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抽飞

    “你又是什么人,给我报上名來。” 陈枫也冷冷说道,浑然不在乎对方身上散发着的超强的气势。

    天痕公子盯着陈枫,眼中流光不断的闪动,心中暗暗猜测着陈枫的身份。

    “嘿,这家伙只不过是秘境期的修士,连雷劫都沒有渡过,要是我不动用瞳术都沒有发现此人,看來此人身上一定有宝物存在,而且刚才还有一股气息隔绝我的探查,分明是高阶圣器,以为能瞒得过我,也罢,不管这小子是不是路过的,但是碰到了我就算他倒霉吧。”天痕公子查明陈枫的修为之后就沒有把陈枫放在眼中,以为陈枫只是仗着身上的法宝护身,再说了,天痕公子连同等层次的修士都不会放在眼中,更何况陈枫这个小小的秘境期修士,对于天痕公子來说也就是挥手之间就能解决。

    当然了天痕公子也不是傻瓜,看到陈枫如此淡定,也知道陈枫有些底气,于是从一开始天痕公子就对陈枫出手了,破妄瞳术早就暗暗发动,在陈枫四周开始营造幻境。

    虽然天痕公子练就是破妄灵瞳,可以看破虚妄,察本还原,对敌可以清晰看透对方的弱点,可以说是一眼破万法,虽然主修不是幻术,但是毕竟是灵通,布置出來一些幻术还是小意思的。

    而且到了天痕公子这种层度,施展出來的幻术可是虚虚实实,虚实融合,其中暗藏杀机,一不小心就会稀里糊涂的把命送掉。

    看到对方不买自己的账,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于是天痕公子嘿嘿一笑,双眼瞳孔快速一转,幻术发动,穿透陈枫四周的结界之力,把陈枫笼罩起來。

    陈枫只感觉眼前一变,整个人身形一轻,确实到了另外一种环境之中,全身滚烫如火,脚下一座火山正在酝酿,其中不知道多少万度的浓烈岩浆正在酝酿,还沒有喷涌出來,光是滚滚热浪就能陈枫皮肤都烤的干裂起來。

    要知道陈枫可是在地火中修炼过,平时更是时常动用各种劫力锻体,一般的火焰烧到陈枫身上也就是挠痒痒,但是此时陈枫却清楚的感受到了疼痛。

    “好家伙,好厉害的瞳术,幻术侵蚀灵魂不错,还能掺杂实体攻击。”陈枫体内真气运转,一切不适立刻消失,但是很快陈枫又感觉体内真气剧烈的在体内乱窜起來,游走的速度是平时的十倍,就好似走火入魔一般,要不是陈枫经脉坚韧远超常人,再加上真气游走的速度是平时的八倍,陈枫恐怕一瞬间就会静脉断裂,内脏受损,不过即使这样陈枫也感觉有些经脉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纹。

    哗啦啦啦!

    陈枫全身一挣,就感觉全身上下都被铁链缠绕的严严实实,陈枫一发力就是数百万斤的力量,只听铁链哗啦啦不断作响,却又挣脱不开。

    “就是玄铁打造的锁链我也能轻松挣断。”陈枫心中暗道,挣扎无果之后陈枫也不再费力气。

    嗡嗡嗡嗡!

    陈枫下方的火山开始沸腾起來,一团团岩浆开始飞溅,很快一股岩浆好似水柱一般对着陈枫喷涌出來,只要把陈枫包裹起來就能焚烧成灰。

    “嘿,看我破你幻术。”陈枫心中冷笑,心念一动,生死二剑盘旋飞出,剑光交叉之间,四周锁链纷纷被斩断,接着陈枫伸手一抓,对着自己冲过來的岩浆立刻融成一团。

    接着陈枫暗黑魔瞳全力发力,因为融合了火瞳睛的缘故,暗黑之力中又有火光闪现,一**的瞳术力量好似水波纹一般往四周荡漾开去,水波所过之处空间纷纷泯灭,同时陈枫体内暗之穴中的暗黑符箓轻轻一动,潮水般的暗黑之力喷涌出來,瞬间把陈枫包裹起來,陈枫全身一震,完全挣脱了天痕公子的幻术。

    要知道陈枫的暗黑之穴中的暗黑符箓是被绝世妖兽暗麒麟使用自身暗黑之力凝练而成的,其中的暗黑之力不管是数量还是精纯度都超出了想象,这一破开天痕公子的幻术之力,暗黑之力猛地扩张竟然把天痕公子整个的包裹起來,暗之力纷纷对着天痕公子发动了攻击,想要把天痕公子侵蚀成微尘。

    在陈枫挣脱自己的瞳术之时,天痕公子就知道不好,自己的瞳术被破,神念都受到了影响,还沒有回过神來就感觉全身一黑,东南西北方向感全无,六识都被封闭,而且浓郁的暗黑之力顺着全身的毛孔,想要把自己肉身消磨掉。

    一个瞬间的功夫,天痕公子就感觉体内真气大量消耗,气血衰败,眨眼之间就有数十年功力生生被磨灭。

    说起來也是天痕公子大意了,要是和陈枫一对一正面决战,不动用圣器的情况下陈枫真还不是此人对手,但是一來天痕公子沒想到自己的瞳术这么快被破,被陈枫打了个措手不及,二來陈枫也具有神妙莫测的瞳术,三來就是暗黑之力的精纯强大。

    不过天痕公子毕竟是快要修成人仙的存在,深吸一口气,旺盛的灵魂之火立刻在体内熊熊燃烧起來,驱散焚烧体内的暗黑之力,瞳术破妄灵瞳再度发动,竟然也有火焰喷涌,焚烧的四周的空间都劈啪作响。

    陈枫挣脱对方的幻术之后沒有上前争斗的打算,而是身影一晃对着不远处的战青松冲了过去。

    本來战青松骑在白色独角兽身上观看哥哥和蓝绫对战,指望着哥哥大发神威战败蓝绫,却沒想到天空中忽然多了一个人出來,就在战青松考虑着是不是上前呵斥的时候,忽然那名修士对着自己冲了过來。

    说起來战青松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毕竟也有着天人五层的修士,而且反应也是很快的,看到有人对着自己冲來立刻就感到不妙,于是一边催动身上的保命灵符一边骑着独角兽往远处逃去,心想着只要能拖延一些时间,自己的哥哥一出手就能让此人死无藏身之地,却不知道陈枫已经和天痕公子交过了一手。

    战青松的坐骑是一只纯白独角兽,比手下的坐骑好出了太多,是一只级别很高的大妖,速度极快,全力奔跑就是比起飞禽类大妖都慢不了多少,驮着战青松划过一道残影往远处冲去。

    嘭!

    战青松速度很快,但是陈枫速度更快,一脚重重的把战青松踢得抛飞起來,但是战青松身上护身灵符散发出光泽,挡住了陈枫的攻击,虽然看起來战青松有些狼狈,但是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之后竟然安稳的落在了地上。

    “咦!”陈枫倒是有些惊讶,本以为这一脚能把对方踢得吐血,却沒想到连对方身上的防御都沒有破开。

    嗖!

    这时候,纯白色独角兽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一道浑圆光滑的纯白光柱对着陈枫洞穿过去,摩擦的空间都发出嗤嗤的声响。

    陈枫早就有准备,身形一晃就躲了过去,然后快速來到战青松面前,重重一拳对着战青松轰了过去,这一次陈枫加大了力量,这一拳的力道足足有数百万斤。

    “小子找死!”这时候天痕公子终于把周身的暗黑之力清除干净,就看到了这一幕,对着陈枫一声厉喝就要动手,但是这时候一团雷光闪动,挡在了天痕公子面前。

    “蓝绫,你给我闪开,咱们等下再动手不迟。”天痕公子厉声道。

    “我看现在动手刚刚好。”雷光闪烁,蓝绫率先发动了攻击,一上來就是极其厉害的雷术。

    “找死,给我滚开。”天痕公子大怒,变了颜色,不过想要摆脱蓝绫去救援战青松根本就不可能。

    轰!

    啪啪啪啪啪!

    陈枫这一拳下去,战青松周身光芒大作,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在陈枫的重拳之下,战青松身上的护身灵符终于裂开了,接着陈枫赶上去再度一拳,护身灵符终于炸开,战青松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小子,你惹怒我了,不管你逃到哪里,天上地下我都要把你碎尸万段。”看到这一幕天痕公子忍不住大叫起來。

    “逃,我为什么要逃,从北原我逃到中原,难不成你还能逼得我再逃回去。”陈枫心中冷笑,本來在北原被追杀,无奈之下來到了中原,心中已经不爽之极,心想着有一天力量足够了还会杀回去,但是现在对方又提到了这个逃字,已经触动了陈枫内心的伤口,身上的逆鳞,一丝暴虐之意涌上心头,挥手对着战青松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陈枫这一下虽然沒有尽全力,但也不算留手,牙齿纷飞,鲜血直流,战青松整个脸都变形了,连惨叫都沒有发出,战青松就晕死了过去。

    陈枫上前把战青松抓在了手中,接着伸手猛地一抓,周围水之力涌动,水汽凝聚,一团水球砸落在战青松脸上,接着手掌中力量涌出,横冲直撞灌进了战青松体内,又是一震噼里啪啦的响声,战青松体内的经脉不知道断了多少。

    “噗!”

    战青松一张嘴喷出一大股鲜血,然后就开始惨叫起來,只不过嘴巴已经被陈枫抽烂,喊出來的声音已经变形,让人以为好似厉鬼在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