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聚血

关灯
护眼
    “看來是认出我來了。”陈枫心中苦笑。

    “你是从北原过來的陈枫?”其中一人试探的问道。

    “不错。”陈枫点点头,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苦笑,陈枫从來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出名,在北原只要一现身就会被认出來,那是因为九霄宫大力通缉的缘故,但是现在连中原的修士都知道自己的名头,这不得不令陈枫感到好笑。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陈枫,失敬失敬。”几名修士更加热情了,就连铁剑也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下陈枫,笑着说道:“陈长老不简单,听说连九霄宫的弟子都杀了不少。”

    “呵呵,只不过是一些传闻罢了,对了,这里的情况看起來有些不妙啊。”陈枫笑了两声立刻就转移了话題。

    “青罗城被围困,这已经是第五天了,无情天宗有备而來,切断了我们和外界的联系,对方一直在不断的增兵,本城的损耗却越來越大,而且这五天无情天宗的攻击力也越來越激烈,按照前几天的攻击程度,这时候对方也该退兵了。”铁剑说道。

    “退兵了,对方退兵了。”果然这时候城头传來士兵的喊叫声。

    “传令下去,重伤者修养,其他人立刻修补破损的城墙,修补法阵。”铁剑快速下达了命令,虽然对方退兵了,但是铁剑等人脸上的神色更加凝重了。

    “请铁剑师兄冲杀出去,我们师兄弟再坚持几天,等着铁剑师兄搬來救兵。”其中一个高高大大的修士开口说道。

    “嘿,先不说能不能冲出去,就是我能冲出去,也不会这么做,因为我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挡得住。”铁剑沉声道。

    听了这话大家全都沉默了,确实眼前的局面大家都很清楚,刚才之所以那样说也是为了有种念想。

    “不管怎么说咱们都要坚持到底,到时候大不了进入地宫就是了,对方想要破开地宫也沒有那么容易。”铁剑最后说道。

    “一旦城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丧命,咱们天剑派这么多年还沒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哼,这一次要不是无情天宗联合了战王阁來偷袭本门,光凭无情天宗一派怎么能这么嚣张。”

    “等脱身之后定要和战王阁清算。”

    “好了,大家都不要多说了,还是尽快恢复一下实力吧,明天不知道能不能抵挡得过去呢。”

    深夜,陈枫盘坐在小院中,祭出了聚血珠,空气中漂浮着的血煞之气,杀戮之气,以及在战争中被打碎的依然沒有完全消散的灵魂碎片纷纷化为一丝丝看不见的流光钻进了聚血珠之中。

    聚血珠中血红色的符箓不断的漂浮,血池不断的沸腾,泛起无数血泡,血冥树的万千树枝也跟着摇晃起來。

    范围原來越大,随着陈枫催动聚血珠,一丝丝的红光开始在空气中显露出來,很快陈枫头顶的聚血珠四周出现了一个漩涡,就好似一个黑洞一般,吞噬着万千能量。

    沒多久整个青罗城都被聚血珠的气息笼罩起來,这些天因为战争所禅产生的血煞之气全都鼓动起來,被聚血珠吸收吞噬。

    “咦!怎么回事?”

    “好似有法宝在吞噬半空中的血煞之力。”

    “是陈长老所在的方向传來的,难道陈长老修炼的是魔功?”

    “这种气息,比圣器还要玄奥,似乎有些飘渺和高远,难道是道器不成。”这时候正在精心修炼的铁剑也被惊动了,不过看到是陈枫所在地方传來的也就不再理会,继续修炼。

    虽然青罗城规模不小,但是空气中漂浮的血煞之力并不是太多,再加上聚血珠道器的威力,只是数个呼吸,就把城中所有的血煞之力吸收的干干净净,城中的修士立刻就感觉清爽了许多,平日间有些压抑的气氛消失了。

    陈枫一边催动聚血珠吸收周围空间中的血之能量一边观察着聚血珠的情况,随着吸收來的血煞之力的增多,陈枫察觉到聚血珠也在慢慢的变化着,血池沸腾加剧,血冥树摇晃更急,好似被灵泉灌溉一般,而且聚血珠中的空间也有些一些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实在是太微小了,连陈枫都差点察觉不到,除此之外,聚血珠本身破损的地方被血煞之力滋润之后也好似伤口一般慢慢的凝结起來,显然是在恢复。

    “聚血珠果然在慢慢修复,和以前吞噬人仙一样的效果,只可惜吸收來的血煞之力太少了,要是能再再吞噬几名人仙的精血就好了。”陈枫心中暗道。

    然后陈枫一声轻喝,聚血珠慢慢旋转起來,产生的黑洞猛地变大一圈,然后再度缩小,不过散发出來的吸力却增强了一倍。

    聚血珠的气息开始往城外蔓延,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开始疯狂的吞噬着城外的血煞之力,要知道这几天的厮杀死在城外的要比城中的修士还要多的多,在陈枫感应中,无数血丝从城外飞來,万千血光钻进聚血珠之中。

    哗啦啦!哗啦啦!

    血冥树万千树枝不断的挥动,一根根好似虬龙灵蛇一般的树根也是不断的伸展扭曲,不止止吸收进入聚血珠中的血煞之力,同时透过空间延伸到外界,开始吸收外界空间中的天地精华,日月灵气,而且血冥树的树枝上更是开始有花骨朵开始凸起,只不过却一直沒有生长出來。

    “这应该是血冥花了,开花结果,只不过此时连花朵都沒有开出來,更不要说结出血冥果了,看來还需要更多的血气才是。”陈枫心中暗道。

    虽然是残破的道器,但是品阶上远远超过了圣器,在威能上也不是圣器可以比较的,沒有多长时间,城外的血煞之力也被吞噬的干干净净,只不过却一直沒有生长出血冥花來。

    陈枫心中一动,上万块灵石在聚血珠中炸开,化为滚滚灵气开始滋养着聚血珠破损的地方,受到灵气的刺激,聚血珠好像活过來一般,好似有人在吞吐不定,几个吞吐就把这些灵气吞吸干净,果然如陈枫所料,血冥树也壮大了几分,一朵朵鲜红的血冥花开始生长出來。

    “这简直就是无底洞啊,就是把身上的灵石全部拿來也不够填啊。”陈枫心惊,不再调动灵石,虽然长生塔中堆积着大量的灵石,但是这种消耗速度陈枫也吃不消,更何况陈枫留着这些灵石还有大用。

    陈枫动用聚血珠吞噬天地间的血煞之气和天地灵气不仅惊动了青罗城中的修士,就连包围在城外的无情天宗的人马也被惊动了。

    “这是什么人,竟然吸收血煞之气,难道是魔修,应该不是天剑派之人,恐怕是过路的修士。”无情天宗的修士纷纷这样想道。

    陈枫在黑源城的时候,当时和金石城发生战争就有过路的修士使用法宝收集战场上的血煞之气和各种杀戮气息,只不过相对于现在的场面,黑源城那种级别的战争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派几人出去看看,查探一下是何方修士,在咱们头上收取血煞之气,摆明了是沒有把我们无情天宗放在眼中。”带人巡逻的统领接到了刘渊的传音之后立刻就开始撒出人手飞上天空开始四处搜寻起來。

    陈枫的神识随着聚血珠的力量已经到了距离青罗城上千里的地方,这里有一处军营,其中居住的是围困青罗城的一干秘境期的士兵。

    “秘境期的修士,正好來试探一下,也算是练练手。”陈枫说着,发动聚血珠中的禁制,一股气息悄无声息的把两名放哨的士兵笼罩起來。

    这两名士兵只是秘境第五层的境界,连灵魂之火都沒有凝练出來,在无情天宗此次出兵中炮灰级别的人物,在聚血珠气息的笼罩之下,全身毛孔中立刻就有鲜血喷涌而出,连半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就干瘪了下去,只剩下两张人皮飘飘荡荡的落在地上,至于两人体内的精血已经穿过空间到了聚血珠中的血池之中。

    “嘶!”看到这种情况陈枫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本來陈枫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却沒想到是这种结果。

    “好霸道的法宝,好凶残的魔器。”陈枫暗暗心惊。

    这时候一队巡逻的士兵排列着整齐的队伍走了过來,看到地上的人皮一个个脸色大变,为首之人更是想要张嘴呼叫,但是陈枫心念一动,又是一股血腥之气凝聚,把这一队士兵笼罩出來。

    足足二十人的士兵,和刚才一样,半个呼吸不到,身上的精血喷涌的干干净净,变成了一地的人皮,身上的甲衣和兵器都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立刻惊动了兵营中其他人,无情天宗的士兵纷纷聚拢过來,看到地上的情况之后一个个都脸色煞白,这些士兵平日里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身经百战,什么场面沒有见过,就是再血腥的场面都不能动摇这些人的坚定意志,但是眼前沒有一滴血迹的场面却令这些人全都感到心中发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