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日轮剑术

关灯
护眼
    “剑金火,你们來这里做什么?”剑啸天不客气的说道。

    “哼,我以为是谁,原來是啸天师弟,你不在你师父那里修炼,來这里做什么?”剑金火冷冷说道。

    “我來这里是看望我朋友,看來你们是來找轻舞师姐的,师姐不再,你们还是走吧,不要打扰我们兄弟谈心。”剑啸天笑着说道。

    “剑啸天,不要以为你拜了个厉害的师父我们就怕你,有本事咱们就靠实力单打独斗。”一个头发散乱的大汉手拿长剑走了出來。

    “单打独斗我自然不怕你,就怕你们不要脸面一拥而上。”剑啸天也提着长剑走了出來。

    “哼,一拥而上,就凭你,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你。”披发大汉说着一扬手就是数道剑气攻击了出去。

    “嘿,这场剑兄赢定了,沒有丝毫悬念。” 陈枫一眼就看出了两者的虚实悬殊。

    两人都是天人六层的修为,而剑啸天更具有大罗战体,体内真气虽然不比对方强大,但是气血也比对方雄浑了太多,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剑啸天手中的长剑是一件圣器,两者相比对方铁定不是剑啸天的对手。

    果然,交手只是几个回合,披发大汉就处于了下风,连连后退,连还手之力都沒有了。

    “天轮爆剑术!”

    剑气炸开,刚猛的剑气疯狂的一道道激射而出,在陈枫眼中此时剑啸天施展这招爆剑术比起以往强大了太多,而且其中还充满了一丝丝意境,显然是剑啸天的剑术提高了很多。

    哼!

    披发大汉身上中剑倒飞出去,剑啸天沒有下杀手,只是打退了对方,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知道不是剑啸天的对手,披发大汉也不再说话,只是闷着头站在一边,说起來这大汉也很是郁闷,以前剑啸天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弟子,虽然有些背景,但也不被自己放在眼中,但是现在剑啸天出去游历了几年,竟然修为暴涨,回來之后又拜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师父,剑啸天的地位扶摇直上,就连剑金火都不会去招惹剑啸天,自己刚才也是压不下心中的那股怨气,才想着出头教训教训对方,却沒想到一比过后自己竟然完全被压制,披发大汉就知道剑啸天以后开始崛起了,不是自己这个沒有后台的修士可以相比的。

    “啸天师弟,我來会会你。”又有一名修士跳了出來,这是一个天人七层的弟子,施展的是双剑,一上來就爆发出了快捷绝伦刚猛有力的攻击,想要打剑啸天一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剑啸天手中长剑快速画了个圆圈,剑光看似柔和却又铺张,竟然挡住了对方的攻势。

    “什么,日轮剑术,竟然修炼了日轮剑术。”剑金火等人全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剑金火身边的一群跟班更是又羡又妒,这种剑术在天剑派中可不是一般的弟子能够修炼的,日轮剑术,是天剑派镇派宝典天剑宝典中记载的精妙剑术,不是最最核心的弟子根本就沒有机会修炼,剑金火可以修炼,但是这些跟班们就沒有资格了。

    “这门剑术倒是不凡,不愧是天剑派,看來这一场依然是剑兄胜利。”陈枫对于剑啸天倒是沒什么好担心的,毕竟剑啸天身具大罗战体,修炼天赋惊人,平时都是可以越级挑战的,一个普通的天人七层的修士根本不是剑啸天的对手。

    果然,剑啸天一施展出日轮剑术,对方立刻就处于了下风。

    剑啸天每一次出剑就好似一**日在绽放,不仅仅击溃对方的攻击,还能对方感觉束手束脚,这还不算,剑啸天占了上风之后紧跟着就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打的对方连连后退。

    轰!

    长剑一转,又是一**日炸开,这名天人七层的修士终于抵挡不住,一口气倒飞出去上百丈,撞在了一座山峰之上才停下來。

    “还有沒有人要來。”剑啸天伸指弹了弹长剑笑着说道,本身就是大罗战体,此时身上的战意也被勾引了起來。

    “哼,我來指点指点你。”剑金火终于忍耐不住了,自己虽然带着几个跟班,但是这些跟班恐怕真还搞不定这个剑啸天。

    “嘿,天人九层的修士去挑战天人六层的修士,说出去难道不怕丢人吗。”陈枫忍不住笑了起來。

    “怎么,难道你不服气,要是不服气,你可以一起上,我可以同时指点指点你们两人。”剑金火冷冷说道。

    剑金火一直在追求剑轻舞,这次听说剑轻舞姐妹回到了门派,心中很是高兴,却又听说跟着剑轻舞回來的还有一个男修,心中的一丝妒火立刻升腾起來,也不管这男修是谁,是什么身份立刻就带人急冲冲的來到了山谷,却沒想到一上來就和剑啸天打了起來。

    说起來剑啸天和自己也算是同一个家族的,同属于天剑派最大的剑家,只不过剑家体系庞大,人员众多,以前自己虽然也知道有剑啸天这个人,但是却从來沒有放在眼里过,毕竟剑啸天虽然天赋不错,但是境界太低了,不过自从剑啸天出去闯荡回來之后,身份地位在家族和天剑派之中都大幅度上升,尤其是拜了一个厉害的师父,论其身份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

    虽然不想和对方交恶,但是看起來这个剑啸天似乎太嚣张了,于是剑金火打算稍微教训一下剑啸天,不然自己要是退却的话以后岂不是被别人看扁了。

    “呵呵,你要一个人打我们两个?”陈枫笑了起來。

    “不错,让你们两人先出手。”剑金火傲然道,一股剑气冲突出來。感受到这股剑意陈枫倒是有些惊讶,这股剑意很是纯粹,应该是经过艰苦修炼感悟出來的。

    “倒是小看这人了,也是,能修炼到天人九层境界的修士有几个是笨蛋,除非是服用那种传说中的逆天丹药。”陈枫心中暗道。

    “你确定让我们先出手。”这时候剑啸天反而笑了起來,单打独斗自己确实不是剑金火的对手,但要是陈枫出手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剑啸天可是知道陈枫的厉害,别的不说,要是陈枫动用圣器,轻松就能搞定剑金火。

    “怎么这么多废话,是不是害怕了,既然你们不敢动手,那我就不客气了。”剑金火看到剑啸天两人不敢动手,以为两人害怕了,于是心中更加有底了,一挥手拿出一把赤金色的长剑的就要动手。

    “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剑金火要动手的时候忽然山谷外面传來了剑轻舞的声音。

    一听到剑轻舞的声音,剑金火脸色一变,一挥手就把手中的长剑收了起來,然后快速后退了几步,整理了一下衣衫,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陈枫心中暗笑,而剑啸天更是直接笑出声來。

    “好啊,剑金火,原來是你们來捣乱。”剑轻灵一阵风一般冲进了山谷,指着來到剑金火面前,伸出手指指着剑金火的鼻子大叫起來。

    “我不是來捣乱的,这不是听说两位师妹來了吗,师兄來看看你们。”剑金火立刻说道。

    “哼,可是我看这里好像是打斗的样子。”剑轻灵眼珠子乱转。

    “金火师兄,你怎么來了?”剑轻舞带着一群修士走了进來。

    “呵呵,听说轻舞师妹遇到袭击了,师兄來看看,啊!刘师兄,王师兄,韩师兄,你们也來了。”一开始看到剑轻舞的时候剑金火眼中露出惊喜之色,但是看到剑轻舞身边的一群修士的时候剑金火眼中则是露出惊讶之色,更是连忙上前行礼。

    “呵呵,原來是金火师弟。”这些人只是对着剑金火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对着陈枫走了过去。

    “哈哈哈,陈长老在这里住的可好。”

    “陈兄,今晚小弟开一桌酒席,你可一定要赏光啊。”

    “要不是轻舞师妹说起,我还真不知道陈兄住在这里呢,上次多亏陈兄出手相救,我还沒有好好感谢感谢呢,今天我做东,陈兄一定要赏光。”

    跟着剑轻舞來的修士正是刘权等人,和陈枫共同在无情天宗的据点大战过,其中几人更是得到过陈枫的帮助,说起來和陈枫算是并肩战斗过,这些人中有几人更是半步人仙的境界,一个个都傲然的很,对于剑金火也是不冷不热,但是面对陈枫却是热情无比。

    看到这一幕,剑金火脸色顿时黑了,心中有些憋屈,这些人似乎沒有多看自己一眼,一个个只是和陈枫攀谈。

    剑金火咬咬牙,让自己冷静下來,似乎有些事情自己沒有搞清楚,这个和剑啸天一起的年轻人似乎不简单,恐怕有些來头才是。

    “对了陈兄,刚才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在外面我们似乎听到一些争执声,是不是有人不开眼來找麻烦啊。”刘权说着瞟了剑金火一眼。

    “呵呵,沒什么事,各位今天怎么有空过來了,是不是和无情天宗的战争发生了什么变化?”陈枫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