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遭遇攻击

    此时陈枫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笼罩陈枫的天雷之力被陈枫震碎之后纷纷一丝丝的顺着陈枫的毛孔钻了进去,这些雷电一进入体内就被陈枫各大穴窍,各种兵器瞬间瓜分干净。

    这还不算,陈枫身上的黑色漩涡已经增加到了五个,这五个黑色漩涡吸收的速度更加迅速,一缕缕的雷电不断的凝集,最后在进入黑色漩涡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手臂粗细。

    劫云中降落雷电的速度快,陈枫吞噬的速度也不慢,随着吞噬的雷电越來越多,陈枫感觉体内穴窍中的法宝,和长生剑等一些兵器都发生了变化,在天雷之力的淬炼之下,这些法宝和兵器的品质都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嗡!

    终于,镇压在磁极穴中的流光盾发出一阵阵嗡鸣声,磁极穴中能量翻滚,流光盾散发出來的光芒更加的旺盛,似乎有一股喜悦的念头从流光盾上面散发出來。

    流光盾从一品宝器轻松的进阶到二品宝器,散发出來的宝器气息也越來越强大,随着流光盾的进阶,陈枫体内磁极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穴窍不断的扩大,能量不断的沸腾,一丝丝的玄奥意境不断的冲击着陈枫的心神,陈枫感觉自己对于磁极穴的理解更加深了。

    嗡!

    紧接着浩然真罡剑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从一品宝器晋升到了二品。

    随着这两件法宝的晋升,接下來级别比较低的法宝也开始在雷电的淬炼之下陆续进化。

    雷剑!

    毒针!

    无妄剑!

    山岳印!

    金光无影刀!

    这些一品法宝全都发生了脱变,在天雷的滋养之下沒有例外的都进化了,要知道这些法宝在陈枫体内一直被温养着,即使不渡劫时间一长也会进阶,此时只不过是加了一把火,也算是水到渠成了。

    随着这些法宝的进阶,陈枫体内发出的吸力猛地加大,四周的雷电猛地被吸收一空,陈枫方圆百丈都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你们看到了沒有,雷电之力被这个年轻人全部吸收干净了,连一丝都沒有浪费。”

    “这年轻人应该是体修,面对雷劫都沒有激发出剑意,应该不是本门弟子了。”

    “陈兄,好样的,看來这一次雷劫应该也沒问題了,嘿,一口气渡过两次雷劫,可真是厉害啊。”剑啸天忍不住握着拳头有些激动。

    这一次的雷劫时间比刚才还要长,更加威猛,足足有两个时辰的时间,终于雷电消失了,劫云降落下來的雷电之力被陈枫吞噬的干干净净,一丝都沒有留下。

    一股玄奥的天地法则降临,陈枫开始感悟起來,整个人安静的漂浮在半空中,闭目体内这个世界的天地意志。

    就在陈枫体会天地意志的时候,一点星光忽然出现在陈枫胸前,然后这点星光猛地炸开,化为漫天星辰,最后漫天星辰猛地消失,又化为一柄冰冷细长的利剑,锋利至极的剑尖闪烁着寒星对着陈枫的心脏猛地刺去。

    “不好,有人偷袭。”

    “有杀手。”

    “小心!”

    “陈枫小心。”

    “卑鄙,到底是什么人?”

    “陈兄!”

    围观之人大部分都把心思放在陈枫身上,此时看到陈枫遭袭,一个个全都大叫起來,不管这些人认不认识陈枫,全都愤怒的喊叫起來,更有人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对着陈枫所在的方向冲去。

    要知道观看陈枫渡劫的可都是天剑派的弟子,而有人在天剑派刺杀陈枫,这分明是沒有把天剑派放在眼中,再说了,在场这么多人都沒有发现杀手混进來,这不能不使在场修士感到愤怒,这是藐视众人的行为。

    本來陈枫正在感悟天地意志,但是在剑光第一时间出现的时候陈枫就睁开了双眼。

    有些人选择在修士渡劫之后刺杀,是因为这些修士渡劫之后都会元气大伤,是进行刺杀的最好时机,但是陈枫不同,这种层次的雷劫对于自己來说根本沒有损伤,而且降落的雷电之力对于陈枫來说反而是大补之物。

    再加上陈枫正在感悟天地法则,周围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于是才能在第一时间睁开双眼,然后进行反击。

    啪!

    在剑尖刺在陈枫身上的一瞬间,一团雷光从陈枫身上炸开,正好撞在剑尖之上,而陈枫则是伸出闪烁着雷电之力的手掌猛地对着面前从虚空中显露出來的一个黑衣修士抓了过去。

    轰!

    雷光在剑尖上炸开,但是剑尖却晃都沒晃继续对着陈枫刺去,先是破开了陈枫的护身法衣,然后又轻松的插进陈枫皮肉之内。

    “嘿,是圣器。”陈枫在最短的时间内就确定了这把长剑的品阶。

    剑尖刺入陈枫皮肉之内,和陈枫虚肉融为一体的护身宝衣开始发挥作用了,冰火之力快速凝聚,全都凝缩成一团,挡在剑尖之前,阻挡着对方的攻击。

    但是这件九品宝器级别的护身甲衣只是阻挡了一个短暂的时间,就被剑尖刺破。

    长剑进入陈枫体内,依然在继续前进,陈枫脸色依然平淡,圣器封魔剑快速移动,挡在了剑尖面前。

    长剑终于停止了,剑尖剧烈的震动,火山喷发一般爆发出了强大的剑气,想要摧毁陈枫体内的生机。

    但是这时候封魔剑也震动了起來,一股结界之力忽然形成,把这团剑气连同剑尖都笼罩了起來。

    嘭!

    陈枫的攻击也到了,这一抓蕴含了陈枫全部的力量,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这名黑衣人被抓的四分五裂,在临死之前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咻!

    杀了对方之后陈枫还沒有來得及查看身上的伤势,又是一股杀机从身后浮现了出來。

    “还有人。”

    陈枫來不及转身,领域之力展开,把自己笼罩起來。

    但是这时候又有变故发生了,一道水桶粗细,十丈大小的雷柱忽然砸落,速度之快远超陈枫刚才渡劫时的速度,距离陈枫一丈左右一名黑衣修士连惨叫都沒有发出就被劈的灰飞烟灭,连一点渣都沒有留下。

    “不好,雷劫还沒有消散。”这时候有几名对着陈枫冲去的天剑派的修士一个个脸色大变,硬生生止住了前进的身形,快速往后退去。

    “原來雷劫还沒有结束,有人攻击陈枫,自然会遭到天道之力的惩罚。”有人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不对啊,这都连渡两次雷劫了,雷劫怎么还沒有结束呢。”

    “是啊,难道说第二次雷劫还沒有完全结束。”

    “我明白了,难道说?”

    “我也明白了。”

    围观的修士说到这立刻互相看看,全都大眼瞪小眼,眼中都是震惊之色,因为大家都想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继续渡三次雷劫!”

    “不错,陈枫要继续渡劫,天啊,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三次雷劫。”

    众人全都失声,场面沸腾起來,就连比较了解陈枫的剑啸天也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去高估陈枫了,但是现在剑啸天感觉自己还是太保守了。

    能一口气渡过三次雷劫的修士不是沒有,但是实在是太稀少了,要知道每一次突破,所要面对的雷劫威力是之前的十倍,或者更强。

    天才!

    绝世天才!

    妖孽!

    这是一个妖孽般的修士!

    众人看着陈枫,心中全都是这个心思。

    轰!

    水桶粗的长形雷柱发出一阵阵轰鸣声对着陈枫镇压过來,在刚才人为的破坏之下,第三次雷劫提前发动。

    看着胸前的血洞陈枫不由的叹了口气,虽然有封魔剑阻拦,陈枫还是受了些创伤,不过陈枫的恢复速度极快,胸前的血洞正在以肉眼的速度恢复着。

    “这些杀手可真是大胆,在天剑派之中都敢出手,就是能够成功杀了我,这些人也活不下來,只是不知道除了死去的这两人,还有沒有杀手隐藏在暗中。”陈枫心中想道。

    对方的隐匿秘术实在是太高,在场那么多修士都沒有察觉到,这也令陈枫的戒心更加浓郁了。

    “这下麻烦了,陈兄受了伤,不知道能不能渡过三次雷劫?”剑啸天有些担心,但是因为雷劫的缘故却又不敢上前。

    “可恶,各位师兄弟,速速查探一下四周,是否还有杀手隐藏在暗处。”刘权高声大喊起來。

    “不错,敢在我们天剑派动手,这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中,查,一定要查,查出是谁干的,一定要对方付出代价。”一道道神识开始在空间中扫荡起來。

    “三次雷劫!”剑金火看着高空中依然平淡的身影,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來。

    不管四周还有沒有杀手,陈枫猛地一拳挥出,雷光爆裂,水桶粗细的雷柱猛地炸开,化为漫天的耀眼闪电。

    陈枫身形晃了晃,终于还是忍不住下降了十几丈,但是陈枫稳住身形之后再度飞到了原來的位置,同时一伸手猛地一抓,这些散乱的雷电全都被收拢起來,最后在陈枫掌心中压缩凝聚成了一个雷团。

    雷团旋转闪烁,冒着蓝光,其中蕴含着破坏一切的狂暴力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