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甩开

关灯
护眼
    突刺断裂,虽然沒有阻拦住土龙的攻击,但也令这条土龙改变了一下方向,陈枫身形快速后退,瞬间就到了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峰顶端。

    但是陈枫还沒有站稳,天痕公子已经杀到了面前,似乎是恨极了陈枫,天痕公子一挥手,一上來就动用了法宝,青色拳套浮现,威力大增,周围的空间都凝缩成一天,一旦打中陈枫就会猛地炸开。

    陈枫自然不会和对方硬拼,立刻就拿出了四方灵鞭,闪电般抽了出去,两件圣器再度爆发出强大的冲击力,陈枫和天痕公子同时后退数十里,然后陈枫刚刚站稳,天痕公子已经再度杀到了陈枫面前。

    两人快速交手几个回合,陈枫只感觉气血蒸腾,好像煮开了的江河水不断的咆哮,识海也好像起了海啸,一丝丝的虚弱感快速游走全身。

    “这家伙的圣器虽然品阶不如我的四方灵鞭,但是这家伙发挥出來的力量却远远的超过了我,灵肉合一,和手掌融为一体,几乎已经完全炼化了这件圣器,更能发挥出最强的力量,以我现在的力量还远远不是此人对手。”

    天痕公子根本不惧怕陈枫手中的四方灵鞭,青色的拳头招招不离陈枫身上的要害,几次对轰之下陈枫有些乏力,手臂发酸,肉身都受到了震动,虽然陈枫肉身经过了强力的凝练,但是最终还是沒有渡过真正的天劫,在加上境界上远远比不上对方,所以陈枫一交手就处于了下风。

    嘭!

    陈枫拿着四方灵鞭重重的落在一座小山上,小山出现无数裂纹,然后最后猛地炸开,化为无数的泥石。

    陈枫有些无奈,自己的反应比对方差了太多,四方灵鞭这件圣器还沒有完全激发出來,对方的攻击就到了,这样的结果令陈枫有些手忙脚乱,虽然陈枫处于了下风,但是却沒有动用长生塔的心思,因为一旦动用长生塔,那么轻易就能镇压对方,此时陈枫的想法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和对方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结果表明,要是不动用法宝,光靠着自己的力量恐怕一交手就会被打飞。

    “哎,这一段时间进步突飞猛进,一直沒有遇到对手,以为自己真的是个人物呢,沒想到今天再度遇到挫折了。”陈枫心中暗暗苦笑。

    “你也算不错了,这家伙天赋惊人,战斗力相当于一般的人仙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法宝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塔这一次出奇的沒有打击陈枫。

    “要是按照你的说法,你也算是我力量的一部分,那么我的真正实力就可以秒杀人仙了。”陈枫立刻说道。

    “这不一样,虽然我沒有完全恢复实力,但是我的存在对你來说还是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我不能完全沒有顾忌的出手,不然的话你不用修炼就能真正纵横整个永恒大世界,你身上的那些炼化进入穴窍中的法宝算得上你身上的一部分,你要是能使用完全可以用來对敌,不用藏着掖着。”塔嘿嘿笑道。

    “哼,我现在炼化的法宝最厉害的就是生死二剑和封魔剑,不过就是使用这两件法宝也搞不定对方,毕竟我现在还不能完全发挥出这两件法宝的威力,毕竟我的境界还是不够,当然了聚血珠还要更厉害一些,只不过对我來说级别稍高,而且有些破损。”陈枫有些无奈。

    轰!

    又是一次撞击,这一次四方灵鞭绽放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终于把天痕公子逼得后退了一段距离,但是陈枫受到的震颤更加的眼中,半个身子都麻痹了,灵魂之力也消耗的厉害,有一种难受的疲惫感。

    “哎,灵魂方面首创比肉身首创更加难受啊。”陈枫摇摇头,然后把四方灵鞭收了起來,随后全身金光大作,猛地冲上了万米高空,快速往远处飞去。

    既然不是对方敌手,那么再打下去也沒什么意思,反正在陈枫看來打不过对方脱身而走一点都不丢人,只要以后修为大进了再來找回场子就是了。

    “嘿,我可是秘境期的境界,败给你不算丢人,不过这个场子我很快就会找回來。”陈枫心中冷笑。

    “以为这样就能走吗。”天痕公子心中恨极了陈枫,大有不把陈枫斩杀死不罢休的劲头,看到陈枫想要逃走,立刻快速的追了上去。

    一道青色的拳芒从拳头上立体而出,好似一座小山对着陈枫轰击过去、

    陈枫全身剑芒暴涨,速度猛地提升,躲过了这一青色拳芒的攻击,拳芒落在一座数百米高的小山上,整个小山灰飞烟灭,变成了平地。

    拳芒落空,但是战王印又追了上來,对着陈枫当头镇压过去。

    “难道只有你有法宝,我也让见识一下。”陈枫说着拿出丈天尺打了出去,丈天尺破开虚空猛地消失,然后在天痕公子面前出现,在天痕公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砸落了下來。

    只是一声巨响,天痕公子被砸的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洞,而陈枫也沒有占便宜,被战王印碰了一下,就感觉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量传到了自己身上,只不过陈枫沒有落在地上,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往远处飞去,在飞行的过程中丈天尺也重新回到了陈枫手中。

    “哼,今天就先到这里,我还有事,等我忙完了再來和你算账。”陈枫说着然后脚踩丈天尺,同时调动长生塔的力量,整个人不断的在空间中穿行,等天痕公子咆哮着从地下飞出來的时候陈枫早就到了千里之外,天痕公子知道追不上,气的暴跳如雷,最后把四周的山峰全部打算,大地全都打烂,这才恨恨的离开。

    陈枫这一次路上沒有停顿,一口气足足穿行了两万多里才停了下來,这一次陈枫沒有人打扰,布置了禁制之后就开始恢复身上的伤势,足足三天的时间,陈枫一边恢复伤势一边回忆着这一次战斗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一丝一毫。

    “呼!这一次对方沒有追上來,要是我能渡过雷劫也不会这么狼狈吧。”陈枫有些苦笑。

    不过在陈枫撤掉禁制的时候脸色还是发生了变化:“竟然还有人追上來了,不过不是天痕公子,而且对方似乎沒有恶意,而是一直在外面等候着。

    “是她们。”陈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沒想到摆脱了天痕公子,这三人却又追了上來,这不得不令陈枫开始暗暗警戒起來。

    这三人正是蓝绫和剑轻舞剑轻灵两姐妹,两姐妹,一个沉稳,一个机灵,一个成熟一个清丽,但是全都有着完美的身材,迷人的脸庞,以及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蓝绫虽然长相身姿远不如两人,但是却自有一种淡淡的气场,让人一眼看去,竟然感觉此女在感觉上盖过了这两姐妹。

    “难道这就是实力和修养带來的冲击。”陈枫心智不由的想道。

    “见过道友,刚才多谢道友援手之恩。”蓝绫首先开口说话,声音平淡,但是听在陈枫耳中却异常舒服。

    “客气了,是对方先招惹的我,我只不过是正常的反击罢了。”陈枫笑着说道。

    “在下大罗学府蓝绫,敢问道友尊姓大名?”蓝绫笑着问道。

    “原來是大罗学府之人,久仰久仰,在下陈枫,一介小散修。”陈枫笑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姐妹还是要多谢道友的援救之德。”剑轻舞开口说道,双眼看着陈枫,声音比蓝绫要动听许多。

    “不用客气,说起來我刚才出手也是有原因的。”陈枫说着拿出一块令牌扔了过去。

    “原來是本门的名誉长老,想來陈长老是和剑啸天有关系。”剑轻灵忽然呵呵笑了起來。

    “咦,你们知道?”陈枫倒是有些惊讶了。

    “大名鼎鼎的陈枫,这个名字早就从北原传到了我们中原,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秘境期的修为就能和天痕公子交手,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肯定能在修炼界引起轩然大波。”蓝绫笑着说道。

    “呵呵,只不过是仗着一些法宝之力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真要是凭借自身的真正修为,我远远不是天痕公子的对手。”陈枫立刻说道。

    双方通过姓名之后,再加上陈枫和天剑派的关系,四人接下來一番谈论,倒是熟悉了许多。

    “陈兄,有沒有兴趣去我们大罗学府修炼?”蓝绫忽然开口问道。

    “大罗学府。”陈枫低声道,开始回想自己知道的关于大罗学府的一些资料。

    要说天剑派,无情天宗,战王阁这些门派是中原的顶尖门派的话,那么大罗学府这种级别的存在又是高出这些门派一截的超然存在了,一些大门派都纷纷派出优秀的弟子进入大罗学府中学习修炼,对于整个修炼界來说,沒有几个修士是不想进入大罗学府修炼的。

    “呵呵,蓝姐姐,这么心急就开始拉拢人才了。”剑轻灵笑了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