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击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天剑派之人出來发动了偷袭。”

    “不对,这不是天剑派的手段,倒像是被什么妖兽吸干了体内的精血。”

    “这么多人被杀,一点动静都沒有,咱们肯定也对付不了,赶紧去通知天人境的师兄们。”

    看到这种情况,这些秘境期的修士全都傻眼了,惊慌过后就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自己等人可以对付得了的。

    “咦,军营里有动静。”这时候被被派出來搜寻的统领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呆着众人快速寻來。

    看到天人境的师兄们从天而降,这些秘境期的修士立刻松了口气,一个个上前,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边,其实不用说,统领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体内精血精华都被吞噬的干干净净,全身上下沒有一点伤口,应该不是妖兽所谓,看起來倒像是从毛孔中喷发出來的,这样说來是有人在暗中修炼魔功邪法,需要吞噬生灵的精血,只不过却对秘境期修士下手,看來对方的实力也不怎么样,这样的话倒是不用太多的担心,只要找到对方杀死就行了。”这名统领心中思索着,倒是不是太过担心。

    在这些天人境的修士到來的时候陈枫就已经看的清清楚楚,暗黑魔瞳借助于聚血珠的力量,就是数千里之外的情况也能好似当面看到一般。

    “这统领是天人六层的修士,身后跟随诸人都是天人一二层之辈,倒是容易对付,不知道聚血珠又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想到这陈枫再度催动聚血珠,直接把这些天人境的修士全都包裹起立。

    “不好!”

    天人六层的统领只感觉体内气血蠢蠢欲痛,好似要从体内喷泄出來,刚一张嘴,一股鲜血从口中喷涌出來,在空中消散不见,同时头脑发胀,面容七窍中开始有鲜血不断的流淌出來。

    这人修士是众人中最高深之辈,一感觉不妙立刻就封闭了全身毛孔,却沒想到笼罩自己的力量实在是邪乎,竟然鼓动着鲜血从七窍中喷涌出來。

    这名统领能坚持一阵,但是身后的那些修士就不行了,一个个全都变成了血人,全身毛孔都有血丝不断的喷涌出來,一个个连张嘴嘶喊的力气都沒有,这种情况立刻把那些秘境期的士兵吓坏了,一个个张大嘴巴,无声的后退着,更有几个胆小的吓得全身发抖,随时都会晕死过去。

    “妖孽!”这时候一声大吼好似滚雷传來,震得这些修士全都倒在地上。

    刘渊从天而降,手中棍棒好似山岳一般重重插在地上,伸出手掌按在这名统领头顶,统领全身一震,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起來,沸腾的气血开始慢慢平复下來,而那些天人一二层的修士就沒有那么好运了,一个个都变成了人皮散落一地。

    在刘渊大喝的时候陈枫也是神识一震,知道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要不是有聚血珠护住神识,刚才的大喝声中自己就会受到创伤,于是收回神识触觉,好似潮水一般缩回了青罗城之中。

    这一次催动聚血珠收敛血煞之气,虽然对于聚血珠來说远远不够,但是对于陈枫來说已经足够了,接下來该是陈枫凝练神识,锻打凝魂之火的时候了,这一次收取血煞之气虽然看似聚血珠的作用,但是尘封也获得了一些好处,只不过识海中却因此掺杂了一些暴虐血煞之气息,不得不炼化,不然长此以往会容易滋生心魔,而且这种吞噬他人精血的手段本來就逆天之极,要是不慢慢稳固修为,以后渡劫的时候凭空会多了血多麻烦。

    不说陈枫神识回到了青罗城,就说无情天宗一方则是起了慌乱,刘渊虽然救下了那名统领,但是这名统领却也损伤了精血,元气大伤,就是服用丹药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來。

    接下來执掌长剑、魔刀、圆鼎、铜钟几大圣器的修士也纷纷赶到,这些热全都是半步人仙的境界,除此之外还有几名半步人仙,这些人是无情天宗围攻青罗城的杀手锏,此时这些人全都看着地面的人皮一阵发呆。

    “是魔修无疑,只是不知道是何种來路?”

    “难道是天剑派请來的援兵?”

    “是不是青罗城的援兵先不用提,但是对方这样残杀本门弟子,要是不擒拿对方正法的话咱们脸面上也不好看,尤其是士气下降,也需要斩杀此人來鼓舞。”刘渊沉声说道。

    “只是对方神出鬼沒,连人影气息都沒有留下,想要捉拿谈何容易。”其中执掌圆鼎的半步人仙疑惑问道。

    “我已经收集了对方的气息,等我施展秘术就能找到对方,不过对方借助了高阶法宝,恐怕一人功力不够,还需要诸位助我。”刘渊说道。

    “自当如此,只是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法宝?”

    “找到对方就知道了。”

    刘渊等人沒有迟疑,说动手就动手,刘渊使用的秘术是万里追踪,在地面使用灵石很快就布置好了法阵,然后整个人站在法阵中央的位置开始做法。

    一股被刘渊抓住的气息在法阵中盘旋不定,这是陈枫在刚才离开之前被刘渊抓住的气息,看不到摸不着,只有这些法力高深之辈才能察觉到。

    “速速动手!”

    随着刘渊的大喝,其他六名半步人仙同时上前,站在法阵周围,在刘渊的指引之下开始催动灵魂之力。

    嗖!

    那一团飘忽的气息好似找到了方向快速往远处遁去,刘渊的神识牢牢跟着,瞬间就來到了青罗城上空。

    “果然是在青罗城之中,我來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刘渊借助于诸位半步人仙的力量,轻易的就突破了青罗城的禁制,來到了陈枫所在的小院。

    这时候陈枫心中一动,刚刚收进体内的聚血珠忽然又飞了出來,漂浮在头顶,一圈圈的血光往四周绽放开來。

    “啊!”

    刘渊只看到一名年轻的修士坐在小院之中,正要上前看个清楚,忽然面前一边,猩红一片,接着就是尸山血海,各种恐怖的画面冲击着神识,短暂的迷失之后刘渊就感觉神识正在急速的消散着。

    噗噗噗噗噗噗噗!

    法阵之中,刘渊口中不断的喷血,围在法阵四周的六大半步人仙也是跌坐在地上,面孔扭曲,七窍流血。

    “不好!”

    刘渊和众人知道事情不妙,于是一咬牙,催动全身的力量,凝聚成一股力量,在付出一些代价之后终于把青罗城中的神念收了回來。

    法阵炸开,七人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无情天宗其他人则是如临大敌一般围住四周,紧张着等待着刘渊等人清醒过來。

    良久之后刘渊率先睁开双眼,摇摇晃晃的站起來,身形依然有些飘忽,接着其他人也是叹着气睁开了双眼。

    “怎么会发生了这种事,刘渊,你看到了什么?”

    “这次有些麻烦了。”刘渊叹口气,此时刘渊脑袋依然在刺痛,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冒,知道是神识受到创伤的结果。

    “就在青罗城之中,我沒看清对方的相貌,但是我却知道对方拥有一件道器。”

    “什么,道器。”其他人全都惊呼出声,要是青罗城拥有道器,这场战争还怎么打,一件道器足以轻易的灭杀众人。

    “不用担心,应该是残破的道器,而且对方根本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我现在担心的是现在咱们受伤,明天已经无力攻打青罗城,要是错过了时间,一旦天剑派的援兵感到,咱们的计划就破灭了。”刘渊说道。

    “事到如今也沒有任何办法,只能向门派求救了,还有就是在咱们伤势恢复之前天剑派的援兵不会感到。”

    “嘿,这次神识首创,想恢复哪有那么简单,而且对方有道器在身,道器啊,蕴含着大道法则,即使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也不是咱们可以抵挡的。”

    “不管怎么说,青罗城一定要拿下,明天继续攻击,但是咱们就不要动手了。”

    “哼,咱们就是想动手也不可能。”

    “对方应该不好过吧。”此时陈枫手中拿着聚血珠正在转动个不停,刚才聚血珠自主发威,而陈枫也趁机掌握了聚血珠中刚被修复的一种攻击禁制。

    “塔,看起來这个魔器攻击力倒是不错,千里之外吞噬精血,倒是杀人利器。”陈枫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不过你也只能对一些小虾米下手,以你现在的境界要是对方太过厉害,容易遭受反噬,就说刚才來窥探的半步人仙,要不是聚血珠忽然发动了攻击,你就拿对方沒有办法。”塔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样,好歹是道器,不说别的,光是能吸收血煞之力來滋养其中的血冥树就已经是一大收获了。”陈枫说着收起聚血珠继续开始修炼起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无情天宗继续发动攻击,本來铁剑等人以为守不住城,已经做好了种种准备和安排,却沒想到无情天宗的攻势比起以往减弱了许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