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天级功法

关灯
护眼
    这八人出來之后先是一阵迷惑,随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个个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尤其是秦川更是咬牙低声咒骂了几句,眼中都有火苗燃烧,愤恨、嫉妒、咒骂、愤懑各种负面情绪全都爆发出來。

    在秦川心中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自己从小就被称之为天才,修炼时间不长就到了半步人仙的境界,是家族中晋升人仙最高的几人之一,在自己心中一直是很高傲的,不要说小门小派的弟子,就是这些一流门派的弟子也不被自己放在眼中。

    但是现在事情很明白,很清楚,自己和妹妹被淘汰了,其他人却安然通过,最令秦川咬碎牙齿的就是连那个天人四层的陈枫都安然通过了。

    秦川不相信是自己失败了,心中一个信念升腾起來,那就是这件事一定搞错了,一定是哪里出现问題了,自己在队伍里虽然不是第一高手,但也是前几名的,自己根本不会被淘汰。

    就在秦川咬牙切齿,脸色扭曲咒骂的时候,有人上前找麻烦了,是第四批的修士,这四名修士上前把秦川四人围了起來。

    “你们四个,把在里面得到的东西叫出來,还有这个女的不错,留下陪我们兄弟几个,不然的话让你们形神俱灭。”其中一人一边指手画脚一边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秦潋。

    “你说什么?”秦川睁大双眼,用手指挖了挖耳朵,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小子是不是傻子,连人话都听不懂,好了,动手杀了这几人,女的留下。”这人说着直接出手了,一挥手,一只好似烟雾凝成的骷髅忽然出现,张开大嘴发出刺耳的声音,对着秦川就咬了过去,同时空中还有股股恶臭,这股臭味连空中的灵气都能腐蚀掉。

    “你们是天鬼教的人,且慢动手,我是秦家的人。”秦川回过神來一边后退一边大叫,似乎对这个骷髅头有些戒备。

    “我管你是秦家的,还是李家的,下场都是死。”这人大叫着一张嘴就喷出一股黑烟,对着秦川喷涌过去,同时其他三人出手了,一出手全都是黑烟滚滚,惨叫连连,气浪震震,恶臭扑鼻,使用的不是正道之秘术。

    “原來是天鬼教的败类,敢招惹我们,简直是找死。”跟随东方明的两名修士暴怒出手,厮杀起來。

    秦川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本來自己被淘汰传送出來就是一肚子的怒火,现在天鬼教的人又踩到自己鼻子上,于是立刻发作了,全身剑光似乎都被怒火染红了,秦川感觉自己似乎比平时更加强大,于是口中绽放天雷:“杀!”

    不说这几人在外面厮杀打斗,就说陈枫等人一个个正围着这些玉简穿行着,虽然有人可能不在乎这些天级功法,但是拿出去卖钱总可以吧,再说也许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呢,所以还是不能大意,先观察浏览一下再说。

    “离火圣箭术!”

    “不动如山印!”

    “水火炼丹法!”

    “周天胎息吐纳术!”

    金皇斩,水皇拳,土皇道,火皇气,木皇遁。

    魂咒,印法,拳术,遁术,身法,肉身凝练术,符箓炼制,丹药炼制,炼器之法,星辰术,暗黑术,光明术等等等等,这里面的玉简虽然不多,但是品种繁多,几乎包罗了修炼界所有的修炼方式,令陈枫等人都暗暗惊奇。

    “随便挑一件吧,我看这本不动如山印就不错,拿走可以研究研究。”陈枫看中了一件玉简,伸手对着玉简拿去。

    但是这时候却有一只手掌比陈枫速度更快,直接抓进结界之中,把不动如山印抓在了手中。

    陈枫不爽,抬头一看,原來是最后进來的那个年轻修士,当时被一群人簇拥着,一看就知道有些來头。

    这年轻修士对着陈枫嘿嘿一笑,然后再度伸手对着另外一件玉简抓去,不过这时候玉简四周的结界大放光明,年轻修士伸出的手掌被阻挡住了,然后年轻修士身边出现一个空间裂缝,直接把年轻修士吸了进去。

    “少主!”跟着这年轻人进來的五名修士全都大叫起來。

    “重复一遍,只准收取一件玉简,再有多拿者,直接传送出结界。”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在场大多数人心中都有这个想法,不过见到了那个年轻人的情况之后一个个都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我选这门遁术。”

    “这门剑术不错。”

    “我要这本水火炼丹法。”

    “这本金皇斩是我的。”

    既然只能挑一本,众人纷纷下手,去抢夺自己早就看好的,不然下手晚了就被其他人抢走了。

    众人得到所要功法之后立刻就被传送,很快就剩下了寥寥几人,包括陈枫在内。

    “陈兄,你怎么还不动手。”刘权有些好奇的说道。

    “不急不急,你们先挑就是了。”陈枫笑着摆摆手浑然不在意。

    很快其他人全都被传送,只剩下了陈枫一人,陈枫依然沒有出手收取玉简的意思。

    “年轻人,就剩你自己了,是不是沒有看上眼的?“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些我都看上了。”陈枫笑道。

    “这不可能,只能挑选一件,你还有三个呼吸的时间,我就会把你传送出去。”威严的声音有了一些波动。

    “好,我现在就动手。”陈枫说着一挥手,长生塔出现在手中,一股吸力扫荡出去,所遇到的玉简纷纷被拉扯进了长生塔之中。

    一个眨眼,剩下的七八十本玉简全都消失不见,一个不剩。

    “什么,这是仙器。”威严的声音有些震惊,令陈枫感觉这应该是一个活人才是。

    就在陈枫担心对方会把自己传送出结界之时,威严的声音再度开口了:“既然你有本事,那也算你过关,好了,现在该把你传送出去了。”

    空间裂缝出现,把陈枫拉入其中。

    众人依然在之前的地方等待着,陈枫脸上挂着笑容,心中则是在思索着,因为在最后那道威严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但是具体的陈枫却又说不出來,不过这一次收获颇丰确是真的,这么多的天级功法要是拿出去恐怕整个修炼界都会发生动乱,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势力多少门派前來捉拿陈枫。

    “陈兄,你出來了,取得了什么功法?”刘权上前笑着问道。

    “嘿,最后一个出來的,让我看肯定是沒有得到合适的。”那名年轻修士嘲讽道。

    “呵呵。”陈枫只是笑了笑并沒有理会对方,不过陈枫的态度倒是让对方有些不爽,却也沒有发作,只是冷笑了几声。

    “陈兄,这人叫李魂,是天鬼教之人,修炼的天鬼**很是邪异,接下來咱们要小心些。”刘权暗中传音。

    “天鬼教!”陈枫心中倒是有些惊讶,这个天鬼教也是中原的一流门派,不过修炼的天鬼**有些另类,邪异,神鬼难测,门下的弟子也很嚣张,手段也很血腥,睚眦必报,修炼界一般人都不原得罪这个门派出來的弟子。

    “再厉害也只是半步人仙罢了。”陈枫并沒有把这人放在眼中,只是心中有些警戒罢了,要是对方再度得罪自己,那么陈枫不介意把对方镇杀,才不会管对方是天鬼教的还是天神教的。

    “现在你们每人得到了一门天级功法,接下來该是继续接受考验的时候了,在场的二十一人将会进行两两对决,输的一方将会被传送出去,失去接受传承的资格,生死不论,但是可以认输。”威严的声音再度在众人耳边响起,令人捕捉不到声音的來源。

    “那么多出來一人怎么办?”刘权开口问道。

    “很简单,轮空,通过。”

    “还有这好事,看來要运气了。”众人心中暗暗想着。

    “现在开始两两对决。”

    嗖嗖嗖嗖嗖!

    一个个空间裂缝出现,把众人纷纷拉扯进去,最后只剩下一人站在原地。

    这个人正是剑轻灵。

    剑轻灵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來。

    “真是走运啊,不知道姐姐会遇到什么人,千万不要遇到自己人。”剑轻灵随后又有些担忧是说道。

    陈枫被传送到了一个宽敞的擂台之上,擂台是由不知名的石材建造,上面光滑如壁,,擂台周围则是一圈圈的气流流转着,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其中蕴含着让陈枫恐怖的神秘能量。

    陈枫的对手是一个矮个子,陈枫知道对方是那个李魂的随从,一个天人九层的修士。

    陈枫有些惊讶,更沒有小看对方,要知道秦川秦潋以及东方明一方的两人都是半步人仙的境界,最后都被淘汰了,而眼前之人凭借着天人九层的境界能闯进來就至少说明了一点,这人有着超越半步人仙的战斗力。

    “小子,遇到我算你倒霉,我看你还是自己认输吧。”矮个子嘿嘿笑道,身上一丝丝黑气弥漫出來,很快把整个人都笼罩起來,陈枫只能看到两道幽兰如火的目光不断的闪烁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