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炼丹

    感受到圣器的威压,这些杀气腾腾的士兵立刻停顿了脚步,这些士兵战斗力确实够强的,联起手來可以越级厮杀,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沒有任何用处的,要是打斗起來,只要这个小鼎一个镇压,在场的士兵就会轻松被击杀,沒有丝毫的意外。

    “药老头,你真的要和我们天池派作对,不要忘了你身上的伤势还沒有恢复呢。”赵明上前冷喝道。

    “要动手就动手,我药老头也不是被吓大的。”既然打算动手了,药老头也很光棍,反正自己还沒有击杀天池派的弟子,对方虽然是名门大派但也不会因为这些小事來对付自己这等级别的修士。

    “动手啊,快快动手。”赵天大叫起來。

    这个过程中陈枫和剑啸天一直沒有说话,就是想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

    “咱们走。”赵明犹豫了一下,然后猛地喝道。

    哗啦啦!

    听了赵明的话,这些士兵立刻收队,笑话,在圣器的威压之下这些士兵的神经已经绷紧到了极点。

    “慢着,就这么走了。”谁也沒有想到这时候陈枫忽然开口说话了。

    “嘿嘿,小子,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找死?”赵明也沒想到陈枫会忽然开口,在赵明眼中陈枫这种级别的修士是根本不会被放在眼中的。

    嗖!

    陈枫一弹指,一面黑气滚滚的令旗漂浮在头顶之上,这是陈枫在星辰海域中抢夺來的阴风魔煞令旗,一件一品圣器级别的法宝,虽然陈枫还沒有完全炼化,但是拿出來吓唬吓唬人还是可以的。

    “圣器!”感受着这面令旗上散发出來的魔煞之气,就连身边的药老头和剑啸天都打了个寒颤,似乎有一股遗憾之气进入了识海之中。

    “一株一万年药龄的血龙参,就这样被你毁坏了,你说要怎么赔偿我,这可是我孝敬师傅的,你要是不赔偿的话,我想杀掉你还是可以办到的。”陈枫说着伸手抓住阴风魔煞令旗晃了两下,立刻就是阴风阵阵,各种煞气凝结凝结成了实质往四周散发开來。

    其实陈枫拿出这件令旗,而沒有拿出生死二剑这些更厉害的法宝,也是有原因的,陈枫可不想把自己的底牌都暴漏出來,陈枫相信这件圣器足以镇住对方了。

    “尼玛!”

    “一万年药龄,这小子真敢说啊,那明明是三千年药龄的血龙参,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小子可真黑,这里可是凌波城,得罪了天池派的人,这不是找死吗。”

    “嘘,小声点,也许人家有后台呢。”

    “是啊,这么年轻,连圣器都能随便拿出來肯定不简单,也许人家大有來头呢,不然怎么不怕赵明放在眼中,要知道赵明可是天人七层的修士。”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我不相信你会动手,要知道这里可是我们天池派的地盘。”赵明看着陈枫的笑容只感觉心中一颤,突兀的升起一股不好的念头,也许这个年轻人真的敢动手。

    面对圣器自己可沒有抵抗的把握,这年头圣器都不值钱了吗,要知道自己都还沒有混上圣器呢,想到这赵明心中升起一股愤恨的情绪,很不上冲上去把陈枫手中的圣器抢夺过來。

    “是吗,不相信我动手,那就试试看。”陈枫说着手中阴风魔煞令旗猛地挥动起來,两股黑漆漆的龙卷风席卷出來,好似两条黑色的蛟龙快速对着赵明和赵天缠绕过去。

    “小子,你真敢动手。”赵明脸色大变,立刻施展出霸龙拳,想要把四周的阴风煞气打碎,然后冲出去。

    但是在圣器的攻击之下,很快赵明和赵天就被捆绑了起來,同时一丝丝煞气也不断地钻进两人体内,令两人感觉血肉好似在不断地腐蚀着,恐惧的感觉涌上了两人的心头。

    “小子,你敢杀人。”赵天也害怕了,平时嚣张是平时的,但是却也怕死啊。

    “我当然不敢杀你们,杀了你们我可是又麻烦的,天池派好大的名头,我可不敢招惹。”陈枫故意说道。

    “知道还不把我们放开。”赵天听说陈枫不敢杀人,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不过陈枫接下來的动作就把两人气的吐血,赵天和赵明身上的空间袋全都被陈枫收了起來。

    “就当你们赔偿我的万年灵药吧,哎,沒想到今天这么倒霉,损失了一株万年灵药,算了,我这人心软就放了你们。”

    被陈枫松开之后赵天和赵明差点吐出血來,变成两半的血龙参药力沒有消散,依然可以服用,最重要的是两人的空间袋的东西就是一百株这样的血龙参也换不來啊,但是在圣器的威胁之下两人还是打破了牙齿往肚里咽,心想着等回去搬救兵,然后再來找陈枫算账。

    “看來小东西不是一般人啊。”药老头收起小鼎笑着说道。

    “呵呵,刚才真是多亏前辈出手了。”陈枫感谢说道。

    “这里是凌波城,你们两个还是小心点,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还是很嚣张的,我怕他们会再度來找你们的麻烦,我看你们两人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还是跟我走吧。”药老头好心的说道。

    “呵呵,多谢前辈,我们还有事,暂时不会离开凌波城的。”陈枫笑了笑。

    “哎,小兄弟还是要小心啊,算了,等我伤势好了之后我会尽快赶回來的。”药老头摇摇头,看到陈枫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咱们真的要留在这里。”

    此时陈枫和剑啸天已经回到了住处,今天的争斗令剑啸天感觉有些不妥。

    “沒有得到天目泉水,我怎么会离去。”陈枫笑道,其实陈枫心中还有一个打算,那就是直接让塔出手,把整个天目灵泉都收掉,然后一走了之,两凌波城的两名人仙也拿自己沒有办法,至于赵明等人的麻烦陈枫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对陈枫來说这些都是小虾米,对方要是再來找麻烦,直接斩杀就是了。

    “你还真的打着这个主意,这里可是有两个人仙!”剑啸天惊呼起來。

    “天目泉水效果很少,我想要快速突破到天人境,确实需要一些來增强灵魂之力。”

    “嘿,骗鬼呢,你身上的灵药那么多,刚才换出去的蕴灵草就能增加灵魂之力吧。”剑啸天自然不相信陈枫的话。

    总之一句话,陈枫还是盯上了这里的天目灵泉这个好东西。

    接下來几天里出奇的安静,赵天等人沒有找上门派,陈枫和剑啸天也乐得清净,一直在院子里修炼,沒有出去,而陈枫更是直接把两截血龙参吞吃掉,增添了一些功力。

    这天陈枫正要进入雷池中修炼一番的时候,药老头找上门來了。

    “天人九层的修为。”看到药老头陈枫倒是有些吃惊了,前几天见面对方只不过是天人八层的境界,现在整个人好似变了个模样,整个人容貌焕发,双眼深处有精光闪动,修为更是提升了一个层次。

    “呵呵,前一段时间有伤在身,现在伤势恢复了,修为自然也上來了。”药老头笑道,似乎不愿意多说什么。

    “凌波城的人竟然沒有來找你们的麻烦,倒是有些奇怪啊,好了,小兄弟,你要炼制什么丹药,只要有材料,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药老头笑着说道。

    “我想炼制一炉寿元丹,不知道前辈能不能炼制?”陈枫笑着说道。

    “寿元丹,地级中也算是极品丹药了,我可以炼制,不过需要一些珍贵的药材,不知道小兄弟身上全不全?”药老头有些惊讶,沒想到陈枫会让自己炼制这种丹药,寿元丹自己确实可以炼制,但是需要的材料就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头疼。

    “材料足够了。”陈枫点点头。

    等看到陈枫拿出來的药材之后药老头震惊的差点沒有跳起來:“这些灵药竟然全都超过了千年的药龄,这是冲灵草,这是护魂花,这是铁精草,这是青龙参,好家伙这竟然是大地之参,真是少见的东西,沒想到小兄弟身上竟然有这么多的灵药,倒是令老朽吃惊了。”

    药老头吃惊,陈枫也感到吃惊,自己拿出來的这些灵药有一部分在修炼界中都很稀少,但是眼前的这个老头竟然毫不犹豫的都辨认了出來,这种眼光可不是普通的炼丹修士拥有的。

    “沒问題,有了这些药材,炼制出寿元丹沒有丝毫问題,可惜了,我的修为不够,不然可以尝试炼制一下天级丹药。”药老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接下來药老头拿出药鼎,收起灵药,走进一间房屋中开始炼起丹药來,一进入状态之后药老头身上的气息猛地一变,变得更加严肃更加投入,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状态之中,好似沒有外物,眼中只有自己的炼丹炉。

    陈枫沒有打扰对方,而是和剑啸天在院子里继续修炼起來,此时陈枫正在尝试融合第五层识海,只不过一番尝试之下却沒有多大的进展。

    “对了,陈兄,你为什么要炼制寿元丹呢,炼制一些其他的丹药岂不是更好?”这时候剑啸天忽然停止了修炼,有些好奇的询问陈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