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四方执法

    “九霄宫的人?”陈枫淡淡问道,拿出了死之剑。

    “不错,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了。”

    “就凭你们四个。”陈枫冷笑,一开始陈枫还以为是杀手殿堂的人,心中有些戒备,毕竟杀手殿堂的杀手战斗方式诡异,实力很强,上次被两名天人六层的杀手偷袭都差点着了道,这次要是出來四名天人八层的杀手,那么自己还是尽快动用法宝破坏空间再说。

    不过知道了对方是九霄宫的弟子之后陈枫也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你死我活,不过陈枫沒有率先动手,而是想看看对方接下來到底怎么做。

    “陈枫,跪下吧,你杀了我们九霄宫那么多的弟子,今天该是把你擒拿回去的时候了。”

    “让我跪下。”陈枫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

    “要是我们动手的话,你的结局就是生不如死,现在跪下受缚,还能留下一命,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九霄宫的弟子都这么自大嚣张吧,可惜死在我手上的似乎沒有那么大的本事。”陈枫笑道。

    “你杀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弟子,看來你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然你不会这样说。”站在陈枫面前的其中一名修士傲然说道。

    陈枫脑海中开始闪现九霄宫的资料,忽然双眼一亮:“你们是四方执法?”

    “算你还有些见识。”

    “嘿,我记得以前你们九霄宫好像有几个老头叫做四象老人,听说也不怎么样嘛。”陈枫冷笑道。

    “马上你就知道了,南门执法前來领教领教太乙门的绝学。”其中一人缓步走了出來,随着这人一步步走來,四方灵气都开始波动起來,同时还有一丝丝法则之力聚拢在南门执法身上,令南门执法身上的气势更加威势十足。

    “嘿,还不是要借住空间战场这件圣器的力量,那么就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了。”陈枫冷笑起來。

    “牙尖嘴利,我看你能挡住我几招。”南门执法猛地纵身跃起,整个人好似变成了一只苍鹰,双手利爪如钩,双臂展开似翅膀,夹杂着空间中的呼啸声,陈枫感觉好似一头大妖级别的火焰雕从空扑來。

    对方沒有动用法宝,陈枫也想见识见识这些人的手段,于是手掌一拍,风雷手印直接打出。

    但是 南门执法身形一变,沒有和陈枫硬拼,而是围着陈枫不断的盘旋,其中抓着机会就会下扑,发动攻击。

    南门执法好似真的变成了一只火焰雕,连身上都开始有火焰散发出來,滚滚热浪配合着凌厉的杀招,看起來异常凶猛。

    瞬间,两人交手数十回合,陈枫心中暗暗惊讶,沒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厉害,要不是自己前一段时间肉身经过淬炼,实力大增,不适用法宝的话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

    “不愧是九霄宫选拔出來的高手,比普通的弟子厉害了太多。”陈枫心中暗道。

    “五元轮回!”陈枫手掌挥动,金木水火土五种力量从五指冒了出來,不断的盘旋,好似变成了一个圆盘,急速放大,猛地把对方轰飞出去,南门执法一个盘旋,终于落在了地上。

    “九霄宫的弟子都是这种本事吗。”陈枫冷笑道。

    “吼!”

    忽然一声虎啸声响起,南门执法身上忽然出现一只猛虎的虚影,比起刚才的气势更加的威猛,光是虎啸产生的冲击波就令陈枫不得不出手招架。

    唰!

    南门执法对着陈枫冲去,猛地一扑,好似一只虎妖一般,妖气冲天。

    接下來南门执法身上的虚影不断的变幻,有时候是灵活的飞禽,有时候是凶猛的野兽,每一次不光是虚影发生变化,就是气息也完全跟着同步,好似这个南门执法会七十二变一般。

    “嘿,只是一味的模仿,虽然有些新意,但是算不得是什么厉害的秘术。”陈枫冷笑。

    “找死!”

    最后南门执法身上忽然了一条蛟龙的虚影,这条蛟龙张开大嘴对着陈枫一吸,陈枫立刻就感觉四周空间被禁锢,自己竟然动惮不得。

    “去死吧。”

    蛟龙虚影从南方执法身上体力而出,长长的尾巴对着陈枫抽去,呜呜的破空声,好似可以抽断山峰。

    啪!

    陈枫伸手抓住蛟龙的尾巴猛地一震,蛟龙纯纯断裂,化为粉碎,接着一条古朴的长鞭从陈枫体内飞出,猛地一抽,一声脆响,南门执法被抽了出去,虽然伤势不重,但是半边脸还是肿了起來,看起來很是狼狈。

    “你!”南门执法双眼喷火,恨不得再度厮杀。

    “算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换个人來吧。”陈枫摆摆手,蔑视的眼神令南门执法差点跳起來。

    “我來领教领教。”东门执法说着,一柄长枪破空对着陈枫刺來,陈枫一闪身,一根盘龙长枪牢牢的定在了擂台之上,一股嗜血气息从长枪之上散发了出來,竟然是一柄圣器,

    “动用法宝了吗,那就不要怪我欺负人了。”陈枫笑着拿出了死之剑。

    一场更加的激烈的打斗再度展开,两件圣器不断的碰撞,连空间战场这个圣器都快承受不住了。

    “到现在都沒有出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剑啸天等人在外面有些担心。

    “咱们在这里等是沒有用的,空间战场这种法宝可以把人收进去,同时自身也会在不断的变换位置,这时候陈枫就是出现在十万里之外都丝毫不稀奇。”刘怀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剑啸天虽然不认为陈枫会有危险,但是见不到人,还是有些担心。

    “先等两天吧,要是再沒有消息,咱们就离开,毕竟门派正在和无情天宗交战,咱们要是出去晚了,肯定是不行的。”刘怀说道。

    两天之后陈枫沒有出现,于是天剑派众人开始离去,剑啸天考虑了良久之后咬咬牙也跟着离去了,此时门派需要自己去出力作战,再说剑啸天还是很相信陈枫的。

    陈枫已经战败了三人,只有最后一人沒有出手,落败的三人伤势很轻,短时间就恢复正常。

    陈枫有些奇怪,对方四人竟然沒有一拥而上,而是一个个车轮战,似乎想要消耗自己的力量,又似乎想要和自己切磋。

    “怎么,你们这是在和我切磋吗?”陈枫冷笑道。

    “要是你能战败我们四人,你自然可以离去。”最后一个执法走了出來。

    “小子,你难道不了解空间战场这件法宝吗?”这时候塔忽然开口了。

    “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不是只能拘人进來战斗吗。”陈枫有些好奇,不明白塔要说些什么。

    “这是一件空间类型的法宝,最低都要是圣器的级别,空间类型的法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塔摇摇头。

    “穿梭空间,难道这件法宝一直在空间中穿行。”陈枫脸色顿时变了。

    “嘿,虽然不是太快,但是现在你已经离开两界山脉二十万里了。”塔嘿嘿笑道。

    “什么,竟有此事。”陈枫心中一咯噔,接着又平静了下來,还好距离不是太远,要是直接进入九霄宫之中,想要再冲出來可就难了,要是九霄宫中真的有地仙坐镇的话,就是自己动用长生塔都很难逃出來。

    “陈枫,动手吧。”最后一名执法上前笑道。

    “动手,确实该动手了。”陈枫说着一挥手聚血珠飘飞了出來,一股股吸力立刻笼罩住了面前四人。

    “什么,是道器,不好。”

    这四人只是來得及惊呼一声就被聚血珠吞噬了进去,然后血池涌动开始炼化起來。

    “希望多吸收一些血气能早日结出血冥果。”陈枫说道。

    “小子,你这空间圣器我看上了,想要吞噬掉。”这时候塔忽然开口了。

    陈枫有些奇怪,要知道前不久塔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吞噬就吞噬仙器,最好也是高阶圣器,沒想到现在就忍不住了,不过陈枫却也不会去反驳。

    “随便你了,不过你要负责带我回到两界山脉。”陈枫说道。

    “这个沒有问題。”接下來长生塔直接破开空间,开始在虚空中穿行,沒多久陈枫就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人都走了,看來是等不及了,也罢,反正沒什么事,我就先在两界山脉修炼一段时间。”陈枫并沒有着急离开两界山脉,反而找了个隐秘的山洞开始潜修起來。

    中原。

    杀手殿堂的一处隐秘的据点。

    一个身穿灰色衣袍的中年人放下了手中的一块玉符:“刺杀陈枫的任务在两界山脉失败,北原传來消息,九霄宫加大了酬金,要我们在一个月之内取得陈枫的人头。”

    “这不可能,时间太短,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陈枫应该还在两界山脉,两界山脉绵延十万里,想要找出一个拥有圣器的修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穿着青色战甲的年轻人摇了摇头。

    “嘿嘿,不错,而且这个陈枫不简单,背后十有**有高人存在,要不然怎么能从北原一路杀到中原來,这中间的路程可不短啊。”说话的是个一身红裙面貌娇美的女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