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天目泉水

    “什么?”剑啸天立刻吃了一惊:“我说陈兄你这是在开玩笑吧,要是那么容易抢夺,这个灵泉也就留不到现在了,早就被各方來的修士抢夺走了。”

    “呵呵,随口说说罢了。”陈枫笑了笑,然后拿出了《门派简介》这本书籍看了起來,所看的内容就是这个凌波城。

    “这个凌波城果然不简单啊,其中竟然有两名人仙镇守着,再加上后台是天池派,也怪不得不会有修士在这里生事,除了其他九大门派,其他的势力修士來这里找麻烦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啊。”陈枫换换说道。

    “明天我出去查探一下,看能不能换來一些天目泉水。”剑啸天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剑啸天就离开了小院,一直到傍晚才兴匆匆的回來。

    “有收获了?”陈枫笑着问道。

    “嘿嘿,不错。一共交换了四滴。”剑啸天说着拿出了一个小玉瓶,里面有一些看起來很纯净的泉水。

    “这就是天目灵泉中的泉水。”陈枫接过瓶子看了看,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陈兄,不要小看这些泉水,你知道为了换取这些东西我可是浪费了一天的时间,要不是花费了一些灵石,买通了一些天池派的弟子,我根本就不能排不上队。”

    “哦,是吗,这四滴泉水花费了多少灵石?”

    “都说了灵石是买不來的,我用四株两千年药龄的灵药交换來的。”

    “什么!”陈枫吃了一惊,猛地站了起來。

    “不会吧,这种东西真的这么珍贵。”要知道对于修士來说,过千年药龄的灵药合适大补之物了,服用之后可以增强功力的,现在一株两千年药龄的灵药只能换取一滴泉水,陈枫吃惊之余倒是真的对手中的泉水有些期待了。

    “试试看,是不是真的有效果,千万不要被坑了。”陈枫说着手指一弹,两滴泉水飞了出來,落在了掌心中,然后慢慢消融的干干净净。

    “不可能,要是坑人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修士前來交换了。”剑啸天直接把剩下的两滴扔进了口中。

    “希望有些作用。”

    “哎呦!不好。”剑啸天双眼一亮,立刻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起來。

    陈枫在吸收了两滴泉水之中也感觉一股凉气在体内滋生起來,接着就开始在体内各处经脉中游走起來,这股凉气冰凉到了极点,但是却又沒有一丝寒气,最后这一股凉气一分为二,一部分钻进了陈枫的识海之中,一部分停留在了陈枫双眼之上。

    清凉之极的感觉聚集在了陈枫头颅之上,虽然这一股能量有些平和,但是陈枫也不敢大意,立刻就是调动体内气息开始炼化起來。

    只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陈枫就睁开了双眼,只感觉双眼明亮,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比以往清晰了许多,而且灵魂之火也旺盛了一些。

    “果然有些门道,不过就是数量太少了,要是能來个十來斤就好了,足以让我修炼瞳术了。”陈枫摇摇头。

    “十來斤,就是凌波城一个月出售的也沒有这么多。”这时候剑啸天也睁开了双眼。

    “那是当然,这种好东西,天池派当然要自己留着。”

    “不过这泉水确实不错,看來要想些办法才是。”陈枫沉思起來,其实陈枫心中也对那口泉眼打起了主意,一株两千年的灵药才能交换一滴,陈枫身上就是有再多的灵药也不会这样去做。

    “陈兄,你不会真的打算去抢夺吧?”看了陈枫脸上的神色剑啸天就知道陈枫在想着什么。

    “为什么不能抢夺,九霄宫发布通缉令,天池派也有修士参与其中,我这样做也不为过吧。”陈枫冷笑着说道。

    “你这根本就是给自己找借口啊,只要咱们暴露了身份,整个北原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会对咱们出手的。”剑啸天笑着说道。

    接下來的十天里,陈枫的修为终于有了突破。

    “呼,终于融合了四大识海,憋了这么久,今天也该出去走走了。”陈枫修炼时间不长,自然有些年轻人的心性,在繁华的城池中闭关修炼那么长时间也令陈枫感觉有些枯燥了。

    “这里的交易场所确实够大的,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的修士。”出來之后两人就直奔凌波城最大的一处交易中心。

    “嘿,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好东西。”剑啸天笑着说道。

    “好大的口气,这是哪里來的乡巴佬,沒见过世面。”话音刚落,一声呵斥就在两人身边响起。

    一个年轻修士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之下走了过來,一脸傲然之色,不屑的看着陈枫两人,看到这个年轻人走了过來,旁边其他的修士全都往一边闪去,似乎很是惧怕这个年轻人。

    剑啸天也是火爆脾气,本身就出自名门,此时忍耐不住,冷声说道:“哪里來的野狗多管闲事,是不是找死啊?”

    “野狗,我看你是找死,來人动手把他们四肢打断,在我面前你们就是想死都不能。”年轻人怒了,一挥手立刻就有两名修士一左一右对着陈枫和剑啸天扑了过去。

    “真是够嚣张的。”陈枫心中闪过一丝杀机,但还是忍耐住了,自己现在可是被追杀的对象,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不过要是对方欺负到自己头上來,那么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嗖嗖!

    两道剑光闪过,扑过來的两人立刻倒飞了出去,鲜血四溅,两条手臂被斩落下來。

    剑啸天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能随便杀人,只是出手给对方一个教训。

    “天人五层的修为。”剑啸天一动手,本身的实力就展露出來,这种级别的修士在修炼界中还是有一些分量的,于是围观的修士再度后退了一段距离,生怕等下打斗起來会波及到自己。

    那个年轻修士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身后其他的护卫哗啦啦同时冲上來把剑啸天两人包围了起來,不过却沒有动手。

    “嘿,怎么,还要再來。”剑啸天冷笑道,沒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虽然这些人中也有天人五层的修士,但是剑啸天有信心一口气把这些人杀光。

    好歹自己也拥有大罗战体,怎么能是普通的修士可以相比的。

    “慢着,咱们走。”眼看就要动手,那个年轻修士忽然开口,然后狠狠瞪了陈枫两人一眼就带着手下离开了。

    这种情况倒是令两人感到有些奇怪。

    “也许是对方不敢动手了吧。”剑啸天笑着说道,倒是沒有在意,在剑啸天眼中对方也许是欺软怕硬的角色,不过陈枫却看出了年轻修士走时眼中的狡黠目光,就知道事情沒有这么简单。

    “请问这问道兄,知不知道刚才那是什么人?”陈枫拉住一名修士问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

    谁知道这名修士脸色大变,立刻挣开,然后慌忙的钻进人群中。

    接下來陈枫再度询问了几人,依然得不到结果,每个人眼中都露出惊恐的神色,最后这些人甚至一看到陈枫两人过來就赶紧躲开。

    “哼!”陈枫有些恼怒,一挥手,远处一名天人四层的修士被陈枫抓在了手中,这名修士刚想要挣扎就感觉一股奇异的力量游走体内,全身一僵,就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这里是不准动手的,小心惹來麻烦。”这名修士紧张的说道。

    “问你一些问題。”陈枫淡淡道。

    “哎呀,我说这位前辈,你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一介散修,沒有靠山的。”这名修士知道陈枫要问什么,立刻开口拒绝,不过这人也是心中恐惧,说起來自己也是渡过四次雷劫的修士,此时竟然沒有丝毫反抗之力,不由的暗叹自己倒霉。

    “一句话,不说就死。”陈枫伸手在这人身上拍了一下,这名修士立刻就感觉体内经脉好似刀割一般,令自己难受的忍不住惨叫起來。

    “我说我说,这人是天池派的弟子,叫赵天。”这名修士咬咬牙立刻快速的说了起來。

    “原來是天池派的弟子,不过这么嚣张的也不多见吧。”陈枫点点头,随手一拍,这人就恢复了自由,然后二话不说立刻往远处跑去,此时这人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尽快离开凌波城。

    “恐怕会有些麻烦,不然咱们还是先离开凌波城算了。”虽然剑啸天有些郁闷,但还是开口说道,毕竟两人现在的身份可是见不得光的。

    “不急不急,我还打算在这里多呆一团时间呢。”陈枫笑着说道,要不是对凌波城的天目泉水有些想法,陈枫真还有走的打算。

    “好了,不要多想了,不就一个天池派的弟子吗,对方要是再來直接杀了就是,现在咱们还是看看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吧。”陈枫笑了笑,迈步走向了一个摆满了药材的铺子。

    “也罢,身份暴露了,直接杀出去就是了。”剑啸天摇摇头,脸色露出一丝自嘲之色,不是在自己的地头,自己的胆子似乎也小了许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