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凌波湖

关灯
护眼
    寿元丹,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增加寿元的丹药,在丹药中算得上一种高档次的丹药了,炼制的时候也需要大量的大补灵药,对于普通修士或者寿元将近的修士來说都是珍贵的丹药,对于普通人來说那简直就是仙丹了,但是对于陈枫这种气血旺盛的年轻人來说服用这种丹药岂不是多此一举,所以剑啸天才感觉有些奇怪,不明白陈枫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最近要修炼一种功法,到时候精气神都会大量消耗,这才需要一些寿元丹來补充元气。”陈枫笑着说道。

    剑啸天点点头也就不再多问,反正有人免费给炼丹,炼制什么丹药不是炼呢,再说两人进入了一次秘境之后收获颇丰,光是直接服食药材就够修炼多少年的了,对于丹药的需求也不是很大。

    陈枫和剑啸天聊天的功夫,一股药香就从房屋中散发了出來,两人只是随意闻了闻,就感觉神清气爽,毛孔都开始竖立起來。

    “果然是寿元丹,不过这速度也太快了吧。”陈枫两人面面相觑,两人好歹也是出身名门大派,虽然不会炼制丹药,但是对于这方面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却沒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药老头速度竟然这么快,要知道一开始就因为这个名字两人心中还有些嘀咕呢。

    很快,药老头打开房门走了出來,一挥手,一个小药瓶落在了陈枫手中。

    “一共一百颗寿元丹,一颗能增加天人境修士十年寿元。”药老头点点头说道。

    “那就是一千年的寿元了,多谢前辈了。”陈枫也有些吃惊,自己提供的那些药材要是直接服用的话确实能增强一些功利,但是直接增添一千年寿元却远远做不到,这种丹药对于那些寿元将尽的修士來说可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了。

    “不用谢,只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丹药已经练成,老朽也该告辞了,最后才告诫你们一举,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天池派这种大门派不是咱们散修可以抗衡的。”药老头说着摇摇头,然后离开了小院。

    陈枫拿出一颗寿元丹扔进口中,立刻就感觉一股浓郁的生气在体内炸开,然后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在体内各处游走起來,良久之后陈枫张嘴突出一股黑气,这股黑气就是刚刚服用寿元丹凝练出來的废气。

    “呼,果然有点效果,凝练气血,清楚杂质。”陈枫点点头,有些满意。

    “明天去天目灵泉看看。”

    “得,去看看也好,省的你一直有这个念头。”

    天目灵泉就在凌波湖之中,周围建造着一排排的水上走廊,靠近灵泉的地方只有天池派的专门修士才能靠近。

    “看到了沒有,天目灵泉就在湖中心,四周有天池派修士把守着,外人根本就不能靠近。”陈枫和剑啸天坐在一艘不大不小的木舟上在湖面上缓慢的漂浮着。

    凌波湖风景优美,碧波涟涟,湖面上不乏有游玩观光的船只,但是这些船只却不能靠近湖中心一个特定的范围之内,不然会遭到天池派修士的围攻甚至是击杀。

    “船家,以往有沒有船只靠近过湖中心?”陈枫笑着问道。

    “当然有,这种事情时常发生的,就在前天,一艘游玩的大船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冲进了灵泉所在的范围之内,整艘船都被天池派的修士打碎,穿上游玩之人一共有六十多人,其中还有一些普通人,全都被击杀了。”说这话的时候船老大忍不住唏嘘起來,也不知道是感慨天池派的手段还是感慨死的那些人。

    “这么狠。”陈枫和剑啸天对视一眼,有些惊讶,沒想到这些人连普通人都杀,这简直就是魔道沒什么分别了,要知道进入修炼界的修士虽然不乏大凶大恶之人,更有人嗜血好杀,但是针对的也都是同样的修士,但是直接对普通人动手,会遭到其他修士鄙视的,甚至以后渡劫的时候也会增加一些难度。

    “这里是天池派的地盘,一切都是对方说了算。”船老大说这话的时候发出一声冷笑。

    这个船老大只是秘境期的修士,只不过体内却又暗伤在身,一下子就被陈枫看出來了。

    “看样子船老大吃过一些亏。”陈枫淡淡说道。

    “被天池派的外门弟子打伤过,要是一对一我根本不怕对方,只可惜当时对方三人一拥而上,把我打成重伤,害的我现在连冲击天人境的希望都沒有了。”船老大恨恨道。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热闹?”剑啸天冷笑道。

    “也许有可能吧。”陈枫说着站了起來,走到了船头上,看着远处一艘细长形的飞船好似离弦的箭的一般对着湖中心冲去。

    “真有人前來找麻烦,还是找死。”剑啸天也有些惊讶的站了起來,不过眼中却闪过惊喜的神色。

    “哎,又是來送死的,这些修士难道都不怕死吗。”船老大感慨道。

    “送死的多了,大家就有经验了,也许对方不是來送死也说不定。”陈枫笑道,陈枫目力惊人,已经看到那艘飞船上有八名修士,而且这八名修士全都修为高深,滚滚如潮的气血冲天而起,威势十足,就连凌波湖岸上的修士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八名天人六层的修士,手笔不小,不知道是什么來路?”剑啸天也有些吃惊,沒想到出手的六人竟然全都比自己修为还要高。

    “不像是散修。”陈枫摇摇头,这六人体内气血雄浑,修为几乎不相上下,这和一些临时聚拢起來的散修有所不同,而且陈枫还感觉到这六人释放出來的气势可以互相融合,增强威力,这说明这六人平时都是在一起修炼,而且十有**能组成战阵。

    “老者何人,速速止步。”守卫天目灵泉的修士开始喊话,但是话音还沒有落地,数道强劲的利箭划破虚空对着飞船上的修士攻击过去。

    “妈的,这么阴险。”剑啸天忍不住骂道。

    “是太阴险了,不像正道所为。”陈枫也摇摇头,这些利箭可不是普通的利箭,而是由宝器级别的长弓射出來的,每一根利箭上面更是刻画着一套套的攻击类型的阵法,一旦瞄准目标,眨眼功夫就能到达。

    “天池派真是够下本的,连看守的士兵手中的弓箭都是宝器,不知道这些人能不能冲上前去。”陈枫笑着说道。

    面对这些弓箭的攻击,飞船上最前方的两人动了,一道道刀光闪过,这些利箭纷纷被斩断,而飞船前进的速度几乎沒有受到影响。

    “咦!”陈枫双眼一亮,似乎感觉这船上动手的两人使用的刀术有些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见过。

    一轮齐射,沒有成功,这艘飞船已经距离湖中心只有十來里,这时候忽然一道耀眼的光芒升空而起,好似一**日到了飞船面前。

    “啧啧,不妙啊,高阶宝器。”陈枫双眼之间精光涌动。

    “喝!”

    一声沉闷的喝声,小船上八名修士同时拔出长刀,八股浑厚的刀劲融成一股,轻松的把这**日击散,这还不算,沒有消散的刀劲依然前冲,一段长达数十米的长廊被横着斩碎,上面的修士全都死的死,伤的伤的滚落在湖水中。

    “好,杀的好。”看到这一幕船老大立刻激动的大叫起來。

    “船老大,靠近点,我想看的更清楚一些。”陈枫忽然说道。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船老大虽然也是修士,但是修为不够,可不敢这样随便上前,要是被波及到自己可是沒有地方说理去。

    陈枫皱皱眉,然后一挥手,一道真气打入船老大体内,接着船老大体内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的响起,船老大惊奇的发现体内困扰自己好几年的内伤竟然完全好了,而且自己的修为还有所增长。

    “这,这。”船老大立刻傻眼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划船。”陈枫淡淡道。

    “好的,好的。”船老大说着手掌按在船舱上,立刻这艘小船就加快速度往前冲去,而前方正是湖中心。

    “陈兄,你不会想现在就动手吧。”剑啸天传音道。

    “不是,我想我是遇到以前的朋友了,当然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想我会动手的。”陈枫笑着说道。

    虽然一道水上走廊被毁坏了,但是守护天目灵泉的修士并沒有慌张,显然是习惯了这种情况。

    不过那八名修士的攻击则是变得更加犀利了,脚下飞船猛地炸成碎片,八名刀客,八柄长刀,八股冲天的刀意,令天空中的云团都破开开來。

    而在这八名修士动手的一刹那,另外两个方向也出现了两股修士,每一股修士都有八人组成,其中有八名锋芒毕露的剑修,还有八名浑然一体的枪修,组成两个战队一往无前的发动了攻击。

    “这些人看样子准备的很全面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陈枫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