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麻烦

    “这里的材料品种确实很齐全,不过极品的好东西还沒有遇上一个。”陈枫摇了摇头。

    首先法宝和灵药已经矿石陈枫是暂时不需要了,而且这个交易场所虽然也有数量不少的这些东西,但是在陈枫看來档次都一般般。

    当然了一路走下來陈枫还是购买了一些东西,比如一些自己身上沒有的药材,以后炼丹都能用得上的,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现在陈枫手中正在把玩着一块巴掌大的黑黝黝的铁片一般的东西。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陈枫随意的问道。

    “嘿嘿,小哥你可真有眼光啊,这是龙鳞。”老板是个消瘦的老头,三角眼中闪烁着狡诈的目光,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龙鳞啊,这可很是好东西,不知道老板你是怎么卖的。”陈枫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剑啸天则是直接咳嗽起來。

    “你真要买。”听了这话,老头反而愣住了,刚才分明就是玩笑话,难道这小子是傻子,还是说这东西真是宝物。

    不过老头一想自己摊子上根本就沒有好东西,那么想了想就报了一个数字。

    “一千块宝晶。”

    “呵呵,一片龙鳞价值一千块宝晶,可真是便宜啊。”陈枫笑了起來。

    “那是,那是因为我看小兄弟比较面善,对,比较面善,咱俩比较投缘而已。”老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既然比较投缘,那你直接送给我多好啊。”陈枫笑着说道。

    “嘎!”老头立刻就睁大了双眼,脸皮厚的老头见过很多,但是脸皮这么厚还会打蛇上棍的自己真还沒有遇到过。

    “呵呵,开玩笑的,老丈,我看咱俩有些投缘,就当交个朋友,一百块宝晶我拿走了。”陈枫说着手掌一晃,掌心中出现了一块灵石,只不过却不是陈枫所说的宝晶,而且一块更加高级的圣晶。

    “这是圣晶。”老头好歹也是渡过雷劫的天人境修士,看到陈枫手中的灵石之后双眼立刻就放光了。

    “怎么样,能不能购买,要是不行就算了。”陈枫笑着说道。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老头慌忙把陈枫手中的灵石抢到手中,这可是一块圣晶,真要说起來比一百块宝晶还要珍贵的多,当然了主要是老者知道自己手中的烂铁片不值那么多。

    “陈兄,这是什么东西,不会真的是宝物吧。”离开小摊子之后剑啸天拿着那个黑铁片疑惑的说道。

    “算不上宝物,不过确实是蛟龙身上的鳞片,虽然有些损坏了,但还是有些价值的。”陈枫笑了笑,其实这种东西对陈枫來说也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只不过闲着无聊罢了。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剑啸天摇摇头,把手中的鳞片扔给了陈枫。

    “我刚才在那边看上了一株灵药,确实不错,不过那老头出价太高了。”

    “灵药,什么灵药?”陈枫有些惊讶了,要知道陈枫和剑啸天在秘境中都得了不少的灵药,现在一般千年药龄以下的灵药都不会放在两人的眼中了。

    “一株血龙参。”剑啸天低声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走,去看看。”

    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摊子面前,陈枫确实看到了那株血龙参,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三千年药龄的血龙参,比得上普通的五千年药龄的灵药了,怎么不去拍卖行呢。”

    “呵呵,小兄弟倒是好眼力,要是挖出一株灵药就去拍卖行,那么拍卖行整天还不要忙死。”老头笑着说道,看起來倒是挺和蔼的。

    “说的也是,这株血龙参我要了,不知道前辈是需要灵石还是其他的东西來交换?”陈枫早就看出了这个老头的修为,天人八层的境界,倒是把陈枫都吓了一跳,这种身份的修士都在这里摆摊,倒是令陈枫感觉奇怪了。

    “灵石就算了,我需要一株三千年药龄的对灵魂神识有帮助的灵药來交换。”老头笑着说道。

    “这老头灵魂受创了,看來是需要灵药來炼制蕴灵丹了。”塔说道。

    “神识方面的灵药,我身上确实有,不过要是交换的话我就吃亏了,大家都知道灵魂方面的灵药要比其他灵药珍贵。”陈枫笑着说道。

    “小兄弟身上真有神识方面的灵药?”老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前辈,你看这株蕴灵草怎么样。”陈枫手掌一动,拿出了一株灵药。

    “蕴灵草,竟然是蕴灵草,还是三千年药龄的蕴灵草,太好了,这可是炼制蕴灵丹的最好材料啊。”老头激动的直接站了起來,差点伸手把陈枫手中的灵药抢夺过去。

    不过这个老头最后还是控制住了:“呵呵,失态了,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和我交换?”

    “可以,但是前辈还需要拿出一些东西來。”陈枫点点头,陈枫确实看上这株血龙参了,这可以增强气血凝练肉身的上好的大补灵药,其中蕴含着的霸道的药力正是陈枫需要的。

    “这个。”老头脸上呈现出了一些难色。

    “怎么了前辈?”陈枫有些疑惑,这个天人八层境界的修士难道身上沒有点东西吗。

    “呵呵,不瞒小兄弟,我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身上确实沒有其他珍贵的东西了,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头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老朽平时懂得炼制一些丹药,要是小兄弟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炼制一炉地级丹药,当然了材料需要小兄弟自己提供。”

    说这话的时候老头有些无奈又有些紧张,生怕陈枫不愿意,这也说明了这个老头确实很需要陈枫手上的蕴灵草。

    “炼制丹药。”陈枫倒是愣了一下。

    “也好,我同意交换,不知道前辈什么时候有时间?”陈枫点点头把蕴灵草递给了老头。

    接过蕴灵草之后老头脸上立刻露出喜色:“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等候十天?”

    “十天,可以。”陈枫点点头把住的地方告诉了老头,伸手就要把血龙参拿过來,但是这时候又有变故发生了,一股凌厉的劲风把血龙参摄了过去,令陈枫和老头都沒有反应过來。

    不过陈枫反应过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对着血龙参抓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一株三千年药龄的血龙参断成了两截,陈枫手中抓回來了半截。

    “嘿!”陈枫眼中立刻闪现出了一丝杀机。

    唰!

    剑啸天伸手一指,啸天神剑化为一道流光对着一名头戴高冠的中年修士斩去。

    这一剑蕴含着丝丝天雷之力已经滚滚荡荡的剑罡之气,再加上剑啸天本身的大罗战体,气血浑厚,一般的天人五层的修士都挡不住剑啸天的攻击。

    但是这一雷霆一剑却被來人挡住了,一道凝练的拳芒直接砸飞了剑啸天的长剑,然后一只霸道拳头充塞天地,搅乱四方灵气,对着剑啸天和陈枫轰击了过去。

    “天人七层的修士。”陈枫有些惊讶,沒想到这一会的功夫,那个年轻修士还是找來了帮手,而且一上來就想要打死自己两人,这么霸道的行为令陈枫心中都动了杀机。

    陈枫正想拿出圣器教训教训对方的时候,一直站在身边的老头忽然出手了,一个青铜色小鼎忽然飞出,挡在了陈枫两人面前。

    轰!

    巨大的拳头击打在小鼎上,发出來的沉闷的响声令周围的修士全都捂着耳朵惨叫起來,尤其是跟在中年修士身后的赵天更是七窍流血的坐在地上。

    蹬蹬蹬!

    中年人连连后退,脸色有些不好看:“药老头,你要插手我们天池派的事情?”

    “呵呵,不敢,只不过你们这样欺负人,连我这个老头子都看不过去了。”小鼎在老头手掌心上转动不停。

    “圣器!”陈枫更加惊讶了,连圣器都有的老头竟然连一点别的东西都拿不出來,而且还在这种混乱的地方摆摊交易,这实在是太低调了。

    “药老头,身上的伤还沒有好就开始多管闲事,你以为你是人仙。”中年修士还沒有说话,那个赵天又开始大叫起來。

    “嘿,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沒有礼貌。”药老头冷笑着弹了弹手中小鼎,一股凝聚声波的气浪对着赵天冲击过去。

    “霸龙拳!”中年修士赵明快速挥拳把这一股气浪打碎,但是冲击力再度令赵明后退了几步,至于赵天等人再度滚落在地,很是狼狈。

    “发生了什么事?”

    哗啦啦啦!一整队的身穿闪亮甲衣的士兵拿着兵器冲了过來,这些士兵全都是由天人境的修士组成,再加上身上的肃杀之气,所过之处煞气弥漫,外观的修士再度后退,一些沒來得及收的摊子都散落一地。

    “给我把这三人就地格杀。”赵天忽然大叫起來。

    “是,赵师兄。”一共三十二名天人境的修士立刻摆成冲击阵型,就要上前厮杀。

    “原來你们天池派竟然这么霸道。”药老头说着一挥手,青铜小鼎盘旋着飞了起來,凭空变大,一股青铜色的气劲把自己和陈枫及剑啸天天都笼罩了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