫也在收取着地面一株株的灵药,但是陈枫却也在一直谨慎的观察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哈哈,这里一株八千年药龄的火凝花,竟然已经修成了精怪,只可以不能离开本体太远。”木清风兴奋的抓住一只半尺大小的草木精灵,直接打进一株火红的灵药之中,于是这株灵药立刻散发出强烈的火光,陈枫知道这是一株成了精的灵药,只不过本体不能化形,再加上沒有确切的修炼途径,只能成为最普通的精怪。

    “我也找到一株七年前药龄的独龙参,可以修炼出來的精灵太弱了。”

    “只是不知道这里有沒有超过一万年药龄的灵药,假如有的话,一株就能让我进阶。”

    忽然陈枫收取灵药的速度慢了下來,而是在地上不断的溜达起來,好似在观察着什么。

    “陈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张悬锦有些好奇的问道。

    “沒什么!”陈枫摆摆手然后一掌轰在地上,坚硬的地面立刻裂开了一道裂纹,一股股更加浓郁的灵气从裂纹中散发了出來。

    “果然是这样。”陈枫点点头,再度出手,地面的裂纹开始变大,开始变深,接着陈枫施展出吞天吸纳术,手掌对着地面的裂缝一抓,然后一丝丝水汽从下方的土壤中冒了出來,最后凝成一个水球落在陈枫手中。

    “果然是这样的,我说这里的灵药这么多,原來空气中的灵气是一部分,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地下有着灵泉纯在,只是不知道地下的灵泉是不是那个巨大灵石矿的分支?”陈枫心中想道。

    “地下有灵泉。”看到陈枫的动作雷风立刻就明白了。

    “不错,不然这里的灵药不会那么旺盛。”陈枫加快了吸收速度,一股股灵液不断的被收进长生塔中,陈枫则是在药田周围开辟了一个池子,灵液落在池中就变成了灵池。

    “哈哈,这里的灵药好多!”

    就在陈枫等人收取灵药的时候阳极天等人竟然飞了过來,虽然看到陈枫等人有些惊讶,但是众人接着就被成片的灵药吸引了,这种数千年药龄的灵药对这些沒有修炼到人仙境界的修士來说可是很吸引人的。

    “阳极天他们來了,竟然这么快的速度。”

    “这可怎么办,这里这么多的灵药。”张悬锦和木清风两人对视一眼,感觉有些不妙,这些灵药要是被其他人瓜分了可就实在是太让人痛心了。

    嗖嗖嗖嗖嗖!

    阳极天一挥手,一道道剑气插在地上,很快就把一片生长的旺盛的灵药圈了起來。

    “这些灵药是我的了,谁敢收取一株,下场就是死。”阳极天霸道的说道。

    木清风几人脸色有些难看,被阳极天圈上的灵药至少也有上千株,其中超过五千年药龄的就有上百株,可以说是这一片灵药中最好的地带了。

    “阳极天,这些灵药是我们先找到了的,你來插一手算什么意思。”雷风大喝道。

    “哈哈哈,不要说你们还沒有收取,就是你们身上的灵药也要全都给我叫出來。”阳极天冷笑道。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雷风说着一挥手就打出了酝酿已久的雷元功,滚滚雷电好似天降神雷对着阳极天轰击过去。

    “上次沒有分出胜负,这一次我就教训教训你,你们还在等什么,沒看到陈枫也在这里吗,那件法宝肯定落在了陈枫手中,这里的灵药大家平分,但是陈枫身上的法宝谁抢到了就是谁的,”阳极天一边抵挡雷风的攻击一边对着其他修士大声喊叫。

    这一次和阳极天一同出现的修士足足有十几人,全都修为高深,不然也不能闯到这里來,此时见到这么多的灵药早就眼红了,但是听了阳极天的话之后立刻就有几人把目光盯向了陈枫,这时候大家全都想起來当时陈枫确实是进入血湖之中的,但是湖水消失之后陈枫并沒有出现,当时湖底只有一件血红色的琉璃珠飞走了,而陈枫现在又忽然出现,这种情况不得不令这些修士产生一些联想。

    “陈枫,交出那件法宝,饶你不死。”首先就有一人对着陈枫冲了过去,万千丝光从四面八方对着陈枫围攻过去,这人一上來就像活捉陈枫,因为这名修士听说过陈枫的事迹,心中早就猜测陈枫身上有宝物存在。

    “陈师弟,你先带着木师弟他们离开,这里交给我了。”雷风一着急立刻大声喊叫起來,在雷风看來要是打斗起來陈枫三人肯定要吃亏,自己留下即使不是对方的对手,不想想要脱身还是很容易的,自己好歹也是天人九层的修士,拼命之下谅对方也不会和自己硬拼。

    “想要离开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要把身上的空间袋交出來才可以。”上官虹上前冷笑道。

    “不要想着活着离开,得罪了我们九霄宫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沒用。”这时候阎青带着一群修士冲了过來,这一次阎青一方的力量强大了很多,不光是九霄宫的修士,还有紫霄宫、凌霄宫以及一些其他势力的修士,光是在人数了已经超过了阳极天等人。

    “陈枫是我们九霄宫点名必抓的人,你们有什么意见吗?”阎青牛气冲冲的说道。

    “哼,这小子也得罪了我,咱们谁先抓到就是谁的。”阳极天虽然这样说,但是手中的动作不慢,和雷风的打斗中再度占了上风。

    这种情况搞得雷风很是郁闷,说起來两人的境界相差不多,但是两次交手自己挡不住阳极天的切割剑气的攻击。

    在阎青说话的时候陈枫和那名修士依然打成一团,这人是天人七层的修士,陈枫仗着圣器和对方交手几个回合,两人并沒有分出上下,但是这种情况惹怒了阎青,只见阎青一伸手就把阎火手中的聚火弓拿在了手中,这把聚火弓可是圣器,在阎青的手中发挥出來的威力比在阎火手中要强大的多。

    一道粗大的火箭速度极快对着正在交手的两人激射过去,感受到这股毁天灭地的气息陈枫心中吃惊,不过还沒有躲闪,和自己交手的修士就猛地炸开,化为了漫天的火光。

    “好厉害的攻击,不过这家伙好像是在胡乱的攻击。”陈枫心中有些奇怪,不明白阎青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攻击方向发生了错误。

    嗖嗖嗖!

    又是三道火箭接连对着陈枫四周的修士攻击过去,这些修士也是对陈枫有想法的,只不过还沒有來得及动手,此时看到对陈枫最先动手的修士被击杀,现在攻击又落在了自己身上,这些修士顿时又气又怒,不过这一次的攻击虽然速度也不慢,但是比起刚才的攻击却弱了很多,大家很容易就躲了过去。

    “阎青,你这是做什么?发什么神经?”其中一个天池派的修士忍不住叫道。

    “刚才我都说了,陈枫是我们九霄宫要抓的人,就是死也要死在我们手中,你们谁要是敢再插手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阎青冷笑道。

    “嘿,你们九霄宫也实在是太霸道了。”

    “哈哈哈,我们就是这么霸道,怎么,你们谁要是不满就尽管出手,动手,擒拿陈枫。”

    虽然众人不爽,但是九霄宫三方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众人哪怕联合起來也只能躲开。

    “情况不妙啊,竟然來了这么多人。”陈枫心中一动,整个人消失在了空间之中,但是一到粗大的火箭击破空间,第一时间就把陈枫逼迫了出來。

    “哼,陈枫,虽然你身上有几件圣器,但是你的修为太低,根本就挡不住我的攻击,识相的还是把身上的圣器都交出來,然后跟我们回九霄宫,这样还能保住一命。”阎青傲然道。

    “去了你们九霄宫还能活着,你真把人当成傻子了。”陈枫忍不住冷笑起來。

    “只要你的态度良好,也许我们九霄宫不会杀你,只会把你关起來,有句话你不会沒有听说过吧,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选择,很简单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