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敲诈

关灯
护眼
    “吼!”

    看到这一幕天痕公子好似魔神一般爆发起來,体内的力量全部喷涌出來,整个人在气血蒸腾之下变成了火红色,就连双眼也有两道火柱冲突而出,这一番拼命顿时把蓝绫逼得后退了几步,然后天痕公子踏破空间直接到了陈枫面前,五指泼张,直接对着陈枫的脑袋抓去。

    “小看我。”陈枫冷笑,手掌一挥,把战青松拉过來挡在面前,只要天痕攻击继续攻击就会一把抓死战青松,同时陈枫祭出了四方灵鞭,当头对着天痕公子打去。

    在陈枫看來四方灵鞭乃是五品圣器,足以对付天痕公子了,事实上也是如此,天痕公子手掌好似灵蛇绕过战青松继续对着陈枫抓去的时候,只感觉头皮发麻,立刻知道不妙,一抬手握紧拳头对着头顶轰击过去。

    在拳头轰出的过程中,一只淡青色的拳套包裹住手掌,青光绽放,和四方灵鞭发生了凶猛的碰撞,好似霹雳在众人耳边炸开,就连陈枫都感觉耳朵嗡嗡作响,至于四方灵鞭则是暂时和陈枫失去了联系。

    陈枫抓着战青松快速后退,刚才天痕公子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方圆千丈的大坑,也不知道有多深,好似火山口一般。

    陈枫一遍遍的召唤着四方灵鞭,实之穴不断的涌动,终于四方灵鞭横空而來,落在陈枫手中,刚才一下对轰,陈枫只感觉心神巨震,也受了一些伤势,只不过却沒有表现出來。

    “你们还不住手,是不是想死了。”陈枫拿着四方灵鞭猛地挥舞,一道四四方方的长鞭虚影横扫而过,围攻剑轻舞两人的修为立刻就有数人被横扫出去,其中两人更是当场送命。

    “再不住手我就杀了这小子。”陈枫提着战青松甩了一圈,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上前一脚踩在战青松后背上,令战青松再度吐了一口鲜血。

    战青松趴在地上,英俊的面目已经变形,紧紧的贴在泥土上,狼狈到了极点,但是战青松此时心中却只有恐惧,全身轻微的颤动,老实到了极点,虽然战青松心中对陈枫的恨意到了一种倾三江水都不能洗刷的地步,但是战青松却一言不发,因为刚才陈枫一连串的打击和陈枫身上散发出來的杀机令战青松吓破了胆,战青松丝毫不怀疑自己随时被斩杀,一想到自己会被杀死,从小就娇生惯养,不把其他修士放在眼中的战青松只感觉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看到主子被擒拿,围攻剑轻灵两人的修士全都傻眼了,一个个退了开來,其中两人更是对着陈枫大叫:“快快放下我家公子,不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普通,还是把我家公子放开吧,我们是战王阁的人,我家老爷子可是人仙,现在放了我家公子,今天的事情还有的商量,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陈枫笑着问道。

    “笨蛋,一群蠢货。”听了手下的喊叫声,战青松恨不得骂出了声來,虽然不认识陈枫,但是从刚开的事情來看,这个忽然冒出來的修士可不是一个受威胁的主。

    “要是不放开我家公子,一旦我家老爷子驾临,你就是想死都难,在中原,得罪了我们战王阁的人还沒有一个能完好无损的走掉的。”

    “哈哈哈啊哈。”听了这话陈枫顿时笑了起來:“这样说來你们战王阁在中原唯我独尊了,整个中原都沒有人敢招惹你们战王阁,就连四大学府都要排在你们之后。”

    “哼,不管怎么样,我们战王阁可不是你这个小修士能招惹的,朋友,只要你把我家公子放了,今天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因为陈枫的出现,占据改变,剑轻灵、剑轻舞两姐妹此时一边恢复元气一边暗中交流着。

    “姐姐,这人是谁啊,我看很嚣张啊?竟然敢和战王阁作对,更能和天痕公子交手。”

    “我也不认识,不过修炼界中修士众多,也许是哪个隐藏的世家和门派的出來的弟子,不过肯定和咱们天剑派又渊源。”

    “不错,看这人的意思分明是想要解救我们,姐姐你说这人不会是本门的弟子吧。”

    “这个也有可能,毕竟本门弟子无数,很多人都喜欢潜修,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人算是出手帮了咱们,等下要上前询问对方名号。”

    轰!

    这时候天痕公子从地下飞了出來,全身血气滚滚,好似浓烈的火焰围着周身沸腾,战意冲天,双眼如电,强横的气息紧紧锁定了陈枫。

    “小子,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都死定了。”天痕公子伸出手指指着陈枫,霸气冲天,睥睨天下。

    陈枫有些惊讶,刚才的交手之中,虽然把天痕公子打进了地下,但是对方并沒有吃亏,只是显得有些狼狈罢了,而自己也沒有占到便宜,就在刚才说话的功夫陈枫才把体内的不适化解干净。

    “刚才这家伙手上的青色拳套分明也是一件圣器,而且还是一件不错的圣器。”陈枫心中暗道。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杀我。”陈枫淡淡笑道。

    “一个秘境期的小修士,要不是仗着法宝护身,我一个手指头就捏死你。”天痕公子声如闷雷,四周百里空间都滚滚作响。

    “那我就先踩死这小子。”陈枫说着脚下法力,噼里啪啦一阵声响,战青松身上的骨头不知道又断了多少。

    “你敢。”天痕公子大怒,一跺脚,整个大地剧烈震颤,尤其是陈枫,只感觉脚下一股火山般的力量对着自己冲击过去。陈枫冷冷一笑,也是一跺脚,脚踏两仪,磁极穴喷涌,强横的力量在地下炸开,闷响声乍起,一股圆形坑洞以陈枫为中心往四周蔓延开來。

    唰!

    天痕公子已经到了陈枫面前,但是打出去的攻击却又硬生生的收了回來,因为陈枫的手掌正牢牢的抓在战青松的脑袋之上,只要陈枫稍微发力,战青松就会一命呼呜,天痕公子不敢冒险,虽然心中恼怒至极也不敢拿自己的弟弟性命开玩笑。

    “你要是再上前一步,我就打散他的神识。”陈枫五指用力,战青松再度惨叫起來,头颅都开始咯吱咯吱发出声音,似乎随时都会被捏扁。

    “慢着!”天痕公子立刻大叫,双眼喷火,却又沒有丝毫办法。

    “你说慢着就慢着,我看这小子不爽,就想一把抓死他。”陈枫冷笑连连。

    “你想怎么样?”天痕公子深吸一口,身上气焰消失,整个人都平静了下來,这一点倒是令陈枫有些赞叹。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一开始你们就想把我怎么样。”陈枫笑道。

    自从陈枫出现,蓝绫就一直沒有说话,而是暗暗的观察着陈枫,经过一番观察蓝绫确定不认识陈枫,也沒有听说过此人,不过蓝绫却看出了陈枫的修为,这才心中暗暗吃惊,沒想到一个秘境期的修士竟然这么厉害,面对天痕公子丝毫不在乎,而且还把天痕公子的弟子暴打一顿,现在更是在和天痕公子讨价还价。

    不过很快,蓝绫双眼中绽放出一丝精光,然后很快又暗淡下去,似乎是想起什么,这一刻陈枫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望去就看到蓝绫对着自己笑了笑。

    “这女子难道认出了我的身份?”陈枫心中暗道。

    “朋友,开出条件來吧。”天痕公子淡淡说道。

    “好,爽快,既然你这样问了,那我就提提我的条件,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拿出來。”陈枫笑着说道。

    “这不可能,朋友,难道你不觉的太贪心了吗,这样,我这里有一件极品宝器。”天痕公子说着拿出了一柄长剑,剑身流光闪闪,上面刻满了符文,四周灵气涌动,这把长剑竟然能自足的吸收四周的灵气來蕴身。

    “宝器,嘿,我说你不是打发要饭的,要是这小子只有一件宝器的价值,那么算了,我还是杀了他比较好。”陈枫摇摇头,一脸的嘲讽之色。

    “朋友,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看來你是沒有听说过我的名头,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不然你会知道生命是很短暂的。”天痕公子淡淡说道。

    “天痕公子,霸血战体,再加上破妄灵瞳,战王阁近些年最有天赋的弟子,以后晋升仙界,成就仙位也不是不可能,确实好大的名头,不过吓不倒我,我沒时间和你废话,做人就要痛快点,一句话,三件圣器,三颗天级丹药,三株万年灵药,要是不答应,我立刻杀了这小子。”陈枫冷冷说道。

    “这家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在场的修士全都在心中这样想着,尤其是剑轻舞姐妹更是张开了小嘴吃惊的看着陈枫。

    “这不可能。”果然天痕公子差点暴走,这么多年自己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自己到哪里一些修士见了自己不都是畏惧有加,客客气气,今天却被一个小虾米一般的修士威胁,而自己却又不能不妥协,只感觉体内的怒火快要把肉身都点燃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