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火罗草

    “恩,这些人的修为还算不错,其中两人更能和那两只妖兽争斗,不要想要搞定这两只妖兽去收取火罗草还是有很大的困难,两败俱伤都是最好的结局。”

    “咦,不对,这里有新鲜的血气,这里还有一些碎骨碎肉,看來之前应该是有人死在了这里,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被柳青引來的。”陈枫把四周的情况都查探清楚之后就收回了感应,只不过这些人的气息已经全部被千寻镜捕捉到,显然陈枫做好了不放走这些人的打算。

    “好了,火罗草就在前面。”柳青说着速度慢了下來。

    陈枫和剑啸天对视一眼立刻走上前去,同时释放出身上的气息,果然一只凶悍的妖兽从草丛中窜了出來,悄无声息的对着陈枫扑了过去,这只大妖形似虎豹,头骨坚硬,獠牙闪光,利爪锋利,体型比野牛还要大上一倍,因为速度过快的缘故,扑倒陈枫面前的时候,积攒的劲风才猛地炸开,地面碎石炸开,草木化为碎屑。

    “不会一下子就被抓死吧,难道这两人这么沒用。”跟在后面的柳青有些疑惑的看着一动不动的陈枫。

    “要是这小子被吓傻的话,这一下就被干掉了。”

    谁知道接下來发生的事情惊呆了柳青,只见陈枫伸出一只手掌,直接按在了那只火系妖兽脑袋上,然后嘭的一声,这只妖兽栽在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接着陈枫抬起脚踩在这只妖兽身上,任凭这只妖兽发出闷吼声都挣扎不起。

    轰!

    火红色的火焰从妖兽身上喷涌出來,对着陈枫焚烧过去,这些火焰中融合了天雷之力,本源灵火,还有从草木灵石中吸收來的天地之火,可以轻松的把坚硬的岩石都能烤焦,但是陈枫一挥手,掌心中出现一个漩涡,瞬间就把这只妖兽身上的火焰吞噬的干干净净,沒有了这些火焰之后这只妖兽终于不再动弹,而是在地上瑟瑟发抖,显然是惊恐到了极点。

    “怎么可能,这两人怎么这么厉害,这下岂不是踢到铁板了。”柳青脸色大变,脚步一动就要离开这里。

    “柳兄,这次真是多亏你了,令我们找到这么多的灵药,这些火罗草可是对我有大用啊。”剑啸天扭头对着柳青笑道,不过柳青却感觉剑啸天的笑容是那么的可恶。

    “呵呵,两位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可不要忘了我这个领路者啊。”柳青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此时的场面已经远远偏离了自己的预料,同时柳青还感觉到一丝丝不妙的气息。

    “当然不能忘了你这个领路者,这样吧,为了表示感谢。柳兄,你先來动手采摘火罗草,当然了,只能摘取两株。”剑啸天对着柳青摆摆手。

    “这个,呵呵,我根本就沒有帮上忙,还是算了吧,火罗草我就不要了。”柳青急忙说道,笑话,前方可还有一只妖兽隐藏着,虽然奈何不了这两人,但是自己恐怕一下子就给吞吃了。

    “柳青兄就不要客气了,还是上前选两株吧。”陈枫也热情的招呼。

    “还是两位上前采摘吧,我怕还有隐藏的妖兽。”柳青推迟道。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剑啸天大步上前,伸手对着一株最边缘的火罗草抓去。

    嗖!

    另外一只隐藏的妖兽终于出來了,和刚才的火系妖兽一模一样,只不过体型还要大上一些,一出來就对着剑啸天的手臂咬去,但是剑啸天手臂微动,施展出霸剑术,只是一击就把这只渡过了五次雷劫的妖兽劈飞出去,巧合的是飞出去的方向正是那些人埋伏的地方。

    陈枫伸手抓起脚下的妖兽猛地一扔,抛飞出去了数百米,一片混乱声夹杂着一声惨叫,陈枫知道被自己扔出去的妖兽砸中之人就是不死也要重伤。

    “吼!”

    两只火系妖兽挣脱自由之后并沒有立刻逃走,而是对着四周的人类大肆杀戮起來,以便发泄着体内的憋屈怒火,一个接触埋伏在暗处的人类修士就有数人被击杀。

    “咦,远处竟然有人,不会也是來收取这些火罗草的吧?”陈枫故作疑惑的说道。

    “有可能,看來咱们要快点动手啊。”剑啸天上前一挥手一株株火罗草纷纷连根带泥飞了起來。

    只是两个呼吸,这一片火罗草就被陈枫两人收取的干干净净,而陈枫更是运转磁极穴吸收地下泥土中的火之力。

    “地下应该连通着地火,只不过太深了,想要修炼还是有些费劲的。”陈枫说道。

    “哎呦,柳兄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我们还沒有感谢你呢。”剑啸天身形一晃就挡住了想要偷偷离开的柳青。

    “这个这个,我有些内急。”柳青脸色有些涨红,柳青就是再傻也能看出对方是在戏耍自己。

    嗖嗖嗖!

    这时候几个脸色狰狞的修士竟然对着陈枫两人冲了过來,这些人被两只妖兽杀的人仰马翻,死伤惨重,剩下几人恼怒之下竟然沒有逃走,而是转身要和陈枫两人拼命。

    “哎呀,你们不赶紧逃走,这时候过來不是找死吗。”柳青忍不住大叫起來。

    “咦!这家伙还算有些义气。”陈枫有些诧异的看了柳青一眼,等在这时候开口提醒同伙,而不是想办法逃走已经说明此人还沒有坏到家。

    剑啸天动手了,只是一轮天轮爆剑术就把冲过來的几人斩杀,本來陈枫还想着把这些人斩尽杀绝的,但是现在又改变了注意,毕竟这些人太弱了,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威胁,再说也不是生死大仇,所以陈枫从一开始就沒有动手。

    轻易击杀几人之后,剩下的就是沒死的也不敢再冲过來,而是一个个咬牙往远处逃去,这时候大家考虑的该是自己能不能逃出一命。

    “你怎么还不逃?”陈枫这才看向柳青。

    “哎,是我走眼了,害了兄弟们,你们尽管动手吧。”柳青叹了口气,脸上温文尔雅的表情早就不见了。

    “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拿出來,然后可以饶你一名。”陈枫开口说道。

    “什么!”柳青一愣,似乎沒有弄明白陈枫的意思,但是很快一个激灵立刻把身上的东西都拿了出來。

    “好了,你可以走了。”陈枫摆摆手。

    “真的放我离开?”柳青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这么多废话,是不是你不想走。”陈枫说着一抬手,一团劲气弥漫出來。

    “好好,我这就走,这就走。”柳青脸上的汗珠都沒有去擦立刻转身往远处逃去。

    “出來吧,看了这么久不感觉无聊吗?”陈枫忽然淡淡的说道。

    “两位果然好手段,不知道是什么來路。”三名穿着兽皮炼制的铠甲的精装汉子一步步走了出來。

    “天人四层的境界,不够看啊。”陈枫和剑啸天对视一眼摇摇头。

    “你们是什么人?”剑啸天冷冷问道,一股剑意对着三人冲击过去。

    这三人一开始脸上还有傲色,但是在剑啸天的剑意压迫之下三人脸色顿时变了。

    “我们是黑风寨的人,你们应该是从北原过來的吧,难道就不知道两界山脉的规矩。”其中一人咬咬牙冷声说道。

    “哦,不知道是什么规矩?”剑啸天淡淡问道。

    “不管你是中原的还是北原的,或者是來自其他地方的,只要想在两界山脉生存下去,就要上交贡品,这个规矩你们不会沒有听说过吧?”

    “上交贡品。”剑啸天和陈枫顿时笑了起來。

    “不知道这是谁的规矩?”剑啸天冷笑着问道。

    “这里是我们黑风寨的地盘,当然要上交给我们黑风寨,不然你们就是有十条命也走不出这两界山脉。”这三人越说身上的胆气越壮,似乎黑风寨给了三人无穷的力量,渐渐的从剑啸天剑气的压迫之中回过神來。

    “那么不知道又要我们上交什么东西呢?”剑啸天再度问道。

    “刚才你们不是采摘了一些火罗草吗,全部交出來,然后我保你们在两截山脉无恙。”三人开始变得牛气冲天。

    “剑兄,这个两界山脉可是真够乱的,连你们天剑派的弟子都敢勒索阻拦。”陈枫笑了起來。

    “什么,你们是天剑派的人。”这三人心中一颤,竟然不由的抖动了起來。

    三人清楚的记得就是上个月的事情,一名天剑派的弟子死在了两界山脉,然后大批的天剑派弟子从天而降,每人一柄长剑,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强盗,就连两界山脉最强大的几个强盗窝都沒有抗衡下來,这时候这些在两界山脉纵横的强盗才知道这些大门派的强大和霸道,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全体出动,找出了杀害天剑派弟子的凶手。

    这件事刚过去沒有多久,大家对于天剑派的名头还非常恐惧,此时忽然听到面前的就是天剑派弟子,而且自己三人还正在恐吓对方,于是这三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刚才你们说要我们把火罗草交出來?”剑啸天上前冷笑道。

    “不敢不敢,我们不知道两位是天剑派的弟子,是我们兄弟有眼无珠,恕罪恕罪,我们这就告辞。”三人说着立刻落荒而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