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吴淮的圣器

关灯
护眼
    “希望李世龙他们的阵法能发挥一些作用。”陈枫心中暗道。

    “杀!”

    温少修几人一看机会來了,纷纷拿出自己最强的杀招攻击了出去。

    杀手加上九霄宫修士一共有二十二人,被杀了五人之后还剩下十七人。

    在人数上对方依然比温少修一方多出一倍,不过陈枫、剑知秋和李世龙三人却又借助于法宝阵法进行远程攻击,算得上是超级大招,对于陈枫三人來说不管胜负三人都能顺利脱身,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最差的结果也是阵法被破受点伤。

    但是温少修五人情况就不一样了,五人可是正面和对方对抗,处于最危险的地步,要是陈枫三人配合不好,这五人顷刻之间就能被对方一一斩杀。

    “对方有人潜伏在周围使用法宝攻击,而且还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宝,赵天,你去把对方找出來,杀不了对方也要拖延住对方。”修炼大地之力的徐山说道。

    “沒问題,交给我。“手拿小鼓的修士叫做赵天,修炼的是一种很邪异的秘术叫做憾血真经,手中的撼血鼓更是一件威力强大的圣器。

    只见赵天拿出一张灵符,望天空一扔,嘭的一声炸开一条通道,赵天身形一闪就到了千米之外。

    “不好,有人从阵法中出來了。”

    “是破空符,这可是好东西,一般人炼制不出來。”

    “咦,对方是冲着陈枫去的,赶紧通知陈枫。”

    “不用,这事陈枫肯定知道,陈枫手中有道器在手,肯定沒事,李世龙,你的阵法攻击比较强,你去帮温少修他们,我來挡住吴淮他们。”剑知秋说道。

    “你一个人能不能挡住吴淮三人,吴淮手中的四角罗盘威力很大。”李世龙皱眉说道。

    “沒问題,你不用担心我,还是想想怎么把斩杀那些杀手吧。”剑知秋说着整个人身形一闪,好似一汪秋水消失在了阵法之中。

    “吴淮,沒想到你们三人竟然和杀手殿堂的杀手勾结。”剑知秋出现在吴淮面前。

    “剑知秋,果然是你布置的秋水剑阵,速速放我们出去。”吴淮冷喝道,一具四方罗盘漂浮在头顶不断的沉浮着,散发出來的圣器之威把吴淮笼罩起來,阻拦着四周不断的攻击。

    “放你们离开,你是在说笑话吧。”剑知秋冷笑起來。

    “杀手殿堂三番五次前來本门捣乱,挑战本门的威严,这些人全都该死,你现在竟然和杀手殿堂的人搞在一起,这根本就是吃里扒外的行为。”

    “哦,对了,我怎么忘了,你们吴家和杀手殿堂关系亲近,听说你就在杀手殿堂之中修炼过,也怪不得你会站在对方一面,相对來说我们这些同门倒是不算什么了。”

    “还有,刚才要不是你,这个据点的杀手怎么会知道我们前來,所以今天你们三人也必死无疑,既然你们不在乎同门之谊,我们也不会客气。”剑知秋平时沉默寡言,但是这一次言语出奇的多。

    当然了剑知秋这样做也是有想法的,剑知秋想要拖延时间,暗中布置阵法,既然出手了就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剑知秋,虽然你的秋水剑阵不错,但是恐怕还挡不住我们,要是你现在撤掉大阵,这件事我们就当做沒有发生过,不然也不要怪我们不客气,眼前的情况你也知道,就凭你们几人前來这里根本就是送死。”吴淮嘿嘿冷笑,沒有再度攻击,似乎是心中有把握,并不担心冲不出去。

    “今天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这里的杀手全部被斩杀,当然了,要是你们三人有悔改之心,现在反悔去斩杀杀手殿堂的杀手,我们师兄弟也许还能原谅你们三人。”

    “孙进,赵广,你们两家世代依附本门,难道你们要跟着吴淮作乱不成,这件事要是传回门派,你们两家就会被门派清剿干净。”

    最后剑知秋对着孙进和赵广猛地大喝,声音中蕴含了剑意和剑阵的威力,令孙进两人双眼一阵慌乱,显然是剑知秋的话语起作用了。

    “杀了你们,这件事自然不会传出去。”吴淮终于忍耐不住了,盘旋在头顶的四角罗盘猛地一顿,其中一个角忽然激射出一道淡蓝色的雷电。对着剑知秋激射过去。

    这是四角罗盘中的天雷之力,这可不是普通的天雷之力,而是经过凝练,其中掺杂了其他东西的雷电之力,比天雷之力更快更加难以捉摸。

    嘭!

    天雷之力击在了剑知秋身上,但是此时剑知秋身上一**的水纹扩散开來,整个人好似流水凝成,最后嘭的一声炸开,化为漫天的水雾。

    剑知秋消失不见,就在吴淮想要搜寻的时候,一条溪流迎面冲击过來,水汪汪的,映着人影,令人感觉一条小溪流淌了过來。

    “躲开,这是秋水剑气。”

    吴淮一挥手,四角罗盘已经挡在了面前,无形的力量从四角罗盘上散发开來,形成了一面盾牌,秋水剑气冲击在了盾牌之上,发出啪啪的炸响声,每一次炸响吴淮就后退一步,不过这倒秋水剑气也在不断的消耗着,等吴淮退了十來步之后,这倒秋水剑气就消散的干干净净。

    “剑知秋,凭借你自己,是挡不住我们三人的,你还是让开吧,这样大家以后还能相见。”吴淮脸色变了变,最后又平稳下來。

    “以后不会相见了,因为这一次你们就要死了。”剑知秋的声音在四周不断的飘忽,令人找不到方向感。

    嘭!

    吴淮忽然伸手猛地一抓,一团剑光在吴淮手中炸开,接着吴淮脚步不断的一动,手掌不断的抓击,每一次都有一道剑光被抓碎。

    孙进,赵广两人也是周身剑光闪动,抵挡着四周突然出现的袭击,而且还在不断的前冲,想要破开剑知秋的秋水剑阵。

    “剑知秋,你既然知道我在杀手殿堂修炼过,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你这种手段对我沒用,再说你也破不开我的防御。”

    吴淮说着全身绽放出暗红色的光芒,就好像有一团火焰猛地炸开,亮光渐渐平淡下來,只见吴淮全身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铠甲,这一套铠甲几乎笼罩住了全身,双手双脚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材料打造而成,火红色的金属光泽之中还有火苗不断的跳动。

    一道道剑光在吴淮身上炸开,此时吴淮不再动手,而是完全凭借身上的铠甲硬接攻击,一道道剑光攻击之下,吴淮只是身形微微摇晃,铠甲之上连一道痕迹都沒有留下。

    几乎算是完全防御。

    “麻烦了,竟然是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剑知秋脸色有些难看。

    同时陈枫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看到吴淮身上光芒四射的护身甲衣陈枫都不由的羡慕起來,说起來陈枫身上的圣器也算是不少了,但是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却沒有。

    当然了以陈枫现在的肉身强度再加上身上的九品宝器级别的甲衣,足以挡住普通圣器的攻击。

    吴淮大步上前,不管前方的攻击有多凶猛都不当回事,完全硬抗,吴淮这是要以力破阵。

    “剑知秋,你还行不行?”陈枫的声音在剑知秋耳边响起。

    陈枫本身灵魂就强大无比,再加上聚血珠的作用,整个桑槐城的一举一动都在陈枫的感应之中,此时陈枫并沒有再度动手,而是积蓄力量应付对着杀过來的九霄宫弟子,不过在看到吴淮一声圣器的时候还是替剑知秋有些担心。

    “沒有问題,我还能坚持一阵。”剑知秋沉声说道。

    “要是挡不住可以放这三人离开,毕竟他们也是天剑派弟子。”陈枫说道。

    “嘿,这种人更加可恶,这次是好机会,一定要杀了。”剑知秋杀气腾腾的说道。

    哗!

    一股剑浪冲击在了吴淮身上,这一次的剑气和之前不同,一层层的剑浪好似长江大河不断的冲击,一叠叠的加重,强大的破坏力在吴淮身上一连串的炸开。

    “噗!”

    本來一往无前,威风凛凛的吴淮脸色一红,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连连后退,狼狈不已,身上的圣器甲衣并沒有受到损伤,但是刚才的力量却透过护身甲衣传递到了吴淮身上,令吴淮经脉内脏都受到了创伤。

    嗖嗖!

    孙进和赵广一左一右护在吴淮身边,看到吴淮受伤两人也很吃惊,因为两人清楚的知道吴淮的实力和身上的护身甲衣的强大,却沒想到依然在剑知秋的攻击之下受了伤。

    “秋水剑术千叠浪,沒想到你剑知秋竟然修炼到了这种程度,不过这也是你最强的攻击了吧,而且还是借助于阵法的力量,接下來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吴淮脸色在说话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似乎刚才沒有受伤一般。

    “大家都是天剑派弟子,你修炼的是秋水剑术,我修炼的是四象剑术,再加上四角罗盘以及麒麟铠甲,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吴淮说着手拿长剑继续大步上前,圣器四角罗盘盘旋在头顶,身上更有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一路走过,剑知秋布下的秋水剑阵都开始晃动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